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我的一年间 9.新春惨剧 [原创]  

2012-02-11 11:21:34|  分类: 平民忆文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1968-2的笔记中,可以零零碎碎看到——

一起发生在1968年春节的命案

1968. 2. 2 星期五

上午去校。据说,春节期间,红三司曾把殷之濂叫去。他们对井冈山说发现重要线索。今天上午被押了回来。只见殷被打后的一副样子,脸被打肿了。井冈山令殷写一份关于红三司昨晚提审情况的汇报。红三司怎么搞的?打起人来了。

笔记此处提到的“红三司”和“井冈山”是学校里两个对立的组织。而文革中“打倒走资派”以后校长殷之濂则被“井冈山”方面关押起来。他被长时间关在学校东大楼四楼一个大约10平方米的小房间里,一天到晚有根正苗红的红卫兵监视,即使其家人子女送来衣物及香烟等日用品,也不能单独相处,而放假、过年、春节一概不得回家。记得当时他是抽“阿烟”(阿尔巴尼亚生产的香烟),烟味颇为异常,而在这种非常的羁押状态下他的烟瘾特别厉害,所以路过那个小房间的门口就可以感觉到强烈的“阿烟”烟味。

1968. 2. 3 星期六

据讲,上次红三司提审殷之濂时,挨打的还有ZZX、AZX,还有一个人不认得。

1968. 2. 6 星期二

据说,上次红三司提审殷之濂时,除了把ZZX、AZX都抓来了,还把A的弟弟、弟媳妇和A原来的一个男朋友(胡风分子)也给抓来了。其线索是,Z、A、殷是个反党阴谋小集团。结果,东风红三司、卢南红三司把五个人搞到绍兴路×号,与版指一起进行打。结果,A的原来的那个男朋友给打死了。A的弟弟死活不明。A本人打后从四楼跳下去,但没有死。尽管如此,红三司的材料无所发展。A是承认他们三人是反党集团,可是说,没有什么活动,只是搞宗派而已。殷之濂却坚决不承认。目前,公安局已就此事成立专案组进行调查。

这里的ZZX是我校的干部,记得好像是学校教导主任。文革中自然也成为批判斗争的对象。A不是我校的员工。可能我校校长殷与Z、A平日交往较多。因而被认定为“反党小集团”。这类不实之词横行天下,在那个时候不足为怪,更无法律可言。总算在发生命案之后还有公安局过问。

从我当时的笔记来看,那次命案似乎与出版系统有关。因为绍兴路上集中了多家出版社,是有名的“出版一条街”;而“版指”则是文革中一个颇有名气的造反派组织,全名“上海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出版系统指挥部”,简称“工总司版指”也即“版指”。与之对立的组织叫“上海出版系统革命造反司令部”,简称“版司”。现在的收藏网站上还可以看到“版司”的出版物《长缨》期刊。

1968. 2. 7 星期三

上午去校。据讲:红三司此次不仅打死了一个人,而且,AZX的弟媳妇也全身浮肿,人命危息。红三司昨天写了一份检查,轻描淡写,根本没有触及这个事件的根本。

据讲,关于殷、Z、A小集团一事,本来只有极少数教师知道,现在怎么红三司也知道了呢?

当年无论是“当权派”还是“阶级敌人”,他们的“历史问题”对大多数普普通通的教职员工来说,并不是人人皆知的,而十多岁学生更是“流水的兵”,愈加不会知晓那些成人师长的事情。所以,直到今天,一般的平民百姓仍然不知道文革中究竟是谁、又是怎样把“材料”抛出来整人,从而制造出一浪接一浪的阶级斗争新高潮。

1968. 2. 8 星期四

据讲:区革会认为,二月二日(?)事件,东风红三司参与的五人无多大关系,因为他们当A供认是个小集团后即将殷、Z带回,打死人是卢南红三司打的。因此公安局成立了一个专案组对此事进行调查。而我校红三司的某些人却说是区革会成立了一个关于小集团的专案组。

1968. 2.13 星期二

据说昨晚红三司闹了一夜。今晨区革会把ZZX叫去,保护起来。据说发现了重要线索。

对于那起命案,笔记里就到此为止,详细的来龙去脉无从查考。

在那个疯狂的年代里,极力鼓吹“阶级斗争是你死我活的”,而我们则仿佛深陷各种各样“阶级敌人”的重重包围之中,所以,更加崇奉“先下手为强”的信条。因而,在这个本应欢乐团聚的佳节里发生这样的惨剧,并不奇怪;在草菅人命的大环境下,一个“胡风分子”死于非命,也就习以为常。所谓“胡风分子”是指五十年代中期知识界揪出的“反革命集团”,继而在全国展开了一场大批判大斗争。到了文革中,与之有关联的人也就理所当然地被怀疑甚至认定也是“反党小集团”。而文革前“定案”的地富反坏右(“胡风分子”属于“反革命分子”)是一批“人还在、心不死”的“死老虎”,从他们身上可以挖掘出更多的“阶级斗争线索”。这就是当时的理论与逻辑。

 

又见新春大捷

当时对于这类发生在基层单位的“新闻”往往不足为怪,因为当时的主旋律是文革、阶级斗争、路线斗争乃至世界革命。在查阅1968-2前后的报纸时,看到了也回想起那一年在南邻发生的“振奋人心”的“新春大捷”。我们的报纸上天天传来捷报、喜讯,甚至有这样的大标题——胜利的红旗在顺化市上空高高飘扬 南越军民痛捣顺化敌巢横扫美伪军 同万恶的敌人进行激烈巷战,杀得敌人遗尸遍地溃不成军 到六日止,城东南部和西部大部分街区仍控制在革命军民手中(见人民日报1968-2-7第3版)。

在诸如“杀得敌人遗尸遍地”这类血腥字眼的同时,则是异常的亢进,极度的兴奋。1968-2-8第1版评论员文章《越南战友,你们打得好!》中说,“连日来,我国人民怀着无比兴奋的心情,注视着越南南方军民的英勇战斗,热烈欢呼他们取得的辉煌胜利。……捷报传来,人心大快。我们再一次向英雄的越南战友表示最热烈的祝贺。”

已经经过多年革命传统教育的青少年,曾经无数次看到过革命战争回忆录里描绘的胜利场面,此时又亲眼目睹南邻的胜利捷报,一种肾上腺激素奔腾在心间、激动于手足,似乎纸老虎、反动派就要被彻底打败了,所以我们这一代更有责任把世界革命中心正在进行的文革搞好、搞彻底,以实际行动祝伟人他老人家万寿无疆。人民日报1968-2-10第3版上有红卫兵的豪言壮语——

我们要紧跟毛主席伟大战略部署,大办毛泽东思想学习班,怀着对毛主席无限热爱、无限信仰、无限崇拜、无限忠诚的心情,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在学习中要突出一个“公”字,狠抓一个“用”字。全面落实毛主席最新指示,夺取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全面胜利。我们要把社会主义的中国——越南人民的可靠后方建设得更加巩固,更加强大。

诸如此类的语言折射出当时的心理和逻辑,持续不断的毫不留情的斗争被认为是世界革命走向胜利的前兆和必由之路,党内外、国内外的帝修反各种敌人都是是万恶的,坚决打倒乃至彻底歼灭是理所当然的。南邻前线杀敌正酣,后方自然不能松懈,为了使世界革命的堡垒与中心更巩固更强大,阶级斗争会更加激烈更加残酷,……。正是由此而形成更多更强烈的对立与仇恨,煽起更多更强烈的血腥恐怖,发生更多更强烈的暴力行为。

  评论这张
 
阅读(440)|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