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1日记选(32)漩涡又来了 [原创]  

2012-12-11 20:02:21|  分类: 1971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1-9下旬,我在拿埠水库工地上被通知回云庄村,原因是,上海母校派人到云庄“外调”了,因为在1970年“一打三反”运动中发现有人“炮打无产阶级司令部”的重大嫌疑,涉及我们在校期间接触的老师(见《1971日记选24)水库与漩涡》)。在那次接受外调的过程中,我和几位插友兼同学都感到,那是恶整教师和群众的“运动”的扩展与延续,估计不会简单地结束。因为早在1968-11我们离校之前就发现班主任薛老师有可能被卷入政治斗争的凶险漩涡,成为无辜的牺牲品,尤其是他有“家庭成分是资本家”的背景。果不其然,三年之后,政治斗争的绞索开始逼近薛老师,虽然1971-9下旬那次外调没有直接涉及薛老师,但外调人员在谈话中有明显的“诱导指向”。不出意料,三个月之后,外调人员再次“大驾光临”偏僻小山村。

 

1971.12.14 星期二 

昨收到母12.7汇款20元。附言说祖父身体不佳,要我尽早返沪。我该怎么办呢?

徐、费今同时收到其家信,均说薛已出问题。第一是政治问题,其次是男女关系问题。现已被隔离。

【忆与议】

又近元旦春节了,插友们纷纷回沪,我家也期盼我早早回去,以补充营养,养精蓄锐,准备来年继续“战天斗地”。祖父身体不佳也是确有其事,并非借故托辞,尽管他年过花甲,又有高血压、老慢支、心脏病,却被毫无人道地强制参加街道里弄的各种重体力劳动,身体极度疲乏,精神极度痛苦……。

按照那一年对年终分红的预测,我是可以养活自己的,而且还能攒下回沪的盘缠,但是,生产队的分红是由不得“社员”自主决定的,非要到农历十二月下半月才能拿到现金,所以,家里给我汇款了。当时我们从樟树站到上海的火车票是15.20元,所以有20元钱就基本上满足单程的需要了。

与此同时,中学母校的薛老师终于厄运降临,而且在政治问题之外加上男女关系问题,足以见得,是下定决心把他“置于死地”了。

 

1971.12.15 星期三 晴,多云

今天是一个人烧饭,从早上6点起床直到晚上晚上7点半,13个半小时,没有片刻停息,累极了。两腰很酸。张L前天收到急信,其母病危。今天由程送至新干,回上海去了。此次他回赣前后还不到一个月。汤JM即将返沪,开到了证明,去换了粮票。

1971.12.16 星期四 晴,多云

今天烧饭,因有桂、毛等人协助挑水,使劳累程度减轻了些。上午德才要我刻了两张半蜡纸,内容为72年生产计划表之一、二、三及各生产队生产计划落实表。花了2小时。

1971.12.17 星期五 

今天的烧饭失了职,因为昨天饭有多余,故可在下午捞饭。但是由于自己过分大意,满以为时间充足,没有掌握火候,捞饭太迟,因为太烂,结果成了夹生。当然第一次单独“操作”14.5斤米饭,比较生疏也是一个原因,但只能说是次要的。另外,七班园里引水也未来得及。

潘、汤原定明早返沪,恰巧今下午有樟树磷肥厂的汽车,算她们走运。

【忆与议】

日记中的做饭,是不多见的“捞饭”。操作过程是,把米洗净以后,放入大锅里,加入比煮粥还多的水,沸腾后把尚未煮熟的米和汤统统舀出来,经过类似竹编淘箩的过滤器,得到半生不熟的米粒,再放到木质蒸桶里,隔水蒸熟(蒸桶的底部是用一定开孔率的木板,使底板下方的水蒸汽进入桶内)。而过滤时得到的液体物,称为“ying(第二声)汤”,呈乳白色,具有一定的粘性,在天热的时候可以当作开水饮用(知青在青黄不接出现“菜荒”时把这种汤参和在米饭中帮助下咽),也可在墙上刷写标语时当做浆糊,此外就作为猪饲料了。实际上这种做法是白白浪费了大量营养成分,而真正入嘴下肚的犹如饭渣。据说,这是当地传承久远的一种习惯,每天早上用“捞饭”之法一次性做好全家全天三餐的饭,不仅一日三餐是干饭,从不吃稀饭或者喝粥,而且做出来的饭即使在闷热潮湿的季节里也不会变质,中午和晚上都是把冷饭放在锅里点一把火加热一下,也很省事。知青到山村后不久,发现早上不吃干饭实在难以应付繁重的体力劳动,所以很快“入乡随俗”了。只是由于知青集体户人多,没有那么大的蒸桶,所以,通常是每餐“捞饭”。

记得到了八九十年代,有一次,我出差到云南,在某餐馆里进餐,我扒了一口饭就从口感上判断,那饭活像我在江西云庄做过和吃过的“捞饭”。同事不相信,问了营业员,果然证实了他们做饭的方法与云庄差不多!看来,“捞饭”的发生、发展及其分布也值得研究。

 

1971.12.18 星期六 

今天5:30就起床了,因为桂、毛两人去新干买缸装口油,需早些动身争取能搭拖拉机而去。结果两人是步行回来,买了两口缸。

感觉好像不像前几天那么累。主要是摸到了点门路。但是捞饭仍过不了关。今天是太硬了,昨天则是……。

母校的事,费、徐很着急。经商量决定由他俩分别致函杨、方两处询问。我们应当有所准备。或许不几日又会来调查呢?

几次队里开会都没有去,一些事是漠而不知。昨天听桂说,邓公林说的,包工定额可以搞,凡是能搞的都要这样做,以提高劳动效率。桂以此怀疑学大寨。我以为这是错误的,大寨是主席亲自树立的红旗,不能怀疑。桂说,“这也许是政治中的一个大转变”。是否这样?值得深思。究竟是两条路线的斗争还是根本政策的转变,两者不可混淆。另外,从“一晚、连作品种以产量高为准”这一条看来,今年强调一律矮杆是属于形“左”实右的了。那么前不久关于程的传说也许是真的了。

【忆与议】

没有找到当年云庄人分到的食油是每年多少斤的记录,只记得云庄曾经是全县赫赫有名、名列前茅的茶油生产大户,所以不愁没油吃,而是愁油没处放,所以,集体户特地到县城买了两口陶瓷缸回来装油。平日吃油之外,到下半年还有一部分结余,分发到个人,带回上海家里,因为茶油在上海是稀罕之物。

日记里的邓公林是常驻云庄大队的公社干部之一,上传下达是他们的日常工作。对包工定额的认可与放松,也许是9-13事件以后各方面政策确实有所变化的实例之一。有的知青比较敏感,而我则比较“原教旨”。但也开始怀疑“一律矮杆”的做法了。当年这些细枝末节从细微之处反映了9-13事件对整个社会和大局产生了何等重大的震动。

有关涉及班主任老师命运的政治漩涡很快就波及到我们几个学生了,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666)|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