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再看当年的“青工学农” [原创]  

2012-10-04 09:50:31|  分类: 平民忆文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久前看到某国有单位的小报上有人回忆三十多年前“青工学农”的文字(见《且看当年的青工学农》),原以为写到九月巨星陨落、学农匆匆收场就全文结束了,不料还有续篇,故继续转录如下,依循旧例,仍然插入一些“点评”。

 

在安徽东至县“三线”厂后方基地农场学农的生活是非常艰苦的。然而,除了繁重的农活外,上级团组织对我们也是很关心的,并组织了各式各样的活动。还曾派了慰问团来农场里慰问。带队的人是原国家名誉主席荣毅仁同志的侄女,她好像是在团市委工作的吧。

【点评】此处有误,荣于19931998任国家副主席。他作为曾经的大资本家,文革期间的境遇如何?还能恩泽侄女?不得而知。如今看到当年的“青工学农”,时间不过个把月,所在地距离上海又不过区区五百公里,就大张旗鼓地搞什么“慰问团”,真是十足的作秀。就在那个时候,还有数以百万计的跨省下乡的“知青”尚在长达三五年甚至十来年的“蹉跎岁月”之中苦熬挣扎,他们当中又有多少人从未见到过甚至没有听说过“慰问团”啊!

 

在这一系列活动中,最让人感到惊奇的是参观化工局“三线”工厂。共有四座厂:“金星”、“卫星”、 “红星”及“自强化工机械厂”。机械厂是为其他三座工厂提供保障服务的。在参观前,领导并没有告诉我们参观的内容。“三线”厂的大卡车将我们一直拉到深山里面,七拐八拐,也不知走了多少路。到了工厂前,也没有注意到有什么厂房。厂房都建在山谷里面、森林之中。如果从山上往下看,也很难看出这里着工厂,因为“三线”厂都是为了一旦战争爆发,沿海大城市被毁,此地就可以发挥生产作用了。对生产过程,我们似懂非懂;倒是实地参观让人倍感新奇。因为有些车间就是在山洞里面的,而且,进车间的路也都很隐蔽;走到山洞前,才发现里面很大,生产设备齐全。只是当时还没有正常生产,看不到什么人。在参观时,我们看到车间的空地上堆了不少如筷子粗细、长约二三厘米的黄色的小块,觉得很好奇,有个别人还用脚去踩两下。厂里的陪同人员说:这就是炸药,把我们都吓了一跳,连忙离得远远的。这才知道,“金、卫、红”三家工厂都是生产各种炸药的,主要是给军工厂生产子弹、炮弹所用。后来,由于国际形势日趋缓和,这些“三线”厂听说都转送给当地政府了,不知道现在这些厂还在不在。又听说这些厂里的上海籍工人都回了上海。我有几位同学技校毕业后,也分配到“自强化工机械厂”。回沪后则进了其他单位,当然这是后话了。

参观了几个工厂,花了一天时间,因为厂和厂距离都很远,又都是山路,车子不好开。不过,我们都很开心,因为山里风景很美。而且每到一个工厂,招待又很好,有吃有喝。厂里的师傅对我们十分热情,有些人还碰到和自己原来在上海是一个单位的,那更是亲热得不得了。可惜,因时间关系,“自强化工机械厂”未去,我也没有机会见到我的技校同学,实在是一件遗憾的事。

【点评】从字里行间不难发现,当初短短四五十天的“学农”还让那些团干部直到今天还难以忘怀,这使我不由得联想到当年“知青”生涯中,同样是七八月份四五十天,正是让祖祖辈辈的农民以及“新一代新农民”们为了“双抢”大忙掉肉一二十斤的“关键时刻”,哪有“青工学农”那样的闲情逸致去参观访问、游山玩水?所以,名义上都是“农业劳动”,而实际上的含义完全不是一回事!

 

在一个半月的“青工学农”日子里,对于我这个一直生活在城市里的人来说,也确实长了不少眼界,得到了不少锻炼。不少事情,至今难忘。

(一)挑砖。我们住的后方基地农场要扩建,而所要的砖块必须从深山里的砖窑挑到大马路上搬上卡车再送到农场里。

早上天未亮,便坐上大卡车往砖窑所在地,大约离大路还有二三里地,要爬二个大山坡,四五十个团干部,都年轻气盛,大家你追我赶,干劲冲天,但两个来回,差不多都趴下了,肩也肿了,脚也起泡了。八月的山间太阳火辣辣的,每个人都浑身上下无一块干的地方,但却无一人叫苦,也无一人退缩,大家都咬牙坚持,直到把任务完成。只是,上卡车回来时,不少人都是靠别人下推上拉才上去,回到农场里,很多人躺在水泥地上再也不想爬起来了。

因此,放了两天假,什么活也不干,年轻人恢复得快,第三天便漫山遍野地出去玩了,真是开心得不得了。

【点评】如此这般的干劲冲天,恍如注射了鸡血那样兴奋不已,也只有在不必“靠天吃饭”的青工团干部之类的“非农人群”中才会有市场。真正的农民即挣工分的“人民公社社员”,没有半点“劳保”“公费”,唯有“悠着点”“细水长流”。下乡插队的“知青”正是在实际生活的“再教育”之下,懂得了长年累月离不开高强度体力劳动的“工分收入者”是玩不得那种“革命加拼命,拼命干革命”的,也知道了为什么“可靠的同盟军”不在干部眼皮底下时会“觉悟不高”地“磨洋工”。

 

(二)逛东至县城。农场离东至县城有三十里地,一直想去,苦于无机会。因挑砖一事,放假两天,我们几个便想偷偷去逛一逛县城,开开眼界。当然,不能和带队的人讲(带队者是上染十厂党支部书记,女,三十多岁,较严肃,我们背地里称她马列主义老太)。早上二、三点钟,几个人悄悄地溜出宿舍,走到公路上拦下三线厂去县城的大卡车搭车,走是不可能的,司机一听上海口音,又闻是团干部青工学农的,早已耳有所闻,极热情。到了县城,天还没有亮,街上无一个人,极寂静,几个人坐在一家饭馆面前等天亮。东至县城仅一条又破又烂的街,大约二三百米,街上没有多少商店,人也不多,大约不是赶集的日子吧。在饭店里,吃了一碗面,要全国粮票半斤。人在吃面,猪就在桌子下钻来钻去。吃完了逛街去,半个小时打了两个来回,也实在是没什么可逛的,便打道回府,买了不少油条,炸得又黑又小,味道不敢恭维,但对我们来说,已是美味了。回到农场,队长知道了,倒也没说什么,给了她一根油条,倒也笑纳了。

【点评】想当年,刚刚下乡插队的时候对于几十里路之外的县城也是“向往”的,但是真正有过一次逛县城(几乎与东至县城是一个模式,其实,那个时代的县城都差不多的贫穷落后模样)就倒了胃口,不仅所在山村距离公共汽车站有十多里路,而且每天上下午只有一班客车,倘若到县城买猪崽回来,还不能上车,必须步行六十里路挑回家……。诸如此类的亲身经历,很快就把去县城视为畏途,绝非美差。记得有一年我就没有去过一次县城!

 

(三)抗旱。东至这地方大水之后,接着就是干旱,这也是水利建设不到位造成的。农场附近有一个湖很大,水也很干净,但无人去游泳,当地人也不用湖水,很是奇怪。后来才知道湖中钉螺多,血吸虫多。那是无人敢碰了,农场里的山坡上,种了不少四季豆,没水豆苗都快死了。每天我们从池塘里挑水浇豆苗,土太干,一勺水浇下去,就不见有什么湿,一大桶水浇不了几棵苗,好在人多。豆苗也越长越好,农场里的人感激得不得了。他们说,没有你们帮忙,这些四季豆肯定完蛋了。想想种地的人真不容易啊!

因一直不下雨,池塘里的水差不多都干了,没想到里面的鱼虾却不少,农场职工把鱼都抓了,两角钱一斤,我们买了不少,都是鲫鱼、扁鱼、青鱼等,绝对野生的。那一天,每人一大碗,吃足了瘾。池塘里的螺蛳不少,可以拿铁锹去铲,当地人不吃,也不要,我们烧了一大锅,一人一碗,吃得有滋有味,他们看得发呆,这上海人怎么连这种东西也吃?

学农生活,真可以说是很艰苦,但却有不少快乐。这世上的事真说不准。

【点评】

所谓艰苦,是相对而言的一种经历、体会、感受。但是大有“失之毫厘、差之千里”的可能。

当年是一个疯狂的年代,在高叫“紧跟伟大领袖干一辈子革命”、狂呼“做一颗螺丝钉、做一头老黄牛”的大环境中,远走他乡,“自愿”从现代都市人“返祖”为原始农耕者,在“广阔天地”“接受再教育”,成为一个处于社会最底层的低微“工分收入者”也即“人民公社社员”。

这样的处境是留城的同龄人很难真正体会和理解的。有幸留城成为“全民所有制职工”的青工们偶尔有一两个月的农场生活,毫无生存压力,既不少分文工资,还备受呵护关照,难得一次的“干劲冲天”,就能有两天假期,似乎还胜过了某些“文艺作品”中的虚构情节,何等温情,何其幸福!至于因巨星陨落而提前结束“非常艰苦”的“学农”生活,这种“一人离世,万人停工”的事情在农村更是绝对不可能的。由此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他们会感到“很艰苦,但却有不少快乐”。

而那句“世上的事真说不准”,也许还隐含着更多的意思。因为,按照某些人的经历,会觉得难以想象,云南兵团“农场职工”曾经有过集体下跪、请愿回城的惊天地泣鬼神之举;按照某些人的体会,会觉得难以理解,无数“知青”在招工、招生、招兵无望的情况下挖空心思“病退”回城的心酸与坎坷;按照某些人的感受,会觉得难以解释,曾经豪情万丈的“知青”大军为何会无需“一声令下”就犹如残兵败将地蜂拥回城。

看了这样的回忆录,很自然联想到一些描写“知青”的电视剧等“文艺作品”,它们之所以遭到“知青”的“拍砖”,根源也是在于各自的经历大不相同。曾经在网上看到“知青三定律”——定律之一:下乡感受与下乡时间成反比。定律之二:回城后的状况与对上山下乡运动的好恶成正比。定律之三:执有任何态度的知青都不肯扎根农村。这是对“知青”的一种分析与归纳,有一定的道理。

当年“学农”的“青工”们不属于“知青”行列,他们“蜻蜓点水”式的下乡“学农”是绝对无法与“一代知青”同日而语的。但是,对于祸国殃民的乌托邦“左祸”的彻底否定是无可置疑的,没有“说不准”的道理。

链接:

且看当年的青工学农

  评论这张
 
阅读(656)|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