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1日记选(6)迷茫复迷茫 [原创]  

2012-05-21 09:49:05|  分类: 1971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1971春节之前,得知1970年年终生产队的分红是出乎意料的差劲(见《第二次回城探亲的“农民”》),我虽然躲过肝炎流行的一劫,但是全年工分还是入不敷出,而罹患肝炎的插友不得不“仰仗”家庭。插队两年多,依旧养不活自己,成为摆在绝大多数插队知青面前的严酷现实。春节过后,又到了打点行装返回农村的时候,虽然已经是第三次“一年之计在于春”,但愈来愈不知道计从何来、路在何方。

 

1971. 2. 5 星期五 晴

午后1点,去费家。昨午刘来通知将要讨论一些事情。费与程在门口等候。楼上,刘、郭、屠、金、桂、徐JC已在,李、郜来后,我们五人一起上楼。后来,张L、张YH、汤JM、黄也都来了。共有15人之多。  李把徐LH几次来信让大家传阅了。最大的问题是食堂经费已无!但又无从解决。虽决定上书县革委会、公社革委会,但无人敢于执笔,最后硬让金承担。当然大家都明白,肯定是不行的。  另外还就陆随信附来的一张上海青年重排的名单议论了一番。反对的有之,赞成的有之。如郭、屠对调离三组摆脱“可恶”的FX很感高兴。大多数人是不作声,抱着“干了再说”的态度。   

【忆与议】

云庄村知青如此规模的在上海聚会来讨论新一年的前途是唯一的一次,到场人数几乎是在沪人数的一半。一年前留村的插友想出了“合起来办大食堂”的办法,大家曾经寄予莫大期望,但在实际上仍然无法彻底摆脱知青生活的窘境、与当地干部的矛盾等等现实问题。所以,再来一次聚会,还是想不出有效对策,也只能“干了再说”。“食堂经费已无”试图要求县和公社帮助解决云云,未见下文,多半是一时兴起的玩笑和胡闹。

 

1971. 2. 7 星期日 晴

前天在费家里,看到徐给李、郜的信。信上说,潘、李和我被评为五好民兵。被评为五好的还有桂、周。徐本人是三五十五好了,五好社员、五好民兵、五好教师。我对自己竟被评上“五好”,又奇怪又不奇怪。奇怪的在于我这“懒汉”也成为五好。不奇怪的是,自己平日与干部关系尚好,与民兵连长则更好一些。所以评上五好也无大怪了。

【忆与议】

当年对各种“五好”的评比结果还是颇在意的,记得我还把“五好”奖状收藏了好些年。应该说,1970年春插、双抢期间我是问心无愧了,然而此后为躲避肝炎而大幅度减少出勤,确实招来“懒汉”的恶名。所以,在那样的情况下居然还能评上“五好民兵”,感到意外的还不仅仅是我自己。我的那张奖状上,执笔写奖状的人竟然把我的名字写成别人了,可是上级发下的空白奖状又没有多余,就只能在奖状上涂改了,却又没有盖印予以确认,不知情者十之八九会认为这是造假的奖状。见1971. 3.31日记——早饭后徐LH交给我一张去年被评为五好民兵的喜报。美中不足的是陆在写名字时误写为郭、涂掉后改上了我名字,然而又无公章作证,虽然落款盖有新干人武部的公章。

至于与民兵连长等干部的关系不错,主要是由于他们遇到“刷标语”“填表格”之类挠头事的时候,我能“召之即来”,迅速而满意地完成任务,且不公开计较工分。这一点恐怕是“五好”之外的“最好”了。事实上,那些年我并没有刻意巴结过哪一个干部,这在《1974~1975,我在江西云庄当“专业户”》中可以得到证实。

 

1971. 2.12 星期五 阴

晚上孃孃来,听听我们对其大女儿70年分配的意见。另外,我第一次得知,家里欲通过她的丈夫的兄弟来把我送进厂矿。我对此不感兴趣。不管怎样,我不舍得离开农村。

【忆与议】

日记中提到的孃孃,是我祖父的同乡人,认了干亲,于是我就有了这么一位姑母。她的独生儿子是69届“中学生”,1970年“毕业”正赶上“一片红”,就投靠了在江西南昌附近工作的叔父,成为“生产建设兵团”的一员,并且有希望尽快离开农业连队换到农场后勤部门去。1971年,姑母的大女儿行将70届“毕业分配”。由于68、69连续两届“一片红”,一些70届学生的家长为子女的出路惶惶不可终日,姑母打算让大女儿走儿子的那条“捷径”。她的想法是,反正在学校无书可念,读书也无用,还不如趁早到拿工资的兵团去,因为“一片红”使兵团名额愈来愈抢手,所以要“抢先一步”“先下手为强”。我不记得当年是怎么和姑母谈论这件事的,只记得后来她真的不等毕业分配开始,就把大女儿送到小叔子那里去了。不久,70届分配开始,恢复“四个面向”,姑母为自己的决策懊悔不已。

那天我是第一次知道我家正在为我的出路“动脑筋想办法”。虽然我在日记里说“对此不感兴趣”,但是肯定没有对祖父和爸爸妈妈直言相告,我知道绝不能让他们伤心。日记里那句“我不舍得离开农村”则是一句反话。我的眼界颇高,不想去兵团,因为姑母的小叔子那里可以进的“厂矿”还是属于农场管辖,而我希望的是彻底离开农村。若要实现这一点,只能留在农村,等待上调,进入县属工厂一类的厂矿企业。当然,不久以后,随着当地上调持续“按兵不动”,这样的奢望就更加是一枕黄粱了。

 

1971. 2.17 星期三 晴

9点半,刘来。刘、沙、郭已定25日返队。另外还说,宋、汤已回沪,3月中旬返江西。宋说,工分已普遍加了,男生在6分以上,桂最高,为7.6,陆有7.4,宋为7.。70年决分,30名上海青年共超支100多元,工分值已定,为0.88元。周4、5月间将去井冈山大学。社员劳动力也重新安排。我与刘所在三组有GM、DC、CG,真不好办。

【忆与议】

插队两年多,知青工分“涨”了,但是“拼命干革命”脱颖而出的男知青也只有每天7.6个工分,不难想象知青的情绪会怎样。无论当时还是现在,都会有人认为知青对工分的斤斤计较是不值得同情的,甚至应该否定。理由是知青的想法与要求无视当地农民千百年来的生活苦楚,知青应该和当地农民比比。

其实,比较是人类进步发展的源动力之一。知青付出了甚至透支了与自己身体不相符的体力,而得到的回报与留在城里的同龄人相比是天壤之别。知青的不满心理归根结底是来自亘古不变的“人往高处走”。幻想用“斗私批修”“反修防修”等等的空洞教条把城里年轻人的基本需求强行压抑下去甚至退回到数十年乃至几百年前的状态,必然遇到源于人类本性的抵抗,更不可能以此实现“消灭三大差别”。但在当时的条件下,只能是农村被迫接受大量知青,知青被迫从事自己不乐意的劳作,而最为关键的农民生活、农业生产、农村经济并没有得到发展,所以当地农民与外来知青的利益冲突就是不可避免的了。极左路线垮台以后,农村的变化有目共睹,而新一代农村青年人离乡背井并无怨言,因为他们是去追求更新更美的生活。所以,重弹乌托邦老调,责难当年知青与农民的矛盾纠葛是没有道理的。当然,在那个时代是很难这么思考的,知青只能在迷茫复迷茫之中蹉跎复蹉跎。

 

1971. 2.18 星期四 晴

今天,整理了一下我留存家中的一些东西,其中有初中代数、平面几何的预习本子,还有初中的周记本。翻阅之余,有说不出的感慨。

晚上抄了一份中央文件,主席1.8重要批示。

【忆与议】

初中的周记本是当年思想教育结果的一个缩影,也是几十年极左路线愚弄民众百姓、从小学会盲从的真实记载。如果在我的“废纸碎片”中能够找到,那将是不可多得的“历史文物”了。

日记中说的中央文件、重要批示是什么?在网络上查知,那是“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军委总政治部关于贯彻执行毛主席一月八日重要批示的通知” 。在《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13册中还可以了解到有关背景。见本文附录一、二。

1971. 2.19 星期五 晴

……途中,称了体重,我竟有124斤,

【忆与议】

在上海呆了两个月,体重从盛夏季节双抢农忙剩下的90多斤恢复到124斤,但是也意味着新一轮的下跌即将来到。

1971. 2.27 星期六 阴

9:00~12:00到校。先去约周,到校后唯恐薛还未起床,就到中、北两大楼上下兜了一圈。学生时代幸福的一切又重现在眼前……

【忆与议】

没想到,这是我最后一次在母校的教学大楼里游荡。到1972年初再次回沪探亲的时候,班主任老师已经身陷囹圄了。说来话长,参见《我的一年间》。自此以后就没有兴致回母校玩乐了。

 

附录一:(来自http://www.xj71.com/2009/0108/515237.shtml

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军委总政治部关于贯彻执行毛主席一月八日重要批示的通知

  中发[1971]3号

  毛主席批示:照发。

  关于贯彻执行毛主席一月八日重要批示的通知

伟大领袖毛主席对济南军区政治部《关于学习贯彻毛主席“军队要谨慎”指示的情况报告》作了极为重要的批示,并指出济南军区政治部的报告“此件很好,从理论和实践的结合上讲清了问题”。这一批示对于加强我党、我军思想、作风建设,贯彻执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具有极其重大的作用。多年来,军队和地方以及中央机关没有从反对居功骄傲这一方面进行整风。有些干部存在着居功自持,骄傲自满,军阀主义,自以为是,一言堂,讲假话,不走正道等歪风邪气,对内对外的大国沙文主义,这对于执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妨碍极大。

我们军队、地方和中央机关,都要以毛主席的批示为纲,利用当前极好时机,开展一场反对骄傲自满,提倡谦虚谨慎的自我教育运动。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读几本书,密切联系实际,开门整风,学习济南军区报告的三破三立,批判反革命修正主义,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弄通思想,提高觉悟,在毛主席革命路线指引下,团结起来,争取更大的胜利。

现将毛主席、林副主席批示和济南军区政治部的报告转发给你们,望认真学习。希望你们在贯彻执行毛主席的批示中,适时地向中央写出这样的报告。

  中共中央

  中央军委

  军委总政治部

  一九七一年一月十一日

  (此件发至县、团级)

毛主席批示

林、周、康三同志:

此件很好,从理论和实践的结合上讲清了问题。请你们看一下,是否可以转发全军。如同意,请总理在一次政治局会议上宣读、讨论、通过,并加上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和军委总政治部的几句指示,即可发出。除军外,中央机关和地方党、政机关也要发出。我军和地方多年没有从这一方面的错误思想整风,现在是进行一场自我教育的极好时机了。

毛泽东

一月八日

林彪批示

完全同意,希望按主席批示认真落实。

林彪

八日

  附:关于学习贯彻毛主席“军队要谨慎”指示的情况报告

军委、总政治部:

经过学习贯彻伟大统帅毛主席“军队要谨慎”的指示,林副主席“现在更要特别注意谦虚谨慎”的指示和中央首长关于克服骄傲自满情绪的讲话以及解放军报《谦虚谨慎,戒骄戒躁》的社论,许多同志说:“我们再也不能麻木不仁了”。各单位通过举办干部学习班、召开各种会议、四好总评等活动,反复学习毛主席的指示。军区“三代会”又进一步作了贯彻,并结合学习沈阳军区党委《关于克服骄傲自满问题的报告》。通过大谈在战争年代骄傲掉人头,文化大革命中骄傲吃苦头的教训,把骄傲自满上升到路线上来认识,用毛主席的哲学思想看待自己,在灵魂深处挖骄傲自满的根子,深深地感到:“毛主席的指示无比英明正确,是对我军的最大关怀,最大爱护”。“革命路上不反骄,早晚都要摔大跤”。

我们在贯彻毛主席指示中,主要抓了以下问题:

一是破“一贯正确论”,立一分为二的世界观。如有的同志在文化大革命中比较好地执行了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或历史上有战功,工作有成绩,就自以为“一贯正确”,看自己“一朵花”,看别人“豆腐渣”,针对这些问题,许多单位学习了毛主席关于“一分为二”的教导,批判“一贯正确”的形而上学思想,摆自己的成长史。有的说:在战争年代虽然打过仗,流过血,但也不是每一仗都符合毛主席的要求。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虽然没有受过处分,但对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和他在军内的代理人彭德怀、罗瑞卿篡夺党、政、军大权的阴谋看得不清、或跟着办了错事。在文化大革命中,虽然做出了一些成绩,但对毛主席在各个阶段的伟大战略部署,并非都是自觉地紧跟、坚决照办的。通过这一回忆,使自以为“一贯正确”的同志深受教育。认识到:“一贯正确”的本身已经是不正确了,它从根本上违背了毛主席的唯物辩证法。把自己打扮成“一贯正确”,目的是为了争功。表现是个“骄”字,实质是个“官”字,根子是个“私”字。二十六军党委先后两次集中团以上干部学一分为二,查骄傲自满,破“一贯正确”,决心把骄傲自满搞得臭臭的,让毛主席革命路线在头脑中树得牢牢的。

二是破“领导高明论”,立群众是真正的英雄的观念。针对有的同志总觉得自己“比群众高明”,好摆官架子。动辄批评训斥,大小事都要他说了算的问题。用毛主席“既当‘官’,又当老百姓”,“决不许可摆架子”的指示武装干部的头脑,引导大家从谈文化大革命的经验教训入手,看官气十足的危害。有的单位例举了有的老干部不注意思想改造,“眼睛长在头顶上,尾巴翘在天上”,背离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走资本主义道路,变成了走资派的事例,说:有了官气,就会发展骄气,丢掉革命朝气:就会由革命的动力转化为革命的阻力,由依靠群众转化为脱离群众,由执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转化为背离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迟早总会被淘汰”。

三是破骄傲有“资本论”,立为人民要立新功的思想。有的同志总认为自己“战争年代经过‘火线’锻炼,文化大革命经过‘路线’考验,就凭这些资本,也可以再过半辈子”。因此,学习不刻苦,作风不深入,工作无创造,靠吃“老本”过日子。在贯彻毛主席的指示中较普遍地抓住这个问题不放,学习毛主席关于“老干部过去有功劳,但是不能靠吃老本,……要立新功,立新劳”的教导,进行小整风,展开思想交锋,在灵魂深处搞斗、批、改,自觉的放下“战功”与“新功”的两个包袱。二○三师副师长杨育才,在抗美援朝的战斗中,荣获战斗英雄称号。曾产生过有“资本”的念头。学习中,他深有体会的说:成绩、进步、荣誉,只能说明过去,不能代替将来。职务提升了,不见得思想觉悟就提高了;资格老了,不是革命到头了;荣誉多了,不是为人民服务到顶了。要不断地改造世界观,在紧跟毛主席进行新的万里长征中,为人民立新功。许多同志批判了“船到码头车到站”的半截子革命思想,决心在有限的年龄里,用无限的精力(毛主席批注:改为充沛的精力较好,因为人的精力并不是无限的)加倍为人民立新功。

目前,在贯彻落实毛主席的指示,克服骄傲自满问题上,发展还很不平衡,取得的效果也不一样。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要求各级党委,把克服骄傲自满情绪,作为搞好领导班子建设的一项重要任务来抓。在学习元旦社论中,集中一段时间,组织领导干部反复学习毛主席、林副主席有关论述,发动群众,开门整风。同时,通过新年、春节和野营拉练的机会,在全区部队进行一次以反对骄傲自满、虚心向地方学习为主要内容的拥政爱民教育。对三支两军人员普遍进行一次整训,反骄破满。“实行官兵团结、军民团结”,坚决执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努力完成“九大”提出的各项战斗任务。

以上报告,不当之处请指示。

  济南军区政治部

  一九七一年一月五日

  (根据中央文件原件打印)

 

附录二:(摘自《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13册)

转发济南军区政治部学习贯彻毛泽东“军队要谨慎”指示情况报告的批语

(一九七一年一月八日)

  一

林、周、康〔1〕三同志:

此件〔2〕很好,从理论和实践的结合上讲清了问题。请你们看一下,是否可以转发全军。如同意,请总理在一次政治局会议上宣读、讨论、通过,并加上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和军委总政治部的几句指示,即可发出。〔3〕除军外,中央机关和地方党、政机关也要发出。我军和地方多年没有从这一方面的错误思想整风,现在是进行一场自我教育的极好时机了。

  毛 泽 东

  一月八日

  根据手稿刊印。

  二

改为充沛的精力较好,因为人的精力并不是无限的。

  根据毛泽东手稿刊印。

  注 释

〔1〕林,指林彪,当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军委副主席。周,指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康,指康生,当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组织宣传组组长。

〔2〕中国人民解放军济南军区政治部一九七一年一月五日给中共中央军委、总政治部写报告说,我们在学习贯彻毛主席关于“军队要谨慎”的指示中,主要抓了以下问题:一是破“一贯正确论”,立一分为二的世界观。使一些自以为“一贯正确”的同志认识到,“一贯正确”本身就是不正确的,它从根本上违背了唯物辩证法;把自己打扮成“一贯正确”,目的是为了争功,表现是个“骄”字,实质是个“官”字,根子是个“私”字。二是破“领导高明论”,立群众是真正的英雄的观念。针对有的同志总觉得自己“比群众高明”,好摆官架子,动辄批评训斥,大小事都要他说了算的问题,用毛主席“既当‘官’,又当老百姓”、“决不许可摆架子”的指示武装干部的头脑,引导大家从谈文化大革命的经验教训入手,看官气十足的危害。三是破骄傲有“资本”论,立为人民要立新功的思想。通过学习毛主席关于“老干部过去有功劳,但是不能靠吃老本,要立新功,立新劳”的教导,进行小整风,展开思想交锋,在灵魂深处搞斗、批、改,自觉放下“战功”与“新功”两个包袱。“许多同志批判了‘船到码头车到站’的半截子革命思想,决心在有限的年龄里,用无限的精力加倍为人民立新功。”在“无限的精力”后面,毛泽东加括号写了一个批注,即本篇二。

〔3〕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军委总政治部一九七一年一月十一日发出的关于贯彻执行毛主席一月八日重要批示的通知指出:“这一批示对于加强我党、我军思想作风建设,贯彻执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具有极其重大的作用。多年来,军队和地方以及中央机关没有从反对居功骄傲这一方面进行整风,有些干部存在居功自恃,骄傲自满,军阀主义,自以为是,一言堂,讲假话,不走正道等歪风邪气,对内对外的大国沙文主义,这对于执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妨碍极大。”“我们的军队、地方和中央机关,都要以毛主席的批示为纲,利用当前极好时机,开展一场反对骄傲自满、提倡谦虚谨慎的自我教育运动。”这个通知下发前,曾送毛泽东审阅,毛泽东批示:“照发。”

  评论这张
 
阅读(567)|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