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看《知青》电视,说“知青”往事(二) [原创]  

2012-06-06 09:04:58|  分类: 知青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说说当年吃肉的日子

收麦大忙时节,七连连长决定杀猪两头,获得知青欢呼。不由得又一次想起那些年在云庄插队时的吃肉经历。插队知青大多数在春节期间回上海,也是一年一度的“修生养息”,补充营养。三月份开始陆续回村,到四月下旬,春插大忙进入高潮,可以有一次吃肉。此后,就要到七月下旬,双抢大忙进入高峰时,望眼欲穿,盼来一次吃肉。之后,就要等到九十月间的中秋节。肉食如此贫乏,并不是没有条件养猪。当时允许农民家里可以养猪,但是不能随意宰杀,必须由生产队、大队来决定,其依据是生产队每年交售生猪的指标及其完成情况。换言之,完成指标是第一位的!所以,在这样的管理体制下,每年只能在春插、双抢、中秋、春节等几个节点上才能杀猪(据说同时还要缴纳屠宰税,具体情况待考),然后再按人头分到各户。每次“开宰吃肉”之前都要仔细掐算,对完成年度指标的影响如何?年初制定的落实到户的肉猪交售计划完成进度如何?至于村民们一年能吃多少肉是不会有如此明晰的计划的。唯一清晰的是,如果不完成指标就无权杀猪吃肉。平时,公社所在地的镇上,每逢三六九才有“当街”(赶集),但要在大清老早赶到二十多里外的集市上遇到偶尔有卖肉的,实在是近乎零的极小概率事件了。

当时就有知青埋怨道:在学校读书的时候知道,旧社会里织布人没衣穿、造屋人没房住,现在是知道了养猪人没肉吃、种田人吃不饱……。这就是生动的另类“再教育”!

说到养猪,当年我们插队知青集体三十人,也养过猪,因为集体户每个月约2000斤稻谷,碾米之后有几百斤米糠,这是上佳的精饲料。当然可以卖给村民,但“增值效应”太差,所以集体户决定养猪。但是一直喂以米糠,并非好事,这样喂养的猪骨架发不大,长得又很慢。而当地农民家庭养猪,辅以大量野草,即粗饲料,效果颇佳。这部分重要工作量是由在家的老人、小孩承担的,由他们上山打来大量野草。所以,当地农民既羡慕知青集体户有远远多于他们一家的米糠,又嘲笑我们饲养不了他们家里那么多的猪(当地村民家里一般可以养三四头猪,一年下来就是二三百元啦)。知青只能苦笑了之。知青何尝不想过好日子啊,可是在离乡背井、孤军奋斗的情况下,做到“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已经不错了。四十多年后,看到电视剧里的兵团战士收工回来有热饭热菜、头痛脑热有卫生员照顾呵护……,这正是当年插队知青可望而不可即的基本生活方式。

 

(6)人性化是这样炼成的

看到电视剧里七连党支部在麦收大忙时节仍然决定,从人性化角度来考虑,把家书分给知青们以缓和思乡之情。不由得想起当年的“思乡风波”。

我们在1968年11月到达江西插队,都是老三届初中生,一般是十七八岁,年龄最小16岁,个别大的也不到二十岁,清一色的没有出过远门,所以,到1969年8月底即双抢大忙结束以后,就有不少人提出“回家看看”的要求,遭到当地各级干部的非议与狙击,出现了知青与当地干部的对立。当时知青回沪要有生产大队出具的身份证明,以备路上住宿等不时之需。所以就有人籍领取邮政包裹单前到大队部盖章之机,设法把自己写好的身份证明也偷偷盖上红色大印,这就是所谓“伪造证明”引发的风波。偏偏恰在此时下达了加强战备的“8-28命令”,风波的重心转到了知青内部,凸显了知青集体中的不同想法、做法乃至矛盾、冲突,反映了那个激进、革命的时代大环境对青年人的影响。最终,还是有一些知青“擅自出走”回沪探亲。由于是插队落户的“新型农民”,他们不需要也不可能增加当地农村任何经济负担,相反,他们在一个月后陆续归队了。一场风波就不了了之。

一年后,1970年11月,当地抽调基层劳动力到外县参加“铁路大会战”。当这些民工出发时,大队支部书记的女儿也在队伍中。支书极不放心,对女儿再三叮咛,老伴还忍不住掉泪。当时,支书的女儿也不过二十岁左右,与我们这些插队知青年龄相仿。但是,来回几百里、为时一个月,就已经让她的父母放不下心来。亲眼目睹她们一家的离别情景,我们这些被号召“扎根一辈子”的插队知青又是什么心情?支书亲历了那样的一场离别,对插队知青的处境与心情多少有些理解了,铁石心肠毕竟是少数呀。虽然当地对农村人口外出须持大队证明的做法依旧不变,但是大队干部对知青要求开证明“回家看看”是宽松了许多。

人性化是这样炼成的。

链接:

知青想回家看看

一个月与一辈子

 

(7)绝活传给谁

电视剧里陕北坡底村的韩奶奶很喜欢插队知青冯晓兰,决定把针灸技术传给她。这样的故事情节也许真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一般说来,绝活从来不会随便传给外人的。更何况,插队知青是来自千里迢迢之外的非亲非故的城里人。如果撇开这种世俗或偏见,也不说当年插队知青到底是不是与当地农民抢饭吃,有一点在我脑海里的印象是太深太深。

虽然我们插队的山村处于离县城六十里的山沟沟里(至今仍要到三四里以外才会有每天一班的客车,当然,诸多山里人家里有了摩托车小货车),但是,山里人从一开始不不相信我们知青会长期待下去,因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山里人形成了一种“思维惯性”,认为城里来的下放干部终究是干部,几个月、半年就会走的。所以,他们不相信知青会长时间呆下去,尤其是大队支部书记说:“毛主席叫你们来,毛主席也会叫你们回去的。”这位“农村的同志”担任大队书记十余年,不愧在农村基层领导岗位久经磨练,以至于对最高指示也有另类解读、独特见解!可想而知,当地农民怎么可能把秘技诀窍传授给外来的知青呢?所以,从我们的亲身经历中感到,电视剧里的韩奶奶真是“天外来客”了。

链接:

另类解读12-21指示的一位“农村同志

 

(8)警察真的进村查访知青了

陕北坡底村的知青因为有窝藏禁书的嫌疑,引出了“警察进村”的一场戏。由此使我回想起一起真真实实的警察进村、查访知青的往事。

记得是1971年夏天,有一天我们在田里干活收工回村,听到一个骇人听闻的消息——公安机关如临大敌似的,到我们公社、大队、生产队来了!对一位上海知青严加追查!我们知青十分惊讶,因为这位知青向来踏实勤恳,一直老实本分,会出什么事情呢?可是,偏偏还听说公安机关到上海“内查外调”……。

后来才知道,这是一次“虚惊”——那位知青从半导体收音机里听到一则广播,说是即将新开英语广播讲座,可以写信到某某地点联系购买教材,于是就“照此办理”,发信联络,以满足学习外语的渴望。谁知道,那个购买教材的联系点是“海外敌特机关的联络点”!公安机关早已对其严密监控……。幸好那位知青的家庭还算清白,没有招来灭顶之灾。

在我插队的七年里,这好像是绝无仅有的一次。

  评论这张
 
阅读(631)|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