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3日记选(24)集体户最后的聚会 [原创]  

2013-11-09 19:57:41|  分类: 1973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年12月的日记里留下了与插友们在上海更多更频繁的你来我往。当时,云庄知青集体户尚有23人“在册”,但是在1973年12月初,居然已经有17人在沪探亲,而这一年的春节是1974-1-23,早着呢!

 

1973.12. 3 星期一 晴

午后费来还《战争与和平》,告知星期四下午到徐LH家聚会,因徐将在月底归队。下午阅评红楼梦文章,阅完《爱德华·希思》和《红楼梦》前八十回。

1973.12. 6 星期四 晴

……下午到徐LH家聚会,参加者达15人之多,还有刘、费、程、桂、王、郭、汤、毛、陆、刘和屠、周及一队刘。讨论了一下明年生活安排。3点半离。云庄在沪17人,仅董、张、汤JM未到。……晚为居委写关于区乡办举办知青讲座的通知,一式三份。

【忆与议】

从那些年的日记来看,每年冬天回沪探亲的高峰期间,大多有一次聚会。随着时光一年一年地逝去,那种“回顾过去,展望未来”式的“务虚”愈益式微,更多的是对来年集体户的“大食堂”事务进行一些务实的讨论,例如对即将来到的蔬菜春季播种要商定品种、数量,尤其是要落实在沪采购蔬菜种子的人选与资金。1973年12月初的那次“沪上聚会”实际上成了云庄知青集体户最后的聚会,也许没有人会想到,一年之后,1974年11月底云庄知青集体户遇到“成立青年队”的冲击,集体户负责人带领三成人马投奔了青年队,而随着青年队的吸引力增大,加上不断有插友以病退、转插、婚嫁等形式“远走他乡”,云庄集体户进入了解体状态。

那年11月份的日记里就开始出现阅读评论《红楼梦》的书籍和文章,尔后又开始阅读《红楼梦》原著,这种“跟风”式阅读的风源在当年肯定是“有来头”的,应该是最高领袖有过什么最新指示了。不过,现在从党史网的党史大事记里没有看到这方面的内容,暂且存疑吧。

 

1973.12. 7 星期五 晴,冷

上午又花了两小时才完成居委的任务。……下午居委召开回沪青年会。……晚阅《红楼梦》。

【忆与议】

上述日记中居委会要我写的知青讲座通知以及回沪知青会之类的活动,在前几年是很少见的,所以应该是属于[1973]30号中央文件发布以后出现的“新气象”“新面貌”“新事物”,因为那个文件里明确要求“层层做好思想政治工作”。抑或还有过专门的文件要求在元旦春节期间开展“慰问知青”的活动,就像是传统的拥军爱民活动。有一点是确定无疑的,给知青及其家长的慰问信是从市、区到街道甚至基层单位,层层级级都发出了,但是大同小异,空洞乏味。我对此是毫无兴趣,从未想到保留一份。

 

1973.12. 6 星期四 晴

上午习小楷1页。起草复信。

1973.12. 8 星期六 晴

下午致信县、公社乡办【县革委乡办沈玉兰同志、公社乡办孙坚同志(挂号)】。

1973.12.15 星期六 晴

上午习小楷3页。续阅《红楼梦问题讨论第三集》。……收公社洪其武、孙坚12.10来信。

【忆与议】

那年我给“主要联系部门”公社乡办写去的信,除了5月18日的首次病情汇报是收到了回复的以外,6月8日、9月1日、10月7日、11月7日连续四次去函,无论是普通平信还是挂号信,一概置之不理,及至12月8日不得不再次发出挂号信(详见《岁末年终之际》)。终于奏效,收到了公社乡办的回音。虽然不记得其内容是什么,但是从此后直到次年春节后回村的两个多月里没有再写信去的情况来看,可能是这次收到的回信里“铁定”必须回去以后才会解决工作安排问题,除此之外再写信也是徒劳的

 

1973.12.19 星期三 晴

下午去街道乡办参加回沪青年座谈会,到会16人。近四时才结束。

【忆与议】

回沪青年座谈会这样的形式遍及到街道层次,也是前所未有的。可见[1973]30号中央文件也即文革以来首次上山下乡工作会议的“威力”。当年我家所在的卢湾区吉安街道下辖九个居委会,所以有可能是每个居委会指派两名回沪青年与会。

 

1973.12.21 星期五 晴

上午在雅庐书场参加吉安街道机关干部上山下乡表决心大会。……因闻郜写给徐的信提及要我当老师一事,引起思想波动,极为不快。

【忆与议】

基层的机关干部就上山下乡开会表决心,并且邀请在沪知青参会,说明那不是干部去五七干校劳动锻炼,而是对[1973]30号中央文件的紧跟、响应,那个文件里对“今后城镇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四种形式突出了“带队干部”的作用。

与公社乡办难得的的回信相呼应的是,在村的插友传来了有可能让我回村后当村小学“赤脚老师”的说法,对此我居然写下了“思想波动、极为不快”的“心情随笔”,说明在1973-12-21、也即那个12-21指示五周年的日子里,我已经下决心抓住这个离村的机会,而担任“赤脚老师”之举有可能使离村之梦遇阻甚至落空。

日记中提到的雅庐书场,文革前是用于评弹演出的小型专用剧场,文革爆发后评弹被当做“封资修的靡靡之音”,书场也被关闭,它就成为吉安街道的会场之一。如今,我以为那个很不起眼的书场可能早已不复存在,就心不在焉地百度了一下,没想到它居然是上海市级专业书场中仅剩下的两家之一!物以稀为贵,面临拆迁的窘境,2011年夏天在舆论界响起了“留住雅庐”的呼声。恐怕没有人还记得在上山下乡运动中雅庐书场也有过为那场运动摇旗呐喊、推波助澜的记录。

 

1973.12.22 星期六 晴,骤冷

下午在家起草申请补助的给公社乡办的报告。

1973.12.23 星期日 晴

午后……去徐LH家……把 “申请补助”交给了徐……。

1973.12.24 星期一 晴,冷!!早上飘雪花

5时半起床,6时1刻到徐LH家时,已有毛、张、桂、郭、程已到,后有刘、陆、屠、周到。今天到车站送行的有24人之众,除徐XL的父母和刘TN的弟弟外,还有周、方、张、曾4个老同学,云庄大队的上海人则有17人:费、张、程、郭、刘、陆、桂、毛、王、我,周、屠;吴WS、苏、吴WZ、章,及金。

【忆与议】

这三天的日记,不仅说明那年大批量提前回沪探亲的插友中有两人“反其道而行之”,在元旦春节之前离沪回村了,而且还记录了那年我曾经向公社乡办申请过补助。可能是源于12月15日收到的公社乡办给我的回信(详见《岁末年终之际》),而我在收信之后直到12月23日才迟迟完成申请报告。或许,这与在此期间听到的要我当村小学“赤脚老师”的传闻有关。

 

1973.12.28 星期五 晴,冷

午后,至街道集中参观人防工程。

【忆与议】

那是我平生首次一睹防空洞(人防工程)真容。由于是街道层次的“战备”设施,所以,它的规模、形态、质量都是与此之前的想象或传闻不可比拟的。有关当年上海的人防工程,在我的1970日记选《感受当年家里的战备》中收集过上海地方志里的有关资料。

 

1973.12.31 星期一 晴

上午习小楷1页。在大庆剧场参加回沪青年讲座,半导体放大原理,由交大华南盾讲。听者不多,刚及半数而已。……晚上收听广播,中央二报一刊元旦社论《元旦献词》。

【忆与议】

日记中提到的大庆剧场(文革之前称为大同戏院,九十年代以后在知名地标“太平湖”绿地工程中该剧场“沉入湖底”)是一个很普通的剧场,设施的档次也不高,大约有上千的位子。文革开始后无戏可演,常被周围的街道或工厂、学校等单位当作各种会场。由此看来,那年元旦春节期间为回沪知青安排的活动的确不少,规模也不小,应该是[1973]30号中央文件下达之后的继续为上山下乡制造声势的一部分。但是一个偌大的的会场、如此空空荡荡,实在太冷冷清清了。

当年收听重要节日的两报一刊社论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可是如今再看看那篇三千多字的元旦社论,发现其中没有提到知识青年,也没有提到上山下乡!那么,1973年年中发布的30号文件是不是强弩之末呢?!

 (2013-11-08~09初稿,11-20修改)

  评论这张
 
阅读(311)|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