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1日记选(4)苦中求乐 [原创]  

2012-05-15 09:43:24|  分类: 1971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述《近乎疯狂的“影迷”》,看上去“探亲”期间里很潇洒颇自在,忙碌着看电影,其实真正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百无聊赖,枯燥乏味。因为不可能老是与留城的同学以及母校老师在一起玩乐,他们有自己的工作、自己的生活。所以,日记里留下的活动记录是逐步趋向于“独来独往”,与1970春节期间相比,很少回母校,与老师同学的来往大大减少。而深层次的原因还在于,由沪赴赣插队两年多了,从安徽吉林等地不断传来知青上调的消息,兀然发觉自己前途渺茫,此种感受到1971-3离沪回队以后愈加明显,忍不住在日记和家信里“和盘托出”,后详。

那年元旦春节期间我在家的时候,蜗居斗室里是冷冷清清、极为萧条:弟弟在1970-3到江西生产建设兵团,春节期间也没有获准回家团聚;妹妹还是中学生,不幸罹患肺结核而休学,到江苏下乡外祖父母家去疗养,为的是有一方空气新鲜的环境,以有利于康复;父亲虽然是“作为人民内部矛盾处理”,毕竟已入“另册”,从文化系统发配到航道局“战高温”,到了航测船上以后出海、值班等使得父亲常常数日不归,至此,一家三代七口竟然只有三人常驻。即使如此,仍然厄运不断,祖父明明在文革以前的1963年就被宣布“回到人民队伍”,文革伊始他又被列为“群众专政的对象”,翻云覆雨的政治环境持续不断残酷无情地折磨着年过花甲的老人……。

所以,那年我呆在家里的时候,不仅仅是终年不见阳光的朝北房间在冬天愈加萧瑟阴冷,更多的是心理心灵心境的郁闷压抑痛苦。从日记上可以看到当年在沪期间,读了几本书:列宁回忆录、国家与革命(列宁著作)、南京长江大桥(报告文学集)、林海雪原(小说)、红岩(小说)以及新编的《十万个为什么》,但是没有留下什么感想心得体会。倒是在离校两年多之后,居然在家里研磨砚台,练习毛笔字,自得其乐。

1970.12.30 星期三 阴

下午,理了一下抽屉,发现一本我65年习字的小楷簿。兴致突上,提笔抖抖索索地写了二页(8×14字/页)。几年未练习小楷了,手不听使唤。

【忆与议】

记得小学高年级与初中都有毛笔字课,但是文革开始以后“大字报”席卷大地,而小楷没有什么用处,从66年到71年,四年多没有摸过小楷笔了,难怪在翻理抽屉的时候看到留有空白的习字本会突发兴致。

1971. 1.13 星期三 晴

晚饭后在茶几肚里,看到弟弟64年的日记。金色的童年,难忘的学生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可惜的、最感可惜和心痛的是,64年到67年初的日记竟未能保存下来。回过头来看看自己64年进中学后,思想上确是展开了新的一页。这一点,当时也曾感染给了弟弟。弟弟被少年文艺上《在团旗下》一文很快地就吸引住了,这不正是自己的影子吗?68年11月,离开了学校,告别了学生时代,跨入了社会,这又是一个里程碑。两年多来,我又懂了不少东西啊!

【忆与议】

我在1964到1967年写过日记,未能留存,详见《我的跨世纪(记)》。当年弟弟也写过日记!1964年他才10岁挂零。我1971年看到他当初的日记,感慨不已。尤其是关于入团的内容,已经成为“敏感话题”了。因为1970下半年山村里就开始谈论“建团”即恢复团组织活动。在政治挂帅的年代,那是一件不可忽视的大事,但是,从小就接受的“革命传统教育”给我留下了“阶级”“成分”之类的深刻烙印,所以回想起曾经看过的《在团旗下》,更多的是踏入社会之后的无限感叹,然而又只能含糊其辞、一笔带过。这一年,云庄的知青中发展了首批团员。我在“成分论”的沉重压抑下直到1974年才递交申请报告,此时距离1964年看到那篇少年文艺已经整整十年。容当在整理1974年日记时再细细梳理。

1971. 1.14 星期四 晴

下午到“长征”看《英雄儿女》。……回来后,书写大楷3张(4×4)。

1971. 1.15 星期五 晴

早饭后,书了大楷十张(4×4)。……后去粮管所换布票。因未带户口簿,又因可全部换,又回家一次再去。

【忆与议】

似乎还是练习大楷的兴趣大一些。毕竟已经不是潜心练功的氛围了,所以更显得一曝十寒。

在那个计划经济的年代,各省市自治区的布票不仅数量上不一样,而且无法通用。但上海市对跨省下乡的知青“网开一面”,允许回沪探亲时把下乡地的布票调换成上海市布票,以每人一丈为限。那年回沪前,布票下发了,我把先期回沪插友们的布票一起带回,分发到人。调换布票的原因之一是,上海市场供应的布料的门幅比较宽,所以,同样一尺布票可买布料的面积差异不小。这就是物资匮乏条件下的平等!

记得当年江西的布票是每人一丈五尺五寸。我是循规蹈矩带了一丈布票去粮管所票证组办理调换手续的,不料又可以全部调换,结果“白跑一趟”,但由于能够获得多一些的上海布票,还是心甘情愿的。这也是那个“票证时代”的苦中求乐。

1971. 1.19 星期二 雨转阴

下午1点多出去。欲购“中华”的《地下游击队》,竟是“今明全满”的闭门羹。于是从1点半到2点半,来了一个“环城行军”,在中华路、人民路兜了一圈,倒也蛮有趣。

【忆与议】

上海近代的城墙就是现今的中华路、人民路形成的“环路”。百无聊赖之际,环城步行一周,是第一次,也是惟一的一次。

1971. 1.27 星期三 辛亥年正月初一 晴

今天是七十年代第二春。天气晴朗,阳光明媚。……12点多,爸爸带我和小妹去姨祖母家。12:55到,1:50离。后去爸爸工作的航道局航测大队“航锋”一号轮“观光观光”。直到5点半才回到家。冷而乏。

【忆与议】

时已三九严寒,父亲仍在航道局“战高温”,就不难理解所谓“战高温”实在是整人之术。我有机会领略了一下航测工作的环境。正是春节假期,该船停靠在浦东东沟船厂的码头上。不记得是在浦西什么地方乘坐航测大队的工作艇摆渡过去的。只记得我在船上因江水的微微波动起伏也会觉得头晕,爸爸说我出海绝对不行。可是,十年后,1981年夏天我由海路从上海到青岛,并无不适之感。也许与不同环境下不同的心境有关吧。

1971. 1.29 星期五 晴转多云

舅来函,今下午自南通返沪,要妈妈等晚上到他岳母家去。……舅在国棉二厂战高温至今,人很消瘦,显得老些了。午前,照新出的《行书字帖》临摹了一段。

【忆与议】

日记中提到的舅舅也是入了“另册”的。他在1957年中了那个“阳谋诡计”,被戴上“右派”帽子,虽然很快“摘帽”了,但是永远背上了“黑锅”,1968年“领导阶级”占领大学以后,各种各样的“阶级异己分子”被逐出校园,“战高温”就是一招。直到拨乱反正才重见天日。

1971. 2. 1 星期一 晴

……后来到老西门转了一圈。回来后“涂涂”墨笔。

1971. 2. 2 星期二 晴

早饭后洗了衬衣一套。其他未做什么事,学学隶书。

【忆与议】

这年的练毛笔字就到此中止了,匆匆开始,草草结束。百无聊赖之中寻找乐趣,我注意到一个“新鲜事儿”——曾经八面威风地到处树敌的对外路线似乎有所变化,从1970-10开始,与欧美一些资本主义国家甚至非洲的封建帝国建立了外交关系,三个月里就有五个国家(欧美的加拿大、意大利,非洲的埃塞俄比亚<当时是帝国>、赤道几内亚,南美洲的智利)。上海的工人造反报刊出一张与我国建交的国家与地区一览表,引起我的兴趣。

1971. 1.21 星期四 小雪转阴

……傍晚前把今天“工人造反报”上载的资料“与我国建交的国家和日期”按日期列了分洲的数字表(表示各个年份、各洲建交国家数字)。

1971. 1.22 星期五 晴

天气寒冷。上午又把昨天“工人造反报”上的资料按建交日期顺序排列成表(即不按洲别排列)。

【忆与议】

上述记录还是一时的心血来潮,真正“修成正果”则是二十天以后——

1971. 2.11 星期四 阴雨转阴

上午听到我国与尼日利亚建交的消息,极为兴奋。把与我国建交的国家和建交日期编列成表。

【忆与议】

日记所述“编列成表”,竟然保存了四十年——1971日记选(4)苦中求乐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1971日记选(4)苦中求乐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上述表格的首页右上角,我特地注明“根据71.1.21第421期工人造反报所载,按日期编列”。在背面的右下角则注明“71.2.11制”。我注意到,1970年以前,保持外交关系的有47个国家和地区,另外有7个国家断交。于是又编制了一张逐年的统计表——

1971日记选(4)苦中求乐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想不到,心血来潮做成的表格一直没有丢弃,而是不断及时增补,且坚持了二十余年,直到九十年代初,因工作紧张繁忙而不得不放弃业余爱好,从此“淡出”了十多年。2007年下半年,我重睹旧表,感慨不已,一时兴起,上网寻找有关的资料,试图补充十多年中断记录而留下的空白,并制成电子表格。

不料就此产生了一个偌大的问号——七十年代以至八十年代初期出版的各种国际资料中,都没有把欧洲的列支敦士登公国列入与我国建交国家的名单,不知何时开始,该国成了1950-9-14就与我国建交的国家!现在从外交部网站上得知——http://www.fmprc.gov.cn/chn/pds/gjhdq/gj/oz/1206_24/sbgx/

根据列支敦士登公国与瑞士联邦于1919年签订的协议和1951年瑞士驻华公使馆同我国外交部的换文,中瑞1950年9月14日建交时,中列两国同时建立了外交关系。1988年9月,中国驻苏黎世兼驻列支敦士登公国总领事馆开馆,中国向列国首次派驻了总领事(由中国驻苏黎世总领事兼任)。

由此看来,也许是在1988-9两国确认于1950年建交!?那么,为什么在此之前那么多年里正式出版的国际资料中不把列支敦士登列入与我国建交的国家呢?大惑不解,容当继续关注。

  评论这张
 
阅读(512)|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