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生日忆生日:是“开始时”,非“完成时” [原创]  

2012-08-06 09:01: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1915天之前的今天,在720个月之前的今天,在60年之前的今天,我呱呱坠地,来到人间。光阴荏苒,日月如梭。岁岁生日,今又生日。回忆生日,感慨良多。

 来到这个世界上以后,就有了自己一年一度的生日。然而,在我的记忆中,我家对各人的生日都是极其低调的,低调得无声无息。别说我们这些“小八拉子”(小孩子),就连我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阿太(曾祖母)都不过生日的,从来没有。以至于我的脑海里对阿太、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的生日连个大致的概念都找不到。我只记得1958年春天,曾祖母去世,大概六十多岁,那时我还不满六周岁。好多年以后才知道曾祖父很早就病故了,曾祖母守寡四十年……。1961年夏天,奶奶因多年风湿性心脏病的折磨,仅仅五十七岁就走了,那时候我刚刚九周岁……。此后,家里的最高辈分就是爷爷了,还是没有给他做过一次生日,直到他1978-1-15猝然离世(详见《寒冷的一月十一日》)。之前数月,有一个过去的老邻居特地送来一只鹅,作为七十周岁生日贺礼。对此我们家里浑然不知,但在收下贺礼后仍未大张旗鼓“做寿”,只是全家一起吃一次面条而已……。再往后,爸爸妈妈北上京城,从此远隔千里,更谈不上为他们“做生日”了。妈妈于2004-12-24平安夜去了天国,距离八十周岁不满八十天……。去年春天,爸爸静悄悄地跨越了他的人生三万天,至今仍然精神矍铄,笔耕不辍……。

 总而言之,我家的传统就是这样平平淡淡地过着日子,所以我从小对“做生日”一直没有什么概念,也就不难理解,我对自己第一个整十岁的生日是毫无印象。

 我的二十周岁生日是在江西山村度过的,那时已经是下乡插队将满四年了。在“社会大学”里我才渐渐知道“做生日”的一些习俗。由于在知青集体户里我是倒数第二大,所以,下乡以后不久就开始看到插友中的哥哥姐姐们欢度二十周岁生日大庆了。不过,在当时普遍贫困的情况下,知青的“二十大庆”也难得有人收到家里专门寄来的包裹,多半是把探亲结束回队时带的咸肉鱼干糖果饼干之类留下一些,到生日之际拿出来打打牙祭热闹一下。我就是这样被时常提醒着自己二十周岁的生日。到了生日那天,给自己放了一天假,给家里写信,末尾还特意注明“写于二十周岁生日”。可是爸爸妈妈的回信中一如既往对生日一事只字不提,这是符合我家一以贯之的家风的……。三十七年以后,2009年,我在无意之中发现,我曾经在江西拍的一张集体照里留下了自己二十周岁的身影,那是在197282324日,也即我生日后的半个月,在邻村帮忙割稻时碰巧遇上有知青家人来探望,带着稀罕的照相机……(详见《一张特殊的20周岁生日照》)。古人二十岁行冠礼,以示成年,但体犹未壮,故称二十岁是“弱冠”之年。想当年,我们都到二十岁了,虽已成年,且“冠”以知青,却是地地道道的的“弱”势群体。

 我的三十周岁是在春回大地的年代。虽然我在扫除四害之前就病退回沪了,但是工作问题迟迟不能解决。当时病退回沪的青年只能等待着进入“小集体”,即里弄生产组,每月收入17.84元,所以流传着这样的“民谣”:年龄廿八,工资十八,当不了阿爸……。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参加了1977年高考,几经周折,终于步入校园,圆了大学梦(详见《我的1977高考》)。由于我是插队知青,所以虽已年过廿五却无半分收入,学校提供了每月5元的助学金。如此寒窗四载,终于在1982年春节后“踏上工作岗位”。古人云三十而立,意为无论是立功还是立言或立德,都已是“完成时”,而我却是“开始时”,三十之年刚刚开始起步开始“立”。古人又有成家立业之说。三十周岁的生日,我是在蜗居斗室里准备婚房。真的是“先成家、后立业”了。

 我的四十周岁是在“终于有自己的家了”的欢乐中度过的。在蜗居斗室苦苦煎熬了八年,经过不懈的努力换房,19916月底终于有了“煤卫独用”的一室户(参见《我上了一次电视》里的视频),开始了心情舒畅的新生活。1992年初夏,我第一次在工作单位报名参加献血活动。无巧不成书,献血当天正是我的四十周岁生日那一天!……古人有“四十不惑”一说。我在科研单位从事工程设计整整十年,在业务上也有了立足之地,然而,我偏偏没有“不惑”,而是恍如“而立”之年选择了辞职之路,在1994年底投奔了一家大型设计院。在当时的大环境里,年过四十还“跳槽”并不是很多,但我一直没有忘记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的一句流行语“减去十岁!”

 我的五十周岁还是没有“知命”之感,因为在那家设计院里我的眼光眼界大有长进,看到了另一个世界,在“追求完美”的感染下继续寻找着“不惑”之路。又是天赐良机、绝妙巧合,就在我跨越半百那一天晚上,我的儿子得到了被录取在自己心仪的高校的通知,我兴奋地称之为儿子送给我的最好的生日礼物。儿子的成功使我倍加努力,力求在独当一面承担企业标准化的工作中获得突破……。四年后,我看到了胜利的曙光。然而,就在此时此刻,灭顶之灾不期而遇,2007-2-24,由于长期“过劳”导致高血压脑溢血而中风,九死一生,侥幸存活,成为一个半身不遂的残疾人,提前远离了社会生活的舞台(详见《我的这两年》)。难以释怀的“标准化情结”促使我在“下岗”后的最初两年里把有关工程建设企业标准化的想法整理成文,发表在有关专业杂志上,希冀自己初步形成的愿景能够对后来人有所助益。

 今天,是到了“耳顺”之年,回顾过去的一个花甲,当初“而立”“不惑”“知命”的时候都是“开始时”,而不是“完成时”。此次“耳顺”的到来似乎因为2007年的无妄之灾而“一反惯例”。好在我已经找到了“归宿”——2008-11-1正式开张的“不老阁”(参见《开场白》),至今已经陪伴了我将近四年,发博超过500篇,字数超过100万,点击率超过18万,阅读量超过10万……。当然,这一切,都已然成了过去,我的后半生就是要:总结自己,鞭策自己,为自己开创一片崭新的天地;回顾人生,思考人生,为后人留下一些真实的记录。

是为花甲之际生日涂鸦

链接:

花甲之年  自选集

  评论这张
 
阅读(555)| 评论(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