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我的一年间 7.这样过春节 [原创]  

2012-02-05 09:58:07|  分类: 平民忆文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解读1968年1月20、28日第14、15期目录

在连续两期专栏批判校长“文化特务”的“历史罪行”之后,“打殷”“批殷”的势头似乎暂停了下来,不知道其中是什么原因。查阅同一时期的大报人民日报,正着重于“革命大联合”、“反对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派性”。而“大批判专栏”在1968-1-20贴出的第14期的内容是:皖南事变和叛徒项英;张春桥同志的讲话。不记得当时怎么会谈起项英,也不记得文革中为什么把项英说成是叛徒,(他是1937年任新四军副军长的,1941年3月14日在“皖南事变”中被杀,时年43岁。)更想不起项英与我校的“打殷”“批殷”有什么关系。那期“大批判专栏”上同时转抄张春桥讲话,现在也难以判断到底是神马东东。因为那个时期张的讲话很多很频繁。

随后的1868-1-28贴出第15期,采用了通栏口号“沿着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胜利前进”,内容是单篇的“伟大的一月革命胜利万岁!”我在“目录”里注明它是“一月革命大事记”。一年前的一月份上海率先刮起了“向走资派夺权”的风暴,得到伟人的赞扬与支持,随即就称之为“一月革命”,意在与五十年前的苏俄“十月革命”媲美。

1968年春节,报纸上几乎不见春节二字

在回顾这段往事的时候,我忽然想起1967年春节没有放假。在网上查得——

人民日报1967-1-30第1版

新华社二十九日讯 国务院二十九日向全国各地发出了关于一九六七年春节不放假的通知。通知全文如下:“我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新阶段。当前正处在无产阶级革命派大联合,以排山倒海之势,向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展开全面夺权斗争的关键时刻。根据广大革命群众的要求,为了坚决执行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提出的抓革命、促生产的方针,夺取革命、生产双胜利,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推向新的高潮,国务院决定:一九六七年春节不放假;职工探亲假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暂停执行,以后再补。”

那么,1968年的春节又是怎样的呢?查阅1968-1底的报纸,几乎没有“春节”二字!仅有这样一条与春节有关的“新闻”——

人民日报1968-1-29第3版

福建前线春节期间停止炮击两天

新华社福建前线二十九日电 中国人民解放军福建前线司令部发言人宣布,为了让大金门、小金门、大担、二担等岛屿上的祖国同胞以及国民党军官兵同全国人民一道欢度春节,欢呼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胜利,中国人民解放军福建前线炮兵部队奉命在一月三十一日和二月一日两天停止炮击,以示关怀。

到了1968-1-30春节当天,报纸上压根儿就没有提春节,整版整版都是关于河南省革命委员会成立的内容,新华社的新闻“毛主席的伟大关怀激励中原人民奋勇前进 河南省革命委员会在大好形势下胜利诞生 二十五万军民在郑州集会,热烈欢呼毛泽东思想的又一伟大胜利”、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为此联合发表的社论《辽阔中原唱凯歌——热烈欢呼河南省革命委员会成立》、河南省革命委员会成立和庆祝大会给毛主席的致敬电……。

次日,1968-1-31第1版是整个版面的“通讯”:“兰考人民战斗的新篇章——记兰考县农村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两条路线的斗争”,真可谓与春节“浑身不搭界”。在第2版有一条“新闻”——“全国亿万军民欢欣鼓舞热烈庆祝河南省革委会成立 把落实毛主席最新指示作为压倒一切的任务 为夺取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全面胜利立新功”,总算提到了“欢度春节”——据新华社三十日讯 在迎接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全面胜利的热潮中,在亿万军民欢度一九六八年春节的时刻,从祖国中原大地传来一曲响彻云霄的凯歌:河南省革命委员会胜利诞生了!全国亿万军民怀着喜悦的心情向河南省五千万革命人民和人民解放军驻河南部队热烈祝贺,千遍万遍地欢呼:伟大的毛泽东思想胜利万岁!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胜利万岁!我们心中最红的红太阳毛主席万岁!万万岁!……由此可见,在那个非常革命化的特殊年代里,春节只能被捎带提到而已。

近期在翻阅旧报纸的时候无意之中发现,当年省级革委会成立的消息见报日期多半是“T+1”,即成立和庆祝大会的消息在第二天见报,这也是符合当时一般的新闻规则的。但是,进入1968年以后,就变成“T+2”了,例如江西、甘肃分别是1-5和1-24成立省革委会,见报则分别是1-7和1-26,可谓“T+2”也。河南省革委会是1-27成立的,直到1-30才见报,就是“T+3”了!再往后,河北、湖北、广东……又是“T+2”。所以,河南省的“T+3”就显得很特殊。也许是为那个戊申猴年而作出的特殊安排?如果要满足1-30见报以营造“革命化春节”的气氛,按照“T+2”倒排日程,就应该在1-28召开成立和庆祝大会,那已经是农历小年夜了!看来,还是既迁就陈规旧俗,又来一个创新“T+3”。当然这是我的个人臆断。此中奥秘只能等到文革彻底解密的时候来解开了。

当年我们这些“小八腊子”又是怎么“欢度春节”的呢?事有凑巧,如今在我的“废纸碎片”中看到有一本破破烂烂的小本子,上面有1968年2、3月及7、8月期间留下的一些笔记,其中反映了若干真情实况。

解读1968-2-1的笔记

那本笔记中最早的是1968-2-1,星期四。

文化大革命的形势发展得快极了。我校的形势也是在飞快地发展。作为我校十八单位无产阶级革命派之一的初三(1)红卫兵排成员之一的我,日益觉得只有紧跟毛主席的战略部署,才能取得文化大革命的全面胜利。全面落实毛主席最新指示之日,也就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全面胜利来到之时。在我校,我认为,当前最迫切的任务是迅速实现三结合,成立革命委员会。春节期间,我们整顿了一下;春节以后,应当更加冲锋陷阵,为我校文化大革命立新功。    现在事情很多,使我不得不备一个本子略微做些记录,有些头绪,以利战斗。

这段笔记大多是当时的流行语,空空洞洞。但我从中发现自己早在1968-2-1之前就是“作为我校十八单位无产阶级革命派之一的初三(1)红卫兵排成员之一”了。不记得当时怎么把文革开始时的初二年级(即1964年秋天入学、理应在1967年夏季毕业的67届初中毕业生)称为初三年级了,那么尚未离校的66届又该如何称呼?至于我究竟是什么时候成为红卫兵排成员的,就无从查考了。在我记忆中,我是直到1968-11“自愿报名”并获准插队落户、抵达江西山村以后得到1968-12签发的“红卫兵证”的,而今恰恰在自己1968-2留下的笔记中看到另一种说法!

对此,经过回忆,梳理出这样一个“历史过程”——我在1967-10月底开始参加抄写“大批判专栏”并且相当认真负责、从未中断,于是就被认定参加了班级里的“红卫兵排”。虽然它叫红卫兵排,但不是实现“革命大联合”的产物,所以在学校里建立“革委会”以后,对各种名义的红卫兵组织进行了重新登记。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在我的“废纸碎片”中还同时存在着1968-8-14填写“红卫兵登记表”的草稿。

从1968-2-1那天笔记中的“我校十八单位无产阶级革命派之一的初三(1)红卫兵排”一语,还可以印证当年当时还没有实现“革命大联合”。类似“我校十八单位无产阶级革命派之一”的称谓,则是当时的一种时髦。大概是在1967年“一月革命”以后开始流行的。“十八单位”就是指18个班级中的一些组织。无独有偶的是,1967-2-7的笔记中有这样的记录——下午离校时,东风红团红三司初三(3)、新初三(3)等十六个单位无产阶级革命派发表战斗的一号声明,共有七句口号,其中包括:打倒殷之濂!彻底清算殷之濂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罪行!彻底清理教育界!等。奇怪!又冒出个“十六个单位无产阶级革命派”来了。

这里不仅有另一个帮派“十六个单位的……”,还有“东风红团红三司”的番号,意思是东风中学红卫兵团中参加市里红三司的那些人。所以,即使是有“革命大联合”形式的红卫兵团,其实仍然是山头林立,可想而知“××个单位无产阶级革命派”这类称谓实际上还是一个帮派的一群小山头。进而不难想见当时的“复课闹革命”会是怎么一回事。

从当时的大局来说,最高层在正式场合正式文件中多是采用“支持无产阶级革命派”一词而不出现“造反”二字,具体情况和过程有待查考。但可以肯定的是,在诸如1967-11-2最新指示这样的最高规格的说法里,是只提“无产阶级革命派”的。所以,到1967年下半年以后,尽管造反派继续高喊“造反有理”“革命无罪”,但是也喜欢使用“无产阶级革命派”这样的“正规称呼”。而在实际上与最高层指望的实现了“革命大联合”的“无产阶级革命派”不是一回事。

解读1968-2-2的笔记

在我的笔记里有一条与1968年春节有关的记载,尽管没有提到春节——

1968. 2. 2 星期五

上午去校。只见东403的门紧闭着。正准备往回走,LTN来了。后来ZML也来了,没有甚么事,大家聊聊天,谈谈这几天的所见所闻。下午没有去校。

文中的东403正是“大批判专栏”的“专用房间”,无论是抄写、绘画还是聊天、玩扑克,都在那里。那是一个在学校东大楼四楼朝东的房间,大约20多平方米,朝东的窗户可以望见淮海路,朝西的房门距离走廊的端头不远,那里有一扇朝北的窗户,底下就是淮海路。走廊的西墙上又是一扇窗户,看得见大楼的北天井,还能远望淮海路。如今,那栋大楼仍然矗立在淮海路,它的北天井有可能被搭建成为沿街的商店,但四楼的外貌不会有太多的变化。

笔记里写到几个同学“聊聊天,谈谈这几天的所见所闻”。前已述及,“大批判专栏”的第15期是那年1-28贴出的。春节是1-30,所以1-28那个小年夜我们还在学校里“干革命”。按照当时的放假规定,春节三天假期就是正月初一初二初三这么三天。因而,笔记中的2-2就是大年初四,我们几个同学就规规矩矩地回学校了。也许是因为小年夜贴出专栏以后就没有再去校,大家四五天不见了,所以一聊就聊了半天。可是学校里终究还是冷冷清清,因而只能打道回府。

在这以后有一段难得的连续三十多天的笔记,零零碎碎记下了“复课”与“闹革命”的一些情况,不乏骇人听闻的节日命案。

  评论这张
 
阅读(514)|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