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我的一年间 15.三夏劳动 [原创]  

2012-03-08 19:19:09|  分类: 平民忆文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轰轰烈烈的“红五月”过去之后,“大批判专栏”的高潮也戛然而止——目录显示,1968-5-27贴出忠34号之后,直到6-25才有忠35号。我只能判断,大概是到嘉定黄渡参加三夏劳动了——那是平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下乡参加三夏劳动,但是对具体情况是印象模糊,连时间都不记得了。好在我的“废纸碎片”中找到了“实物证据”,而且有两项。其中之一是——

1968年6月5日笔记:三夏劳动

1968. 6. 5 星期三

嘉定黄渡公社罗家生产队

今天是第二次下乡。早上3:45起身,4:45到校,5:05出发,7:03到黄渡。今天没有劳动。

今后,每天大约劳动9小时,早上5:00~7:00早工,上午8:00~11:00,下午1:00~5:00.。

以上是那本在3月初中止的笔记中留下的一段简单的记载。其中的“第二次下乡”是相对于我的平生第一次下乡劳动而言的,那次是在1966年的10月下旬到11月上旬的三秋劳动,地点在川沙县施湾公社施湾大队,由于正好遇上刚刚开始的“步行串连”,于是留下不浅的记忆,详见《1966-10三秋劳动“不怕远征难”》。时隔一年半的第二次下乡劳动暨第一次三夏劳动,在那简单的笔记中有寥寥数十字。估计那是到了生产队、听了具体安排以后留下的记录,以后也没有时间与机会写日记或笔记。

在零散的记忆中,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天,我们师生数人在晚饭后散步,来到黄渡火车站,听班主任老师说他小时候趴在铁道上,耳朵紧贴在钢轨上,半边脸颊折腾得黑不溜秋的,据说可以听到火车由远而近的声音,遭到巡道工的厉声呵斥……。对那次下乡劳动与生活的内容与经过,记得与上次三秋劳动一样,为策安全,我们初中学生不使用镰刀参加割麦,而只是到田间拾麦穗,以求颗粒归仓。此外,在水泥地晒场上体验过满地黄豆所产生的极度滑溜感。再者就是在数百米长、约二三十厘米宽的田间灌溉渠上行走,犹如在走超长的平衡木,越是焦急紧张愈加摇晃不稳。那位只比我们大十岁的班主任老师与一个同学想出一个主意,两人在灌溉渠上各走一边,各自伸出手臂勾搭起来,彼此都增加了稳定性,减少了对不平衡的畏惧感。当然,这在实际劳动中是没有意义的事情。

那样的下乡劳动是短暂而快乐的,也想不到五个月以后我告别了校园,走进了“广阔天地”。漫长的 “接受再教育”蹉跎岁月,把那两次短暂的下乡劳动的情形丢到了九霄云外。

我的一年间 15.三夏劳动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有关那次三夏劳动,还有一件“实物依据”——

 当年的领用物品卡:下乡布置

我的“废纸碎片”里有两张当年的“领用物品卡”,从其正面与背面的涂抹情况分析,那是我已经不记得的哪一位同学在我1968-11下乡以后寄给我的纪念品,另详。细细浏览,其中竟然有我自己的亲笔签名,在时间上也正好与笔记上1968-6-5下乡劳动相吻合,那是在1968-6-4,领用红纸4张,用途为“下乡布置”。但是究竟如何在乡下搞布置,则毫无记忆与印象了。

 

当年对三夏劳动的官方报道

对于那次下乡劳动实在没有太多的记忆了。在继续翻阅当年的人民日报时,竟然发现一个巧合,1968-6-8第2版上有一篇新华社发自上海的报道——遵照毛主席的教导,走同工农相结合的道路 上海二十万师生参加农村夏收

新华社上海六日电 近几天来,上海市大专院校、中等学校的二十多万革命师生员工,遵循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关于知识分子必须同工农相结合的教导,陆续奔赴郊区农村,参加“三夏”(夏收、夏种、夏管)劳动。

为了把今年的“三夏”劳动搞得更好,各个学校都注意突出无产阶级政治,抓好思想教育工作。华东师范大学、复旦大学、师大一附中、市北中学等校在下乡前,办了短期的毛泽东思想学习班。革命师生员工认真学习了毛主席的光辉著作《青年运动的方向》、《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和“五?七”指示,以及毛主席的一系列最新指示。他们决心以门合同志为榜样,向贫下中农学习,更广泛、更深入地开展忠于毛主席,忠于毛泽东思想,忠于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三忠于”活动,在“三夏”劳动中,努力做到“三好”,即宣传毛泽东思想好,改造主观世界好,参加生产劳动好。

上海各学校还要求下乡的革命师生员工在参加“三夏”生产劳动中,联系农村阶级斗争实际,进一步开展革命的大批判。交通大学、中国中学、上海师范学院等学校,还把批判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的一些专题,带到农村去,利用劳动空隙时间,和贫下中农一起开展革命大批判,狠批中国赫鲁晓夫的“读书做官”,到农村去是“吃小亏占大便宜”等反革命修正主义谬论。

有些学校的红卫兵小将,已决定下乡后请贫下中农上阶级教育课,同贫下中农一起吃忆苦思甜饭等,通过这样一些活动来进一步提高阶级斗争和两条路线斗争觉悟。

当年这五六百字的“新闻”也折射出当时的一些情况,譬如,“在三夏劳动中,努力做到三好,即宣传毛泽东思想好,改造主观世界好,参加生产劳动好”。想当年动辄就是这好那好的“N好”方式何其多也!就在一周以后的1968-6-16人民日报第1版上,“首都二十万革命师生和干部踊跃奔赴京郊投入三夏劳动”的报道中就有“五好”——政治思想好,三八作风好,向贫下中农学习好,完成任务好,宣传毛泽东思想好。可是,有谁还记得这些东东?

又如,“下乡后请贫下中农上阶级教育课,同贫下中农一起吃忆苦思甜饭”,这也是当年常见的现象和教育模式,估计我那年在嘉定黄渡也吃过忆苦思甜饭吧,然而这样的教育活动留下了什么效果?天晓得。数十年后又有谁研究过那些活动是如何“进一步提高阶级斗争和两条路线斗争觉悟”的?

倒是这句话使我想起一件事情,当年到嘉定黄渡以后,的确上过“阶级教育课”,班主任还把那次阶级教育的发言稿要来了,并提出在回校以后发表在“大批判专栏”上。可是,那份稿子到了我这个“抄手”手里,只见那稿件潦草不堪,难以卒读,就一声不吭压下了,以后也一直没有任何人提起或追究此事。我又恍惚想起,九十年代曾经在自己的“废纸碎片”里看到过那不薄的一叠稿纸,大约十来页双线报告纸,蓝黑墨水写就,但其字迹委实难以辨认。也许就是在那一次不期而遇的“邂逅”中把它扔进了垃圾堆。现在想起来觉得有些可惜。

残渣余孽 登堂入室

在翻阅那些日子的报纸时,我继续注意着作为“大批判专栏”主要内容的文革运动有些什么发展与变化。我在浏览那年四五月的人民日报时已经发现,自从1968-4-10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社论《芙蓉国里尽朝晖——热烈欢呼湖南省革命委员会成立》发布的“最新指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实质上是在社会主义条件下,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的政治大革命,是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广大革命人民群众和国民党反动派长期斗争的继续,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阶级斗争的继续。——中,提到了“国民党反动派”,此后的人民日报上就不时出现“国民党余孽”的提法,并且列入“稳准狠地打击一小撮阶级敌人”之列。但大多出现在新闻报道中。

到了1968-6-2,在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社论《七千万四川人民在前进——热烈欢呼四川省革命委员会成立》里,就有了变化。原先只是在一般的文章里说到“国民党余孽”,此时则让“一小撮国民党反动派的残渣余孽”的可怖说法“登堂入室”了。那篇重要社论是这么说的——

无产阶级革命派的同志们,必须清醒地看到:阶级敌人总是不甘心死亡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胜利,决不能使我们麻痹起来。一小撮国民党反动派的残渣余孽,混进党内的叛徒、特务、死不悔改的走资派,社会上没有改造好的地、富、反、坏、右分子,他们一有机会就要搞翻案:妄想为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翻案,为党内最大的一小撮走资派翻案,为被打倒的阶级敌人翻案。右倾翻案和反右倾翻案,是资产阶级复辟和无产阶级反复辟斗争的一个重要表现。右倾翻案风过去有,现在有,将来还会有,不足为怪。我们要坚决粉碎右倾翻案风,开展持久而深入的革命大批判,把党内最大一小撮走资派和他们在四川的代理人揭深批透、斗倒斗臭。要加强敌情观念,努力团结广大革命群众和革命干部,做好清理阶级队伍的工作,把那些藏在阴暗角落里兴风作浪、破坏毛主席伟大战略部署的极少数的叛徒、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的特务及其他反革命分子挖出来,进一步巩固无产阶级专政。

紧接着,那篇社论又公布了一条最新指示——

毛主席最近指出:“对广大人民群众是保护还是镇压,是共产党同国民党的根本区别,是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的根本区别,是无产阶级专政同资产阶级专政的根本区别。”

从此以后,“稳、准、狠地打击一小撮阶级敌人”在人民日报上不绝于眼。这就清楚不过地表明了那场政治运动并不仅仅是整那些“混进党内的叛徒特务走资派”,而且还要整“一小撮国民党反动派的残渣余孽”,并且把这一条放到了打击叛徒特务走资派的前面!

那么,“一小撮国民党反动派的残渣余孽”到底是些什么人?并没有明文规定,至少没有公之于众的正式文件。在那个以两报一刊社论为圭臬的时代,又依仗着“保护广大人民群众”的响亮旗号,这样的社论就是行动指令,根本就不需要公开而明确的实施细则。于是乎,曾经在多年前偃旗息鼓的国共战火在看不到明火执仗的对方势力的情况下重新燃烧起来,人间惨剧再度发生——就在我们三夏劳动回来以后一个星期,1968-7-3早上,一个被冠以“国民党余孽、老反革命、反动军官”的体育教师就在面对淮海中路闹市的四层教学楼上跳楼身亡!后详,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606)|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