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1日记选(13)又到六月“动真格” [原创]  

2012-07-24 16:30:18|  分类: 1971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隔四十载,回头看那些插队日记,隐约觉得年复一年之中似乎存在某种规律。也许是因为五月初结束春插之后到七月中旬开始“双抢”之前有两个月的“农闲”,所以五六月就成了“狠抓阶级斗争”的“大好时光”。1969年五六月间,不仅仅是“政治学习”,甚至打算整肃刚刚下乡半年的知青(参见《五七大军与“五八命案”》《下乡半年时的“秘密报告”》《农活虽轻松,知青不太平》等文)1970年五六月间,除了传达、学习中央(7026号文件(即中共中央转发国家计委军代表关于进一步做好知识青年下乡工作的报告)之外,还出现了要“抓知青中的阶级斗争”之类的说法,最终结果则是落实到“狠抓知青的出勤率”(参见《从盼望到失望》《也是讲究“投入—产出”》《还是要统一思想》等文)。到了1971年五六月,对知青的“加强管理”又开始了,照例是持续不断的学习班,五月份是“务虚”(参见《并不红火的五月》),六月份又要来点“真格”了。

1971. 6. 1 星期二 多云

耘禾一天,在榨边。天气同样是闷而热。

1971. 6. 2 星期三 雨转阴

今天起办为期2天的大队五七大军学习班。早上按劳动组讨论议程。上午传达文件。下午和晚上讲用(分组)。晚上开始涉及×。

1971. 6. 3 星期四 多云

上学习文件。上午大组讲用。下午总结。后(足耒)芋头地。

【忆与议】

日记中没有记下传达什么文件。“学习——讲用——总结”这样的模式是文革中的典型模式,到1971年已经是味同嚼蜡,不屑一记。

1971. 6. 4 星期五 阴转阵雨

早工在老头耘禾。上午在拿埠口耘禾。下午全部停工。沙、费、刘、王、宋、张、周、王 八人去新街上挑谷501斤。余则挑猪粪、填猪圈、搞菜园。晚上的学习班因众人疲倦,暂停一天。

1971. 6. 5 星期六 阴有雨

早工在老头、上下午在炉下耘禾。晚上的学习班主要是针对×,效果不大,可能会翻供。又到十点半结束。可谓疲劳也。

1971. 6. 6 星期日 多云

早工在高坑、上下午在拿埠口耘禾。晚上由刘、费两人找×、△谈话,其余在食堂进行议论,提供线索。9点半结束。后留部分人继续讨论了一下。与先前不同,主要是议论△。又到10:30上床。

1971. 6. 7 星期一

天气晴热。早工在长坵仔、上下午在拿埠口耘禾。晚上队里开大会,内容是防洪和安全行车。近日刘TN说,学习班对他触动很大,他也要重新做人。我想,这次学习班对我有什么收获呢?我应当做一个什么样的人呢?的确值得深思。不过我始终认为丢掉政治、埋头生产的歪风至今还在刮着。

【忆与议】

上述日记未记录学习班的详情。记忆中是那两三个“五七战士”被怀疑有小偷小摸的行为,而且主要是“吃窝边草”——对集体户里的知青实施偷窃,从下文可以看出,这年涉及了一台八管半导体收音机。我与刘插友就“小偷”行为而有感而发,“做一个什么样的人?”实际上还是局限于当时的思维方式,似乎政治思想工作就可以解决问题。

1971. 6. 8 星期二 多云

天气晴热。早工在长坑仔耘禾。上午把放了近三个月的一条绒裤和罩裤洗了,后写信。下午阅《反杜林论》,后整理衣物,收藏了垫被。5点起听广播,首都今天下午7时举行欢迎罗马尼亚党政代表团的大会。

【忆与议】

此时已是下乡两年半了,最初的政治热情已经进一步冷却。不仅集体户的政治学习已经中止,就是个人对政治的兴趣也大大下降。此处日记说当天收听实况广播,实在是一次少有的记载。现在查当时的报纸得知,1971-6-1,罗马尼亚最高领导人齐奥塞斯库率团抵京,除了正副统帅以外的中国领导人到机场迎接,并有“数十万革命群众夹道热烈欢迎贵宾”。6-3,正副统帅一起“亲切接见”齐氏。(据说这是正副统帅在“9-13事件”前最后一次见面。)6-8下午,“首都各界群众一万人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盛大集会”,又是除了正副统帅以外的领导人到场。周恩来与齐氏“讲话受到全场热烈鼓掌欢迎,讲话后宾主互赠锦旗”。6-9,齐氏结束访华。这在当时确是一件不小的事情。因为自从中苏交恶甚至在1969年交战以后,十多个“社会主义国家”组成的“阵营”已经不复存在,只有阿尔巴尼亚是坚决站在中国一边坚决反帝反修的“同志”,其余的均不“反修”,更不乏“亲苏、反华”的。在意识形态的强烈对立达到最顶峰的时候,只有对站在“反美最前线”却不肯跟着“反修”的越南才是一个“既反帝又亲苏”的例外“同志”,就连对朝鲜也不称“同志”,只是保持国家关系,在背后称之为“朝修”。1970年秋季以后,对外政策出现变化,在与一系列国家建立外交关系的同时,朝鲜、罗马尼亚进入“反帝不反修、亲苏又亲华”的“同志”行列。1971-6齐氏访华也许就是一个转折点吧。

1971. 6. 9 星期三 多云

早工掮板,未去,听广播,阅书报。上午和半个下午一直在补衣服。上午与刘、沙、费一起议论了一下学习班问题和调整三个班问题。晚上部分同学开会,决定学习班暂告一段落,同意对三个班进行调整:沙从1组到2组,屠从2组到3组,董从3组到1组。

1971. 6.10 星期四 晴(多云)

早工掮板,未去,听新闻广播。上、下午在榨背、檞下耘禾。晚上,学习班将告一段落。一些人发了言,×表了态。

1971. 6.11 星期五 晴热

早工在长坵仔、上下午在石枯耘禾。天气晴热。晚上学习班告一段落,启发作总结发言。昨天大队收到一封奇怪的来信:八管机可能“飞”回来了。问题热点将移到◇身上。

【忆与议】

这年的学习班至此是基本结束了。看来重点是解决知青集体户里的小偷问题。具体的“案情”及其经过已无记忆。只记得其中一个知青似有某种“嗜好”,最初他喜欢吹牛,1969-6-30遭遇山洪(参见《亲历天灾——山洪暴发》)之后,他就莫名其妙地写信给父母,谎称“住处被淹,幸好自己的箱子被房门卡住而幸免于难”云云。这样的消息很快在知青家长中传播开来,引起不小的惊慌,反馈到云庄知青,众知青对这种无中生有的胡说八道十分气愤,纷纷指责他无端捏造、谎报军情,他不得不认错。岂料从此以后开始了“三只手”,小偷小摸钞票粮票,不仅是知青个人的,也伸向知青集体户的。然而,偷术不高,屡屡穿帮,又屡屡认错。可是,在检讨、退赃之余,很快故态复萌。及至1971年,由生产大队出面办学习班,对其开展教育与帮助。但是这样的“政治思想教育”最终依旧无效。直到“大回城”,他与众人不再往来,三十年来多次聚会均谢绝参加。此中“奥秘”不得而知。

  评论这张
 
阅读(738)|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