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三箭齐发谋求脱农——我在1973年5月写的两次信 [原创]  

2013-11-13 16:59:31|  分类: 知青文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废纸碎片”中“发掘”出来的1973年发函底稿,使我在1973年日记中空空洞洞的发函记录变得具体了,从而使我那次“改变命运的一跤”为发端的人生变化更加细节化了。

当年5月18和19日给县乡办、公社乡办、大队领导这三级组织的信里,除了汇报“事发”的情形、回沪的经过、急诊的情况等内容以外,还直奔“事后”的诉求,包含了当时有可能“脱农”的三个途径“病退”“离村”“上学”,真可谓“三箭齐发”。由我父亲代笔的信在后半部分如是说——

固定三天以后,骨折处仍然刺痛,右臂和手指肿胀。由于上海实行划区治疗制度,仅能照顾急诊一次,以后不能复诊,我父母因我伤势较重,给地段医院看又不大放心,于是只得请我父亲工作单位打交道,于五月十二日到他们的劳保医院伤科诊治。经过服药后,这几天刺痛略为减少,右臂仍有肿胀现象。我父母又得想办法跟医院打交道去治疗。

十二日上午,里弄居委会和街道乡办知道我受伤回沪,特来慰问。十三日上午县“五七”办公室陈三芽和吴晓兰两位同志也来慰问,并带来在新干人民医院拍的片子。对领导上的关怀,我衷心表示感谢、陈三芽同志来时,曾请他协助解决医疗问题,他答应和区乡办联系后给我们答复。可是至今未见回音。

最后,有些具体问题请领导上帮助解决。

1、由于上海实行划区治疗,插队知青回沪如无证明,仅能在地段医院看病,因此希望县革会能出一“因工伤回沪治疗”的证明,这样,以后跟医院联系起来可以方便些。

2、这次在上海治疗跟休养时间较长,希望调些全国粮票寄来,以解决在上海的粮食问题。

3、去年年底我父亲在工作中跌倒造成脊椎骨折,在家治疗休养已四个多月,弟弟患过敏性气喘,妹妹患肺病二年、最近刚刚转为静止期、但尚未钙化,因此家庭经济比较窘迫。这次回沪治疗的车费及医药费,希望能先报销一部分,还给程代垫的钱;并请按工伤规定,补贴治疗及疗养期间的工分,以解决经济上的困难。

4、医生讲,我的锁骨骨折是斜形骨折,属于不稳定骨折,痊愈后如手提重物或肩压重担,愈合处容易裂开。根据这种情况,今后从事农业劳动是有困难的。因此,对我今后的工作问题,希望领导上帮助解决。我现在想到的有三个方面,提出来供领导上参考。1、作为病退,退回上海;2、根据我的具体情况,调一适合于我身体情况的工作。3、今年大学招生,希望领导上能推荐升学。

以上汇报,是否妥当晴批复为盼!

【忆与议】

多少年来,我只记得当年在瑞金医院急诊并上石膏固定以后的几个月里都是到父母工作单位的劳保医院作后续治疗,对其中的纠结与为难已经淡忘了。现在重新看到上述信件的内容,感慨万千。

其一,当年上山下乡运动中到外地去的上海知青回沪看病是何等的无奈!只有有了当地的证明才有可能联系地段医院以上的医院,同时必须有全国粮票才能解决在沪治疗期间的吃饭问题,而伤病期间的插队知青是没有分文收入的,却要面对沉重的医疗费用负担。如此一进一出,情何以堪!难怪乎上山下乡运动在狂热退潮之后,从70届“毕业分配”起,动员去外地的难度越来越大;1973年以后的“毕业分配”中,“跨省插队”更是趋于“绝迹”。

其二,在我5月8日回抵上海以后仅十天,18日,就向“三级组织”明确了诉求,除了要求按照工伤规定解决医疗费用和治疗期间的工分以外,还提出了病退等要求。在我的记忆中,总以为是病情稳定、石膏拆除以后才开始考虑前途和出路的,实际上是回沪才十天就“找到了北”——不仅是希望离村离农或推荐上大学,还“直指”病退、回城!如今回想起来,个中原因是,当时我弟弟的病退已经进入复查阶段,意味着成功的可能性较大,我父母正是从小儿子的实际经历中获得了启示和收获,因此准备“复制”到大儿子身上。当然,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虽然三箭齐发,能有一矢中的又谈何容易,此乃后话。

 

在上述给三级组织的汇报信之后,5月21日,我又写信给云庄的插友们。

您们好!您们托金YF带来的信及从邮局寄来的信都收到了。衷心地感谢您们的关心。想到这次受伤回沪给您们增添了许多麻烦,心中十分不安。您们这种同志间互相关心互相帮助的友爱精神使我深为感动。我一定安心养伤,争取早日痊愈。

上次13号的信里已谈了回沪后治疗的一些情况。后来,右臂出现肿胀现象,通过邻居的关系,于19号到杨浦区中心医院进行了一次复查,X光拍片检查后又诊断为粉碎性骨折,经石膏固定后的复位情况尚好,因为属粉碎性,石膏固定需5~6周,大约要到6月15日才能拆除。右臂肿胀是由于广慈医生进行石膏绷带固定时技术上的不完善致使血管受压、血液循环不正常造成的。经改进,现已逐步消肿。同时继续服用中药,疼痛已减少。总的情况还不错,请同志们放心。

【忆与议】

从我的日记本上看到,5月14、15、16日连续收到插友们联署或单独给我的慰问信,由于我双手活动不便,就一并作了回复。其中又一次说到了就医的困难——插队知青回沪只能去地段医院就诊,幸亏我的邻居是杨浦区中心医院的医生,为我“开后门”;另外也记下了需要把石膏固定期延长1~2周的原因。

离开集体、一人在沪养伤,常常想起云庄的战友们。同志们身体都好吗?队里情况怎样?耘禾工分有没有按同工同酬的原则重新评过?早禾长势如何?比去年好些吗?想来已在栽大禾了吧?我们青年的房子什么时候能住进去呢?拖拖拉拉已有半年多了。县里五七大军会议有些什么精神?各大队上海青年又少不了办一次学习班吧?食堂情况怎样?天时不佳,今年的蔬菜很糟糕,不知现在怎样了?很是挂念云庄的战友们。有便来信告知一二。  遗憾的是,由于石膏固定,几乎是回到了儿童时代,两手行动不便,不能亲笔一一复信了。向其他各位战友问好!

【忆与议】

信里念念不忘“我们青年的房子什么时候能住进去呢?拖拖拉拉已有半年多了。”也是情有可原,因为我正是为了兴建知青住房而去运砖的,想不到会摔了那么一跤。

从我起草的这封回信的字里行间不难发现,我的思绪还停留在云庄,与上述由父亲起草的回信相比,可谓判若两人。可是,该信随即又增加了给集体户负责人徐LH的回复,其思路迥然相异——

此信刚写好,收到了您5月17号来信。本来,您作为我们大队五七大军负责人已经很忙了,现在又给您增添了新的负担,心中很是不安。

5月17日在公社写的信及随信附来的公社的证明,均已收到。

前几天,我已分别写信给县五七大军办公室、公社五七大军办公室和大队党支部,向三级组织汇报了受伤及治疗的情况。三信内容相同,给大队的信想来您能看到,这里就不再重复了。信中所提要求与这次给您的信上差不多。另外,因为据医生说是斜形骨折,属不稳定性骨折,愈合后不宜提重物和压重担,否则容易重新裂开。所以还请求领导上考虑今后的工作问题。想来您是能看到我给大队的信的,在此就不多谈了。

省里开展40天的路线教育运动,中心内容是什么?便希告知一二。

附上车票一张,及新干医院医药费收据二纸,共18.38元,请代为报销。如能先报销,请将此款还给程。其他代我垫的钱,另行还给他。

【忆与议】

这里的看点是“证明”。在我5月18日首次给三级组织的信件尚未发出的时候,5月17日公社就已经交由云庄集体户负责人给我寄来了“证明”,但是肯定没有涉及工伤问题,所以我在21日给徐的回复里强调了我给三级组织的信,正是在那些信里明确要求出具“因工伤回沪治疗”的证明。

由此可以断定,公社在5月17日出具的“证明”只不过是说明了我回沪治病是得到公社批准的。这又一次表明,当年江西对人员外出的管理是何等认真严格。如今人们对此是难以置信的。而当时上海方面需要的证明则是确认我是工伤,方可联系地段医院之外的医院。总之,此“证明”非彼“证明”也。二者都从社会底层折射出那个年代的“平等”真相。

由于信里附上了有待报销的票据,所以采用了挂号信,而挂号信的收据竟然保留至今,见《还原我在1973-5-7的细节》。

  评论这张
 
阅读(345)|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