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病友中的“知青” [原创]  

2012-08-30 18:46:59|  分类: 知青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年多来十余次住院,今次最有特色——在病友中遇到三个同一年龄段的“知青”,而我居然以67届初中生的学历“荣膺”老大。

其实,就年龄而言,病友T才是大哥,他是1951年出生的“小兔子”,但是不像我当初在“大跃进年代”提早一年上小学、成为67届初中生,而是按部就班,所以是正宗地道的68届初中生,并由此遭遇了首次“一片红”。虽然在家里苦熬了一年多,最终还是抵挡不住无穷无尽的“动员”,于1970年到江西崇仁插队。当地工分值很低,最多4/10个工分,“知青”还要打折扣,劳作一天不过两三毛钱,与大多数“公社社员”一样成为欠账户……。直到大回城的时候,T才“病退”回沪,进入劳动服务合作社,依旧收入菲薄。后来看到环卫局招收修理工,就兴致勃勃报了名。录用之后却被告知,因修理工名额已满,所以男生去开垃圾车,女生去扫马路。所谓“开垃圾车”实际上是“升级”以后的垃圾工——文革以前,上海市区居民的生活垃圾都是人工清运、人力车送到垃圾码头。后来降低环卫工人劳动强度,把原先龟缩在狭窄弄堂里的垃圾箱全部挪移到弄堂口,从而便于那些半吨或一吨的垃圾车到居民区收集垃圾。但是,从垃圾箱扒垃圾、向垃圾车送垃圾还是人工操作,特别是高温酷暑季节里,垃圾中流出的臭水“滋润”得脚上肿痛不已……。T从小喜欢“动手动脚”,拨拨弄弄,敲敲打打,是一大乐趣。在开垃圾车的时候,T继续发挥自己的特长,不仅为朋友同事修理收音机、自行车等等,来者不拒,有求必应,而且还自学机动车维修技术,在“开车”青年中脱颖而出,三年后终于“修成正果”,真正成为一名修理工。直到四年多以前罹患脑梗,左侧上下肢活动不是很利索,需要拐杖支持,就办理了退休手续。由于种种原因,T至今孓然一身。但是性格开朗豪爽,不时来几句“冷面滑稽”,颇有“开心果”的效能。T还是一个“彩民”,估计不乏收获,所以每天傍晚要去医院外面的彩票销售点“报到”。

稍后入院的病友P,是69届中学生,1970年到黑龙江逊克插队。由于当地实现了机械化,生产效率较高,工分值高达每10个工分三元多,所以“知青”每年回沪七个月,仍可养活自己。谈到早在1969-5就在黑龙江逊克因抢救两根电线杆而涌现的“知青烈士”,P不以为然;对烈士的妹妹更是不屑一顾,据说她近乎不良少女(沪语称之为“拉三”),故提前“毕业”跟随哥哥到逊克插队。她也因哥哥而被捧上天,官至黑龙江团省委副书记,终因无能无才而“下野”。至于近些年热炒的陈某为烈士守墓四十年云云,P说陈因与当地人成家而无缘回沪,又有好事者把陈曾经到烈士墓上拔草一事大肆炒作,难怪几度议论纷纷,褒贬不一……。P是在1979年回沪的,先后在眼镜一厂、特种灯泡厂工作,到国有企业出现倒闭潮的时候,“黑友”们抱团取暖,遂进入区房管系统工作。今年一月,P发现罹患肝癌,已是晚期,唯一可行的是换肝,费用达50万元,其成功率很高,但难点在于度过排异期,即使过关也至多还有十年阳寿。他觉得如此生存,代价实在高昂,且大大超过自己的养老金,所以,决计不做换肝手术,坦然面对变局,迎接……。当年的“黑友”得知P的病情,为他提前举行了花甲庆典(即使是虚岁六十,也要到今年11月),与会者多达百余人。当初医生估计尚可存活三个月,于今实际上已过半年,且近几次化验中各个指标恢复正常。亲人朋友纷纷为之高兴,纷纷建议他在没有异样的情况下,带着药物,到附近的农家乐去换换环境与空气。他也有此愿望,但也难免为自己担忧:如此好转是不是回光返照?

与我同一天入院的病友L,是我们当中的小弟弟,72届中学生,曾在奉贤五四农场务农七年。当初长得矮小,所以在大田只干了两三个月就被调入炊事班,大大减少了在日晒雨淋风吹雨打之中“修地球”的艰辛劳苦。1980年,L“顶替”进入天章记录纸厂,从事印刷制版。1993年以后,只见生产任务每下愈况,原先一天到晚忙个不停,此时变得清闲不已。乃因许多退休人员到乡镇企业发挥余热,带去了乡镇企业急需的技术,大大增强了成本低廉的乡镇企业对“全民企业”的竞争压力。“识时务者为俊杰”,L去学习了驾驶技术,获得了驾驶资质,通过“协商调动”,进入强生公司开出租车。几年前因为腰椎骨病变,长病假在家,成为“股民”,小有收获。今年股市低迷,又“偷偷”到某中学担任门卫保安,为1100元的病假工资增加了1500元外快。近期感觉手脚发麻,经检查是轻度脑梗,遂住院调理。L是我们这几个“知青”病友中病情最最轻微的一个。

此次十来天巧遇同龄“知青”实属少有的经历,但是没有深入广泛的交流。也许,这是因为萍水相逢、素昧平生的缘故?这几年我在网络上流连忘返,脑海里留下深刻印象的一句话是“天下知青是一家”,也看到过此类“知青”活动的宣传报道。所以,一开始以为这次邂逅“知青病友”也会很热烈很投机,可是实际情况却大相径庭——如果不是我谈及各自的经历,就没有一个人主动说起自己曾经是“知青”;即使互相知道了“底牌”,上文记载的各人简况也是我一次次把聊天引向“知青”话题、才逐步“打探”出来的;每次“话说当年”都是我起头,但很快会有意无意地扯到别的话题上去。因此,我不由得感到,这是一个不怎么受欢迎的话题,这样的现象与在网络上(博客、论坛)是截然不同的。

网络上有这样的说法,当年的“知青”如今能够上网的只是少数。所以,不知道现实生活中的上述遭遇,是否反映了多数“知青”的心态和现状;是否可以得出一个推论——“知青”中的大多数并没有在网上谈论那段经历,也不热衷于谈论那段历史。倘若果真如此,研究那个历史的人们又会怎么想、怎么做?

  评论这张
 
阅读(763)|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