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岁末年终之际——我在1973年12月写的两次信 [原创]  

2013-11-19 09:20:18|  分类: 知青文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年11月7日给“主要联系部门”公社乡办去信以后,竟然“一如既往”地“石沉大海”!于是,12月8日再次给县乡办、公社乡办发信。

县革委上山下乡办公室

沈玉兰同志:

十一月十八日来信收到了。您的关心使我得到很大的安慰。回沪已有七个月之久,希望能早日返回战斗岗位的心情也与日俱增,愈来愈迫切。

收到您的信已有半个多月了,我一直在盼望着公社乡办的来信,可是,没有盼到。我除了在刚回沪时汇报病情的信以外,自九月份以来,曾三次写信给公社,要求按照我的具体情况予以安排:第一次是九月一日,第二次是十月七日,都是写给孙坚同志的;第三次是十一月七日写给洪其武同志。但是均为见回信。不知道公社领导的意见究竟如何?商量、研究得怎样了?前后已有三个多月了,竟得不到半点回音,颇使我失望,也更感到焦虑不安。

不知省里关于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工作的细则下达了没有?对于因为工伤而不能继续从事农业劳动的,有无具体规定?

上海各级领导对于回沪探亲的知识青年很关心,最近由各高等院校为我们联合举办了大型的学习讲座,学习马列、学习政治和科学文化知识,使我们受到很大的鼓舞和教育。

我在上海已呆了很长的时间了,心中很不自在。所以,除了继续写信给公社乡办外,不得不再一次麻烦您催促一下公社乡办,给我一个答复。一再请您帮忙,增加您的麻烦,心里很过意不去,但又没其他办法,请予以谅解!

 

从上述信中可以看出,11月7日我给县乡办的信发出后,在18日就收到回复了,可是作为“主要联系部门”的公社乡办竟然依旧一声不吭!而且11月7日是给公社负责人写信了,也还是无济于事!实在令人失望至极。真不明白,公社乡办及其分管领导都在干什么?!但是,又不能因此触犯他们的“尊严”,所以还是得忍气吞声地写信给他们——

鸡峰公社上山下乡办公室

孙坚同志:

九月一日、十月七日分别寄上一信,均未见答复,很是着急。十一月七日又写信给洪其武同志,希望能协助解决,也未见回信。我也写信给县乡办沈玉兰同志,她在十一月十八日的回信中说,她把我的信给了您,并告诉我公社乡办会写信给予答复的。可是至今仍未见回信。不知领导上的意见如何?研究得怎样了?前后已有三个多月了,得不到半点回音,颇使我失望,也更使我焦虑不安。

最近,回沪探亲的知识青年逐渐增多,上海各级领导很是关心,由各高等院校联合举办了大型的学习讲座,组织回沪青年学习马列、学习政治和科学文化知识,使我们使我们受到很大的鼓舞和教育。我在上海已呆了七个月之久,心里很不自在。迫切希望能早日返回战斗岗位。所以再一次写信给您,希望尽快给我一个答复为感!

 

至此,那年我给“主要联系部门”公社乡办写去的信,除了5月18日的首次病情汇报是收到了回复的以外,6月8日、9月1日、10月7日、11月7日连续四次去函,无论是普通平信还是挂号信,一概置之不理,及至12月8日不得不再次发出挂号信。

结果,终于奏效,收到了公社乡办的回音。当年日记里有如是记载——1973.12.15 星期六 晴  ……收公社洪其武、孙坚12.10来信。

真可谓望眼欲穿,而且是由分管知青工作的公社革委会负责人和公社乡办负责人联署,也算是对我半年里那些去信给了一个回音、一个说法。然而,它使我大失所望——必须等我回去以后再说,而且只能是由大队设法安排,舍此别无他法。此后直到次年春节后回村的两个多月里再也没有写信去。有关内容另详。

不记得、也没有查到是什么渠道引发了我提出申请补助,在我的日记中有这样的记载——

1973.12.22 星期六 晴,骤冷  下午在家起草申请补助的给公社乡办的报告。

1973.12.23 星期日 晴  午后……去徐LH家……把 “申请补助”交给了徐……。

这是因为云庄知青集体户负责人徐LH结束在沪看病和探亲于12月24日离沪返村。

与上述记载吻合的是,“废纸碎片”里有12月23日写的一份底稿——

鸡峰公社上山下乡办公室:

我于今年5月7日在劳动中跌倒造成锁骨骨折,回上海医治。在上海各种费用很大,仅在5月份一个月中,单医药费一项就近20元,使家里经济上颇为窘迫。因此在6月份向公社提出按工伤规定予以报销车费和医药费的要求。后来,队里同学来信告诉我,公社补助了40元(其中20元是归还回沪时借的车费),这在当时是解决了一些经济上的困难的。但在以后的几个月中,又用去医药费26元多,加上日常生活费用,给家里压力很大。同时,由于长时期在沪治疗、休养,在生产队里今年是超支几十元,在云庄青年食堂中的一些支出也只能拖欠着。因此恳请领导上给予大力协助,以解决经济上的困难。

上述申请的具体结果如何,有待查考1974年的日记。在年终岁末之时,经济上有所补偿也给精神与心理上带来了很大的安慰和补偿,否则的话真用得上“是可忍,孰不可忍”了。

(2013-11-17~19写成。2014-07-07修改补正。)

  评论这张
 
阅读(322)|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