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1日记选(1)第二次回城探亲的“农民” [原创]  

2012-05-06 20:40:56|  分类: 1971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从1968-11到江西新干云庄“插队落户”以后,再怎么“认真接受再教育”,也难以抹杀对家人和故乡的思念,当时这种人之常情被斥为“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情调”,必须“坚决批判、彻底肃清”,所以1969-2那个春节就留在村里过了一个“革命化的春节”,但是自此以后,不得人心的做法有所收敛,取而代之的是可以回家看看。1970年春节前后是我第一次回沪,在沪两个半月。回云庄后,依旧春插秧、夏双抢,“拼命干革命”,没有盼来新的知青上调,却遭遇夏秋之际肝炎肆虐,我有幸躲过一劫,在人心浮动的大氛围中,也早早回沪探亲,1970-12-13到沪,1971-3-12离沪,在沪整整三个月之久!相比之下,回沪时间更长、更频繁的大有人在。现在看来,如此这般“接受再教育”“改造世界观”“造就一代新型农民”只可能意味着上山下乡运动最终走向失败。

每一次回沪探亲,都是机会难得的老同学重逢,而在那个消息封锁闭塞的“革命时代”,各种真实信息的交流不啻为对“革命理想”的冲击与打击。

          

1970.12.15 星期二 多云

……刘、周、江、张四人来我家。与江是两年不曾见面了。叙谈了约半小时。江约我们明晚去她家吃饺子。

1970.12.18 星期五 多云

……十一时许,周来了,硬把我拖到他家。刘、费、江和江的妹妹都已在场。周请我们吃了汤团和肉丝豆瓣面。吃完又到人民广场、南京路和国际饭店等处摄影留念。……江在20号离沪。此次是她半个月病假加半个月事假来沪的。

【忆与议】

日记中提到的几位都是我的中学同班同学。刘、费与我一起在江西插队。周是因其哥哥在黑龙江、姐姐在崇明而有幸进了上海的工厂,对我们这些跨省插队的同学十分关心,只要他有时间就来一起玩乐散心。江、张是到淮北插队,1969年初下乡,一年不到,江就上调进了阜阳毛纺厂,是我班同学中下乡时间最短的一位。一旦脱离“农门”,既有病假、又有事假,还不影响工资收入,如此“工农差别”怎能不在插队知青中产生极大的心理波动?难道我们就这样干一辈子吗?

 

1970.12.30 星期三 阴

上午,九时许,金、刘来我家。据刘所知,明年口粮仍为640斤,口油仅2斤。这样,我自己估计无甚超支了。800个工分,即使工分值只有9角,也有72元,粮油共需62余元,食堂补贴100个工分是有的了。……据刘说,刘(H)已在昨天返赣,以后将带三个徒弟。

【忆与议】

我第一次回沪以后,是在1970-3-20回到云庄的。到十月初肝炎开始横行肆虐之前,我的出工正常,尔后两个月为免遭病魔侵袭,出工很少,用当年上海人的说法是“保身价”。所以这一年是认真劳动了半年,挣得800个工分,成为下一年度赖以生活的“资本”。与留城、做工的同学是不可比拟的,但与不幸患病的插友相比则是不幸之中的大幸了,他们治病养病期间不仅没有分文“病假工资”,相反还要父母家人承担巨大的治疗费与生活费。

日记中提到的刘(H)是云庄村插队知青中第一个上调的幸运儿,下乡不足两年就进了工厂,随即到上海的有关工厂培训了几个月,居然就成了师傅。

 

1971. 1. 2 星期六 晴

……我到西门路、吉安路口的煤球店买煤球时,遇到汪。匆匆讲了几句,他已是石油开采工人,14日回来探亲,5日就要回去了。……据郑说,黄已准备结婚了,老婆是个社会青年,她家里有一套红木家具在等着黄呢!

1971. 1. 5 星期二 晴

午饭后……遇汪,便邀他到我家,汪在去年五月调到扶余油田(原在梨树插队),靠近大庆油田,是中小型油田,去年年产100万吨,储藏量在1~2亿吨。大庆至大连要建一输油管,直径1公尺,地下2.5公尺(防冻)。现在是用火车把油运到大连,再用船运到上海提炼,成本较高。汪是搞会战的,没有休息日,工资每月25元,加上加班费可有二十七、八元。来回车费达80元之巨。所在油田有一万工人,“四五计划”要发展到八万(大庆现在十万人)。汪说那里上海青年思想消极,当地领导也很松。

1971日记选(1)第二次回城探亲的“农民”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朱已批准入伍(海军),9号将出发。星期四上午(7号)到费家欢聚。

【忆与议】

(此照1971-1-7在人民广场黄陂路合影,朱同学已经获准入伍,但按规定到达军营以后才发军装,他是向朋友借来军装合影留念。)

日记里的汪,与我从小学四年级开始成为同学,后来又成为中学同班同学,他在1969年初去吉林插队,一年多就上调成为工人。真叫我们羡慕。相比之下,留城的同学则是“遥遥领先”——虽然那位黄同学年龄稍大一两岁,但是已经开始谈婚论嫁了。记得我们这些插队同学闻得此事,不由得惊呼:不要和我们谈论这种事情,什么结婚啊,不要热昏噢!另外一位朱同学,是1969年初到崇明农场的,差不多两年也幸运地“跳农门”。

 

1971. 1. 6 星期三 晴

意想不到,章回来了!他是昨晚八点到上海的。遂同去刘家,又去费家。叙谈至十一点多才回家。两年多未见了,真是快乐极了!

1971日记选(1)第二次回城探亲的“农民”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忆与议】

(此照系1971-1-7在人民广场黄陂路合影,时年二十。)

章同学是我在“复课闹革命”的一年间最为密切的合作伙伴,当时班级里“大批判专栏”的第一“抄手”是我,而章是“多面手”,虽然毛笔字不及我写得快,但他的行书极为老练,美工绘画更是远胜于我。我在1968-11-19离开上海以后,他独当一面,几乎一个人完成了以后几期的抄写与美工的全部工作,直到他赴皖插队,那个专栏也就寿终正寝。最令人扼腕叹息的是,他最初的去向是“普工”(市内普通工矿企业),他的弟弟去“外农”(外地农村),这是他家的安排,也获得兄弟俩所在的两个学校的认可。谁知,我们班级里竟然有人到“领导一切”的工宣队告状,声称“章与女同学江某谈恋爱,不能留在城市、工厂。”工宣队迅即把章的去向改为“外农”,而且“一锤定音”不得更改。毕工组的老师急忙与章弟所在学校联系,打算把章弟由“外农”换到“普工”,岂料该校的分配方案已定,无法帮忙!于是,章兄弟俩只得一起赴皖插队。那个绯闻女主角也随之而去。毕竟他们当时都是十七八岁的小孩子,不谙世事,纵然平日里接触多一些,但并不等于恋爱。事实也正是如此。他们到了淮北以后,尤其那个女同学上调以后,两人的关系就破裂了。遭此打击,两人的人生之路都相当艰难。四十多年来我一直把此悲剧称为“章江号”,因为我一直记得1965-8-6在闽南海域发生的国共之间的海战,国民党海军“剑门号”“章江号”被击沉。而章同学、江同学的姓氏合起来恰好是“章江”。

 

1971日记选(1)第二次回城探亲的“农民”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1971. 1. 7 星期四 晴

昨天约定今天上午到费家中集合,然后去摄影,为的是朱入伍(海军)。……走嵩山路到了人民广场,在广场、体育宫、上图、中百等处“揿完了4卷胶卷”。……后又碰到程国梁,把他也拉进了我们的队伍,在中百我们四个“江西老俵”合了影。

【忆与议】

(此照是我在“知青岁月”中唯一一张单独的留影。从背景来看应当在南京西路上海图书馆<现为上海美术馆>门口。)

日记中的程同学是我小学一年级就开始的同班同学,十年同窗。1969年他去赣南插队。由于性格极为内向,与同学关系中断。1971-1-7在上海街头的邂逅,虽有合影,但我没有看到照片,而且此次以后再也没有了音讯。传闻他是在“大回城”时回来的。

 

1971. 1.20 星期三 阴

王在月初回沪。为吃鱼一事,……队里对“上海人”是“要么干脆全部走,为何留这么几个人?”

【忆与议】

云庄村是“山清水不秀”之地,只有水深及膝的小溪,也就没有什么大鱼。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每年春天在村口的一口池塘里放养一些鱼苗,到年底起鱼,分给大家,得以品尝河鲜,大快朵颐,欢度春节。记得1969年春节前看到过“拷浜”、分鱼、吃鱼这样的欢乐场景,可是没有留下记载。想不到1971年的春节吃鱼留下了值得深思的一笔——生产队显然不欢迎插队知青,巴不得三十个插队知青统统回沪过年,偏偏还有几个“上海人”留在村里,不得不给知青一份。说明知青并不是“铁板一块”,不可能整齐划一行动。

 

1971. 1.23 星期六 晴

章来信(1.17)。内中云庄三队工分值仅0.88元,很使我吃惊。

1971. 1.25 星期一 晴

午后,费、刘曾来一次。带来徐的一封信,阅后真叫人吃惊。队里扣义务工分,男:7.5天,女:4天。我被扣后仅780分。一些病人免扣,郭等人半扣。更叫人不着边际的是(主要是徐未表达明白),公社还要扣公益金,如扣15%,那么工分值仅0.78元;若12%,可有0.88元。大队请求扣12%,未见公社意见。另外大食堂每人要补贴90分,加上今年伙食费用每人扣10分,共100分。真倒霉,工分值竟如此之低,我的“如意算盘”——即口粮费用及食堂补贴完全自给——可谓“破产”矣!若0.78元的话,更连口粮都不够买呢!倒是两个老师和食堂炊事员是最乐胃,都在1200以上!胡更是达1500分!然而她们扣除的义务工分要比我们少将近一半。

【忆与议】

这样的分配方法是大大出乎意料的,什么义务工分、公益金等等,在1969年遭遇水灾的时候未曾听说,1970年的情况是否就是正常年景时的正常做法,也不得而知,因为没有相关的记录可查。日记中提到的“两个老师”是指1969年下半年开始,大队办的小学校让两个体弱有病的女知青担任教师,使她们的收入得到一定的保障;“食堂炊事员”是指1970年云庄村三十多名知青合办的“大食堂”,每天安排两人为大家烧饭、种菜,由于这不属于“集体生产劳动”,所以生产队不记工分,只能由知青分摊她们应得的报酬,维持生计。

  评论这张
 
阅读(1090)|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