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我的一年间 26.别了,校园! [原创]  

2012-04-12 18:01:45|  分类: 平民忆文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对自己究竟怎样被批准去江西插队的过程,没有留下丝毫笔记,只有一些零碎的记忆。近些年陆陆续续找到一些有关的实物,逐步“拼图”,形成比较完整的纪实性回忆。

当年67届毕业生分配中“四个面向”的档子划分经过及其结果的公布,大概是在国庆节前后。而全市首批1000名中学生到江西插队落户,则可能是1968-10上中旬开始宣传、动员的。因为从1967-10开始的“大批判专栏”的目录中可以看到,1968-10-13贴出的“忠54号”专栏,就是有关到江西去插队落户的宣传内容。而我是已经在“四个面向”中属于“铁定”到“外地农村”的档子、并且已经“自愿报名”到江西插队落户了。我曾经有这样的回忆:当时初步的日期安排是,11-5左右公布名单,11-12左右集中行李,11-15离沪,后来公布名单的日子拖延到11-8。对此,现在找不到直接的佐证材料。但是,我从爷爷日记的一些记载中,看到了那些“准备离开上海的日子”。

爷爷日记中的1968年11月1~9日

1968.11. 1 星期五 天晴 ……忽而宗仁回来,要十一时到市革会去开会,再将青菜炒了一大碗饭,他没有吃完,……。

这可能就是1968(?)年自己去江西插队的中学生代表回上海为67届毕业生“现身说法”,为插队落户这一形式大造舆论。但是我对那次去市革会开会毫无记忆,面对爷爷的日记,脑海里也是一片空白。

此后数日是“全国人民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1968-11-1晚上广播了扩大的八届十二中全会公报。现在从人民日报上可以看到当时的“空前盛况”——11-3报道,“在首都北京,中共中央所在地门前、天安门广场和条条大街上,在上海的黄浦江畔,在天津的海河两岸,分别有一百多万到五百多万军民集会庆祝和游行。”11-4报道,“在首都北京,在上海和天津,在各省、自治区革命委员会所在的城市,昼夜锣鼓喧天,有几十万到上百万军民继续欢欣鼓舞地涌向街头”。11-5报道,“连日来,北京、上海、天津有一千五百多万人走上街头,举行了盛况空前的庆祝活动。”

然而,在我的脑海里早已没有对当年“盛况”的丝毫印象,因为当时无论大街小巷、校园内外是如何热闹非凡,毕竟,我和我的家人还是要面对冷酷而严峻的现实——即将到来的离乡背井!

1968.11. 6 星期三 天晴 ……九时一刻到上图去拿华冰工钱。到10时回到家里,顺到第一百货公司去望望宗仁着的衬衫和帐子毯子等。中午吃菜汤面。午饭后淘了米,扫了室内卫生包括公共出入地方。休息片刻又到老西门百货店去望望。

当年,爷爷在家庭日用收支流水账的页眉上写着:10.29 华冰上午七时下乡劳动。(“华冰”即我的父母。)所以,到了我父母发工资的时候,就由在家照顾四个孙辈的我爷爷去单位领取。而爷爷成为帮我打点赴赣行李的“主力军”。他的日记里记录了我父母亲10-29下乡劳动以后他为我奔波准备衣物。

1968.11. 7 星期四 天晴 ……午后淘了米,就将灰卡其一段由箱内取出,下了水晒干,准备明天中午与宗仁同去裁。……

1968.11. 8 星期五 天晴 ……午后淘好米就休息。四时……烧晚饭。宗仁回来了 再同他到“革新”服装店去裁衣服,回来吃夜饭已六时半了。……

1968.11. 9 星期六 天晴 ……到第八百货商店……,又去买几尺芝麻绒布做马夹里子……。送料至(原联联)去做仁着棉马甲,回来又觉得尺寸有了问题,量的时候尺寸长 再改短一寸许。……

在11-9以后,上述记录骤然而止,这和我记忆中的11-8公布名单是基本吻合的。因为我“家庭出身不好”而未获准去江西插队,所以相关的准备工作也就暂时停止了。

一张集体照

在我的相册里有一张集体照,是我校首批赴赣插队的4名同学名单公布以后,老师学生到学校对面的一家照相馆里拍摄的。现在没有人记得是哪一天的事情了。应该是11-11星期一到11-15星期五之间。肯定不会是11-16及以后。因为11-16早上开始发生重大变化。

我的一年间 26.别了,校园!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这张集体照很明显是为了欢送4位同学赴赣,所以他们坐在前排。记得那是下午,4位已经被批准赴赣的同学准时来到学校,但欢送者却有不少人杳无踪影,结果,涉及1、4、5三个班级却缺了4班同学。所以,照片里第二排都是1班的(7名女生),第三排有4位老师(其中有1、4、5班的班主任老师)、1班同学1人、5班同学2人,第四排有1班4人、5班3人。其中第三排左一、第四排左三这两人当时根本没有想到,几天后会被通知补充加入赴赣队伍!

当时已经不太流行“臂戴红袖章”了,但拍照时却特地拿出清一色崭新的红袖章,并且胸佩宝象,手捧宝书,

1968年11月13日

现在从当年向学校后勤组领取物品的记录卡上可以看到,1968-11-13,领取白纸20张,用于出版“欢送赴赣插队落户专刊”。而且,竟然是我的笔迹!我写下这些字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想到两天以后自己也成了欢送对象了!

我的一年间 26.别了,校园!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解读1968年11月15日忠57号目录

在目录里只有简单的一行字“忠57号  <欢送徐黎虹、李武军、刘同男、金永芳同志赴江西插队落户专刊>”,没有记下具体的内容。从时间上可以推断,那是11-15下午贴出的(记得当年基本上是下午或傍晚贴出专栏),但是11-16上午发生了“突变”,傍晚时更是绝对出乎意料地自己被通知去江西插队!因此没有时间收录那一期专栏的内容了。

1968年11月16日的“突变”

我在九十年代初期留下的回忆录里对11-16有这样的回忆——

11月16日一早,我们照例来到大操场上参加“早请示”仪式,排在队伍末尾的小费突然被毕业分配工作组(毕工组)的余老师叫到一边,余老师问小费:“去江西插队的人数还不够,你曾经报过名,现在让你去,你去吗?”小费没有多加思索,就回答说:“去,去!我去江西插队!”老师让小费立即回家准备行李,因为11月19日就要出发,只剩下3天时间了。班主任薛老师对迷惑不已的同学们介绍了这一“突然事件”的原委:原定全市首批去江西插队的有1000个名额,卢湾区为100个名额,但是直到昨天(11月15日),只完成了四分之三,为此,区革命委员会毕工组昨晚开了紧急会议,动员凡曾报名的同学行动起来,争取完成去江西插队的任务……。

我的毛笔字还算可以,所以,大家推举我为小费“被光荣批准赴江西插队落户干革命”书写大幅大红喜报。当我蹲在地上、摊开红纸的时候,刹那间,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会不会让我也立即去江西?但是,我很快自我否定了:不会,不可能!如果真要我去江西,为什么不在通知小费的时候同时通知我呢?再说,前一阵子已经告诉我,我的“政审要求”不合格,小费虽然不是“红五类子女”和“劳动人民家庭出身”,有点“海外关系”,总比我这“黑六类子女”强。这么一想,我也定下心来,蘸饱墨汁,挥笔疾书,很快就在一片称好声中写完了喜报。

下午,我们几位要好的同学和班主任等老师一起来到市中心人民广场和外滩等处,同小费以及先前获准赴赣插队的小徐、小刘、小金、小李等合影留念,度过了依依惜别的半天。

1968年11月16日的集体照

我的一年间 26.别了,校园!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在11-16下午拍摄的留念照片里,我只分到一张,留存至今。其中前排右二和第二排右二是赴赣的同学,我还是一个欢送者的角色。记得当时请一个过路人帮忙拍一张集体照,有人提出,大家要朝同一个方向看,并建议以右前方的一盏路灯为聚焦点。不记得是谁说了一句“那儿有什么可看的,还看得煞有介事、一本正经”,大家笑了起来,那个过路人抓紧这个机会按下了快门。那张照片是在外滩“市革会”(现浦东开发银行大楼)门前拍的,已经到了活动的尾声。沿着外滩南行到金陵路向西,没有多少路就回到了淮海路嵩山路的校门口。大约五点半,天色已暗,黑咕隆咚之中有同学在急促呼喊我的名字,并且大声催促我:“快回家!老师去你家了,要你去江西!”我的人生就从这时候开始了大转折。详见《人生第一步》。

 

1968年11月17日的欢送会

两年多以前(2009-12),我在七十年代的一本笔记本里找到一份发言稿复抄件,1968-11-17,学校里为我们召开了欢送大会。参见《慷慨激昂的1968-11-17发言》。

我的一年间 26.别了,校园!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我的一年间 26.别了,校园!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对那次大会,对那次发言,我已没一丝印象。相信那个大会也一定会拍照留念,但后来从未有人提及,恐怕也没有人保存至今。我们都是平民百姓无名之辈,不会有人看重这些废纸堆。问题是,我们这些当事人,对这样“隆重”“热烈”的场面也会失去了记忆,说明了什么呢?这么多年来这类形容词实在听得耳朵里生老茧,而真正在心目中留下了什么呢?2010年底,我专门写了一篇《留给后代的教材》,解读那份四十多年前慷慨激昂的发言稿。

爷爷笔下的1968年11月14~18日

前已述及,爷爷日记里11-9以后暂停出现为我准备衣物的记载。到11-14再度出现——

1968.11.14 星期四 天晴 ……上午十一时左右……去拿仁做的衣服。……

1968.11.15 星期五 天晴 ……华冰上午十时左右回来……

1968.11.16 星期六 天晴 ……午饭是吃的切面。淘好米就想休息的。宗仁买另物去老西门 四时半才烧晚饭。……

爷爷生前习惯于每天下午或傍晚记日常生活支出流水账、写日记,因此,11-16日记记录了午后去老西门买东西,而没有出现关于我决定赴赣插队的记录,可以说明我“自主决定”赴赣是发生在11-16晚上。

1968.11.17 星期日 天晴 ……烧了早饭上菜场,拣洗好 吃早饭,买了面,顺便到老西门,买仁用另物 中午吃汤面,饭后淘了米,就与华到老西门万生桥 想买些纸草绳,现在已统归陆家浜路一家经营,到目的地买好 华先转来 我重新回到老西门八店去买帐子一顶。下午3时光景 我与宗仁到粮管所去调粮票和粮食转移手续 办好再到东风学校 去打证明买帐子 但是没有办妥 再回到家里,重复行走之路,两腿到吃晚饭时已不能动弹 在烧晚饭时坐了一刻小凳子 稍微精神一提 再与华抬箱子 理仁衣服至晚八时左右 再捆仁的衣箱 整理一切直至12时半才完工,两天没有洗脚,急忙睡觉的。

1968.11.18 星期一 天晴,……九时左右宗仁的同学来车他到江西去行李,后来去买切面 到老西门再买仁用衣架(瓷钩等等),吃了午饭就与仁去洗澡 回来到革新 去为仁量大衣尺寸 ……。吃好夜饭再去买面包和雅梨 给仁路上吃的。

爷爷的日记为那个荒诞不经的“复课闹革命”留下了一个苦涩、心酸的结束符。从此,我告别了校园,来到“广阔天地”“社会大学”,开始了“插队干革命”“接受再教育”,几近十年的“知青”生涯……。

(写于2012-04-08~12。因发现当年“自主决定赴赣插队”的时间有讹误,于2013-11-05更正并修改)

  评论这张
 
阅读(674)| 评论(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