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还原我在1973-5-7的细节 [原创]  

2013-11-12 20:35:05|  分类: 知青文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的七年知青生涯中,1973-5-7跌的那一次跤毫无疑问是极其重要的,四十年来只要言及自己的人生经历,都不会不提到它。2008年在网络上开博以后,我挑选2010-5-7这一天写了专题回忆录《改变命运的一跤》,相当详尽地回顾了那个“命运转折点”。尔后,又在2013-5-7把1973年的有关日记整理成《没齿难忘的五月七日》,补充了上述回忆录里没有提到的“活思想”。最近,时值1968-11-19下乡插队45周年前夕,我又在整理自己的“废纸碎片”时发现了1973-5-7受伤之后回沪治疗的九个多月里与县乡办、公社乡办、生产大队领导通信的底稿,其中的内容不仅大大丰富了那段经历的细节,而且纠正了三四十年后回忆中的“变形走样”。

在那些信件的底稿里,有1973-5-7“事发”后最初的一批信件——5月13日给徐(知青集体户负责人)的信、给程(知青班长)的信;5月18日给县乡办的信,给公社乡办的信;5月19日给大队领导的信。那些信的内容都集中在“事发”经过、回沪路上、到沪后急诊等过程性叙述,但是,由于收信人不一样,所以各封信的侧重点也就有所不同,如今把它们与当年的日记放在一起来“拼图”,居然还原出许多已经淡忘或者误记的细节。下述蓝色字体就是集中了从上述五封信里“发掘”出来的真相。

 

1973-5-7,上午。生产队派知识青年去运转,知青班长刘TN就通知我和刘KR、王XW、董YB等四人去裴家生产队(在公社所在地附近〖注:多少年来只记得那天是生产队长直接派工;如今看到自己1973-5-19给大队领导的信才发现,那天是生产队让知青班长刘TN派知青去运砖的。〗

到了目的地附近,从拖拉机上下来时,刘KR和我跌倒在地。当时,我想用右手撑着起来,手一用力,即感到剧痛,无法撑着站起来。刘把我扶起后,发现右边锁骨突起。当时,正好遇到程从公社回来,即由程送我到新干县人民医院诊治〖注:多少年来只记得那天是知青班长在公社开会,并集资让我去新干看病;而今看到自己1973-5给县社大队的信才发现,实际上那天是知青集体户负责人在新干县里开会,下详。〗

经医院拍片后,确定为“右锁骨中段斜形骨折”,“下方尚可见一蚕豆大之碎骨片”,医生看了片子后讲,锁骨骨折要正位,手术很难做,我们没有把握。并问我:“你是不是上海知识青年?”我答:“是的。”她接着说:“还是到上海去治疗比较好。”医生既这样讲,我们只得离开新干医院〖注:多少年来只记得那天是一位男医生让我回沪治伤;现在看到自己1973-5给县社大队的信才发现,原来是位女医生。〗

由于知道云庄大队知识青年的负责人徐LH和赵JB都在县里开会,于是就去找他们商量。到了他们开会的地方,看到了他们和鸡峰公社“五七”办公室的邓发再、李雪平等同志。当时,骨折处已肿胀起来,并已影响到咽喉、隐痛,他们看我吃晚饭难以下咽。看到这种情况,他们立即和交通运输局的洪主任联系,请他大力协助,搭他们局里去樟树的卡车,仍请程陪我至樟树车站,送我上火车〖注:多少年来已经想不起那天是怎么到四十多公里以外的樟树火车站的;如今看到自己1973-5给县社大队的信才发现,原来是找到了正在县里参加会议的集体户负责人和公社乡办成员,又因为我的骨折处肿胀且影响进食,他们与县交运局洪主任联系,由洪派车送我到樟树火车站。而程送我到新干医院、后又送我至樟树火车站、并买了火车票等等,都是他垫付钱款。〗

由于我是在列车的中途上车,既无县里的证明,又无人陪送,列车员不肯照顾给予座位,因而只能站在那里。一位去南昌的旅客看到我咬着牙齿忍受痛苦,把他自己的座位让给了我,他自己则一直站到向塘下车。要不是他让座给我,火车行驶的震动,不知道又会增加我多少痛苦,也许会痛得站不住,再跌倒在车厢里的,那就不堪设想了。〖注:多少年来不仅忘了去火车站的详细经过,也忘了火车上的具体情形;而今看到自己1973-5给县社大队的信才发现,当年既有助人为乐的热心人,也有只认“证明”的冷血列车员。另外,当时广州到上海的列车是走浙赣线的,如果要去南昌,就要在向塘站下去转乘其他车次。我们在樟树上车回沪,最大的企盼之一就是在下一站向塘站有人下车,我们就可以一路坐到上海了。〗

一路上,由于火车行驶的震动,使骨折处产生一阵阵剧烈的刺痛,只能咬着牙齿忍受着,这十六个小时实在不好受。这次列车总算提前一刻钟、于8日下午6时半到达上海站。我家里中午就收到了程在新干代发的电报,到车站来接我,一下车,就送我到瑞金医院挂急诊〖注:多少年来我对走出新干县医院到踏进上海瑞金医院的那三十多个小时的经过,几乎不记得什么细节了;现在看到自己1973-5给程以及给县社大队的信才发现,那是多么痛苦、多么难熬。〗

在瑞金医院又进行拍片检查,弄清骨折情况后,即进行复位手术,用横“8”字形绷带加石膏固定。为了防止手术后移位,既不能仰卧,也不能侧卧,白天黑夜都只能靠着床头睡觉,直到四个星期后拆除石膏〖注:多少年来只记得父亲当年说过我“与床为伍”,我还把这个说法写进了自己的“打油诗”(见《养伤初期的打油诗》);如今看到自己1973-5给程及县社大队的信,才重新弄清楚当初为什么要“与床为伍”。〗

上述从“废纸碎片”中得到的收获说明,即时的文字记载要比事后的回忆来得可靠。

↓ 下图是当年插友小程在回到新干以后代我发给家里的电报。内容是:“锁骨折8号50次回盼接”。电报纸上有两个深蓝色的“接客”印章,表明火车站售票处已根据电报售出了两张站台票。那天晚上是我的爷爷和妈妈到北站接我的。

还原我在1973年5月的细节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 下图是当年的电报封套。所含信息有:字数22字(包括电报内容和收件人地址姓名),新干方面发报时间是8号9:15,上海方面收报时间是10:46。

还原我在1973年5月的细节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 下图是当年从火车站(北站)到瑞金医院的机动三轮车车费收据。全程5.9公里,车费0.90元。

 还原我在1973年5月的细节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 下图为当年四封挂号信的收据,自右向左为:1973-5-18给县乡办的挂号信,1973-5-18给公社乡办的挂号信,1973-5-19给大队党支部的挂号信,1973-5-22给知青小徐的挂号信(详见另文)。

还原我在1973年5月的细节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 下图为上述四张数据的背面,注明了收信人,其中左侧侧两张是我爷爷的字迹,右侧两张是我爸爸的字迹。

还原我在1973年5月的细节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 下图为1973-5-18给县乡办信件的底稿之一,为我爸爸的笔迹。

还原我在1973年5月的细节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评论这张
 
阅读(431)|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