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1日记选(3)近乎疯狂的“影迷”(续完) [原创]  

2012-05-12 09:32:36|  分类: 1971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1. 1.21 星期四 小雪转阴

午后到“新风”,欲购“地下游击队”的电影票,可是尽管天气寒冷,仍有几十米长的队伍呢!看来无望了,回头到“红光”,买了张明天的“伏击战”,又走淮海路、云南路到“中华”去瞧瞧,仍是老样子——客满,只有回家了。

1971. 1.22 星期五 晴

午后到“红光”看了电影“伏击战”。内容尚佳,情节较简单。后来到“新风”一看,排队不长,可明天第1、3场已无,只有时间尴尬的第2场,本想再晚几天,可是为了避免“夜长梦多”,还是买了。

1971. 1.23 星期六 晴

午后,此次返沪后第一次去外滩,从福州路去,南京路回。4:35到“新风”影剧场看电影“地下游击队”。回来已6点半了。

【忆与议】

这几天日记中对《地下游击队》《伏击战》是“紧盯不放”,但又没有留下其他信息,遂到网上百度了一下,原来,那是两部阿尔巴尼亚故事片。估计是1970年11月底阿国庆节时开始上映的。在那个年代,那些不入流的外国故事片也成了求之不得的抢手货。

1971. 1.24 星期日 晴

晚上去文化革命广场观看了革命现代舞剧《红色娘子军》。江青同志呕心沥血培育起来的革命舞剧,真无愧为当今世界无产阶级文艺宝库中的最光辉夺目的一颗艺术明珠!向江青同志学习!向江青同志致敬!9:15散场,电车拥挤,步行回家。

【忆与议】

对“样板戏”如此奉承恭维,在当时的环境中是正常的。虽然属于盲从,但是也值得反思,才能避免悲剧重演。历史不会简单地重复,即使悲剧重演也会改头换面,这就是历史活剧与舞台戏剧的不同之处。

1971. 1.27 星期三 辛亥年正月初一 晴

今天是七十年代第二春。天气晴朗,阳光明媚。

上午与爸爸到大光明看电影《红旗渠》。河南林县人民改天换地,劈开太行山,把漳河水引到林县,改变了十年九旱的旧貌。他们的英雄精神是永远值得我们在改天换地、建设新农村的战斗中学习的。

【忆与议】

又是一个节日看电影,又看一次新闻记录片。

1971. 2. 1 星期一 晴

早饭后去刘家。刘去看病(胃口不佳等)。到“长征”影院一看,恰开始预售2~7日《红灯记》早场(7:30)余票,均是加座票。我排了会队,买了4张2月7日的票子,就再去刘家。刘未回,我把3张今天下午“大光明”的《大寨之花遍地开》的影票交给了刘的弟弟,要其转告刘送费、章各一。下楼正遇刘回转,交谈几句即分手。……午后1点半,走西藏路、凤阳路、黄河路、南京路一直到南京西路石门路才回转。主要是到几个影(剧)院看看有否电影票(走过下列几个影(剧)院:红光、大众、新风、红旗、大上海、长江、新华)。4:20回到大光明。离开映还有5分钟。刘、费、徐已到。章未在家。此电影还不错,动人方面还有些欠缺。5点半散场,走黄陂路、西门路回家。

【忆与议】

极其有趣的巧合。1970-2-1,我在我家附近兜了老大一个圈子,在日记里记下了“足迹”。(详见《七十年代沪市中心文娱场所分布一瞥》一文)。四十年后整理日记,惊讶地发现,竟然在整整一年之后的1971-2-1,我又兜了一个大圈子,路径大体相同!差异在于省去了人民路方浜中路东南角附近的“中华剧场”,但南京路上的脚印从黄陂路向西伸展到石门路;沿途涉及的影剧院中增加了“新风影剧场”(系“大世界游乐场”所属的放映场地,文革伊始“大世界”被作为“四旧”予以关闭,1970年恢复开放了电影放映功能,取名“新风影剧场”,其出入口在宁海路上,但内中的座位是清一色的硬木板椅子,一两个小时下来很不舒服)以及“新华电影院”(在南京西路的石门路与成都路之间)。

1971. 2. 7 星期日 晴

上午7:30与祖父、爸爸、小妹到长征电影院观看了彩色影片革命现代京剧《红灯记》。

1971. 2.11 星期四 阴雨转阴

下午1:30~4:00外出。看了电影《送瘟神》,后去新风影剧场购了明日《打击侵略者》。又到上海音乐厅、红光、大众转了一转回家。

晚上7:40又在上海音乐厅观看彩色影片《红色娘子军》(是妈妈在馆里退来的)。她真是源于舞台、又高于舞台,政治、艺术都达到了完美程度,深深吸引了每个人的心。革命的内容情节,高超的艺术表演,使我感到浑身血液在沸腾,心潮久久不能平静。看一次电影,就受了一次深刻的毛泽东思想的教育。

【忆与议】

虽然把当时对样板戏的阿谀逢迎之词又一次写进了日记,但是真正的想法不敢流露出来:红色娘子军等戏剧电影里,一次次表现出那种你死我活的阶级仇恨,可是在我们插队的乡村里实在看不到,孰真孰假?

1971. 2.12 星期五 阴

下午1:30~4:00外出。先到上海音乐厅排队买了张明天的《泥石流?台风》,后走武胜路、西藏路、福州路、浙江路、延安路、西藏路转了一圈,2:45观看《打击侵略者》。中朝人民并肩战斗,互相支援,打败了不可一世的美帝侵略者。今天,美帝在老挝、在印度支那疯狂扩大战争,其结果也必然是彻底的灭亡!

1971. 2.13 星期六 阴雨

午后2:00~4:00外出,观看了科技片《台风》《泥石流》。

【忆与议】

这一年“探亲假”期间的“影迷”行踪到此基本结束。当时正在放映的5部“样板戏”电影、5部恢复上映的文革前摄制的故事片以及2部阿片、3部越片“尽收眼底”了。真是一个近乎疯狂的“影迷”——从1970-12-15到1971-2-13的60天里,竟然有26天、看了29场电影;如果加上事先买票的因素,60天中几乎有大约40天与影剧院打交道!合计涉及14家影剧院:

位于人民路上、老西门附近的中华剧场(2次)。

位于西藏路上的,自南向北有大众剧场(3次),新风影剧场(大世界)(4次),战斗(和平)电影院(2次),大上海电影院(1次)。

位于淮海路上的,自东向西有红光(嵩山)电影院(3次),淮海电影院(1次),国泰电影院(1次)。

位于延安路上的,自东向西有上海音乐厅(3次),沪光电影院(1次)。

位于南京路上的大光明电影院(2次),顺昌路上的大庆(大同)剧场(1次),复兴路上的长征(长城)电影院(1次),建国路上的建国电影院(1次)。

乍一看,如此密集的“享受”在当时是够“奢侈”的了,但是找出当时的“收支流水账”,发现那29场电影只有16场是自己购票的,其余都是留城同学、邻居、亲朋赠与的,再就是父母单位发的。而“自费”购票中,只有一次在“红光”看阿片《伏击战》是二毛五的“高价”,另一次在“长征”看《红灯记》是二毛的“次高价”,其余的故事片都是一毛钱,科教片则是五分钱。

这使我想起,当年“频繁奔波”于那些影剧场之间,固然有票子紧张的因素,更多的是为了降低经济压力而寻觅低价场次。当时电影院中有“首轮”档次的,如大名鼎鼎的“大光明”“大上海”等影院,新片上映得早,且硬件设施上乘,因而票价也高。所以,当时我们这些回城探亲的“农民”在客观上很难获得先睹为快的“首轮”机会(不少单位包场,特别是节假日期间),在主观上则是降格以求,到“首轮”以外的影剧院以相对较低的支出来“聊以解馋”。

最明显的一个例子可能就是那两部同期上映的阿片。据“收支流水账”记载,“红光”的《伏击战》是二毛五,“新风”的《地下游击队》是一毛五。那两个电影院都排不进“首轮”档次,充其量属于“次轮”,但是“新风”的硬件设施要差于“红光”,再加上场次也不理想(正好是吃晚饭的时候),所以票价要便宜百分之四十。虽然绝对值只低了一毛钱,但对于一年到头挣不了多少辛苦工分的插队知青来说也是额外的“优惠”了。也许正因为如此,“新风”在上述统计数据中“独占鳌头”,光顾次数“高居榜首”。

1971日记选(3)近乎疯狂的“影迷”(续完)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那十多家影剧院的情况,大多在《

七十年代沪市中心文娱场所分布一瞥》中有所忆及,该文中未提到的淮海路上的淮海、国泰两家电影院,离我家稍远一些,前者在1.5公里以上,后者还要向西大约800米,所以当时去得不多。另一家未提及的是我家往西大约500米的大庆剧场,文革以前叫大同戏院。当年它坐落在顺昌路近兴业路口,坐西朝东,其特点之一是位于顺昌路小吃街的北端,夜宵市面相当红火。九十年代建设“太平桥人工湖”以后,那一带“沉入”湖底了,唯有脑海里残存些许痕迹。

图中横的红线是“沉入”湖底的一段兴业路,竖的红线是“沉入”湖底的一段顺昌路,褐色圆圈处就是当年的大庆剧场(大同戏院)。

 

链接——

当年“影迷”的1970-1行踪

当年“影迷”的1970-2行踪

七十年代沪市中心文娱场所分布一瞥

有这样一个“影迷”

  评论这张
 
阅读(508)|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