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我的一年间 10.疯狂的日日夜夜 [原创]  

2012-02-13 17:32:36|  分类: 平民忆文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在从1968年的报纸上可以看到,那年在一月份就开始“反对派性”,大力号召“革命大联合”,虽然常有来自各地的“大联合”消息,但只不过是些小范围的“成果”。到了2-5,在人民日报解放军报联合发表的社论《华北山河一片红——热烈欢呼河北省革命委员会成立》,把“一片红”这个词语推向了全国,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我们学校所在的卢湾区出现了“实现大联合,成立革委会”的“一片红”高潮。我的笔记里记载了当时的情景,日以继夜,近乎疯狂。

1968年2月14~16日笔记:筹建校革会

1968. 2.14 星期三

一场空前规模的“鼓足干劲学徐汇、力争上游赶黄浦”的群众性革命三结合高潮在卢湾区掀起。

今日下午,我校革命师生冒雨前往市体育馆,参加了区“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全面落实毛主席的最新指示誓师大会”。会上,卢湾区革命委员会向全区各条战线发出了号召:鼓足干劲学徐汇,力争上游赶黄浦,奋战二月实现全区满堂红!东风中学红卫兵团、教工革反会代表在会上表示决心:奋战三天,成立东风中学革命委员会!……

当天晚上,参加区毛泽东思想学习班的东风中学红卫兵团、教工革反会的全体学员在火线指挥部开会。我班部分同学列席了会议。会议从今晚十九时一直开到2月15日凌晨4点45分。会议通过了“关于成立东风中学革命委员会的意见书”和革委会委员初步名单。……开会完毕,已是15日凌晨,还有一些师生继续奋战,为革委会的成立大喊大叫。

1968. 2.15 星期四

昨天奋战通宵。今晨六点半才睡下,十一点多钟醒来。下午去校。校内热气腾腾,一派好风光,广大革命师生都在议论革命委员会事。人民群众充分发动起来了!晚上,在中大楼进行有关革委会的讨论。解放军同志和工总司卢联同志强调了革委会必须按上下结合的办法来建立。所谓从下到上的办法是错误的。教工今晚召开会议,商量教工人选。……到十一点钟,教工仍无结果,我们便回家了。

1968. 2.16 星期五

……今晚继续在会场讨论有关成立校革会的事情。高二革造派坚持“自下而上”的错误提法。看样子毫无结果。奋战三天,成立校革会的誓言,能否实现呢?派性、无政府主义是拦路虎!十点多钟离校。

在我的记忆里,那年确实有过彻夜不归的日子,这里记载的就显得比较具体了。事实上,当时我是一个“黑类子女”,并没有话语权,无非有一技之长、成为抄写专栏的“抄手”而已,却也跟在狂热的队伍里,“列席”其中之一,以求见证“历史时刻”。

1968年2月17日笔记:一宿不眠为见证

1968. 2.17 星期六

教工人选昨天中午已产生。……根据广大同学意见,红排今天上午开会,讨论我班红排的代表问题。……四点三刻,会议胜利结束。大家都觉得,这个会是红排成立以来开得最好的会,它好在自始至终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据后来知道,一些女生甚至激动得连晚饭也吃不下。她们说:整整激动了两个钟头,还在激动。

区革会提出了新的战斗口号:奋战一昼夜,实现全区一片红。今天下午,参加区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全体学员到区革会学习,最后解决校革会问题。晚饭后,我班绝大部分同学赶往区革会,听候消息。区革会里人山人海,一片革命的景象。……

奋战了一昼夜。二月十八日凌晨四时,东风中学革命委员会胜利诞生了!此时,全区除中教系统,各系统都实现了一片红。但中学中有几所“老大难”单位一时还不能解决问题。如比乐、向明、三好等。回到家里已是清晨五点半了。

那样的夜以继日,其实并没有亲眼目睹“实现大联合、成立革委会”的具体经过,倒是听说其中勾心斗角、唇枪舌剑、面红耳赤,闹得不可开交,以至于发生肢体冲突,所以在“内战”不已、“派斗”频仍的情况下,建立权力机构谈何容易。也难怪乎,在首都各区县成立革委会以后,人民日报又在1968-2-17发表评论员文章《首都城乡红烂熳》,也许藉此机会,上海的卢湾区提出了“奋战一昼夜,全区一片红”的口号,居然把我们班绝大部分同学都吸引到区革会去了,痴等一夜,“见证”校革会成立。不难理解,在那样如痴如狂的气氛中,自己班级里能够平和地推举出一个参加校革会的代表,竟会有人激动得热泪盈眶。疯狂的时代就是如此的疯狂。如果没有笔记,即使是亲历者也很难回忆起这样的情节。

1968年2月18~23日笔记:层层级级“革命化”

1968. 2.18 星期日

下午去校。部署了一下这一期大批判专栏。

革委会目前有以下一些人组成:革命干部ZDH、CZS,武装干部SJY,教工代表七名,红卫兵代表七名……尚有四名保留。井冈山已开始部署撬CSC。他们的打算是:能撬下来,一定要撬。撬不下来,把他搞臭,把他当成反面教员放在革委会里。

1968. 2.19 星期一

昨天下午就开始提出了成立班文革事宜。今天红排开了会,决定迅速成立班文革。晚上去校讨论了一下此事。并提出了下一步如何开展教育革命。

1968. 2.20 星期二

下午,全班到校人数为41人,讨论了成立文革事。并通过协商,产生了初三(1)文化革命小组,成员为:LTN、TZH、ZML、WDQ、SHL。

这几天,初三年级在激烈地震荡。许多班级的红排先后宣告成立。初三年级红卫兵营即将诞生。为了更快地成立红营,初三年级将举办毛泽东思想学习班。

1968. 2.21 星期三

班文革成立了,可是对班级工作却不抓,例如本期(18期)大批判专栏业已脱了好几天,可是班文革的一些成员却不闻不问,催催他们,他们借口开会,一溜了之。

1968. 2.22 星期四

搞了一天,专栏还未搞出来,我真火了。班文革的某些成员马马虎虎、拖拖拉拉的。更岂有此理的是,今晚ZML、LTN都这么说:“晚些就晚些么,横竖拖了一个多星期了,大不了两个星期。”我真气极了。这是什么话?!这难道是对人民负责吗?下午在操场举行全面落实毛主席最新指示誓师大会。

1968. 2.23 星期五

第18期大批判专栏终于贴出来了。但是班文革的某些人至今心不在焉、松松垮垮。

初三年级红营宣布成立了。

校革会成立了,层层级级跟着“大联合”,年级成立红营,班级成立红排和文革。其实,在1966-8文革“十六条”公布以后,也成立过一次班级文革小组。当时我还是班级少先队负责出黑板报的中队宣传委员,所以顺理成章地成为班级文革小组成员。一个月后,我家被父亲单位抄家,“反动权威”也就“广而告之”,从此我被打入“另册”。到一年多以后再次成立班级文革小组时,我肯定没有份了,却还是那么认真,甚至还把出版专栏与对人民负责的大道理结合起来,真是天真幼稚傻到极点。                

那时候动辄就是“誓师大会”,无非是一堆空话大话套话,而把学校的教育抛到九霄云外。现在查阅那些天的报纸,只看到屡见不鲜的“一系列最新指示”,并没有特指的单条最新发表的内容。所以,此处的“落实最新指示”可能是泛指关于“大联合”、“办学习班是个好办法”等需要“活学活用、急用先学”的那几条。

我的一年间 10.疯狂的日日夜夜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解读1968年2月23日第18期目录

这是头一次间隔了十天才更新专栏。其内容可以从通栏口号中略知一二:“斗私批修,打倒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派性!”具体的篇目有:首长谈派性;向体院无产阶级革命派学习 无产阶级革命派的风格(红体兵);给派性画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派性二十大罪状。这些内容都是转抄而来的,也首次出现了“红卫兵论坛”:革委会建立后还要围歼派性(洪湃);用派性反派性休矣!。这两篇算是原创了。其中一篇记下了笔名洪湃,是我班“红排”的谐音。

由目录中不同的字体来看,“向体院无产阶级革命派学习”类似于“红卫兵论坛”,是个小栏目。虽然没有当年上海的文汇报解放日报,但是专栏的这种排版形式表明,当时上海把体育学院的大联合作为一个学习榜样来宣传,所以基层学校的专栏也就跟着宣传了。

如此专栏冠冕堂皇头头是道。而在上述2-18笔记里,就有校革会成立不到一天就在挖墙角的记录,那是典型的台上握手、台下踢脚,表面的大联合掩盖着实际的争权夺利,所以真正急需的复课只可能是一场空,天真幼稚的中学生则被白白浪费了大好青春年华。

1968年2月24~29日笔记:没完没了的斗斗斗

1968. 2.24 星期六

最近,校革会决定把文化特务殷之濂揪到各班去斗,把他斗垮斗臭。初步决定下星期三,由高二(4)、初三(1)(7)、初一(3)四个班级联合斗争殷之濂。

1968. 2.25 星期日

下午去校,没事干。

1968. 2.26 星期一

今天晚上举行了斗争殷之濂大会的筹备会议。我班大部分同学都参加了。

1968. 2.27 星期二

今天继续开筹备会。具体落实了明日斗争会的内容、形式。

1968. 2.28 星期三

上午在会场斗争殷之濂,狠狠地整了他的态度。大会开到十一点半左右结束。

下午上课时,有同学告诉我们,我们在东四楼403室被人砸了,东西也抢光了。课后去一看,果真如此。几乎所有可拿的东西统统被劫走了,只有办公桌的一只用锁锁着的抽屉未被动过。

1968. 2.29 星期四

上午年级红营举行忆苦思甜报告会。

从这些笔记里可以看到,所谓的“复课闹革命”是怎么一回事,偶尔提到上课,连点缀也算不上。而把“文化特务”放到几十个班级轮流批斗,实在残忍不已,但在文革之前就开始灌输“对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的阶级斗争观念了,到了文革更被认为是符合最高指示的革命行动。至于那个时候吃的忆苦饭早已毫无印象了,我一直以为自己第一次接受这种教育是在下乡插队以后。事实上,不管是什么地方什么时候,也不管是多少人多少次参加,有几个人知道那样的形式究竟有什么效果?

  评论这张
 
阅读(497)|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