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且看当年的“青工学农” [原创]  

2012-08-12 08:49:34|  分类: 平民忆文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曾经显赫一时的“五七指示”(即毛泽东1966-5-7审阅军委总后勤部《关于进一步搞好部队副业生产的报告》后给林彪的信),其主要内容第一次与老百姓见面是在1966-8-1的人民日报社论《全国都应该成为毛泽东思想的大学校——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39周年》。从此以后,“学工““学农”“学军”的说法和做法流行了十来年。在我的记忆中,曾经听说上海有过“工人学农”,即组织工厂工人尤其是青年工人到农村去“学农”,作为贯彻落实“五七指示”的具体行动,至于具体情况就不得而知了。最近看到一家国有单位的小报上刊载了一篇当年参加“学农”青工写的回忆录,转录如下,忍不住插入了少许“点评”。

 

一九七六年,根据“上面”的精神,上海各企业单位掀起了一股青工学农的热潮。我们院里也组织了不少团员青年到横沙岛农场里去学农,每一批大约去一个月左右。正好化工局团委组织一批团干部到安徽东至三线厂农场去学农。经过积极争取,我和食堂的刘洪广两人参加这次学农活动,时间是两个月。说实话,能有这么个机会出去见识见识、锻炼锻炼自己是很兴奋、也很期待的。

【点评】也许如今仍然会有城市小青年对那样的“学农”活动感到“兴奋”而“期待”,这似乎也正常。仅仅离开城市一两个月,又不会影响工作和收入,何乐而不为?不过,如今企业经营者、活动组织者都会考虑,这样的活动会有什么效果?投入之后的产出是什么?抚今思昔,切不可忘记大环境的迥然相异——当年此类活动是为了“反修防修、政治账第一”!

行期定在七月二十八日,前一天到化工局团委开会,取船票。会上突然说,因当地山洪暴发,道路冲坏,房子倒塌,庄稼被淹,考虑到条件会很艰苦,临时决定,去不去自己决定。原定七十余人,后来去了五十个左右,有二十多人打了退堂鼓。

第一次坐船在长江上航行,很新奇。三十几个小时的行程,让我第一次领略了长江的壮美。我们在安庆下了船,三线厂后方基地派了交通艇来接我们到江的对面一个叫山口的地方,又坐上大卡车,开了一个半小时,山路崎岖难行,很多地方的路还没有修好,我们便下车走过去,让空车慢慢地开过去,再上车。好在山区的风光很好,人又多,大家说说笑笑,也不觉得有什么苦,只是看到路边冲毁的房子、被水淹的田地,心里便有些担心。

到了农场驻地,一看,什么也没有,只有一幢二层楼的砖房,上下大约二十多间房子,三线厂职工家属住了一部分,我们住在楼上的十多间房间。五、六个人一间,一人一张床,便什么也没有了。农场在东至县城西面三十里左右一片丘陵中间的小平原上,三面环山,一面临湖,风景倒是不错,但生活条件极其艰苦,对在城市里生活的我们来说,无疑是极大的考验。当时正值酷暑,农场里连厕所、食堂什么设施都没有。我们自己动手,用山上的竹子搭伙房、厕所,当然,是极其简陋的,三线厂后方基地给我们送了油毛毡、铁丝、工具等。好在我们去的人中不少人本来就是干活出身,干这些活也不是什么难事,倒也干得很开心,真正体会到了自己动手的乐趣。

在农场里,因天太热,每天出工两次,早上五点多就下地干活,九点钟收工,下午三点钟再出工,六点收工。干的农活就是收稻子,稻子收完了再忙着插秧。没有干过农活的我们,真是累坏了,但大家的精神却很好,没有人叫什么苦。每天收工回来,用井水冲洗完毕,坐在宿舍楼前的空地上,周围青山葱茏,晚霞绚丽,十分寂静。山区的风很凉爽,大家开会学习、谈论谈天说地。因为这里没有电,外面的事什么也不知道,有点与世隔绝,也真有点世外桃源的味道了。特别是夜幕降临,山区的夜空十分清朗,繁星点点,各种虫子的鸣叫,此起彼伏,让人心旷神怡,一天的疲劳,也会烟消云散。

农场因在山里,供应十分差,什么也买不到。我们每天早上一分钱,中午三分钱,晚上五分钱,吃的就是萝卜干、冬瓜、四季豆、青菜,几乎没有肉食等。大家都是青年人,每天又这么劳累,说实话,实在有点受不了,反映上去,后来三线厂每星期一、三、五派车来接我们到厂里“休整”。每人付两毛钱,放开吃。第一次去,我吃了五个鸡蛋、两块大排。但在我们那么多的人里面,这还算是少的。当然,这种“特权”的享受还是让我们很高兴的。每次去,厂里都当成一件大事,各方面招待都很热情,至今令人难忘。

当然,除了日常的干农活外,我们还有不少活动,如参观三线厂、到县城去玩、到当地的风景名胜去看看等。两个月的生活,可以说是艰苦而快乐的。本来,我们应该在农场锻炼两个月的,因为中国发生了一件天大的事情,我们提前半个多月回沪了。

【点评】如此下乡、那样“学农”,的的确确“心旷神怡”,别说拿工分的插队知青,就是拿工资的“兵团战士”也会羡慕不已。这正是当年“工农差别”在“新一代”身上的延续与扩大。反之,如此蜻蜓点水、百般呵护下的“学农”又能够真正学懂什么?

一九七六年九月九日,是毛泽东同志逝世的日子,而那一天,我正在安徽东至三线后方基地的农场里“学农”。时隔三十几年了,因为所处环境特别,至今那难忘的经历依然清晰如昨日。

因地处大山深处,听不到广播,没有报纸,我们在农场里几乎听不到什么外面的事,除了到三线厂来的卡车已停在农场边的路上,部分学员已上了车。我们随队的杨医生(化工局职防所医生,为人极好)带了一个半导体收音机。那时,这还是很稀奇的玩意。因为没有电池,也不大开机。大概想试试电池有无电,就去厂里想办法弄两节电池,就随意地开了机器。突然听到收音机里说下午四点有重要广播,而且广播员的声音不同以往。他在楼上大声叫我们下车听广播,他也下了楼。等到广播里传出是怎么回事后,我们哪里还有心思去厂里改善生活,几十号人,男男女女,坐在楼下的空地上,号啕大哭,十几个女学员,抱在一起,哭得拉也拉不开。这场景,今天想来还让人泪下。周围村子里的农民,听见了都过来围观,觉得十分好奇,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讲给他们听,见他们也没有什么反应,好像此事与他们无关。也许山里的贫困生活以及闭塞的环境已经让他们变得麻木了。当时,对此我们是有点不可理解的。

我此时的脑子里面也是一片混乱,就是想,这下子天下要打乱了,我们在这里回不去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在杨医生毕竟岁数大,经历的事多,他和带队的几位团干部商量了一下,派了几个人跟卡车到后方基地指挥部去,到了那里和上海联系怎么办。晚上十点多钟,来了两台卡车,说让我们立即回上海。这时大家似乎又看到了希望。一会儿就准备好了行李。说实话,天热本来也没有什么行李。上了卡车,山里的路,伸手不见五指,仅靠车灯照明。来时开了一个多小时,回去时开得慢,大概开了三个小时。三线厂后方基地的同志一直护送我们到了安庆。上了回上海的船,大家的心才踏实下来,我们的“学农”生活也因为这一件大事而提前结束了。

在院里生活、工作的几十个年头里,这一“学农”的经历,说实话,很值得,能有这么一个机会出去过一段完全不同的生活,会给人不少新的感觉、体会、认识,尤其是在那样一个环境里,碰上了这样一件大事,那就更不寻常。现在想想我们当时对国家命运的认识,实在有点幼稚。但你生活在那样的一个时代,你的思想认识也无法不打上那个时代的烙印。一个人的命运,实实在在,是和国家的命运紧紧地连在一起的。不说大的方面,某一件很具体的小事的发展也会改变你的生活。

【点评】那样“很值得”的“学农”活动,却因为一个人的离世就草草了之、半途而归了。其实,真正“值得”的是,深入研究和思考那个“五七指示”以及在此基础上用“再教育”的“理论”指导的“上山下乡运动”,究竟有什么意义,留下什么后果?经历了那段历史的人们,面对“那个时代的烙印”是不是更需要深刻的反思?


  评论这张
 
阅读(532)|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