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1日记选(31)当年战备方案是这样编制的 [原创]  

2012-12-07 20:22:33|  分类: 1971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六七十年代“打倒帝修反”呼声最为高昂的时候,遍及全国的“备战”也是热火朝天,但是悉心观察或亲身经历其中一些具体细节,又会觉得啼笑皆非。我的日记选里已经有过我在云庄村亲历过的几次“民兵训练”“民兵演习”,1971年冬天更是参与了“战备方案”的编制!

 

1971.12. 1 星期三 阴转晴,多云

今天继续烧饭。汤昨、今两日去公社开会,由黄代替。上午与郭去榨房打油29斤。

1971.12. 2 星期四 雨转晴(多云)

上半夜起雨,天亮后渐停。因为又要搞民兵工作,烧饭由小汤代替。今天是搞正式的花名册,上报及留底。

1971.12. 3 星期五 晴(多云)

今继续搞民兵工作。把武装基干政审表“鉴定”填好,花名册搞毕后,公社武装部朱部长恰好来云庄,经他一检查,“不合格!”需要重搞,几天的心血白白花了!其实这些领导很不统一,工作方法上也欠缺得很。

去拿埠水库的今天下午出发了,上海青年有8人,一组李、王、刘,二组郭、宋、黄,三组汤、屠。

【忆与议】

当年武装基干民兵政审等“民兵工作”被公社武装部长一言否决,决不是存在重大失误,而是一些形式上不符合要求而已。如果真的是有重大失误,首先挨打屁股的必定是生产大队的领导们,因为那些材料的内查外调都是他们亲自操作的,而我不过是抄抄写写、誊誊清楚而已。如果是1968冬天我刚刚到云庄插队就遇到这等事情,会紧张不已;到了1971冬天就见怪不怪了,无所谓啦;若是在1974冬天,还会在心里暗暗作乐——又有轻松工分喽!

 

1971.12. 4 星期六 

今天续搞民兵工作。早上把战备方案草稿誊了一下,上午坐在阳光下“洗耳恭听”朱三牛部长的指导。下午摸索了半天,把战备方案充实了一下。

TN、张YH今天早上离云庄回沪,苏、费送至新街上。刘的樟木箱未能带走,因上级规定不准半成品外流。

晚上列席了三队干部会。本来要谈论民兵事,后来由长邓决定延至明天讨论。

【忆与议】

那年的“战备方案”居然是这样搞出来的!冬日暖阳之下,武装部长款款而谈、面授机宜,“白面书生”洗耳恭听、据以摸索,半天就拿出“战备方案”了!

日记中一个知青回沪探亲,带了一只樟木箱却无功而返,原因是“半成品不得外流”。当时上海市民对樟木箱十分钟情,但不喜欢江西的制作工艺,所以知青就让当地木匠草草做成白胚,带回上海再另行加工,为此,知青千方百计搞到供销合作社的销售发票,以满足路途携带和托运的要求。但是,好景不长,又出台了限制“半成品”的政策。这就是那个时代的商品流通。

 

1971.12. 5 星期日 阴、多云

全天是继续搞民兵工作。早工、上午重新划表格。下午重新搞了一份花名册。

1971.12. 6 星期一 阴时多云

今天继续民兵工作。早上和上午“拼凑”了两份总结,“一年来民兵工作总结”“民兵整组工作总结”,空空洞洞,有骨无肉。下午刻蜡纸,后来没有找到油墨,未能印成,便又“拼凑”了战备小组的名单。收了个早工(4:30),和两老师、桂种菜至晚。

【忆与议】

重读上述日记,实在匪夷所思,当年的民兵工作竟然是这么一回事!不仅战备方案纯属纸上谈兵,而且战备小组名单也是拼凑出来的!时过境迁,四十多年后看到这样的记载,不能不哑然失笑。假如当时“帝修反”真的打进来了,如何是好?!

至于这“总结”、那“总结”的,也在四十多年前就悟出真谛来了!当年基层民兵组织被要求写那些玩意儿,也实在是被“逼上梁山”,一年之中民兵工作到底有啥具体内容?除了秋收以后的“民兵整组”就是“民兵训练”,所以,“民兵工作”与“整组工作”就是大概念与小概念的关系,却非要写成两份,万般无奈之下,渐渐练出了敷衍了事的把戏。

 

1971.12. 7 星期二 雪转阴

昨晚九点多起下雪珠,后来下起雪来,直到天亮前方止。这是今年冬天第一天下雪,是近年来下雪较早的一年。今天继续搞民兵工作。早工和上午把两份总结和战备方案、领导小组名单分别誊了2遍和3遍(用复写纸)。上午起,连长出工去了,10:30完成,未能找到油墨。下午同小潘到小坑借用油印机印制花名册。晚饭前后把花名册全部整理完毕。今参加了晚上的大会,仍是强调抓紧生产。

KR真是祸不单行,昨天下午又在工地上把英才的二女双仔挖到一下,伤势不轻。

1971.12. 8 星期三 阴转晴

今天继续搞民兵工作。早工抓紧时间复制了一份花名册。上午启祥、炳云去麦斜开会。上、下午又分别复制一份,时间是大有空余。午后洗衣,傍晚前去菜园。

【忆与议】

看来,前述“拼拼凑凑”的“工作”及其成果是与大队干部的“合谋”并得到认可的,所以大胆地带去开会、交账了。那么,上级、上级的上级果真都不知道其中的内幕与实情吗?换言之,当年那些工作到底有多少水分?有没有认真进行过反思?

 

1971.12. 9 星期四 

今天开始已断续了七天之久的烧饭。下午种200棵春菜,故全天不得闲,忙到5点钟,还请徐来帮忙。人也相当疲劳,两腰很酸。今还收到父来信。家里已汇来返沪之旅费。

1971.12.10 星期五 

今天烧饭。菜园引水使下午又相当疲劳。

1971.12.11 星期六 

JM要开始搞一年一度的钩虫、丝虫检查了。今天我是一个人烧饭,从早到晚无一刻空闲,累极了。

1971.12.12 星期日 

今天是和小潘烧饭。下午徐LH买来了100棵莴笋秧,又忙了整半天。如无徐、郜、汤相帮,摸黑还不能种完呢。晚上草草给家里写了一封信就睡觉了。看来须休息一下了。

1971.12.13 星期一 

今天和郜烧饭,配合得还可以。上午紧张些,午后就稍空些。午后她腌大头菜叶子,允许我休息一小时,我也就毫不客气地回到楼上了。好多天来,天天是从早到晚屁股不着凳子。

【忆与议】

那年12-3开始又有一部分“社员”上邻队的水库工地了,而知青回沪探亲也渐入高潮,“大食堂”的“炊事员”处于尴尬境地,一个人对付不了,两个人似乎嫌多,所以我的日记里“烧饭”搭档有点像走马灯,后来干脆改为一个“常任炊事员”,其余事务就让担任小学“赤脚老师”的知青“业余”帮忙,实际上是让本来就没有多少教师业务能力的知青失去了应有的业务工作时间,对村里的小学生也是莫大的损失。广而言之,对知青担任“赤脚老师”的功过是非应该有合适的恰如其分的评价。

  评论这张
 
阅读(983)|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