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1日记选(7)绕道恒湖返云庄 [原创]  

2012-05-24 10:44:11|  分类: 1971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弟弟是69届“中学生”,1970-3“毕业分配”到江西生产建设兵团十团(见《时隔一年又遇“一片红”》、《磕磕碰碰,弟弟进“兵团”》)。虽然他在南昌郊区新建县,距离我插队所在地新干县200余公里,但要换车数次,相当不便,加之经济拮据,近在咫尺也就成了咫尺天涯。一年后,1971-3,我在结束探亲返回山村的路上才绕道那里。不过,在此之前,元旦春节期间,我就在上海感受了兵团的“魅力”。

1971. 1.19 星期二 雨转阴

午后肖德洪老师送来一份江西生产建设兵团十团的慰问信。

【忆与议】

诸如此类的慰问信似乎并不多见,更不曾听说知青“接收地”通过母校等渠道向“输出地”发送慰问信的。也许这是因为建设兵团的领导层来自部队,他们带来了部队稳定新兵的系列做法。相比之下,农村人民公社体系没有这类对知青及其家庭的“维稳机制”。

1971. 2. 3 星期三 晴

晚上6时半,我和爸爸一起去七一书场参加卢湾区革委会乡办举行的“欢迎江西生产建设兵团十团大会”。十团最近派了12人的学习汇报小组,代表843名上海青年来沪学习汇报。12人中一个是张股长(宣传),一个是赵参谋,其余十个是知识青年,其中九人是团员,有三人是排长。十人中有两个是东风中学的,一是三班夏玲银,一是5班郑言国,均与我弟弟认识,我亦有些认识他们。赵参谋一一介绍了十位知青代表。张股长作了汇报。843名上海青年有450多(460?)评为“五好战士”,占50%以上(全团是30%),有107人入团。然后,夏玲银等三人作了个人汇报。(十人中女生占70%)夏原与义弟同在十二连,她在蔬菜班,70-9调到营部任小学教员。郑言国从小学起即与弟弟是同学,到江西后即分配在农机连。散会后先后找郑、夏打听了去十二连途径。夏建议与她们同返,大约还有十来天。但太匆促。她主动介绍了自己住址:柳林路85/2。

学习汇报小组是28日动身,29日抵沪,已走访了500多同学家庭。9点半与周云良的父亲同回。

今晚的大会值得参加。三位知青的汇报很使我感动,心中感到有说不出的惭愧。

【忆与议】

派出“汇报小组”向“新兵”的家长汇报,短短几天就走访数百个家庭,大概也是部队“政治思想工作”的特色之一。几乎就在一年前,1970-1-15,我在日记里写到,从留村过年的知青来信中得知,“县革会组织了一个赴上海家庭访问学习慰问队,7日动身赴沪,25日离沪返赣。鸡峰公社有两个代表,由梅峰和乐门各派一人参加。该队的任务是,1、向上海青年家长汇报,2、动员返沪同学回江西度春节。他们说,要搞春节战备,防止苏修在春节搞突袭。”那个“慰问队”来无影去无踪,连在沪探亲的知青本人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来自“第二故乡”的“慰问队”在上海活动过!(参见《第一次回城探亲的农民》)看来,同属“县团级”领导层,“政治思想工作”的水平就是大不一样耶。由此,不得不再次感叹,三四十年前那场上山下乡运动中的“配角”们——知青“输出地”和“接收地”的管理部门——究竟做了些什么,至今没有什么披露,某些号称“全景式”描写知青历史的文艺作品更对此避而不谈,如此“历史画卷”可信吗?

1971. 3. 8 星期一 阴

下午,4:30东风母校李梅标老师送来江西生产建设兵团十团司令部、政治处的喜报(弟弟被评为五好战士)。李老师记性不错,还记得我是同徐、金、刘、费等同去井冈山插队落户的。

【忆与议】

早在一个多月前,1970-12-24,我在日记里写道:“中午收到弟弟来信(12.21)。四好总评初步名单中,他也评上了。不错!要向他学习。”1月底,我得知也被评上“五好”,但是相关的奖状直到3月底回村后才看到。(详见《迷茫复迷茫》)由此可见,那个时代的政治宣传教育鼓动工作,建设兵团要比一般农村来得“到位”,因而对城市中学生的“吸引力”也强一些。  当然,也不能就以此断定农村人民公社体系下的知青管理部门无所作为,毕竟他们面对的是插队知青,颇有“赤条条来去无牵挂”的态势,而管理干部没有军营式管理的权力,却有与当地农民千丝万缕的联系,维稳难度可想而知。

 

1971. 3.12 星期五 晴

77次很挤。多亏章帮忙安置好行李。19:28准时开出。妈妈今拉练去虹口公园,送至18路车站。祖父、父亲、小妹均送至火车站。呵,再见吧!上海。

1971. 3.13 星期六 晴

经过15小时又12分钟旅程,于10:40到达英雄城——南昌。

近南昌时结识了一个进贤上车、到十三连去的青年。由他作向导,到小件行李寄放处寄放两只旅行袋。因要上车票,由他看管行李,买了3月15日11:30 385次南昌→萍乡列车到樟树,1.50元,于是得以寄放行李。在那个进贤青年指点下,乘1路汽车到八一大桥,步行二、三里即到船码头,购了下午1:00到昌邑山的船票。那人有个表兄住胜利路,便邀我去他家里。大约有1里多路光景。我有幸看到了南昌城内陈旧的房屋之状。后来他到其表嫂店里去,我独自去码头,正巧开始上船。在船上向去昌邑山的人打听了去十二连路径。后来又碰到马当中学一个在崇义插队、亦去12连看同学、昨天到此、今去南昌退车票的同学。那再好也没有了。4:30到达昌邑山。想不到弟弟已在那儿等候已久。乃步行3小时,晚上七点多到达西沙港。排长聂三龙晚上来和我谈了会儿。弟弟买了饭。已有24小时多未吃饭了,根本就不愿吃、不想吃。晚上弟弟与周云良合睡。那个进贤青年在同行到团部即分了手。

【忆与议】

时隔四十年,对十团十二连所在地已经没有什么印象了。只是在日记和收支流水账里留下了火车站到十二连的路径:火车站乘1路汽车(票价0.16元)到八一大道,步行二三里到船码头,船行三个半小时(票价0.80元),到达昌邑山,再步行3小时,到达西沙港。路途不易,可见一斑。

1971. 3.14 星期日 晴

上午和弟弟到大堤上玩了玩。后来就在宿舍里谈谈。午后和弟弟到营部(恒波分场)去了一次。本想再去八连,人实在疲劳,脚底亦痛,没有去。晚上同弟弟直谈到十点多钟。

1971. 3.15 星期一 晴

早上5点多就起床了。吃了点早饭,6:30即登上返队的路途。大约8点10分左右,到达团部(恒湖)。本拟兄弟俩合影,可是服务部要到九点才开始。我再三叮嘱弟弟一定要留影。早上我假借了家里的名义给了弟弟10元钱,因他手头通常只有2元多钱。可到了团部,硬给我2元钱作路费。一瓶带给他的鱼肝油也硬给了我。8:30乘上汽车,与弟弟告别。这次与他见面仅40小时。

汽车于10:45到达八一大桥。到八一大桥看了一下,即乘1路去车站,乘机观光了南昌八一大道。领了行李(因超过一天,各加1角),立即上车,很快就开动了。12:09到向塘,2点到樟树。正赶上汽车到汽车站(8分)。去新干汽车已无。转去船码头,亦无当日船了。即买了明天5点的船票。于是就开始了10多个小时之久的难熬的“日脚”。

在这里结识了一个南昌70届学生(去峡江看望姐姐)、一个去高岭大队的苏北瓦匠、一个湖南涟源去新干的瓦匠、一个在溧江公社玉山大队插队的上海青年、一个去吉水的上海青年,五、六个人相互交流交流也不感寂寞。深夜天寒地冻,南昌学生搭起了火,就暖和得多了。0:26 49次列车到樟树后,上海青年成批来到,仅行李就有7车之多。

【忆与议】

离开十二连(西沙港)回南昌,换了一条路径,不乘船了,改由西沙港步行一个半小时到恒湖,坐汽车两个多小时到达南昌八一大桥(票价1.50元)。著名的八一大桥、八一大道也是匆匆一瞥,远远看了看“万岁馆”。具体模样已经毫无印象。参见http://bbs.hsw.cn/read-htm-tid-3572053-page-1.html 等网络资料。

 1971. 3.16 星期二 晴

4点开始售票时,就到入口处候船。4:30上船,5:00开船,8:45到新干。未看到大队拖拉机,就到汽车站候车。又结识了一个去艾家园的浙江人,是带着一个3岁小孩的妈妈。互相照顾,彼此协助。她为我看行李,使我可去街上:我则帮她排队买票,上车时自己的行李寄托,帮她提20来斤的旅行袋。到麦斜,其公公来接,也上了车。1:50新街上,下车后,天气极热,走了一里多路,就只得把棉衣、球衫裤、绒线衫、绒线背心全都脱了。到小坑休息了一会儿,取了信件,于下午3:30安抵云庄。

在快到新干时,见到69年春来我大队贫宣队的老李,他是去安源学习回来。新干发现了百米地下的煤矿,在大洋洲发现了盐矿。另外还听说在樟树机场下发现了石油。

【忆与议】

当时只以为发现了矿藏就可以开发,殊不知必须通过“究竟有无开发价值”的评价关。

 

  评论这张
 
阅读(561)|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