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我的一年间 18.怵目惊心 [原创]  

2012-03-19 10:15:20|  分类: 平民忆文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许当年7月份的“献忠”是“超前”了,67届的毕业分配还没有正式列入“议事日程”,所以“大批判专栏”继续开展着“阶级斗争、路线斗争”。

解读1968年7月26日忠40号目录

虽然又一次使用通栏口号“落实毛主席最新指示,进一步放手发动群众,团结一切革命力量,稳准狠地打击一小撮阶级敌人!”但是其中的内容又有不同。

署名“新高二(1)反到底”的“从陈绮文看红反纵思潮”,一方面是新增了一个成为“阶级敌人”的被点名批判的教师,另一方面是把“阶级敌人”与观点相异的组织捆绑起来了。看来这是呼应当时的说法,即这是一场与国民党残渣余孽的斗争。所以,还有两篇与该组织再一次对仗的文章:评红反纵2.13给区革会的黑信(刺猬),一个很好的反面教材(风雷激)。并以加上“编者按”的形式发表了“红反纵队给区革会的信(1968.2.13)”。

现在看来,这样的阵势仿佛是当时清华大武斗的缩微版、无名版、中学版、文斗版,即我们学校绝无清华园那么大、那么有名、既不是大学、也没有发生武斗,但是相同之处是派斗不止,把无穷无尽的派斗当做是学校的教育革命,以为自己是在坚决执行和勇敢捍卫伟大统帅的……。

 

1968年7月28日笔记

在我的断断续续的笔记本里,居然有一篇千余字的长篇笔记,犹如阶段性的回顾与小结,可以从中一瞥当年“清理阶级队伍”的一小段经历,怵目惊心。

[一]“清队”比例何其高

1968. 7.28 星期日

我校这一阶段以来对敌斗争有很大进展,揪出来双料国民党余孽、保殷女干将陈绮文,国民党余孽、反动法官蒋立等国民党残渣余孽。斗争还在深入。

这一阶段我班也干了不少事。(一)17日晚,首先去李庄家,查获一封香港来信。18日晚,再次去李庄家(李庄娘家),进行查询。19日晚,第三次去李庄家(李庄夫家)进行查询。20日晚,去国民党余孽潘嘉忠、蒋立家查询。(以上四次我均参加)21日下午,我班又有一部分同学去国民党余孽沈章宪家查询,并在其里弄开了斗争大会。

(二)与审查对象于允祥举办两次学习班。很显然,于允祥的态度是不老实的。

(三)26、27日连续两个晚上与审查对象蒋韵时举办了两次学习班。蒋的态度也是很不老实的。

(四)我班文革、红排与高二(1)(2)反到底、初三(4)对敌斗争小组、初三(5)击右倾、初三(7)抓魔鬼、初三(8)、高二(4)、初一(12)部分师生、革反会《战东风》共十个单位联合发表了《关于打倒双料国民党余孽、保殷女干将陈绮文的战斗声明》,并于15日晚举行提审陈绮文大会。27日下午,参加革反会提审陈绮文的大会。

初三年级组最近也搞了起来。上星期末,吴兆炎(摘帽右派、曾参加三青团)放包袱。本星期初,蒋韵时放包袱。日前还提审了陈绮文。

红团组织了十个人的毛泽东思想小分队进驻后勤组。后勤组问题比较大。

校革会材料组最近决定成立十个人的追捕小组,专门负责捉潜逃分子张凤歧。另外发展了七名专案组人员:……。另有初一四名教师为非正式人员:……。

从以上这段笔记看到,短短十来天中就涉及到九个教师!连同“大批判专栏”上已经点名批判的教师,合计十五六人了。可以肯定,当年实际累及的教工肯定还不止这个数字。例如,我的记忆中,学校食堂里就至少有一个炊事员被点名批判、揪斗,因为她的大名叫三宝,所以印象特别深。又如,上述笔记里提到“问题比较大”的后勤组,也必定有“被挖出来的阶级敌人”,只是想不起姓名与人数罢了。而一个普通完全中学的教工编制在150人左右。这就是说,百分之十以上的教工成为“国民党余孽”“审查对象”“放包袱对象”!比例何其高也!而且还有那么多的名称名堂!这就是当年“洞察一切”之下制定的“伟大战略部署”!大凡三四十岁以上的中年教师都要经过一番彻底审查,因为他们是“旧社会”培养出来的。

那些遭遇厄运的老师中,有好几位是我们初一初二时的老师。“国民党余孽沈章宪”是我们初一时的班主任,前文曾经提及;“审查对象蒋韵时”是我们历史课的教师,前文曾提到“复课”初期他是负责我们班级的老师之一;“放包袱对象”吴兆炎是几何老师,不苟言笑,曾经指定我参加名额极少的市少年宫数学兴趣活动组,拟另文专述。另外,“潜逃分子”张凤歧则是高中老师,他受不了“清队”的巨大压力,突然失踪,虽然校革会组织了“追捕小组”,然无结果。由于他的老家在崇明岛,所以很有可能是投江自戕。他的失踪是继王明仁老师跳楼自尽后我校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发生的第二起命案。记得他的女儿几次到校打听父亲的下落,大家都偷偷说“他们父女俩太像了。”他家就在离学校不远的复兴公园附近,一条挺不错的石库门弄堂,弄口坐南朝北。数十年来我多次路过那里,总会想起那位在“清队”中家破人亡、“人间蒸发”的老师。

上面笔记里记下了我自己居然四次参加了“查询”!但在我脑海里只记得自己曾经参加过一次,那天晚上我与另外几个同学被安排把守后门。实在没有想到自己参加过这类“查询”有四次之多!对“查询”过程也没有具体印象了。可能是因为当时有分工,“根正苗红”的才是肩负重任的对敌斗争主力军,而我这样的只能在外围看门了。

所谓“查询”实际上就是抄家。文革中的大规模抄家有两次。一次是1966年“扫四旧”的时候,“打击对象”主要是地富反坏右和“反动权威、黑帮分子”;另一次是1968年“清理阶级队伍”的时候,“打击对象”涉及各种各样的“残渣余孽”。前者是按照文革前的当权派的旨意进行的,后者是根据“新生的革委会”的指令进行的。这种胡作非为、目无法纪的行为,足以见得“文革整走资派”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二]“精兵简政”为什么

校革办秘书组已解散,人员全部下各年级。陈绮文、于允祥、姚元俊、潘元熙、张耀英等六人到我们初三年级来。我校精兵简政工作正在逐步开展。

对笔记里提到那几个老师,略有印象。于在文革以前就是校办公室的;姚是专门负责管理物理实验室的,深度近视眼,我上物理实验课就是他任教的;潘则是高中部的老师。当初都是校革会秘书组的成员啊!除了陈已经在“大批判专栏”里被点名批判之外,其余几个人也都成了“清队对象”。真的是此一时彼一时!其实,事情并不仅仅如此!我注意到笔记里有“我校精兵简政工作正在逐步开展”的记载。试想,当年一个普通的中学有什么能耐对“新生的革命政权”进行精兵简政呢?必定是另有来头的。

查询那个时期的人民日报,果然如此!1968-7-13第1版:全国许多地方各级革委会认真学习灵宝县经验和《人民日报》重要编者按  进一步落实毛主席最新指示认真实行领导班子革命化  《人民日报》重要编者按,传达了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声音,传达了以毛主席为首、林副主席为副的无产阶级司令部的号令。各级革委会决心以灵宝县为榜样,狠抓阶级斗争,彻底批判中国赫鲁晓夫在政权建设方面所推行的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批判保守主义,击破剥削阶级旧势力的抵抗,切实抓好清理阶级队伍的工作,精兵简政,密切联系群众,从组织上巩固和发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伟大成果。

由此可见,当年的“精兵简政”也是与“清理阶级队伍”紧密结合在一起的!再循迹查得1968-7-11第1版的“重要编者按”——

灵宝县革命委员会,遵照伟大领袖毛主席关于“精兵简政”的教导,打破重叠的行政机构,朝着组织起一个革命化的联系群众的领导班子前进了一大步,树立了崭新的革命作风。

领导班子革命化,办事人员少,走上第一线,这是革命委员会紧密联系群众的一个重要条件,对于贯彻执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开展对敌斗争,粉碎阶级敌人复辟资本主义的企图,克服官僚主义旧习气,促进两派革命群众组织的革命大联合,巩固无产阶级专政,有着重大的意义。

实行精兵简政,是一场尖锐的、深刻的阶级斗争。新的革命机构,同剥削阶级的旧观念,旧作风,存在着尖锐的矛盾。一小撮叛徒、特务、死不改悔的走资派,没有改造好的地、富、反、坏、右分子,以及旧的习惯势力,必然要从多方面干扰和冲击新生的革命委员会。新生的革命委员会要勇敢地跳出原来旧机构的圈子。必须采取坚决态度,彻底批判中国赫鲁晓夫在政权建设方面所推行的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批判保守主义,击破剥削阶级旧势力的抵抗。

各级革命委员会,中央各工作部门,都要象灵宝县那样,认真落实毛主席的最新指示,做好清理阶级队伍的工作,走“精兵简政”的道路。如果大多数的革命委员会把清理阶级队伍、实行精兵简政这两件工作抓好了,就是从组织上巩固和发展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成果。

如此“重要编者按”解开了我的心头之谜:即使是一个普通中学,也通过“精兵简政”,在校革会秘书组“清理”出“一小撮阶级敌人”!难怪人民日报1968-7-17第2版上有这样的标题:“精兵简政是一场尖锐的阶级斗争”。

[三]无知学生成炮灰

我班领导中最近有一些被抽调至校革会,这样,除原先的XLH(校革会副主任)、FZD(校革会材料组)外,还有班文革成员之一SHL(校革会专案组)、班文革成员之一LTN(调查员,年级核心)、WDQ(调查员)和FYH(校革会清理抄家物资)。在后四人中,SHL为专案人员、红团驻后勤组小分队负责人,又是年级核心,同XLH、FZD无所区别,基本上已“脱产”。FYH则为比较短期,LTN、WDQ虽然不像专案人员这样忙,但仍有一部分精力不能花在班级上,尤其LTN身为红营营长、年级对敌斗争小组核心,则有更多的精力花在班外。此外,ZML也是年级核心。……LTN同学最近松劲了,好多事情一拖再拖,一些事情也就不了了之,工作没有以前大胆泼辣,他说,现在我是年级抓不好,班级也抓不好,总有一天要垮台。……

这样的笔记显示出当年打着“复课”的旗号而成天“闹革命”的一些细节情况,时年不满十八岁的初中生,就被“委以重任”,卷入残酷无情的“清队”之中,贻误了多少无知的学生,摧残了多少无辜的老师。

  评论这张
 
阅读(632)|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