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我的一年间 6.究竟革谁的命 [原创]  

2012-02-02 10:57:38|  分类: 平民忆文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1968元旦以后,“大批判专栏”里“教育革命”的内容不见了,新年伊始的两期都是与“演剧队”有关,并且首次点名批判本校校长殷之濂。

解读1968年1月3、11日第12、13期目录

文革以前我们只知道校长是一个五十岁上下的党员、老革命。大约在1967年春天或夏天他开始被造反派“铆”上了,因为他在三四十年代的抗战时期曾经在“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第三厅”下属“抗敌演剧队第八队”做过事。〖现在网上可以看到武汉市志对“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第三厅”的专记 http://www.whfz.gov.cn:8080/pub/dqwx/dylsz/whz/ml/zj/zzbdst/content.htm 。关于“演剧队”的资料则更多,例如百度百科有“抗敌演剧队”http://baike.baidu.com/view/116383.htm ,对其历史和沿革介绍得比较全面。〗

记得当年我们也听经历过抗战的人说,这种机构是抗战时期国共两党合作的产物,郭沫若当厅长,直接受周恩来领导,所以演剧队实际上是“白皮红心”。但是,文革开始后上海文艺界造反派把“上海人民艺术剧院”(简称“人艺”)的负责人吕复作为“文艺界黑帮分子”揪出来了,该剧团的前身“演剧九队”也被戴上国民党的帽子,归入阶级敌人行列。现在根据上海通志 >> 第四十五卷专记 >> 第一章“文化大革命”纪略 >>第四节 1968年5月至1971年9月纪事,其中有这样的记载——

http://www.shtong.gov.cn/node2/node2247/node4604/node79817/node79825/userobject1ai102015.html

1967年11月,江青在北京工人座谈会上讲话,第一次提出要“清理阶级队伍”(清队),并作为“文化大革命”的一项紧迫任务,要求迅速开展。1968年初,市革会召开扩大会议,“清队”列为全市年内首要任务之一,进行布置和动员。……江青30年代在上海活动的历史知情者,列为“清查”重点,接连制造“演剧九队案”、“国民党沪中区特务集团案”等一系列冤案。

那一年的元旦由人民日报、红旗杂志、解放军报两报一刊联合发表的社论《迎接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全面胜利》提出了1968年的五项“战斗任务”:大学习、大批判、整党建党、拥军爱民、抓革命促生产促工作促战备。虽然没有明确提出“清理阶级队伍”,但是提出了“继续揭开阶级斗争的盖子”。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我们学校校长也不能幸免,他曾经在“演剧八队”工作,所以被扣上“国民党文化特务”的帽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被校内的造反派关押在学校东大楼四楼一个十平方米左右的小房间里,日日夜夜不能回家,节日假日概莫能外。于是,就有了“无产阶级革命派提审殷之濂”,从而也就有了“提审记录”。那些“提审”都是小范围的活动,不是轻易公开的。因为造反派里的不同派别和组织常常会争夺对“叛徒、特务、走资派”的关押、审判的权力,以期先于别的派别或组织获得新的“战果”,从而显示出自己的“革命造反精神”高人一筹。

当时掌握关押权力的造反派组织在“大批判专栏”安排了连续两期的“批殷”内容。先是在1968-1-3的第12期上,以全部版面刊登《国民党演剧九队罪行录》,估计这是一份从上海人民艺术剧院搞来的“大批判材料”,藉此在我校制造舆论,因为大多数师生不知道演剧队之类的事情,也不知道与本校校长有什么关系。一个星期后,1968-1-11,在第13期上,就正式“批殷”了,一篇是《演剧八队在湖北前线的两次劳军》,因为演剧八队是湖南一个文艺团体的前身,所以我校的造反派与湖南的造反派联系,得到了有关演剧八队的材料,在学校里公之于众,成为打倒殷之濂(简称“打殷”)的依据之一。另一篇就是《无产阶级革命派提审殷之濂记录片断》。具体内容已记不起来了。

我在目录里还记下了第13期专栏的通栏口号:“砸烂国民党演剧八队!打倒国民党文化特务殷之濂!”这种形式是第一次在这个“专栏”出现,也是模仿当时报纸上(包括正式出版的革委会机关报)流行的一种格式——对开报纸的上方常常用粗大的黑体字刊出通栏口号,颇为扎眼;“更上一层楼”的,就是在左右两遍再各安排一条竖排的口号。现在纵观“专栏”目录,可以看到那些花样在那个“专栏”上也越来越多地使用了。

元旦社论如是说

在查阅1968元旦社论的时候,我注意到,该文末尾有这样的号召——

广大工农群众,人民解放军指战员,红卫兵小将,革命干部和革命知识分子,让我们更高地举起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发扬无产阶级的彻底革命精神,戒骄戒躁,再接再厉,团结一致,艰苦奋斗,为祖国、为人民创建新的功勋,去迎接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全面胜利!

我曾经在《我的一年间 之三》中注意到一条被淡忘的1967-11-2最新指示:“进行无产阶级教育革命,要依靠学校中广大革命的学生,革命的教员,革命的工人,要依靠他们中间的积极分子,即决心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的无产阶级革命派。”元旦社论与这条最新指示相差两个月,进一步明确了“革命的学生”的地位——在工、农、兵之后就是红卫兵,高居于革命干部和革命知识分子之前!足以见得当时把红卫兵也就是“革命的学生”放到何等高上的位置。为什么几个月后就发生了一个180°大转变,成为“再教育”对象,更把中学生统统赶下乡了呢?

难以忘却的1968年1月11日

在回顾梳理1968-1的“专栏目录”时,我觉得特别刺眼的是那个日期——贴出第13期的日子是1968-1-11!每每看到这个日子,我的心都会骤然抽紧。这是我家又一次遭遇大劫难的日子!时至今日,心底仍然隐隐作痛,久久不愿继续写下去,不想再说起它!为完整起见,权且引用2009-1写就的《寒冷的一月十一日》中有关1968-1-11的段落——

1968-1-10。下午4点多。房管员突然上门,宣布:明天上午搬家!至于什么地方,明天就知道了,反正就在现在住的地方附近。一家人都发呆了,没有人说话,也无话可说。

1968-1-11。早上,我家按照习惯打开收音机收听天气预报、新闻广播。这一天的广播里说,一年前的一月十一日,中央给上海市各革命造反团体发出贺电,今天是“一月革命”一周年纪念日……。

天哪,一月革命、文化大革命,给我家带来的竟然就是这?!

从此以后,我就记住了一月十一日,它是“一月革命纪念日”,更是我家的“家难日”——“牛鬼蛇神,扫地出门!”

记不清那天“造反派”是什么时候来我家的。只记得,祖父跟着“造反派”去看“新居”,很快就回来了,看来真的不远。(现在从电子地图上量的距离是不到300米)只见祖父垂头丧气、有气无力地说:“太小了,太小了。还是朝北的……。没办法了,只能搬了……。”两只眼眶里满是痛苦的泪水。

至今我还记得,当我迫不及待地第一次到“新居”时,朝北的房间明显地阴暗,里面还没有搬入多少东西,显得空空荡荡的,似乎还不太小,就安慰祖父:“还好,小得不多。”祖父强忍着悲痛和眼泪,打断我的话,说:“你还小,不会看房子。”

全家人差不多花了一天时间,无数次往返于“老家”“新居”之间。不记得是怎么借来手推车来搬运家具、生活用品、书籍的。只记得祖父还几次到旧货商店、旧书店联系上门收购,父母卧室里的家具全数卖掉了,父亲收藏多年的书籍也成捆成捆扔上了收旧车……。

还有许多胸闷的事——

盼望了多少年、筹划了几个月、刚刚于12-1开通使用的管道煤气,仅仅“享用”了40天,又一夜回到了煤球炉。

“新居”是把一个工商业者赶到局促的亭子间、空出二楼东厢房、又重新分隔成前后两户的格局,我家在后半部分,朝北一扇窗,正对着一条狭窄的夹弄,冬天正好形成西北风的风口。总共20平方米的面积,其中8个多平方米是没有窗户的暗间,就像一个“黑盒子”,到了夏天更是蒸笼一般。因为薄薄的纤维板墙壁外就是一个火热的煤球炉!

这个煤球炉偏偏还不是自己家的。南半部分是一家“困难户”,已经搬进去了,煤球炉也已经安放就位,“先占为王”,竟然占用了北半部分(也就是我家的“新居”)的门口部位。那么,我们家怎么烧饭呢?主宰我们命运的房管员斩钉截铁地说:“底楼不是还有空的地方吗?”就是说,我们全家住在二楼,烧饭必须去底楼!自己房门口不能自己使用,却必须让“困难户”就近烧饭!我家有60岁的老人,不得不上下奔波;“困难户”家中最大不到50岁,年轻力壮,却照顾就近……。

说不通啊,想不通!

公元一九六八年一月十一日,农历丁未年十二月十二,“三九”的第三天,真真正正是一个寒冷的日子。

关于那次强迫紧缩住房、全家扫地出门的来龙去脉详见《寒冷的一月十一日(1~5》。如今我想不起1-11那次大灾难以后自己是怎么想的。但是可以肯定,当时占上风的想法是相信伟人的话:重在政治表现,所以还是继续响应伟人“关心国家大事”的号召,“继续参加大革命”。如果不是这样的想法,就无法想象稍后我会成为“初三(1)红卫兵排成员之一”!时隔四十余年,看到自己在1968年留下的散乱记录,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663)|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