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1日记选(30)又一次参加“民兵工作” [原创]  

2012-12-05 14:47:00|  分类: 1971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从1970春天云庄村的知青办起“大食堂”以后,我有一年多时间与烧饭无缘了。当年“大食堂”对“炊事员”的轮换更替并没有一定之规,大多是干了一两个月就主动寻找替代者。毕竟,每天“沉溺”于烧饭、种菜、喂猪这些事情上,与“贫下中农、干部群众”的接触少了,对个人的前途不利;而且,这样的“炊事员”是没有生产队工分的,长期脱离“集体生产劳动”也就失去了提高工分的机会,对于唯有工分收入养活自己的插队知青来说,这是致命的软肋。换个角度而言,做一两个月的“炊事员”也是精神上体力上生活上的一种调剂吧。

 

1971.11.20 星期六 

今天上任当炊事员了。早上误了起床时间,到6:30才起来。时间实须安排得当,要做的事太多了。晚上五七大军开了会,小结三年。

【忆与议】

看到日记里写着自己“上任”首日就误了起床时间,岂不是坏了知青集体的进餐大事?记忆中不曾有过那么严重的失误啊。翻阅此前此后的日记,发现另有一个“炊事员”汤JM11-1“上岗”的,比我早二十天。虽然当时已经是十一月下半月,开始涌动回沪探亲潮,但尚未达到高峰期,所以还是两个“炊事员”。当年两个“炊事员”常常是一男一女,“男主外、女主内”——挑水、喂猪、种菜以男生为主,淘米、洗菜、做饭做菜以女生为主。男生每天第一件事是挑水,到约三百米远的泉水井挑水三担。由于食堂的大水桶里总有一些余水,用作清晨淘米用水绰绰有余,所以我那天早晨的“迟到”并没有造成严重后果。

关于“三周年”及小结,在日记里就这么几个字一笔带过,也未见下文。看来,“激情燃烧的岁月”已经一去不复返,再无人人递交书面小结的过程与场面(集体户属于松散型组织,也没有人授受这样的职权)。估计那天晚上由知青集体户的负责人讲上几句话就算“三年小结”了。事实上,经过三年社会实际的“再教育”,在越来越多的知青心目中,空头政治已经越来越没有市场了。

 

1971.11.21 星期日 

二天来感到相当疲劳,事情繁多,时间几乎不够用。晚上民兵大会也未去参加。

1971.11.22 星期一 

第三天烧饭。今天是第一次做了点私事:上午洗了1小时衣服。晚上民兵开会未去。

1971.11.23 星期二 

上午德才要我刻一张蜡纸,民兵政审情况登记表。花了35分钟即完成。晚上队里开会仍未去,实在想睡觉。

1971.11.24 星期三 

今天只烧了半天饭,下午起,搞民兵(武装基干)政审材料。烧饭由汤WC代替。下午抄了五人:艾层根、艾三英、艾桂仔、艾高生、艾正英。一式两份。晚上全组开会,布置生产。

【忆与议】

当年的“民兵建设工作”都是放在农闲季节进行的。由于我从1968年冬天就开始参与这方面的工作了(应征青年政审材料整理),又有了19691970的两次实践经验,逐步达到了驾轻就熟的地步,无形之中我也成了这项工作的“专业户”。在工分簿上的记录就是“民兵工作”或“征兵工作”。

 

1971.11.25 星期四 多云(晴)

今天继续搞民兵工作。早上誊抄了何三女、王长祥两人的政审材料,上午誊抄了邹金祥、艾国英、艾国春、符兰英、邹水生、朱海根、程佩苟七人的政审材料,直到一点才吃饭。启祥同天选到南面去了解情况。下午誊抄了何润祥、艾冬生、屈富泉、何新夫四人政审材料。填了冬生的政审表。武装基干共18人。晚民兵大会未去。

1971.11.26 星期五 晴,多云

今天继续搞民兵工作。早上填了何新夫、王长祥、朱海根、屈富泉、程佩苟五人政审表。上午继续填表:何三女、艾国春、艾正英、艾三英、艾桂仔、艾高生、艾层根、邹水生、邹金祥、何润祥,共十份。下午把余下二人符兰英、艾国英填好后,再将除原已是武装基干民兵的冬生、新夫、海根、水生、富泉、佩苟六人以外的12人的政审表留底一份。晚上大会,传达省委“继续深入批林”的指示。关于程政委的传说系谣言。

【忆与议】

这一年的“民兵工作”较之于前两年有所不同,武装基干民兵作了大幅度“扩军”,并且重新整理了他们的政审材料。按照当时的说法,枪杆子必须掌握在可靠的人手里,而要做到这一点,首要的一条就是政审(政治审查),具体而言就是查核家庭成分和本人出身,上溯到祖父辈的政治情况,也就是“查三代”。

在有关9-13事件的中央文件于11-8正式传达到基层的同时,传来了江西省的一把手程世清也上了“贼船”的说法,最过硬的依据是程曾经在报纸上发表文章,大谈自己曾经在“副统帅”家里做客的经历与体会。程毕竟是林麾下的第四野战军的一员战将,所以“站错队”“上贼船”也不足为怪。不过,当年我还以为对程会立马一撸到底的,所以把省委文件当做了辟谣。

 

1971.11.27 星期六 多云,半夜起雨

今天继续烧饭。晚上民兵大会,未去。

1971.11.28 星期日 

今天是烧饭以来第一个雨日,幸而不冷。晚上分组开民兵会。本都不愿去,但由郜来催,去报了个到就溜回来了。因为说是选干部,却在聊天。

1971.11.29 星期一 风雨转阴

昨夜起刮大风,冷风从窗口直灌被窝,彻夜未能睡好。早饭后被连长叫去搞民兵花名册。烧饭由刘KR代替。晚上分组讨论民兵干部人选,未去。天气寒冷。晚饭是麦片粥。共8斤麦子。

【忆与议】

说是选举民兵组织的干部,实际上大家心知肚明,选举不过是一种形式而已,彼此心照不宣罢了。

 

1971.11.30 星期二 

今比昨更冷,有冰冻。早上、上午分别搞了全营民兵干部一览表及桂祥、桂林两人(武装基干)政审表。烧饭由李代。下午休息,洗了外衣及球鞋等。后理箱子,找到了布票,已忘了它在何处。棉花票仍未找到。后清林毒。食堂分得黄豆70斤。集体留部分外,每人1斤。刘KR今把德才家一小猪打伤,因他家放出后入我班园子。

【忆与议】

我当年虽然是“炊事员”之一,但是“民兵工作”接二连三,又不能回绝,所以不时由其他知青代替我“烧饭”的记载在日记中屡见不鲜。短短十一天就有四五天,涉及汤WC、刘KR、李等三四个插友。

真不记得当年“清林毒”到底是怎么一个过程,11-8传达文件以后就“清林毒”了,为什么到11-30又要“清林毒”。

在“以粮为纲”的年代里,我们这个水稻产区也被强令种植旱作粮食产物,但是不得占用原有的水稻面积,而是开垦荒地。世代种稻的村民在几户被逼搬迁到山区的“地富分子”的指导下学习种植小麦、黄豆、花生等作物。由于产量很少,也就没有“征购任务”,而是分到各家各户,所以11-2911-30的日记中有吃麦片粥、分黄豆的记录。其实在当时的情况下,这种更换口味之举得不到大家的欢迎,因为那些旱作占据了原本就很希贵的农闲休整时间,所以上级的强令一有放松,旱作随即偃旗息鼓。

知青刘失手打伤了小猪,主人德才是大队干部,也是想不到的意外。幸好没有“发酵”,在公社驻村的干部主持下获得协商解决。12-27的日记有如是记录——

晚上在邓发再主持下,知青同德才解决了月初刘KR打死一猪的赔偿问题,决议由食堂赔8元,其中刘本人2.40元,其他28人每人0.20元。

这条记录记载也从一个侧面说明,1971年底云庄村的知青为29人,较之于1970年底的人数没有变化。这也是云庄知青开始“自谋出路”之前最后的平静期。

  评论这张
 
阅读(715)|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