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再三再四低声下气——我在1973-11-7写的信 [原创]  

2013-11-18 12:50:43|  分类: 知青文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那年6月上旬给“主要联系部门”公社乡办去信以后,遭遇“有去无回”。尽管有8月底9月初、10月初两次“追问”,竟然“纹丝不动”。于是,11月7日又一次发函给县乡办和公社革委会负责人。

给县乡办的信如是说——

县革委上山下乡办公室

沈玉兰同志:

十月十日来信收到了。领导上多方面的热情关怀,不仅使我、而且使我的父母也深受感动。

没有及时复信给您,是因为在等待公社乡办的信。九月一日和十月七日我两次写信给鸡峰公社乡办、孙坚同志,可是直到今天,又一个月过去了,还是没有见到回信。不知省里关于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工作的具体细则下达了没有?

回沪已有半年了,我的伤也基本上好了。队里说,即使现在回队,也没有合适的事情可做。因此,心里愈加感到不安。在给公社乡办的信里,我也同样提了“根据我的具体情况给予安排”的要求,可是未见答复。所以,我按照您的指示,又写了封信给洪其武同志,请他安排。虽然我知道您的工作很忙,但为了能够较快地解决这个问题,还是不得不再花掉您一些时间,请您催促一下公社乡办。一再给您增加麻烦,心中很感不安,但是除了依靠领导上的帮助解决之外,也没有其他办法了。请予以谅解。

从这封信的底稿中可以看出,我10月初的第二次“追问”以后,县乡办在10月10日给了我答复,但是轮到我不予回复了,原因在于县乡办要公社乡办解决我的问题,而公社乡办不给我任何说法。如此等待之中,又是一个月过去了,不得不将此情况向公社乡办的上级——县乡办报告,于是就有了上述信件。

同一天给公社发出下列信件,收件人不是公社乡办,而是按县乡办10月10日信中的建议,直接写给了公社革委会分管知青工作的负责人之一洪其武——

鸡峰公社革委会

洪其武同志:

我是云庄大队庄上村的上海知识青年。今年5月7日在劳动中不慎造成锁骨骨折,回上海治疗。记得那天在您的亲切关怀下,您亲自联系的卡车使我得以及早赶到火车站。此事虽然已过去半年,但总不能忘怀。这里,再次向您表示衷心的感谢。听说,您又来鸡峰公社领导知识青年工作,更是感到高兴。

现在,我的伤已基本上好了。但是,它却使我今后继续从事农业劳动有一定的困难。在上海已呆了足足半年的时间,早日返回战斗岗位的心情愈来愈急切。队里说,即使现在回队,也没有合适的事情可做。我在八月底和十月初两次分别写信给县乡办和公社乡办,要求根据我的具体情况给予安排。县里沈玉兰同志复信说,这事要由公社研究决定。还把我的信转到了公社。因此,我一直在等公社乡办的复信,可是又一个月过去了,还是没有回信,心里颇为着急。迫切希望领导上给我一个答复,使我能早日重返战斗岗位。所以,冒昧写信给您,请您大力协助给予安排,并给我一个回音,不胜感谢!

据我当年日记中的记录,自从8月底发信再度“泥牛入海”以后,10月初发信就采用挂号信方式,以此来催促他们回复。结果,县乡办回信了,但公社乡办依然如故。因此,11月初发信时就区别对待,即:对县乡办是普通信件,对公社乡办是继续用挂号信。

上述信件发出以后,“公社乡办会研究决定”的说法依然付之阙如,并且“一如既往”地不予答复。所以,到了12月8日我再去信“追问”,详见另文。

如今重读那些信件,感慨不已。在那个年代,作为“群众”,遇事唯有“依靠领导上的帮助解决,没有其他办法”,所以,信中会反复出现“一再请您帮忙,增加您的麻烦”一类的字眼,字里行间充满着低声下气,而对有来无往的无礼之举、遥遥无期的“研究、研究”之类官场做派只能忍气吞声。总之,被称为“真正的英雄”的“群众”经过“史无前例的文革”进一步成为失去自我、没有自主权、无法维护基本权益的“组织人”,实在是现代人类的巨大悲哀。

  评论这张
 
阅读(354)|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