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我在1972年(3):在家69天,归途6天 [原创]  

2013-01-27 13:50:08|  分类: 我在1972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于1972年的日记本被窃,所以,那年春节探亲期间在沪是怎样度过的,就没有了连续性的记录,唯一留下痕迹的是日常收支流水账。如今从中可以看到,1972-1-18晚上回到上海,3-27下午离开上海,在沪69天。这是第三次回沪探亲,没有了前两次那样的“影迷”足迹。仅有的几次电影票购票记录是:1972-2-6,沙家浜;2-7,《铜墙铁壁的永灵》;3-14,《脚印》;3-15,《第31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勇敢的人们》。在69天里只有这么区区几次,与1970年初、1971年初那种近乎狂热的劲头相比可谓云泥之别。

与此同时,外出乘坐公交电车的记录也是相当稀少,只有1月的20、22、23、30日,2月的2、6、7、10、16、17日(2-15是春节),3月的3、20、21、22日,合计十余次而已,可以称得上深居简出。

那么,我到底在干什么呢?我在1973-5-7工伤以后回沪治疗期间留下的笔记、以及1975-9-19病退回沪以后留下的回忆录里,对1972年的生活轨迹有过一些简单的回忆。其中说到,1971-7云庄知青集体户的“大食堂”撤换粮油管理人员引发了“团结问题”,造成了较长时期以来一直隐蔽酝酿着的矛盾第一次激化,再加上母校班主任老师“出事情”,我那次在沪期间,外出不多,在家抄了一些学习马列著作的辅导材料,来往多是一个人外出,很少集群活动。

这使我想起了自己的确曾经窝在家里制造过不少“手抄本”。那是在1970年下半年开始“批判陈伯达之类政治骗子”尤其是1971-9-13事件以后,曾经在全国尤其是城市里的机关、文教系统大力宣传和广泛学习几本“马列主义经典著作”,其中有《共产党宣言》《哥达纲领批判》《法兰西内战》《国家与革命》《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发展的最高阶段》(简称《帝国主义论》)《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简称《唯批》)等书,随即一哄而起流传着不少油印的“学习辅导材料”(七十年代中期才开始有正式出版物)。我父母就叫休闲在家、无所事事的我用“软面抄”抄写下来,一方面是让我对那些“经典著作”有个大致的了解,另一方面也为他们在单位参加政治学习活动必不可少的撰写学习体会准备好基本资料。我记得那几本“软面抄”留存了很久,说不定现在还躲藏在家中某个角落里。

就这样“宅男”了两个多月,我于3月底回乡下“修地球”。由于弟弟在南昌附近新建县境内的江西生产建设兵团(1971下半年已改为江西农建师)十团,1971年冬天开始他就因哮喘反复发作而住在位于恒湖的团部医院,所以,我是第二次绕道兵团回云庄了。不过,那次归途在我脑海中原本淡漠了,没有什么印象,而今发现那是唯一的一次颇不顺利的归途,居然前后长达6天之久。

根据当年收支流水账的记录,那次行程是3-27开始的——3 -27晚餐(火车),0.30元。参照1971-3的恒湖(十团)西沙港(十二连)之行的日程,77次(票价15.20元)是19:28发车,次日10:40到达南昌,历时15小时12分钟;那么,1972-3的恒湖之行,677次列车的票价是12.70元,“6”字头的车次编号是临时增加的慢车的标识,所以,应该是头天下午离沪,次日上午到达南昌,估计历时20小时左右。

我曾经在1976-10-20的回忆录里简单地提到,“到弟弟处,其住在团部医院,我只呆了一天就走了,在南昌有机会作了一些观光,后回云庄途中,在樟树与刘、费、李等会合,因刮大风、轮船停驶,故在樟树耽误了两天,四月一号到队。”

结合当年的收支流水账,那次归途的大致日程是这样的:

3-28上午抵达南昌,寄放了部分行李(0.30元),预购了南昌→樟树的火车票(1.50元),乘南昌→昌邑山的轮船(0.80元),根据1971-3的记录,该船是1点开船,4点半到达昌邑山,历时3.5小时。

这样,3-28晚上应该是在十团医院留宿。

3-29,坐汽车回到南昌(1.30元)。现在无法推断是何时到达南昌、又在市内观光了多久,但没有住宿的支出记录,则可以推断那天晚上是在火车站候车室里渡过的;全天没有就餐的支出记录,则是在弟弟那里加足了正常情况下路途所需的干粮。当时的环境和心情也实在难以使那次观光留下什么印象,即使有上述简单的回忆录也无法对那次观光之旅唤起丝毫记忆了。

3-30,午前坐火车到达樟树(火车上午餐,0.30元,还买了0.20元的面包)。根据1971-3的日记,“3月15日11:30 385次南昌→萍乡列车到樟树,1.50元”。当时一年左右的时间里火车班次不会有太大变化。如果顺利地重复一年前的行程,应该是在樟树等候十多个小时在次日(3-31)凌晨坐船回新干。但是,收支流水账上是:

3-30,樟树,寄放行李,0.10元;站台票,0.10元。

3-31,樟树,面条,0.21元,清汤,0.14元,樟树→新干汽车票,1.00元。

这就是上述引用的1976年回忆录里所说的在樟树耽误了两天。3-30下午到达樟树后,赣江的轮船因为大风而停航,而原本班次极少的到新干的汽车就更加人满为患,我就被阻滞在回新干的途中了。而3-27离沪时我已经知道几个插友将在3-30离沪回队,他们乘坐的沪广列车是在午夜前后到达樟树站的。所以我就回到樟树火车站接站并通报路途不顺的情况,于是就有了购买站台票的记录。

由于大风不止,3-31上下午的江轮继续停航,去新干的汽车愈加一票难求,汽车队不得不增加了班车,预售了4-1的车票,才使我们在4-1回到云庄。所以,3-31一整天只能是在樟树镇与清江县城的船码头、汽车站之间奔波、流浪。进餐自然没有心情,也没有实行AA制,我支付了一部分,其中的“清汤”应该是那一带方言中对小馄饨的叫法。为了节省支出,我们在轮船码头候船室和汽车站候车室熬过了3-30和3-31两个晚上。

除此之外,还有一项记录,3-30,在樟树买了一本《世界地图册》(0.60元),那是一种只有地图而没有文字说明、不是多种色彩印刷的简装本,它应该是地图出版社为配合1970年末开始的“外交大突破”而出版的。我至今还收藏着,但一时难觅踪影。

  评论这张
 
阅读(498)|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