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4日记选(1)也是梦,但是恶梦 [原创]  

2013-12-09 14:04:45|  分类: 1974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的七年插队生涯中,1973-5-7的那一跤是太关键了,它最终成为我的命运的转折点,但是,这个转折不是一刹那之间完成的,而是持续了两年多时间,才圆了离村、返城的梦想,期间不乏苦中作乐,但更多的是迷茫、彷徨、痛楚、愤懑。回城之后“从零开始”的新的“追梦”使我无暇回味那两年多“返城梦”历程,以至于逐渐淡化淡忘,而“时间过滤器”把许多辛酸苦涩的细节从记忆中慢慢滤掉了。如今收拢当年留下的日记“心情随笔”“废纸碎片”,才使那段心路历程得到还原。

 

1974-01-02笔记

七三年已经过去了。这一年对我来说,有一种如同恶梦一般的感觉。有什么可以庆贺一下的事呢?一心一意以求“突破”的美好理想在5月7日的一刹那之间化为乌有,留下的只是每每自怨、自悲、自叹而已,不可挽回的损失,真成一失足成千古恨之感,对我思想上精神上的打击可谓不小啊!人应当是往前看的,可过去的创伤却永久地留下。磨灭它,忘却它,谈何容易?!它是那么深刻刺心!它给我思想上的影响还小么?!记忆力令人吃惊的衰退,思想反应一落千丈的迟钝,等等,何尝不是这些创伤送来的“礼物”?

【忆与议】

新年伊始,就留下这么一大段“心情随笔”。应该是对上一年的总结。因为1973年那次回沪养伤期间基本上每月有一小结,可是1973年12月没有留下此类文字,恰巧又是换岁,遂有感而发。恍如当今时尚流行的热词梦,当年我对自己的1973年也归结为一个梦——那是基于1972年的几次农忙中插队知青“偶有所得”而对1973年幻想“有所突破”,但是,如此“追梦情怀”是何其脆弱,一次跌跤在“集体所有制”的“广阔天地”里就嬗变成为一个持续不解的恶梦。幸运的是,在1974年底传来上海对知青病退政策有所松动的消息,我才得以摆脱“工伤恶梦”、实现“病退美梦”。

事实上,在那个年代很少用到“梦”这个词,就是用到了,也多用于负面含义,如“恶梦”“梦魇”“白日做梦”“黄粱美梦”均为贬义;又如“梦想”,常常与“复辟资本主义”等等“反革命”行为联系在一起。虽然“美梦”在字面上是“恶梦”的反义词,但在实际使用中“美梦”是个贬义词,例如“帝国主义者‘和平演变的美梦”。在这样的语境下,不难想见,“追梦情怀”之类的美词妙语是不可能出现的。而当时用于正面含义的,则是“理想”一词,再配上“革命”“伟大”“美好”等等正面的褒义的前置修饰词。

在当今的语境里,很少使用“梦”的负面意义了,而且好像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大凡说到梦就美好而浪漫甚至激动人心。静心而论,在现实生活中,嫦娥奔月与井底蜗居,显然不是同样的梦。就是在回顾历史时,也不能把逆时代而动的“敬献忠心”之类的历史闹剧,抽去历史背景而美化为“追梦情怀”。把“敬献忠心”与“追梦情怀”相提并论只会又一次为后人留下历史笑柄。

 

中午与周DQ聊了一会儿。他说他思想上正经历一次颇大的打击,强作欢笑而已。因而羡慕我的“无忧无虑”“像小孩子一般天真快乐”。这些话语,就像是对我一种无情的、也许是最恶毒的嘲笑。他不了解我,也无法了解我。他有他的不愉快,难道我果真就无忧无虑吗?在平常的待人接物之中,我大概是给人们留下了一种“总是快乐”的印象。殊不知,我之所以一反往常地外出走动,何尝是饱食终日而感到无聊的行为呢?闷在这阴冷的不见阳光的房间里,心情何等地郁郁不乐!可是一到外面,和那许多的同伴们在一起,顿时就会感到生气勃勃,精神舒畅,种种不乐暂时地退缩到后面去了。我从来不想把自己的苦恼传染给周围的人们,因为我觉得人们未必能理解我的心情,也未必能解脱我的苦恼。我何必把希望全盘寄托在人们身上呢?还是自力更生吧!凡事还是要靠主观努力,旁人最多只能助一臂之力而已。我总觉得人们待我是很好的,我不能让他们专为我去忙不休;让快乐的人们分担我的苦恼,是我所不愿意的。

【忆与议】

日记中的周DQ是我中学同班同学,有幸留城进厂,此时苦闷的原因是失恋,却羡慕我的“无忧无虑”,真是各人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当年周同学是“全民所有制”工厂的工人,相对于“集体所有制”的“公社社员”来说是旱涝保收、吃喝无忧,“饱暖思淫欲”。同一个课堂里走出的同学都到了二十三四岁的年龄,却因“消灭三大差别”的“伟大理想”鼓动的上山下乡狂潮的裹挟,仅仅在数年之间迎来云泥之别,千百万人的青春年华被葬送在“广阔天地”的“无所作为”之中……。然而,时至今日还有人把那些无知狂热美化为“青春追梦”,实在是无视历史事实,漠视惨痛教训。

看到“闷在这阴冷的不见阳光的房间里,心情何等地郁郁不乐!”这样的字眼,我惊讶自己竟然敢在那个岁月里如此直抒心怀,好在只有自己看得懂其中隐晦的含义。写下那段心情的时候,正临近一月十一日。就是1968-1-11,在我心中留下了永远的痛——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改造思想”之类的旗号下我家被视为“专政对象”,被强制“紧缩住房”,从此一家三代七口人被扫地出门,蜗居在朝北的斗室中……(详见《1968年那个寒冷的一月十一日》)。虽然我的祖父在1973-1-16被宣布“回到人民队伍”(参见《第四次回城探亲的“农民”》),但是被无理剥夺的住房权利依旧被剥夺,无望结束那个“蜗居恶梦”。正因为如此,我在一月十一日这个日子即将再度来到之际,由“工伤恶梦”联想到“蜗居恶梦”,冒天下之大不韪,写下了上述“心情随笔”。

时隔四十年重读那些片言只语式的记录,发现自己从未在那种“强制紧缩”“自愿插队”之类的“革命行动”“革命措施”之下发生“灵魂深处的革命”,倒是把一连串的厄运联系起来,对自己面对的现实与来自书报上的理论之间的巨大反差产生越来越多的怀疑与思考。而那场空前绝后的“继续革命、文化大革命”试图用强行、强制、强迫、强暴的方式方法实现伟大领袖的“革命理想”,已经成为人类历史上的一场恶梦,留下了极为深刻的教训。纵然有人再唱颂歌也改变不了历史真相。

 

在沪休养已有八月之久,老在上海决不能解决问题。回去之后,又有新的矛盾。云庄是个颇为复杂的环境,在这个是非之地今后矛盾更多,更难以处理。能有机会摆脱它、离开它,就好了!消极地回避矛盾吧!能行得通么!

【忆与议】

上述文字表明,虽然在1973年工伤之初一度做起的病退之梦在几个月以后遭遇狙击——上海对知青在外地发生的工伤事故概不负责,由发生地解决——无可奈何之中,只能“打道回村”,但是仍然做着离村之梦。这样的梦多的是辛酸、苦涩……。

  评论这张
 
阅读(405)|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