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为《当年鲜为人知又胎死腹中的知青农场》佐证 [原创]  

2013-12-03 09:03:08|  分类: 知青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年前,2012年12月,我从上海电视台播出的一次嘉宾访谈中第一次知道,1968年4月底~7月初期间,上海市革委会组织过赴江西建立知青农场的考察队。为此,我写过《当年鲜为人知又胎死腹中的知青农场http://wangzongren1952.blog.163.com/blog/static/99595901201343034642292/ 。虽然相关的内容来自上海电视台的节目,但是毕竟没有见之于文字记载,所以,心里总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殊不知,这样的担心是杞人忧天。

最近在纪念“上海千人赴赣插队”45周年的活动中,一位插友送给我一本《上海知青与井冈山》。

为《当年鲜为人知又胎死腹中的知青农场》佐证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稍一留神,就发现其中就有对上述知青农场一事的来自官方的说法。

该书于2004年11月问世,由江西省吉安市委党史办编写、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全书32.4万字。打开该书,卷首有数页老照片,排在第一张的是——

为《当年鲜为人知又胎死腹中的知青农场》佐证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文字说明是:这是1968年4月,由上海市革委会、解放军、知识青年三方代表组成的赴江西吉安实地考察小分队,在上海火车站临出发时的情景。捧毛主席像者的后一位为金苗林同志。

全书开篇“综述”里有相关的说法——

1968年4月,上海市革委会派出由市革委、解放军、知识青年等三方代表组成的赴江西上山下乡考察队,一行约30余人来到吉安市新干、峡江、永丰交界处考察,准备在此建立一个上海知青农场。5月再次考察,因上级未同意,故计划未成。

6月,上海市南洋模范中学靳晓雄、陈维新、顾巧玲、朱高亭等15位上海应届初、高中毕业生积极响应毛泽东同志关于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指示,从上海步行到新干,与在此等候的金苗林(上海上山下乡考察队成员)一道赴鸡峰公社(现麦斜镇)晓坑大队乐门生产队落户。

书末的“大事记”里也有这两条大事记载,文字基本一致,不再重复。

 

细细品味上述二百余字,就会令人遐想不已。上述大事记载表明,当年赴江西的考察活动并不是“民间”或“自发”的,而是“政府行为”,即由上海市革委会派出的。其实,这还意味着,到江西建立知青农场,不会仅仅是上海政府部门单方面的计划,而且还是上海与江西两地合作的结果,否则的话,怎么可能具体落实到新干等三县交界处,而且还会两次考察呢?!

对这样一个非同一般的举动,是谁、又是为何予以否决的,那本书作了“简化处理”,呈现出明显的“虎头蛇尾”。但是,有一点是不难想象的,那就是,当年能对该计划“未同意”的“上级”还会是谁?可以称之为上海和江西的“上级”,只能是中央!这一点在上海的电视节目中倒是直言不讳地坦承了,见本文附录。

至此,可以认为,那本书和那档节目互为印证,二者在细节上互为补充。因而,我更加确信,当年决定了千百万中学生前途的“12-21指示”决不是一时之为或“一时冲动”,而是一个筹划再三的过程!——在1968-4-4正式提出“四个面向”以后,就开始了具体筹划与运作,所以1968-12-21之前决不是无所作为的,而之后的上山下乡狂潮也不是从天而降的突然袭击。总之,可以把1968-12-21之前看成是后来持续十余年的多幕剧的序幕,由于至今还无法弄清楚的原因,那出大戏遇到了难以排除的阻力,不得不依靠一言九鼎的“最高指示”,于是“12-21指示”成为全剧正式开演的“发令枪”。——但是,这个过程至今还是一个秘不示人的“黑匣子”。问题是,时隔三四十年,为什么那个过程仍然遮遮掩掩密不可宣?其中究竟还有什么难以启齿的秘辛?

  

附录:〈摘自http://wangzongren1952.blog.163.com/blog/static/99595901201343034642292/当年鲜为人知又胎死腹中的知青农场》〉

上海东方卫视纪实频道“往事”栏目2012-12-28有一个题为《从红土地到北大荒》的访谈。我通过网络上的“直播回看”记录整理了其中的内容。当年上海黄浦区光明中学的67届高中生李锐参与了1968年上海“老三届”中学生毕业分配开始之时的调研和宣传。如今他有这样的回忆——

当时我在中学红代会参与毕业生分配工作的调研和宣传。市革委会教卫组组长陈琳瑚主要是负责毕业生工作。他在东湖路的一个小别墅里有一次谈话,上海的老三届毕业生将近60万,按照当时上海的经济状况,能够消化四分之一就非常了不起了,实际上四分之一也消化不了。消化的去向是上海的工矿、上海郊区的国营农场和在市外的大丰、白茅岭等农场。1968年4月27日,陈琳瑚又在市团校对市中学红代会的部分工作人员说:毕业生分配问题是迫在眉睫的大事。市有关部门在上半年拿出66届的分配方案,下半年安排67届的,明年考虑68届的。总体想法是:工交财贸企业等安排15万人,其中支内、“三线”9万人,本市6万人;上山下乡分三条线进行,第一条线是去黑龙江10万人,第二条线是去江西10万人,第三条线是去本市农场、农村5万人。上海安置能力有限,所以,大量的要到外省市去。当时的设想是到江西安置十万人,因为跟江西方面接触过,他们需要人。1968年4月到7月这段时间里,上海派出了好几个小分队考察,我去了江西。什么地方造房子,什么地方搞畜牧场,什么地方修路,图纸都画出来了,就准备安置知青了。到了7月,北京方面有个意见出来了,上海不要到江西办农场了,江西那个方案就在7月份结束了。

  评论这张
 
阅读(669)|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