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1日记选(12)并不红火的五月 [原创]  

2012-07-15 15:18:05|  分类: 1971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1. 5.11 星期二 阴时有雨

早工在老头、上下午在拿埠口(场边、西坑)耘禾。晚上小坑放映彩色《智》剧。许多人未去。

【忆与议】

那天在小坑村放映彩色电影《智取威虎山》,居然许多人未去看,抑或是指知青?若是,也不奇怪,因为那个“样板戏”早在半年前就在城市里放映了,知青在回沪探亲期间必看无疑,所以,没有必要在阴雨天跑到三里多路以外的小坑村去再次“欣赏露天电影”了。

1971. 5.12 星期三

早工在老头、上下午在拿埠口耘禾。晚上五七大军学习班,仍是学习文件。

【忆与议】

看来当年的学习文件已经到了索然无味的地步,不屑一记了。

1971. 5.13 星期四

天气晴热。早工在长坵仔、上下午在拿埠口耘禾。晚上五七大军学习班,讨论三项:1、评五好:有一组陆、屠,二组桂、徐、 ,三组刘、我、金,共九人。2、吴、周两人炊事工分,周为6.5底分,吴为5.5(底分是6.2)。3、补助款问题,争论最烈,基本上分为两种意见,陆、程、徐等主张补助给李。汤、董、张、王、金、毛及刘等人竭力反对补助到人、强调“个别”“特殊”。

【忆与议】

整理日记时发现,每年都出现“补助款”话题,每次都有争议,但都没有留下详细记载,倒是留下一个疑团:“补助款”来自何方?估计数量极为有限,尽管有争议,但也不值得多议而草草了之。

1971. 5.14 星期五

天气暴热。早工在长di、上下午在拿埠口耘禾。晚上分组开会。先评五好,我组评出17名,其中有上海青年三人:汤JM、刘TN和我。然后讨论耘禾,要求抓紧耘禾,争取两三天内完成。公社沈书记提出要分户包干。二组执行最力。

1971. 5.15 星期六 多云、雨

连日暴热,今天终于开始下雨,雨量很大。早工在禾下,下午在白石坑,攻克拿埠口,三四人一伙,效率稍高。下午在庙下,因大雨未能完成。启发、风祥竭力支持的分户包干的办法遭到上海青年的反对,终于被迫收回这一决定。今收弟5.11来信,近两月来其身体极差,令人担忧。

【忆与议】

从字里行间看得出当年耘禾的进度很慢,上文(《1971日记选(11)那是五七指示五周年》)提及只要没有干部在场,大家就磨洋工,每天损失的人工是很可观的,以至于公社书记、大队支书、生产队长都想走“分户包干”之路了。没想到,知青全力反对。对此,日记中没有具体记载,估计仍然是知青“坚持大寨式评工记分”,藉此与当地干部唱对台戏,发泄知青在工分问题上的不满。至于我的弟弟,从小有哮喘,69届“中学毕业”一片红于1970-3去了江西兵团(参见《1970日记选(8)磕磕碰碰,弟弟进兵团》),但是一年之后实在难以支持下去。记得当年我忧心忡忡的是他被“拿工资”的兵团退回上海,这样兄弟两个都成了无法自己养活自己的“包袱”,如何是好?后来,弟弟长期住在团部医院,终因“病退”政策出台而回沪,那是1973年的事情了。

1971. 5.16 星期日 阵雨

早工在高坑、上下午在石尾耘禾。天气很怪,以前是下午,忽闷忽雨,对耘禾速度影响很大。

1971. 5.18 星期二

终日阵阵大雨。早工在禾下扯秧,上下午在炉下栽大禾。

1971. 5.19 星期三

早工在高坑扯秧。上午在炉下栽大禾、部分早禾。晚上队里开大会,是关于生产、评分等问题。天气转多云。下午停工洗衣八件!

1971. 5.20 星期四

早工在庙下扯秧。上下午在炉下栽禾。晚上一组评分,陆11.2分,程11分,沙仅8.5分。评到深夜12点方止。今收到父5.17来信。

【忆与议】

在一本笔记本上,我摘录、留存了父亲来信的部分内容:

—— 七一年五月十六日来信

农村中田亩“宽”“紧”不仅你们那儿存在,其他的地方也存在,这个问题不是一下子能解决的。目前解决这个问题的客观条件还不具备,不可能提上议事日程,所以只能暂时听之任之了。总之,你在农村看到的一些不合理的现象,总有它的历史原因,只能到条件成熟时才能因势利导地解决。田亩“宽”“紧”问题不解决,农村中各项统计,必然不能精确。

父亲曾经在文革前被安排去上海郊区农村参加“四清”运动,所以,他对农村里存在的一些问题有所了解与思考。而从父亲回信的片段中也可以看出,我在信里对“想不通”的现象叙说了不少。

1971. 5.21 星期五 多云

早工在庙下、上午在高坑、下午在长坑仔耘禾。晚上二组评分至12点半。

1971. 5.22 星期六 阴转雨

今天,自己的思想惯性太大,竟终日陷在打牌与下棋(五子棋)的漩涡中而不能自拔。队里今天割麦。我们均因没有工具而坐在家里了。

晚上我三组评分至11:45方才结束。最高12分者有10人之多。而对于上海青年卡得较紧,汤、刘10.5,王、董10.3,汤8分,金9分(德才强烈反对,主张8.5分)。最后评我时,金与干部社员作了一次无谓的争论,主张评11分,后来退了一步,作10.7分。但可肯定,到队里最后评定时是无法通过的。

【忆与议】

从随后的日记来看,那次评工分就此结束,没有出现新的波折。与那年4月份出勤27.4天、工分293.2分也是吻合的。

日记中“因没有工具(割麦)而坐在家里了”一语颇有“讲究”,其一,说明当年知青下乡两年半竟然还没有齐全的农具;其二,云庄村原本没有旱作习惯,文革中“以粮为纲”,1970年开始强令开荒种植冬小麦等,以至于相关农具来不及配备;其三,云庄村的方言里把不出工称为“屋里坐”(wu li tuo),我的日记就是据此把没有办法出工表达成“坐在家里”了。

1971. 5.23 星期日 阴时有雨

早工在庙边扯秧。上下午均在炉下栽大禾。下午由我们六个上海青年扫尾,3亩多田,不到3小时即完成。5:40即回到家了。到河边洗衣洗澡。因天太热,汗流浃背。

1971. 5.24 星期一 多云

早工在禾下扯秧,上午、下午在牛眼仔栽大禾。下午栽了三坵小田,学习起畦,对此项技术有了些感性知识。

1971. 5.25 星期二 多云

早工、上午分别在老头、路加山耘禾。下午办大队五七大军学习班,传达省纪念五七指示五周年大会上文道宏同志讲话。此学习班原定办2天(2627),后因主任明去县开会,改在今天下午半天。学习班在5时许即结束。后在八、七班菜园松土、锄草,……

【忆与议】

文道宏是当年江西省革会副主任,估计对五七指示五周年也不会有什么高见,否则知青是会记住的。

据网上资料,文道宏,19229月生,山西垣曲人。1940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711月参军,任通信员、分队长、指导员、教导员、政治处主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195011月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688262团政委。19526月回国。后任烟台守备1师政委。19677月到江西“支左”。19704月任江西省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江西省革委会副主任、革委会党的核心领导小组副组长。197012月任中共江西省委副书记、江西省革委会副主任、江西省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19724-19774月任中共江西省委书记(当时设有第一书记)、江西省革委会副主任、江西省军区副政委。 200242日在南昌逝世。

1971. 5.26 星期三 阴时有雨

早工在发电站边扯秧。上午,汤、董、刘、王和我五人在毛竹坑栽禾。下午齐去船仔背,各人一担秧,5:15即完成。身体很虚,挑秧上船仔背时竟需休息两次,回来时尽管放慢速度,仍是满头大汗。

1971. 5.27 星期四

早工在站边扯秧。因近来身体一直不佳,决定休息几天。

1971. 5.28 星期五 端午节

今天是端午节。终日大雨。食堂里今天杀了一只黑猪,放血、去毛后重95斤。在云庄轰动不小。上午同刘KR、桂下五子棋、学围棋。下午大队开大会,传达县革委、公社革委的文件。

【忆与议】

端午节这天传达县与公社文件,也是不多见的。内容为何,无法查考。

1971. 5.29 星期六 阴雨

病魔又降临到陆头上:今去新干检查出腰子病!真有些令人不寒而栗。  自己近来身体不大正常,要注意。

1971. 5.30 星期日 阴转大雨

耘禾一天。早、上在老头,下午在高坑。

1971. 5.31 星期一 多云

耘禾一天,早上在老头,上下午在榨边。天气又闷又热。

【忆与议】

纵观全月日记,简简单单,平平淡淡,看不到什么“激情燃烧”痕迹,关心国内外大事的热情也大不如前。其实,这一年春天还是有热点的,例如3月底4月初我国乒乓球队自文革以来第一次参加世乒赛,我们这代人曾经是“国球”最狂热的“粉丝”,所以每天从广播里关注夺冠新闻……。随后,是震惊世界的“乒乓外交”,记得那是4月中旬一天出早工回来,在家休息的插友告诉我,他从广播里听到美国乒乓球队来华访问的新闻,我以为他是在说笑话,遂反唇相讥:“恐怕是到另外一个中国访问吧?”插友正色道:“我不骗你。”当晚我从单管半导体收音机听到了有关广播,两三天后偏僻山沟里也看到了有关报纸。这对从小接受“打倒帝修反、解放全人类”教育的我们来说,真感到匪夷所思……。再往后,五一劳动节后看到那张节日晚上正副统帅在城楼上的照片,感到是从未见到过的“远距离”,不可思议……。

  评论这张
 
阅读(880)|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