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我在1972年(11):老同学之间 [原创]  

2013-02-25 14:55:10|  分类: 我在1972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云庄知青集体户的“大食堂”是1970年春天开始运作的,到1971年上半年渐渐出现了一些“裂痕”,从我当年的日记来看,最初是存在管理过于集中的问题——1971. 6.18 星期五 多云,夜雨  近日老沙提出要我管报纸、饭票或与其共管账目。第一项我已接受,后两项值得三思而行。(见《1971日记选(14)可怜天下父母心》)随后又发生了“粮食亏空1400斤”的事情——1971.8.10 星期二 多云,下午雨  晚上食堂全体会议,确定了……③粮食亏空解决方法。……为补粮食亏空,每人扣48斤。(见《1971日记选(19)第三次参加双抢(续完)》)

我在七一年六月只同意接受了分管报纸这一项,其任务只是把集体订阅的报纸收集起来,到供销合作社的小坑商店出售,以增加一些“集体收入”,我之所以不愿意接手管理粮油账目,是因为由沙某管理的粮油账目出现“亏空”。“大食堂”运作一年有余,竟然出现人均48斤、30人的集体户就是1400多斤的“大窟窿”!当然,沙某“独揽大权”似的一个人管账是个问题,但是漏洞究竟何在?1400多斤粮食又到哪里去了?大家发生了意见分歧(1971-8-9日记中,我“又与刘几乎争起来”就是一例)。不少人认定沙某有“贪污”嫌疑。沙某下乡之前就患过肝炎,所以下乡以后一直出工不多,赊欠生产队的口粮钱款在知青中名列前茅,却又因年过20岁而开始谈恋爱,所以“大食堂”粮食账目上出了问题就很自然地怀疑他存在贪污嫌疑。而“大食堂”共有的全国粮票江西粮票也出现短缺,沙承认是自己的责任,并拿出自己的粮票“填平补齐”,则加强了上述怀疑。但沙对“贪污”1400斤谷子则是有口难辩。集体户管理层决定每个人承担48斤谷子的意外损失,使此事更闹得沸沸扬扬,沙某成为众矢之的。虽然我也和大家一样,对平时结余的一些粮食在顷刻之间化为乌有感到义愤填膺,但我主张找到真凭实据,查清作案经过。由于在这个问题上无法达成一致,所以我不愿意接过粮食账这只“烫山芋”。

我对“贪污导致亏空1400斤”一直存有疑问。因为每天晚上由炊事员和账目管理人一起对当天用米和回收饭票进行清点和记录,逐日盈亏皆历历在目,且及时应对,以保证平衡,所以不可能在每天烧饭用米的程序上产生那么大的亏空。所以,只可能在与生产队之间的往来账目上出现漏洞。该往来账目中最频繁的内容就是一个月左右到生产队仓库称谷碾米。此外就是知青因回沪探亲之需到生产队称谷后去公社粮管所换粮票;还有少量是因集体户去县城或集市办事而换取一些粮票。前者直接与具体的个人有关,很难做手脚;而后者是难得有一次,且数量很少,所以,多达1400余斤的漏洞就很蹊跷。它意味着有十来包百余斤重的稻谷被偷运出村,显然不可能。如果是采用零敲碎打、积少成多的方式,也很难行得通,因为毕竟是在一个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小村子里,一年多时间里如此连续作为也是不可能无人知晓的。

但是,要具体搞清楚这些都需要花时间和人力去查核1970年“大食堂”运作以来的相关账目。七二年六月,我代为管理粮油账目,有机会了解并熟悉集体户与生产队之间粮食往来账目的内容和交往程序。双抢农忙结束以后的九十月间,我把两年来该账目查了一遍,发现是先前“大食堂”粮食账目过于繁琐而造成了混乱,实际上并没有出现亏空。为慎重起见,我又仔细核对了一遍。确定无疑后,我把自己得到的结论请生产队仓库管账人、知青集体户负责人一起过目,复核无误,最终确认,那1400多斤稻谷还在生产队的账本上和生产队粮库里!至此,一本拖延许久的乱账得以厘清,大家的无谓损失得以避免,沙某也得以解脱。由于当时集体户中“合久必分”的趋势处于上升状态,为维持稳定计,此事低调处理。

如今我在笔记本里看到其中夹着一张当年十月下旬我给集体户负责人的纸条的草稿。记不起当时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肯定与集体户的“内部矛盾”是“休戚相关”的——

前几天的一个早上在食堂里议论饭碗等事时,我的一些话至少是伤害你的自尊心的,应当向你致歉。从某一个时候起,在不少场合我曾对你使用过不少类似的冷言冷语,对你的工作积极性是个打击,对集体的工作也是一定的妨碍。

较长时期来,我们几个“老同学”之间是一种不正常的关系。说穿了,就是在你、刘等同志与我之间存在着一些隔阂,并在逐步加深。旁观者看得很清楚。我们自己当然更明白。

日常生活中必然会产生各种各样的矛盾与斗争,这是正常的。关键在于正确地处理这些人民内部矛盾。我在处理我们之间的意见分歧时,有不少不当之处,是加深彼此矛盾的一个原因。彼此之间不通气,互相之间不交流,也是造成和加深隔阂的原因之一。

现在不但要正视这一事实,重要的是要认真地加以解决。我打算同你、同即将归队的刘认真地交换交换各自的看法。我希望我们这些老同学能通过加强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学习,通过互相之间的思想交锋,努力克服成见,求大同存小异,在革命的原则基础上,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团结起来,争取更大的胜利!

希望能在较快的时间内同你就各自的看法进行一次交流。    72、10、22

由此可见,虽然集体户的乱账是解决了,但我与老同学的关系是渐行渐远了。那张纸条看上去头头是道、呼唤团结,实际上还是笼罩在“斗争哲学”之下。此后两三年我在云庄留下的日记里依然离不开“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之类的流行语。也许可以认为是当年环境使然或者是当时年轻气盛,但究其深处,还是从小植入心灵的“狼奶”毒素在不断发酵。容当后续。

不过,就事论事地回看那次“查账”的具体过程,还是很有收获的。我从中学会了独立思考,冷静分析,用事实和数据说话,而不是人云亦云。直到我步入职场生涯,工作中遇到一些僵持不下的争议时,我还是会想到这样的办法,抓住重点环节,紧盯来龙去脉,从头开始,不厌其烦,层层深入,步步为营,坚持用数据与事实解开“死结”,才能在工作中获得发言权和主动权。

  评论这张
 
阅读(558)|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