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见微知著话当年——再说动员 [原创]  

2013-02-15 19:44:09|  分类: 知青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67届初中“毕业生”,在1968-10“毕业分配”伊始就被列入“外农”(外地农村)的档子,两三个月后被赋以“上山下乡知识青年”的“桂冠”。四十多年来我没有忘记自己“自愿报名”的坎坷经历,而且一直“坚定不移”地认为那年那批赴赣插队由于是上海市首批插队的缘故而经历了类似赴黑龙江军垦时那样的“政治审查”。我的亲身经历是这样的——

大约1968-10下半月,67届的“毕业分配”方案正式登台亮相。我被明确无误地列入“外农”。10月下旬,公布了首批“外农”去向和名额——全上海第一批插队落户名额1000人,去向是江西中部的新干峡江两县。我所在的东风中学有4个名额,我立即报了名。初步的日期安排是11-5左右公布名单,11-12左右集中行李,11-15离沪。然而,公布名单的日子拖延到11-8,但是我“落榜”了,理由是,首批插队的“政审要求”比较高,与去黑龙江军垦的“政审”差不多。至此我和全家茫然不知所措:“外农”既去不了黑龙江军垦,又去不了江西插队,那么“出路”究竟何在?谁知,11-15一早,发生了突如其来的变化。“早请示”时,一位曾经报名的同学被突然通知去江西插队。原来,到11-14为止,原定的指标(每区100人)只完成了四分之三。区革委会毕工组连夜召开紧急会议,动员凡曾报名的同学行动起来,争取完成去江西插队的任务……。更加没有想到的是,11-15傍晚,又突然通知我也去江西插队!就在短短的一个星期之内,我的“政治待遇”来了一个180℃的大转弯!从“政审不合格”成了“首选对象”!并由此确定了我走上插队之路。(详见《1968-10“自愿报名”插队落户及其他》)

四十多年前这样一个急遽变化的过程,在我脑海里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印象,也留下了始终不解的谜团——如果说,我们学校4位“正选”的“首批插队落户红卫兵”虽然不全是来自最正宗的“红五类”,但还算得上“其他劳动人民家庭”;那么,11-15突击完成指标而确定的4名,就无法用先前的道理来解释了:我是出身于“黑帮分子家庭”,另一位同班同学是有海外关系的,还有两位就更“邪乎”了——不仅都是来自“资产阶级家庭”,而且都还是68届初中生!那么,当时明显的“先紧后松”的“获批”准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无人知晓,不得而知。

 

去年(2012年)3月我与一位插友聊天。虽然当年同在一个生产大队,但分处两个村子,六、七年后又各奔东西,故四十多年里一直没有什么深入的了解;如今,大家都进入花甲之年,有时间聊谈往事了。那天无意之中谈及各自当年如何走出那人生的第一步,无论我还是插友都没有想到,当年的遭遇有许多相似之处,但在关键的一步上居然是迥然相异!

那位插友是红星中学66届初中生,该校同一批赴赣插队的有两人。当初都因为“家庭出身”问题(一是家人正在被审查,一是父亲系某厂“反动技术权威”)而被列入“外农”、但未能获准去黑龙江军垦。当67届毕业分配开始后,赴赣插队的任务下达了,她们就报了名,没有发生任何瓜葛就获准了。四十多年后她得知我等四个被“紧急招募”的经历是十分惊讶;而我脑海中存留了四十多年来的疑团终于打开了一丝缝隙——当初的“先紧后松”纯粹是一种忽悠!

我又想起了当年与我插队在同一个村子的插友,其中来自建庆中学的,也有八人之多。尽管共处一个村、同吃一锅饭长达七年,也没有仔细交流过各自的“第一步”。于是,我就通过电话聊天打听了他们的经历,得知当年他们一个学校能够做到一次有八个67届初中生加入全市“首批千人”的行列,实属“出类拔萃”,功劳在于毕工组的宣传发动动员“工作有方”!他们八个人当中也不乏“家庭出身”有问题的,至少有一人的父亲是“专职的宗教人员”,但是,都没有“先紧后松”、“紧急招募”的遭遇。

至此,我更加觉得当年此中必有猫腻。当然,我知道的、接触的还只是限于卢湾区一个区的范围之内。

 

2013年初,我在“老小孩网”上看到一篇博文,博主恰好是当年乘同一列火车、下乡到同一个县的插友!他是这样回忆自己在1968年11月成为“全市首批千人赴赣插队”行列中的一员的——

http://www.oldkids.cn/blog/blog_con.php?blogid=452292 

……课没有复几个月,开始毕业分配了。“四个面向”的标语铺天盖地,遮盖在已经剩下不多的大字报上。工宣队主持毕业分配,分配的主要原则就是家庭出身。我父亲那时戴着几顶帽子,属于“黑五类”中最黑的一类,留在上海是无望的。在哥哥报名到崇明农场后,思来想去,还是主动报名到江西去吧。一则江西是我的祖籍所在,二则江西有大米饭吃。就这样,决定了一辈子的去向。1968年11月10号,学校组织人敲锣打鼓的把到江西插队的通知送到家里,街道也来人了,一大篇“出身不由己,革命靠自己”的套话,灌得人晕头转向的,我真的觉得自己是在和“反动”家庭决裂,在奔向光明的康庄大道呢。……

 

那位插友当年是闸北区的。他同样出身于“政治贱民”家庭,但没有经历过“严格政审要求”引发的“先紧后松”“紧急招募”之类的折腾,相反,“出身不好”成了首批插队的先决条件之一!看到这里,我除了头昏目眩的感觉,就是无话可说的感受。事实足以证明,校与校之间、区与区之间从来不是“统一步调、统一政策”的。

极为巧合的是,近日偶然发现一条旧闻,1968-8-7上海解放日报发表题为《统一意志、统一步伐、统一行动》的社论,并于1968-8-13由人民日报转载,传布全国。所以,当年上述高耸入云的“统一”高调恰恰说明当时存在着严重的不统一,也就给为“完成任务”而“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提供了绝妙的暗箱操作之机。但是那种用个人崇拜制造出来的舆论一律、政治高压大环境,给年幼无知的青少年一种“统一意志、统一步伐、统一行动”的错觉,容不得丝毫怀疑,自始至终被蒙在鼓里,信以为真。而通讯交流困难、消息闭塞起到了为虎作伥的作用。

当然,上述“先紧后松”“紧急招募”之类的手法,大体上只限于1968-12-21最高指示发布之前、66届67届中学生毕业分配的半年左右的时间里,到12-21之后有了“最高指示”这个至高无上的“尚方宝剑”,“宣传、发动、动员”就更多地转入强制性的“忠实执行最高指示”的轨道,具体操作者如何取得“可喜”的工作成绩,必有新的招数。可是,如今这方面的信息资料何其少也。

当年“宣传、发动、动员”的操作者们(尤其是基层干部)中绝大多数也是盲目跟从,不得已而为之,但因涉及许多人的切身利益,时至今日三缄其口,讳莫如深,也是情有可原。这就使其中的内幕、奥妙成为一个值得研究但又难以研究的课题了,进而注定了对上山下乡运动史的研究注定不可能顺顺当当地深入到当年的方方面面。

链接:见微知著话当年——如此动员

  评论这张
 
阅读(555)|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