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看《知青》电视,说“知青”往事(十二) [原创]  

2012-06-30 11:19:17|  分类: 知青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4)也说当年的“洞房花烛夜”

排长方婉之和战士们都再三再四催促周萍与赵天亮结婚。最后为了满足孙敬文生前的嘱托,他们与齐勇孙曼玲一起于1976年的八一节结婚。撇开当时恰是七二八唐山大地震不谈,当年恐怕也只有兵团有条件张罗喜事了,而且能够做到各自有宽敞漂亮的婚房。

下乡两三年后,我们一起插队的知青中也有人结婚成家的,除了个别嫁给当地农民的有过“洞房花烛夜”以外,即使是嫁给下放干部的,结婚是也没有“新房”,只能向村民借用偏屋栖身。何日有自己的房子,遥遥无期。1973年为知青住房时,也不考虑“婚房”配置。再说,当初的安置费里也没有“婚房”这一项啊。因为“从理论上来说”,若干年以后插队知青是可以养活自己的。残酷的现实粉碎了美妙的“理论”。虽然知青中不乏谈情说爱者,但真正要谈婚论嫁,又谈何容易?关键的关键还是“经济基础”,再漂亮再响亮的理论与政治口号又有何用?

 

45)再说说当年留下的照片

电视剧中,兵团战士不止一次拍照,或是在连队,拍个痛快;或是去团部,在正规的照相馆留下倩影也是“心想事成”,实在幸运幸福。反观自己四十年多前开始的插队岁月,留下的照片实在太少太少。一是当年罕有照相的机会,家中备有相机的更少;二是当时的光学摄影技术限制了照相的数量,不像现在的数码摄影可以“为所欲为”“拍个痛快”;三是在那样的年代里、那样的生活环境中、那样的物质条件下,冲印、分发的照片是很少的,记得有很多次我真想再索要几张,都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毕竟是“一分钱掰作两半花”的日子。随着时光流逝,存世的照片更是日渐稀罕。整理自己的相册,只有两张在“第二故乡”的留影。

一张是1970-05云庄村知青“大食堂”的“全家福”。

http://wangzongren1952.blog.163.com/blog/static/99595901200911171053499/?mode=edit

另一张是1972-08在云庄大队所属的岭山村拍的集体照。

http://wangzongren1952.blog.163.com/blog/static/99595901200911271559530/?mode=edit

除此之外,还有一张由文汇报记者拍的、而且上了文汇报。可惜那张剪报已经失踪,有幸在网络上“失而复得”。http://wangzongren1952.blog.163.com/blog/static/9959590120092292471486/?mode=edit

但是,那张上过文汇报的照片是我最为讨嫌的照片,因为那是一张典型的“摆拍”,并不反映真实!那是19721973年春天,文汇报到云庄村采访。起因是云庄村知青自发办起的“大食堂”已经坚持了两三年,引起上海有关部门的关注。文汇报要在“五七指示”纪念报道中对此发表专题报道,并配发照片。那次拍摄照片的主要地点是在“大食堂”。在那个年代,“摆拍”是必然的,于是搬出一条长凳,让我们几个知青围拢在“大食堂”门口,按照摄影记者的摆布要求,拍下了那张阅读《人民日报》的照片。当然,在真实的日常生活中,这样的读报、这样的形式、这样的情景是绝对没有的。

然而,1998年我们这批知青插队30周年之际,东方电视台拍摄和播出了纪录片《重返插队的村庄》,尽管片中的村庄并非云庄村、知青也并非云庄村的知青集体,但这部纪录片开头采用的照片中就有上述照片!由此可见,正因为那张照片在当年有一定影响,所以数十年后仍然被没有直接关系的人直接引用。对于这样的“纪念”“宣传”,我极为反感。分明是在继续欺骗世人,误导受众。

有鉴于此,近些年我在网络上主张:对照片等实物,务必留下翔实的文字说明,包括时间、地点、人物、事件等等基本要素,为后人研究这段历史保存一些真正有用的资料。如果现在只是想到我们这些人熟悉这些东西就无需赘言或三言两语就能心领神会了,把上述要素简而化之,那么,到了后代手里又会怎样?让他们凭空想象想象那段历史吗?事实上,由于没有什么文字说明,不少照片上的场面已经使70后、80后、90后的读者们大惑不解——当年你们不是高高兴兴、喜气洋洋地上山下乡吗?如此等等,不一而足。这就更加显得有必要给出一定的说明,尤其要清楚地说明一些当年在“主题先行”思想指导下“摆拍”而成的照片的真实背景。否则,将有极大的误导作用,对历史研究有弊无利。

链接:

1970日记选(21潮起又潮落的转折

难忘的云庄知青集体——珍贵的1970-05集体照

一张特殊的20周岁生日照

作为云庄知的一员我也一起上了《文汇报》


〖并非结束语〗:上山下乡史不仅仅是知青的历史

全剧以黑风口林火和夕阳西下告终,辅之以三年后即1979年白桦林火车站站长的一句话“都回家了,来的时候热热闹闹,走的时候乱七八糟”。那场人类历史上史无前例的“上山下乡运动”在电视剧里就这么虎头蛇尾、一闪而过地结束了。但是,最后字幕里那几个字“伴随知青们共同走过那段历史人生的兄弟姐妹、父老乡亲”使我又一次感到,那段历史的确不是一千七百万知青的历史,也不止他们的兄弟姐妹父老乡亲,还有尚无人关注、研究的那个年代里从事知青工作的机构与人员。

前不久我看到自己留存的“废纸碎片”里,有一张1976年的“回沪青年情况分析表”,那是我病退回沪后“等待重新安排工作”期间在街道“知青办”和里委会“义务劳动”时无意之中留下的。

回顾当年里弄干部的日常工作,有一大块“管人”的内容,大体上可以归纳为“一老一小一黑一青”。“一老”是退休职工,主要是组织退休回家的职工开展政治学习为主的活动;“一小”主要是小学生,暑假期间集中起来开展“向阳院”活动;“一黑”是对“黑五类分子”实行“群众专政”,除了日常监管之外,重大政治活动时则集中看管;“一青”就是对下乡知青的管理,到了元旦春节期间更成为重中之重,并由街道“知青办”主管狠抓。

方法之一,就是从居民小组、里委会、街道逐级掌握回沪知青的动态与数字!那张表格里,不仅有“回沪总数”“正常回沪青年”“长期在沪青年”的区分,还要细分,如“回沪总数”要分为“正常探亲”“长期在沪”;“正常在沪青年”不仅要细分为“可走数”“暂不能”,还要进一步细化——“可走数”要分为“已走数”“即将走”“思想病”,“暂不能”要分为“本人有病”“家有困难”“安置问题”“四月份走”“五月份走”“六月份走”“六月后走”……,相当详尽。待我找出当年的工作笔记,再全面完整地解读一番。我相信,现在几乎无人关注这方面的历史痕迹。

看《知青》期间浏览那张表格,真是感慨万万千!上述来自基层的数据花费了多少心思啊!当年三百亿安置费只是国家的直接投入,而为了“巩固和发展新生事物”又耗费了多少人力物力财力呢?恐怕永远无法统计了。问题是,如此浩大的的投入,于国于民又产出了什么?

我不禁想起了自己在两年前逐步形成的思路(详见《我们为后代留下些什么——新年静思》)。知青生涯是当代中国发生的数千万特殊人群的特殊经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作为一个亲历者,应该给后人留下些什么,这是值得做的事情。固然,很多知青朋友认为,既已时过境迁,又何苦回首反顾。然而,人各有志。诀别过去并不是唯一选择。当然,回顾那场亘古未有的知青经历,不是也不能是歌颂那个不堪回首的时代,不能也不应该是一味回忆知青的苦难。

我不想重唱那些曾经豪情万丈的英雄主义战歌,也无意卷入“无悔有悔”之类的争论,当许多关键的内幕还远远没有揭开的时候,纵然有“当代人修当代史”的豪情壮志也只能无济于事,所以对这场狂潮的历史评价必定是后人做的。那么。我们这些亲历者还可以做些什么?能够为后人留下些什么?应该为后代创造些什么条件?我觉得,要把那些岁月、那些事件、那些风土、那些人情,来龙去脉,耳闻目睹,留下一个亲历者的真实记录,这就是我们这代人为后代留下的遗产。

基于此,我们现在的回眸当年就不仅仅是茶余饭后的谈资,也不停留在同龄人之间的交流。而是要让后代人能够看得懂,能够了解那个时代,读懂那个时代。我已经年届花甲,加之疾病缠身,说不定往日无多,就做一些实实在在的事情吧。抓紧宝贵的时间与精力,为后人留下尽可能多一些的真实、准确、完整。

  评论这张
 
阅读(554)|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