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平民忆文革——1966年那个狂热的炎夏(6) [原创]  

2012-09-23 15:00:50|  分类: 平民忆文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1966-8-29社论《向我们的红卫兵致敬!》发表后,报纸又连续报道各地军民“群众热烈欢呼:红卫兵的革命行动好得很”“不愧为毛主席的好学生好战士 不愧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毛主席怎么说,红卫兵就怎么做”,“毛泽东思想武装的红卫兵所向披靡”,“红卫兵的革命行动震撼了旧世界,使得资产阶级在社会上还存在的一些威风扫地以尽,大大增长了革命人民的志气,大大加强了无产阶级专政,巩固了无产阶级的江山。”“红卫兵用革命的照妖镜,把那些反动透顶的老寄生虫和吸血鬼,一个一个从阴暗角落里揪了出来。他们举起革命的铁扫帚,横扫资产阶级和封建主义的一切残余势力。”……这样的报道已经不再限于街头“破四旧”,而是对席卷全国的抄家、打人狂潮恶浪表示了极大的鼓励、支持和推动,只不过没有公开说出那些行径来。从而把资产阶级、资本家正式归入“黑N类”行列。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火上浇油的事情发生了!也没有人会想到,竟然会再次上演大规模的接见!8-31,下午,毛泽东在天安门广场,接见了来自全国各地和首都的五十万名“红卫兵和革命师生”。林彪在讲话中说?——当前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形势,好得很!红卫兵和其他青少年的革命组织,像雨后春笋一样地发展起来。他们走上街头,横扫“四旧”。文化大革命,已经触及到政治,触及到经济。学校的斗、批、改,发展到社会的斗、批、改。群众的革命洪流,正在荡涤着旧社会遗留下来的一切污泥浊水,改变着我国整个社会面貌。革命的小将们,毛主席和党中央热烈赞扬你们敢想,敢说,敢干,敢闯,敢革命的无产阶级革命精神。你们干了大量的好事,你们提出了大量的好倡议。我们十分高兴,我们热烈支持你们!坚决反对压制你们!你们的革命行动好得很!我们向你们欢呼,向你们致敬!……周恩来在讲话也说——现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新的高潮。全国各地的青少年组织了红卫兵和别的革命组织,这是一项伟大的革命创举。我们的红卫兵小将们,破“四旧”,立“四新”,充当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冲锋陷阵的急先锋。你们那种敢想、敢说、敢做、敢闯、敢于革命、敢于造反的精神,得到了全国广大工农兵和革命干部的热烈支持。我们向英雄的红卫兵欢呼!向我们的红卫兵致敬!向革命的青少年致敬!……最高层领导人的这些话语毫无疑问是对“红卫兵和革命师生”的莫大支持。

那天,林彪还说——各大中学校的红卫兵和其他革命的青少年组织,是文化大革命的急先锋,是人 民解 放 军的强大后备力量。周恩来也说——红卫兵要建设成为一支具有高度政治觉悟和高度组织性纪律性的战斗队伍,成为解 放 军的可靠的后备军。当初,8-18,红卫兵正式亮相,报纸上就不时出现“红卫兵是解 放 军的后备军”“红卫兵是不拿枪的解 放 军”这样的说法,因此,8-31的城楼上的两个讲话是第一次由最高层领导人予以确认,更是对红卫兵的充分肯定。周恩来还宣布——现在,全国各地的同学到北京来交流经验,北京同学也到各地去进行革命串连。我们认为,这是一种很好的事情,我们支持你们。中央决定,全国各地大学生的全部和中学生的一部分代表,分期分批到北京来。用当时报纸上的话来说,就是“把巨大幸福带给战友 把革命火种传遍全国”。这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串连”的开始,也是京城疯狂的“红色恐怖”在全国“星火燎原”的开始。

 

众所周知,8-18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接见了“红卫兵”。宋彬彬给毛戴上了“红卫兵”袖章。毛问宋叫什么名字,是不是“文质彬彬”的彬,说了一句“要武嘛”,宋因此改名为“宋要武”。从此以后,“红卫兵”名声大振。愚昧、无知、无限制的权力,使他们充满野兽般的激情,灭绝天良的心灵。所谓的“抄家”,往往要没收和毁坏财产,而且还伴随着“打人”,手段残忍至极。最常见的是“剃阴阳头”,说是“剃”,其实是连剃带扯,有时甚至干脆就是一把一把地扯,连头皮都给撕下来。除此之外,还要被被迫下跪“认罪”、带高帽子游街“示众”……等等等等。上述行为又正是当时广为宣传和学习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充分肯定和高度赞扬的,那些二十年代中后期的“湖南革命行动”时隔四十年又在全国“推广”开来!红卫兵真是“活学活用,学用结合”,并且“有所发明,有所创造”,舍此不足以证明自己“坚定的革命性、鲜明的阶级立场”,甚至还骄傲无比地冠之以“红色恐怖”。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来自北京的红卫兵在我校搭设在淮海路嵩山路口的宣传台上,又蹬又跳、大喊大叫“红色恐怖万岁”,行人驻足听完演讲、看完表演,面面相觑,无言以对……。

虽然当时的报纸上没有出现“红色恐怖”这样的字眼,但是文革过来人是不会忘记的。在8-28社论《革命青少年要向解 放 军学习》中,就首次阐述了十六条提出的“要用文斗,不用武斗”。此时的“武斗”,还不是后来发生在不同派别之间的大规模群体冲突和打砸抢,而是集中在对新旧“牛鬼蛇神”(旧的地富反坏右,新的反动学术权威、黑帮分子等等)的野蛮、残酷、毫无人性的揪斗、打人。所以,8-28社论实际上表明了当时已经发生“武斗”行为,而且到了要由最高层出面说话的程度。三天后,8-31,林彪在城楼讲话中又说——我们一定要按照毛主席的教导,要用文斗,不用武斗。不要动手打人。及至9-5,又专门发表了题为《用文斗,不用武斗》的社论。这样,就一次次间接地坐实了当时“武斗“成风的惨剧。

自从刮起抄家风之后,我们一家就处于惶惶不安之中,因为早在批判“三家村”的时候我父亲就被关入“牛棚”,罪名是与吴晗“南北呼应,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爸爸坚持认为自己是学术研究,与政治人物毫无联系,但是无人理睬,仍然给爸爸戴上“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的帽子。随着抄家、打人各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消息不断传来,一些“阶级敌人”由于在日记本等文字材料中被查出“反动言论”“变天思想”而被认定“证据确凿”“铁证如山”,爷爷爸爸妈妈想到了日记本存在巨大隐患,决定处理掉。一天中午,我从学校回家吃饭,爷爷告诉我,我的几本从1964元旦开始的日记本已经处理掉了,我愕然,无言以对,默默接受了痛苦的现实。晚饭时,爷爷说出了销毁日记本的具体办法——泡了一大盆浓碱水,把日记本的内页全部撕碎,扔进碱水中,没有多久,不仅字迹全无,连纸张也烂作一团,总之,绝无辨认的可能。此法比焚烧好,没有烟、没有火、没有光、没有灰、没有味,不会引起别人注意。那几个纸糊团,到天黑人静之后悄悄地随煤球灰等生活垃圾倒进垃圾箱就可以了。爷爷曾经经历过日本法西斯统治时期,也经历过国民党独裁统治时期,对于此类“生活经验”了解得不少。所以反应快、出手快、效果快,神出鬼没,无人知晓。大家都松了一口气。9-5听到广播里那篇社论《用文斗,不用武斗》,言之凿凿,铿锵有力,大家以为可以躲过一劫了。谁知道,恰恰相反,9-6晚上,厄运降临!详见《1966-9-6家耻日》。

 

重读旧报,不难发现,当时那些通过报纸和广播直接到达基层的公开的最高层声音,重点仍然在于“学校的斗、批、改,发展到社会的斗、批、改。……斗争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斗争那些地、富、反、坏、右分子,……把他们最大限度地孤立起来,斗臭,斗垮,斗倒。”(林彪8-31讲话)因此,那些社论与讲话的实际效果,必然是为疯狂行为的恶性膨胀与发展提供最强大的保护伞,即使当时也说“不但要敢于革命,而且要善于革命”“要用文斗,不用武斗,决不打人”之类,但是,在整个宣传中几乎微乎其微。更重要的是,在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有法律程序,也不知道任何行动之前必须弄清楚究竟什么是合法、什么是非法,更谈不上制止和惩处违法行为。瓶子里的恶魔一旦被放出来,就难以收回去了,更何况是在一个以无法无天为荣、只有至高无上的“革命无罪、造反有理”的时代!

二十年后的八十年代开始有简短的报道出现在一些书刊上,从而让我们初步知道,1966-8-26,北京郊区的大兴县传达了谢富治的讲话,之后,从827日至91日,县内13个公社,48个大队,先后杀害了325人,最大的80岁,最小的才38天,有22户人家被杀绝。(见《“文化大革命”十年史》19869月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这只是沧海一粟,现在知道当时不少地方都出现了屠杀“阶级敌人”及其家属的惨案!

事实上,公开的报刊当时对“红卫兵”的热捧已经到了极端——9-13版,刊载署名为“北京红卫兵战校(原清华大学附中)红卫兵”的《打碎旧世界,创立新世界——无产阶级革命造反精神万岁》——

我们是毛主席的红卫兵。

我们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以排山倒海之势,雷霆万钧之力,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狂风暴雨席卷了全中国。红卫兵纵横三山五岳,威震五湖四海,使全世界革命人民欢欣鼓舞,使帝国主义、现代修正主义和各国反动派害怕得要命。

我们是旧世界的批判者和造反者。帝国主义、现代修正主义和一切反动派,我们统统都要反。我们红卫兵不但在国内舞台上大演造反剧,还要登上国际舞台,同全世界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一起,斗争到底,造反到底。

美帝国主义和苏联修正主义领导集团,罪孽深重,万恶不赦,全世界的革命人民要共诛之,共讨之。

美国强盗听着,我们红卫兵,既然是兵,就随时准备打仗。我们是英雄的、战无不胜的中国人 民 解 放 军的强大后备力量。现在,美国强盗正在屠杀越南兄弟,越南人民正在进行英勇的抗战。我们誓作英雄越南人民的坚强后盾。美帝国主义胆敢侵犯我们亲爱的祖国,我们就要同全国人民一道,打断你们的脊梁骨!

我们要自豪地向全世界宣告:我们红卫兵是帝国主义,特别是美帝国主义死刑的执行者,是旧世界的掘墓人。我们将亲身参加埋葬美帝国主义的战斗!

苏联修正主义领导集团是可耻的叛徒,他们背叛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背叛了伟大的列宁,背叛了伟大的十月革命的道路,背叛了国际无产阶级和被压迫人民、被压迫民族的革命事业,背叛了伟大的苏联人民和社会主义各国人民的利益。我们就是要同他们斗,斗到底。

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是我们国家对外政策的最高指导原则。我们要支持全世界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的一切革命斗争。国际资产阶级正在莫明其妙地谈论着红卫兵。但是,我们老实告诉你们,红卫兵是摧毁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旧世界的爆破手。

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革命的新一代,全世界革命的新一代,起来造反吧!把压迫你们、奴役你们的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现代修正主义和反动派统统都打倒。我们不怕帝国主义和反动派的枪炮和屠刀,我们不听敌人的任何甜言蜜语。我们要造反!造反!造反!彻底砸碎旧世界,为创立一个没有帝国主义、没有资本主义、没有剥削制度的新世界而奋斗!

让一切妖魔鬼怪在红卫兵的革命造反精神面前发抖吧!

全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

革命万岁!

 

何等豪迈的气魄!何其英雄的气概!我虽然是一个文革过来人,如今暮然回首看到那些文字,也不能不惊讶得合不拢嘴,真不相信当年竟然热昏到如此痴人说梦的地步,然而,历史偏偏就是这样的!继续往后看那些旧报纸,对此“怪现象”也就不难理解了。

当年就在同一天的同一版上,有这样的新华社消息——北京市人民委员会接受首都红卫兵和广大革命群众的要求,为保卫我国的安全和人民的利益,于八月二十六日宣布取缔玛利亚方济格修女会,并接管这个修女会所办的圣心学校。北京市公安局在八月二十八日宣布驱逐令,把从事反革命活动的费多罗维等八名外国修女驱逐出境。在我公安人员和红卫兵的押送下,她们已于八月三十一日被我赶出国境。……

第二天,9-2,又一次把红卫兵放到了突出位置——据新华社一日讯 首都各界和各单位红卫兵一千多人今天下午隆重集会,热烈庆祝越南民主共和国成立二十一周年。……

………

那个炎夏,就是如此狂热复狂热,就是这样一步一步滑入疯狂的深渊。(全文终)

2012-09-2123

  评论这张
 
阅读(563)|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