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1日记选(8)又到早春时节 [原创]  

2012-05-27 19:20:01|  分类: 1971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小别”云庄将近三个月以后,1971-3-16,我回到云庄。日记里留下了如下“心情随笔”——

1971. 3.18 星期四 阴转多云

早上起床写信。上午书毕。写了满满四大张。心情很不舒畅。主要是为了自己至今非但不能减轻、反而在加重家庭经济负担而感到说不出的难过。……今年究竟怎么干,自己心中无数,茫茫然。看来刘TN也是如此:他写“几度寻芳此处来,何时能逢春。自问自答”和“桃红柳绿春满园,深山仍如故”等字句。还说云庄“山清水秀,地薄人瘦”等等。这也正反映了他的思想活动。

【忆与议】

这是当年插队知青真实“活思想”留下的一斑痕迹。两年多的“再教育”“艰苦奋斗”,曾经幼稚地幻想实现自给自足已然成为泡影,大多数人还是过不了“养活自己”这一关。尤其是回沪期间与同龄人的比较,加剧了心理上的不平衡感。日记中刘TN在“宿舍”墙上的涂鸦,用当年的习惯性语言就是,“不健康情绪的赤裸裸的大暴露”。我记录下来也是因为存在着某种共鸣。

十多天后,3-30日记里说,“今天收到了盼望多日的家中来信。”我在1971-10-19留下了摘录,内容就是爸爸3-24写给我的信里对我3-18去信的答复:

—— 父 七一年三月廿四日来信

来信讲,今年怎么干,心中没有底。这说明你思想上有急躁情绪。我们看来,还是安心劳动,劳动之余,尽可能挤些时间,认真读点书。把带去的几本经典著作好好读一下。不要像去年那样浏览一遍,而是遇到问题认真想一想。能够做笔记,当然更好,不能做就算了。另外,看到报纸上的问题讨论,自己有看法,最好能用笔写下来,这样可能使自己的思想更有条理,对问题的认识更深刻。至于今后会有怎样的变化,不必多去想它。想了不仅没有用,而且有害——产生灰心情绪。总之,一切听其自然发展。这样既不会灰心丧气,也不会盲目乐观。事情就是那样复杂多变的。……我感到对于以后究竟会有怎样的变化和发展,不必多想,多想的结果,是自寻烦恼。

类似的摘录与笔记,起始于1971-10-19,并且有如下开场白——

这本本子记得还是在69年下半年一次去新干时顺便买的。当时想作为笔记本来用的。可是,一直没有用它,也没想到记些什么东西。今天是离开上海的第35周月了。近三年中,同亲人、亲友、朋友都有些通信。大都处理了。今年才感到,应当录下一些,一是留念,二是对自己的鼓励和鞭策。亲人们来信中不仅是对我生活上关心,重要的是政治上的关怀,录下的意义也就在这儿。

不过此类摘录并没有持之以恒,到1972年底就停止了,也算留下了当年家信的极小一部分。

 

1971. 3.19 星期五 晴

队里的温室育秧,今天早饭后搬到田里去了。我正巧被七根看到,也一同参加了。

【忆与议】

当年的农业生产上几乎年年有些“新花样”,恰恰缺少实事求是、因地制宜的科学态度与方法,多的是自上而下的强制措施,甚至上升到“路线斗争”的高度。“温室育秧”是又一个实例而已。不禁使我回想起,1970年春天曾经红火一时、随即不了了之的“试验田热潮”(见《突如其来的“科研小组”》《科研怎么搞?“随便你们”》《“科研小组”人去楼空》)。

 

1971. 3.20 星期六 晴

早上是掮杉木,没有去。上午、下午在禾下搞田园化,填废沟,扩耕田。上午有6个人,董、金、两个三湖人、冬生和我。下午仅金、冬生和我,共三人。没有干部,要自由些,精神负担亦轻些。

【忆与议】

所谓“田园化”,是当时江西省负责人程世清在1969年冬天提出的“一化带七化”中的一项内容,在那种体制下不可能获得真正的效果。“两个三湖人”则是当时强制本县县城附近的“地主富农”全家老小搬到偏僻山区,云庄接受了三户,分别姓蒋、卢、肖。听说知青回城以后,他们也全部返回了三湖老家。时至今日,我一直不知道当初是谁制定这个“驱赶地富”政策的。

 

1971. 3.21 星期日 多云

晚上的政治夜校我是第一次参加,没有干部在场,吵闹不堪,根本收不到一点实效。

【忆与议】

政治夜校又是那个特殊年代的产物。“副统帅”提出“突出政治”“政治挂帅”等口号,先是部队里推行,然后“全国学解放军”,政治夜校也就“遍地开花”,凋零于“副统帅”折戟沉沙之后。

 

1971. 3.22 星期一 阴有雨

早工未出。上、下午均在庙下填窟。

1971. 3.23 星期二 多云

早工在高坑修圳。上、下午在发电站挖圳。中午收工时带柴比挖圳还要累。晚上政治夜校,下放干部王锡琪上课,讲毛主席给新华社负责人关于发展养猪事业的一封信。

【忆与议】

关于发展养猪事业的一封信也是不可违逆的最高指示。当年很少言及此信的由来,现在从《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8册查得——

关于发展畜牧业问题

毛泽东

(一九五九年十月)

吴冷西同志:

此件很好,请在新华社内部参考发表。看来,养猪业必须有一个大发展。除少数禁猪的民族以外,全国都应当仿照河北省吴桥县王谦寺人民公社的办法办理。在吴桥县,集资容易,政策正确,干劲甚高,发展很快。关键在于一个很大的干劲。拖拖踏踏,困难重重,这也不可能,那也办不到,这些都是懦夫和懒汉的世界观,半点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的雄心壮志都没有,这些人离一个真正共产主义者的风格大约还有十万八千里。我劝这些同志好好地想一想,将不正确的世界观改过来。我建议,共产党的省委(市委、自治区党委),地委,县委,公社党委,以及管理区、生产队、生产小队的党组织,将养猪业,养牛养羊养驴养骡养马养鸡养鸭养鹅养兔等项事业,认真地考虑、研究、计划和采取具体措施,并且组织一个畜牧业家禽业的委员会或者小组,以三人、五人至九人组成,以一位对于此事有干劲、有脑筋而又善于办事的同志充当委员会或小组的领导责任。就是说,派一个强有力的人去领导。大搞饲料生产。有各种精粗饲料。看来包谷是饲料之王。美国就是这样办的。苏联现在也已开始大办。中国的河北省吴桥县,也已在开始办了,使人看了极为高兴。各地公社养猪不亚于吴桥的,一定还有很多。全国都应大办而特办。要把此事看得和粮食同等重要,看得和人吃的大米、小麦、小米等主粮同等重要,把包谷升到主粮的地位。有人建议,把猪升到六畜之首,不是“马、牛、羊、鸡、犬、豕(豕即猪)”,而是“猪、牛、羊、马、鸡、犬”。我举双手赞成,猪占首要地位,实在天公地道。苏联伟大土壤学家和农学家威廉氏强调地说,农、林、牧三者互相依赖,缺一不可,要把三者放在同等地位。这是完全正确的。我认为农、林业是发展畜牧业的祖宗,畜牧业是农、林业的儿子。然后,畜牧业又是农、林业(主要是农业)的祖宗,农、林业又变为儿子了。这就是三者平衡地互相依赖的道理。美国的种植业与畜牧业并重。我国也一定要走这条路线,因为这是证实了确有成效的科学经验。我国的肥料来源第一是养猪及大牲畜。一人一猪,一亩一猪,如果能办到了,肥料的主要来源就解决了。这是有机化学肥料,比无机化学肥料优胜十倍。一头猪就是一个小型有机化肥工厂。而且猪又有肉,又有鬃,又有皮,又有骨,又有内脏(可以作制药原料),我们何乐而不为呢?肥料是植物的粮食,植物是动物的粮食,动物是人类的粮食。由此观之,大养而特养其猪,以及其他牲畜,肯定是有道理的。以一个至两个五年计划完成这个光荣伟大的任务,看来是有可能的。用机械装备农业,是农、林、牧三结合大发展的决定性条件。今年已经成立了农业机械部,农业机械化的实现,看来为期不远了。

                    毛 泽 东

                 一九五九年十月三十一日

               根据中共中央文件刊印。(有手稿)

根据《文稿》的注释,这篇文稿“是为发表天津市畜牧局整理的《大干一年翻了身,魁星庄生产队养猪积肥改变贫困面貌》一文给新华通讯社社长吴冷西的一封信。本篇题目是毛泽东在写这封信时拟的。”我记得在插队云庄的日子里,曾经在一份资料上看到过这篇十多年前的“最高指示“,还虔诚地抄录下来。不解的是,为什么不在报纸上发表?难道也需要对外保密?现在重读此文,伟人真是充满了诗人的浪漫。

 

1971. 3.24 星期三 晴

早工原是作田塍,可是因为怕水冷,都带了镢头,东寻西找,混了个早工时间。上、下午均在毛竹坑。上午作田塍,下午与富泉一起修圳。

【忆与议】

这样的早工现象不是偶尔的。三月下旬还是春寒料峭的时候,记得有一次早工“作田塍”,田里的水面上还有一层薄冰,下到田里,咔嚓咔嚓作响,双脚冻得通红,直到麻木得不感到刺骨的寒冷。问题是,如此这般的战天斗地是不是必要?如此的付出有多少回报?

 

1971. 3.25 星期四 晴

早工是掮板。先掮了两次花皮,后来是几个人合作,因我个子小,无人合作,站着一旁打打帮。最后与几个矮个仔掮了一块收工。上午与两个三湖老俵及七根在高坑,先是在秧田起圳,后作田塍。下午先挑三担种谷,后在仓库背后耘秧田。晚上夜校,支书讲话,什么也未听进去。

【忆与议】

又是“政治夜校”。不记得当时“政治夜校”是几天一次。

 

1971. 3.26 星期五 多云

早工在晒场给场地育秧浇水,……上午起是食堂的公差,与郭两人磨豆腐,豆25斤。相当疲劳。上午坐了半天,屁股都坐痛了。晚上县宣传队在仓库演出2小时,7:30~9:30,没味道。午、晚两餐吃豆腐渣。

【忆与议】

早春时节,也是蔬菜青黄不接的时候。插队知青不像当地农民家里有主妇,每年会早早安排应对菜荒,所以知青的“吃白饭”日子是很难避免的。好在还能到粮站买些黄豆回来佐餐,而做豆腐的下脚料豆腐渣也不舍得拿去喂猪,而是加些葱花、食盐炒一下用来下饭……!

  评论这张
 
阅读(558)|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