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看《知青》电视,说“知青”往事(六) [原创]  

2012-06-15 20:18:06|  分类: 知青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1)由“小报告”产生的联想

    电视剧里女排长方婉之与女战士们谈个人经历时提到了七连内部有人打“小报告”,下文如何,尚未揭晓。所谓“小报告”,是指怀着不正当的目的,背地里向领导反映情况或说人坏话。这种行为在那个“斗争哲学”泛滥无归的年代里是司空见惯的。我联想起我亲历的一次不寻常的报告。

    我在1969-5-15日记里,有这样的记录:上午,帮老林誊写了一份材料,是云庄大队革委会给新干县军管小组“关于鸡峰公社云庄大队上海知识青年在再教育中的几个问题的调查报告”。报告中罗列了十个问题。一、殴打贫下中农···。二、拦截拖拉机,殴打驾驶员···。三、持刀行凶打群架···。四、调戏妇女,企图强奸···。五、乱谈恋爱,骗取财物···。六、小偷小摸,一度成风···。七、不分男女,同住一房···。八、劳动不出勤,也要记工分···。九、生活散漫,不受组织纪律约束···。十、随便指责,对农村干部不够尊重···。老林三番五次叮嘱我不要外传。

    四十多年来,我对此事未能忘怀,但又信守承诺而没有外传,就是在知青好友之间也守口如瓶。当然,那份报告对云庄大队知青后来十年的人生经历似乎没有产生什么影响。日记中那位老林,是驻村的宣传队干部(文革初期批判刘邓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以后十分忌讳“工作队”这样的名称,普遍叫做“MZD思想宣传队”,但又容易与“文艺宣传队”混淆)。整理出那份以云庄大队革委会名义成文的“调查报告”呈送“县军管小组”,这个说法值得怀疑。估计不是临时执掌全县大权的军管小组,而是指县公检法系统的军管小组。因为当时“九大”已经召开,县一级也已经“实现一片红”(记得我看到过当时的井冈山地区所辖各县成立革命委员会时给伟大领袖的致敬电的汇编本)。

    到1969-5-20就是知青到达云庄半周年了,此时此刻写就并发送这样的报告,究竟缘何而起、目的又是为了什么,不得而知。报告中罗列的问题,不多不少正好十个,说明喜爱凑成十个整数的嗜好至少在1969年已经“蔚然成风”“深入基层”了。那十个问题涉及了云庄大队所辖四个自然村中的三个村五个知青班的四个,具体人物有十来个,占当时全大队61名知青的五分之一。从我在日记中记下的内容来看,不乏实有其人、确有其事的,也有吹毛求疵、捕风捉影的,幸好没有骇人听闻、无限上纲的。那个“调查报告”由生产大队革委会越过公社革委会而直接写给县军管小组,这在当时是属于“越级”还是正常,无从考证。假如真的呈送县级机关部门,又会不会作为政府档案保存下来呢?

    由此我又想到,就我目力所及,类似于那个“来自基层”的“调查报告”,在知青史研究中似乎没有人提到过!而逐级向上的公社、县、地区、省又有多少部门积累了多少涉及知青史的档案呢?当年1700万知青从被动员离开城市、被安置到广阔天地、以后又被批准回城,前前后后而十余年,涉及到的各级“乡办”“知青办”人员肯定数以万计,但是几乎没有看到他们有人出来回忆那些岁月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缺少了那些当事人的说法,同样也是对那段历史进行研究的一大缺失与遗憾。

链接:下乡半时的“秘密报告”

 

22)想起了给狗喂药

    山东海边蔡家庄的田齐等插队知青偷老乡的狗宰了吃了。这样的事情在我插队的村里没有发生过,倒是有过一起给狗喂药的趣事。1968-11到达云庄以后,知青集体户的食堂里常常发现有狗在夜间进来偷米吃。知青怒不可遏,从此看到有狗进来就挥起扁担棍子一阵痛打;可是,狗来偷吃米的事情还是发生,知青就“关门打狗”,甚至把一条狗打瘸了腿。村民说知青不懂道理,没有把米桶管好,却死命打狗,打狗也应该看看主人啊。此说也不无道理。常来集体户食堂的狗多半是周围村民家的,所以从长远计,还是要搞好“邻里关系”,知青注意了米桶的管理,“贼狗吃米”的现象也没有了,知青与邻居的紧张关系也缓解了。岂料,不久,旧景再现。知青又火了,但还是做好“亡羊补牢”的补救工作。想不到一个女知青想了一个怪招——在一个饭团里放入十几粒安眠药!第二天,村子里纷纷传言出了怪事,大队民兵连长家的一条狗不知道为什么一天到晚无精打采,只知道睡觉。知青听了,只能暗暗发笑。后来,村民悟出来了,一定是“上海人”在搞鬼!说来也怪,从此以后就平安无事了。

 

23)没有工分的苦干三天

    看到电视剧里兵团战士到山东海边的农村筹集海带,摩拳擦掌要为生产队干活。不禁想起了自己当年是如何接受有关农村公社体制下劳动力管理权限的“再教育”的。

    那是1972年“双抢”已近尾声的时候。岭山村的上海知青受生产队长的委托,到云庄村找上海知青帮忙——征集6个人组成一个割禾小组,支援岭山村割禾。虽然我们已经在烈日下酷暑中连续奋战了一个多月,但是对兄弟队的知青、老乡还是有求必应。 包括我在内的6个人很快就凑齐了,第二天就杀上了“战场”。挟带着在云庄村生产队持续奋战的余威,在岭山的山沟里割倒了大片的早稻,挑回了一担担稻谷……。岭山的老乡连连称赞,感谢不已。我们也就更加来劲了。从822日到24日,连续大干苦战三天。

    大队的支部书记得知云庄村6个知青“擅离本职”,极为恼火,把岭山村生产队的干部狠狠批评了一顿,责令检查。因为当时各个生产队的劳动力是归各个生产队的,而跨队调动劳动力的权力则属于生产大队,所以,那个村的生产队干部是“越权”“犯规”了。但是,支书对知青是“网开一面”,未吭一声。据说,他没有责怪知青的“无知”。至于岭山方面,早有打算,不可能为外村6个知青记工3天,就赠给每人一付樟木箱板料,规格为27,即90公分。这在当年是非常热门非常吃香的。我家里至今还用这只樟木箱储放衣物呢!

链接:一张特殊的20周岁生日照

 

24)当年曾经这样“苦中作乐”

    看到电视剧里描写山东蔡家庄的农民与插队知青一起干活的场面,想起了自己当年“苦中作乐”的往事。

    根据当时的规定,插队知青的工分和当地农民一样,每年评定一次。下乡一两年以后,知青对各种农活都有所了解了,但是与农民的矛盾也在不断增加,最终都归结到经济上,具体表现在工分上。尤其是春插、双抢两次大忙,知青同样起早贪黑,完成的任务不亚于当地农民,但是工分却大打折扣,只有当地农民的六到七折。所以一到农忙,知青就愤怒一次。不过,当地对“大寨式评工记分”也在暗中不断调整,在“多劳多得”的合法口号下,出现了各种“按件计酬”,例如插秧按照面积记工分,割稻按照谷子重量记工分,等等。这样就在一定程度上和一定范围内突破了工分的限制。农忙时,生产队考虑体力强弱搭配等因素,编成若干个小组,每组七八个人十来个人不等。于是,知青要求在农忙时单独形成小组,从而在把小组工分报酬摊到个人时,就不再有“被剥削”的感觉了。

    这种“知青独立”在1972年春插中首次获准。知青第一次觉得有扬眉吐气的感觉,持续半个多月的春插,知青的积极性持续高涨,近30个知青组成了三个小组,几乎每天晚上在当日红榜上会出现知青小组,甚至不止一个知青小组上榜。在春插高峰时,有一个知青小组在腰酸背痛难以忍耐的情况下,突发奇想,把组里各人的姓氏串联起来,因为该组有潘、张、桂、毛、黄、宋、郜等姓氏,取上海话里的谐音就成了“七言句”——“潘掌柜买黄松糕”。吃晚饭时在集体户的食堂一公布,大家听了哈哈大笑,乐不可支。第二天,我所在的知青小组边插秧边聊天(这是把注意力从腰酸背痛的难受分解到别处去的办法),把“七言句”进一步扩大到另外两个知青小组,记得有一个组是“××××城里走”,前四字想不起来了,后三字是“程、李、周”的谐音。另外一个组就更搞笑了,有两个姓王的,两个姓汤的,不太好串,琢磨了半天,串成了“晃荡晃荡前头遛”,实乃“王、汤、王、汤、徐、屠、刘”的上海话之谐音。此后几天里,三个知青小组在“大垅”(生产队稻田最为集中的一条大山沟)里真够热闹,“七言句”的呼唤是此起彼伏,嘻哈一片,实在是前所未有的田间欢乐。

    当然,老是呼唤“七言句”也太乏味,再说各个组也分散到诸多小山沟里,难以彼此呼应了。为了继续对付苦不堪言的腰酸背痛,知青又唱起了小调,例如“解放区的天”“打靶归来”这类广泛流传的简短又有呼号式的歌曲,还唱起了上海流行的方言小调:“六月里的癞痢真苦恼,苍蝇叮来蚊子咬,yang yang li qiang e,人民政府来号召,消灭四害顶重要,ei hei yo,癞痢听了哈哈笑。”知青唱到这里哄然大笑,小调真的成为有效的解闷取乐之曲,因为其中有表达知青心情的“真苦恼”那样的词语。但是,不懂上海话的当地人只听懂“癞痢”两个字,又正巧村里确有一户人家是“瘌痢头”(头癣),就认为知青在骂人。知青再三解释,也是徒然。大队干部出面制止知青的这种“苦中作乐”,田间的笑声沉寂了……。如今回味四十年前那两个农忙季节里的“知青独立”,真是百感交集。

  评论这张
 
阅读(608)|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