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3日记选(22)何去何从 [原创]  

2013-11-03 17:08:45|  分类: 1973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人一向把逢五逢十视为大庆,情有独钟。不过,我们云庄知青集体户在下乡插队五周年之际,没有什么“五周年庆”活动。也许是因为此刻23人的集体户至少已有13人在沪探亲,反而没有了“五周年庆”的氛围。从日记的字里行间可以看到,五周年之际知青对前途的想法出现明显的差异。

 

1973.11. 1 星期四 晴

上午王XW来邀我同访周。中午刘TN来,通知说下午到复兴公园参观“菊展”,是程搞来的团体票。今天是预展的最后一天。届时,到达的有十六人之众:程、桂、费、刘TN、张、吴、徐JC、金、我、桂的一位老同学及屠、周、徐LH及程的妹妹,周的二个外甥女。大概是缺乏欣赏能力,竟普遍感到无趣。晚上阅了一本小册子《北洋军阀》。

【忆与议】

在那个缺乏娱乐活动的年代里,一年一度的菊展是久居城市的人们趋之若鹜的热点。知青却感到无趣,实乃心情所致。我至今记得,在插队生涯的那些年月里,我对于去公园玩耍觉得索然无味:什么花啊树啊,在乡下见得还少吗,不仅五花八门千姿百态,而且置身于漫无边际的山林之中,城里的公园根本无法与之相比;什么山啊坡啊,在云庄是天天与之打交道,开门见山,出门爬山,一不小心就会迷失在荒山野岭之中,但是上山砍柴、掮原木、修山(油茶林)等等令人劳累不堪,已经使我对山坡产生厌倦……,还可能这样生活一辈子,因为这是革命事业的需要云云,真是不可想象,不寒而栗。如此心态对赏菊的负面影响是不言而喻的。

 

1973.11. 2 星期五 晴到多云

上午与徐JC邀了徐LH同去乡办找老邹,结果又扑空——病假在家。

下午阅了本小册子,李希凡《曹雪芹和他的<红楼梦>》(北京人民出版社1973年4月版)。晚续阅《马恩选集》第三卷第56~95页。

1973.11. 4 星期日 多云

阅完4本小册子《太平天国革命》《第二次鸦片战争》《洋务运动》《中法战争》。

1973.11. 5 星期一 多云

上午九点半徐JC来,同去徐LH家,因她忙于家务,无以脱身,乃未去乡办。

阅《甲午中日战争》《戊戌变法》《义和团运动》。

1973.11. 6 星期二 晴

早上洗衣。阅《辛亥革命》。下午徐JC来,同去区乡办,找到老邹,约定星期五下午再去。

晚上阅《北洋军阀》,阅《马恩选集》IIIp.123~134。今给徐JC粮票叁拾斤。

【忆与议】

从1973-10-23日记里提到知青欲访知青办,经过半个多月,终于有了初步结果,至少不会又吃闭门羹或碰一鼻子灰了。能否如愿以偿则是另一回事。

那个年代有粮票支援插友,也是出于“抱团取暖”。因为插队知青回沪探亲,常常会有换不到粮票的情况。而插友徐JC是“独苗”,家里的“计划用粮”就更没有什么回旋余地。那年我之所以能够助插友一臂之力,是因为我是工伤回沪治疗,公社乡办在换粮票方面“网开一面”。不过,这种照顾并不是有求必应,仍然是困难重重(详见《吃饭难及其它》)。

上述日记里那几本历史读物都是“上海人民出版社”的“新书”。当时北京的中华书局用“读点历史丛书”的形式出版了一批历史通俗动物,重点是世界历史。上海的重点是中国历史,记得后来也取了一个什么丛书的称谓。

 

1973.11. 9 星期五 阴

下午按昨晚约定,去刘TN家,徐JC已在。随后一同去区乡办。路经程家时,与程、桂、吴会合,再把金拖去,就有七人之众。同邹景尧聊了一个多小时。晚上阅《马恩选集》p.148~185.。

【忆与议】

那次七个云庄知青是第一次正式拜访区乡办,邹景尧是区乡办负责人,而且是我们1968-11-19“奔赴井冈山插队落户干革命”时护送团中的干部(其他三人是工宣队员、教师、医生,我在《一捆井冈山扁担》里专门写过他们)。不记得那次拜访究竟谈论了什么。从日期上来看,与我们下乡那天是五周年差十天,真可谓时隔五周年的再相会。想来少不了会有忆旧怀旧,但是,五年的严峻现实已经使双方趋于成熟,所以不会停留在“革命路线革命理想”之类的“务虚”,必定是务实地讨论一些实际问题。从到场的七个知青当时的情况来看,金已经成功地“病退”回城,徐JC正在谋求“困退”,我则是为工伤之后的出路迷茫而烦恼不已(详见《等待复等待》《再三再四低声下气》),其他四人中有两人也在1975年以后以斜视问题为由完成了“病退回城”之路。由此看来,那次“相会”的热点应该是回城回沪,至少是离农离村。不知那位护送“首批赴赣插队”的老邹是何感想。如今他应该是耄耋老人了。

从上海市地方志网站http://www.shtong.gov.cn/node2/node4/node2249/luwan/node37543/index.html  卢湾区志 >> 编纂、审定人员名录中可以看到,卢湾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1988年8月~1993年10月)的委员中有邹景尧,并且是编纂人员之一。

 

1973.11.16 星期五 晴

上午阅完《柏拉图文艺对话集》,习小楷1页。下午徐JC、赵JB来,与徐LH一起去区乡办找邹景尧座谈了一个半小时。

【忆与议】

仅仅一星期之后,又一次拜访区乡办。但是到场的人发生了变化。除了徐JC和我两人是谋求“离农”之外,赵JB和徐LH是“另有所思”“别有他求”。虽然当天日记没有言及,但几天后有如是记录——

1973-11-20笔记:<前半部分>

转眼已到了赴赣五周年的日子了。  前天听桂讲,赵JB想投稿报社,就73届毕业分配中某些现象提出异议。他认为目前上山下乡运动中的一个倾向是上山下乡要摆条件、论条件,没有体现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正确方向。  这一异议,在我们这些人中间颇得同情,是有道理的。当初,我们都是自愿报名上山下乡的,根本没有考虑个人得失。而现在,一些人不是以农为乐,而是千方百计找出理由逃避上山下乡。当然,按照党中央的政策,对毕业分配作一些新的规定,统筹安排,合理解决,是完全必要的,目的也正是在于推动上山下乡运动的发展。但是,在一种倾向下掩盖着另一种倾向,即把上山下乡的伟大政治意义弃之不顾,片面强调根据条件分配,忽视了上山下乡的重大战略意义,一方面在毕业生中助长留恋城市、不愿务农的错误倾向,另一方面在已经上山下乡的青年中同样也会造成恶劣影响,引起思想波动。

1973.11.24 星期六 晴

上午访程,后又同至徐LH家,周亦在。1小时中大谈在云庄建立“青年队”的设想。

【忆与议】

这些记载表明,在下乡插队五周年之际,何去何从,知青集体户中已然出现不同的想法,徐LH、赵JB等插友是响应了[1973]30号文件的号召。在1973-6-10发出的中发[1973]21号文件中,有这样的内容——今后城镇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主要采取以下四种形式:1、插队,要适当集中,建立青年点,有条件的也可回老家落户;2、以下乡知识青年为主,由带队干部和部分贫下中农参加,在人民公社里建立集体所有制的青年队;3、在土地比较多的地方,单独建立以下乡知识青年为主,由带队干部和部分贫下中农参加的集体所有制农场;4、到生产建设兵团和国营农,林、牧,渔场。

不管插友有没有给报社写信批评社会上出现的“一种倾向掩盖另一种倾向”,但确实开始了摸索建立青年队,所以到区乡办专门谈了一个半小时。除此之外的联系联络情况,我就不得而知了,因为我已经在做“离农”的梦,所以并不关注“青年队”这方面的动向,与之恍如“两股道上跑的车”。

整整一年后,1974年11月底,果真成立了“东岭背青年队”,成员为云庄大队所辖四个自然村的16名知青,9男7女。而此时全大队尚有40余名知青,参加青年队的占四成。青年队之所以能够建立起来,因素是很多的,其中的内因在1970年日记选中有所涉及,见《同一个大队的插队知青》。

 

1973.11.18 星期日 晴,冷

上午阅《学习与批判》,习小楷1页。午闻得有关73届分配中的某些变化,便去通知郑。

【忆与议】

郑是我中学同班同学,因为哥哥在湖北二汽工作,所以他在67届毕业分配时有幸留城,但是进入“到处流浪”的建工系统,长年累月在上海的“小三线”。因而他的弟弟作为73届毕业生,毕业分配的前景就相当纠结——由于家里没有务农的,弟弟难逃上山下乡的命运;而弟弟一旦务农,家里就只有父母两人,无小辈照料,所以要力保“近郊”但不去“远郊”尤其是不去崇明农场,就成为重中之重。 半个多月后的日记里有这样的记录——1973.12. 2 星期日 晴  上午访郑,其弟已分配在五四农场,满足了愿望。

那时候的分配政策一直是“捉摸不定”的,微小而关键的变化不会公之于众,平民百姓只能辗转相告各种“最新消息”。日记中对此没有连续的具体记录,所以无法回忆起“某些变化”究竟是什么以至于需要马上通报给老同学。那个年代对涉及身家性命的信息都严加封锁是今人无法想象的。

我又把这则日记和上述1973-11-20笔记联系起来,感慨良多。当时一些插友颇为不满的是,73届毕业分配时对上山下乡要摆条件、论条件。如果想到正是在[1973]30号文件的附件中出现了允许四种人不下乡等等政策上的变化,就很有意思了。“四种人”等等不就是“条件论”的源头吗?它在实质上是承认了前些年“一片红”之类极端化行为是不可行的,但是没有公开认错,也没有大规模纠错。尔后的历史表明,上山下乡运动不可避免地走向式微,[1973]30号文件不过是强弩之末,而那一大堆慷慨激昂地批评“错误倾向”的说辞只是说明插队五年之后难免还有人未能走出原有的思维模式,这也是符合事物在不平衡中发展的规律的。

(2013-11-01~03初稿,11-20修改)

  评论这张
 
阅读(411)|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