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1日记选(28)秋收时节的困惑(续) [原创]  

2012-11-30 19:14:33|  分类: 1971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虽然秋收的持续时间也有个把月,从十月中旬到十一月中旬,但是没有春插、双抢时那样强烈的时间限制,所以劳动强度明显降低,秋收也就算不上是一个农忙季节,于是,非生产性的活动——民兵训练也就插了进来。

 

1971.10.31 星期日 晴天,多云

早工是民兵训练,雾大天冷。内容是队列操练。自文化大革命开始以来就不曾大接触过,不过还不怎样陌生,很快就纯属自如了。上、下午是割禾,仅4个男生,把打禾机扛到拿埠口。上午仅割了221斤,下午割了290斤。禾不大好,又是高杆,更不善割。下午41刻回到家。本要多割些,但屠、刘都不愿割了,弄得王很不高兴。回来后松土。洗衣。

【忆与议】

这一年的民兵训练持续三天,占用每天的早工时间,大约一个多小时。虽然不是“集体生产劳动”,但还是记工分的,没有这一条,十之八九会埋头于自留地,而不愿意到“演兵场”(晒谷场)。

从日记内容来看,尽管从1970年就开始强制推行“矮杆化”,但在基层还是“阳奉阴违”地残存着一些高杆品种。固然其抗风能力差,容易倒伏,但有抗虫害能力强、分蘖力强等优点,不仅不必密植,而且在收割时的弯腰程度没有矮杆品种那么厉害。因为收割矮杆时镰刀几乎要贴着地皮,否则稻杆太短,不便于脱粒。所以村民们怀念千百年传承下来的高杆。我们知青则从一开始就大量接触矮杆品种,所以偶尔遇到高杆时,反而“不善割”了。

从日记中也可以看出,当年也有知青和我一样,天真幼稚地想多做一些“贡献”(参见《1971日记选(27)秋收时节的困惑》),然而,更多的知青则以“按酬付劳”与不合理的政策抗争。

 

1971.11. 1 星期一 

早工是民兵训练。内容是刺杀,防左、右、下及防左侧击等。上、下午割禾,加了郜。至下午4点,割谷690斤,超额完成110多斤。汤JM今起烧饭。

程昨天下午去新干,从阳团一回队青年处得知有关林、陈反革命叛国集团的较确切的消息,系上海10.2628传达到群众。今天广播各友好国家祝贺我恢复联合国合法权利的贺电中,已无“林”了,有的则以董副主席代之了。林陈反党集团是我党历史上第十个反党集团。叛国投敌,自取灭亡!晚上民兵政治夜校学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忆与议】

虽然还没有把9-13事件传达到山村基层百姓民众,学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等歌曲的活动却已经开始了。毕竟,文件已经已在各级干部中传达,全面铺开时则需要“舆论先行”,如此细节值得回味。

 

1971.11. 2 星期二 阴,多云

早工是连续第三天、也是最后一天民兵训练,内容仍是刺杀动作,防左弹膛击、后转刺等。

上、下午割禾。郜未来,仅4人。上午完成340斤,下午43刻回到家,共割谷近600斤,超额完成近100斤。另外还挑了担杆。晚上阅报。上午挑了担百斤左右的担子,虚汗一身,头晕无力。

【忆与议】

民兵训练内容仅限于队列操练和刺杀,看不见一把真刀,摸不着一杆真枪。好在山区里漫山遍野有的是各种杂木,民兵连长要求大家各自准备,人手一根一米多长的棍子,权当步枪,学练刺杀。尽管晒谷场上杀声震天,大家还是咕哝不已:如此训练有何作用,真不知道那些领导和决策人在想什么。

知青在秋收中对“按酬付劳”乐此不疲,连续早早收工,还有超额完成的美名,可谓名利双收,也为1972年春插和双抢时知青继续“独立成组”奠定了基础。

日记中的“挑了担杆”是指挑稻草回家,杆是当地方言里的稻草,每年秋收要为今后一年筹集稻草。在山林柴禾充裕的云庄,稻草主要是用于喂牛,另外也用于日常的灶膛点火以及搓草绳等。在当年的公社体制下,稻草也是由生产队统一分配的,每家每户挑回指定田块的稻草。因此,在收割晚稻时有一个“拢杆”程序——把脱粒之后的稻草拢成一个个宝塔状,如下图所示,图为2010-11知青回访云庄时所摄。

1971日记选(28)秋收时节的困惑(续)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在田里拢杆之后经过几天日晒后,挑回家中,收藏于“禾间”(村民家中多半每家有一个专门用于置放农具和稻草之类杂物的简易披屋)。曾经有一种高脚凳子似的架子(“禾架”)可用于挑稻草。其实,那是专用于收割间作稻(“稏禾、丫禾”)的早稻的,因为不同生长期的两种水稻交叉间作在一起,收割早稻时只得把割下的稻放在特制的“禾架”上,形状就像一人高的高脚凳子,“凳面”下有一根固定在两条“凳脚”上的短扁担;两条“凳腿”各有一个活动的衩,两个衩张开时,就形成两个V形,整体有点像连成一体的W形。关键在于两个V形张开的时候,可以分别放置一把把等待脱粒的稻把,待两个V形里放满后就挑到田埂边进行脱粒,如此反复使用,成为从稻田中向田埂运送稻禾的重要工具,所以称之为“禾架”。到了秋收季节,“禾架”也可以用来挑稻草。由于1970年开始明令禁止种植间作稻(“稏禾、丫禾”),所以“禾架”也就失去了用武之地,很快趋于绝迹。正宗的专门用于挑稻草的农具是一种“禾担”,木质,扁担状,长约两米,两端包覆着铁皮,而且呈尖锐状,可直接刺入成捆的稻草中,所以挑稻草时比普通扁担便于操作。也有“简式禾担”,用单根粗竹子做成,长度与正规“禾担”差不多,两端削尖,便于插入稻草捆。这种“简式禾担”加压在肩膀上的感受远不及正规“禾担”。(关于间作稻(“稏禾”),详见《我参与了一次“丫禾绝唱”》)

 

1971.11. 3 星期三 多云转阴

今天没有出工,左腰很不好过。刘、屠也不大愿去割。结果仅王一人去了。割了200余斤,近十分,但到天黑才回来。政治夜校今由长邓讲国际形势。

【忆与议】

当时在云庄“坐镇督战”的公社干部有两个姓邓的,知青根据两人高矮不一样的特征,分别称之为“长邓”“矮邓”,谐音沪语中的“长凳”“矮凳”。

 

1971.11. 5 星期五 

没有出工。(早工是砍柴,上、下午摘木籽和割禾)。早饭后,大家一致决定把一只最僵的猪杀掉。张YH杀得很成功。这只猪放掉血后仅57斤重,“年龄”却已1年多了!剖腹一看,肺里有病!政治夜校今天支书、长邓讲话(反腐蚀)。

【忆与议】

日记里说到知青集体户的一头病猪,杀了之后还放血称重,说明后来成为知青难得的解馋之物。这在一年没有几次有肉吃的年代里,还是求之不得的,仿佛天上掉下一个大馅饼。

我的日记里已经多次出现开会或学习班上“反腐蚀”的记录,现在一直没法查到相关的资料。

 

1971.11. 7 星期日 多云

早工砍柴未去。上、下午在拿埠口割禾。除王外,共4人。到下午4点半,完成了十成的任务,补回了早工。晚上政治夜校,为继续教唱《国际歌》,发下四本主席著作单行本《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井冈山的斗争》《关于纠正党内的错误思想》《反对自由主义》。徐这个人实在糊涂,今天还在读林的“语录”,是解放军报六月份一篇关于突出政治的社论。会后队里召集班长开紧急会议,说明天上午开大会传达中央文件。不言而喻,定是有关林的。

【忆与议】

当年对早工去搞副业砍柴,很不乐意,因为找不到可以在一个多小时里完成100多斤砍柴任务的合适山林。大多数知青是宁可背上“挑肥拣瘦”的恶名而不愿意挣那样的工分。这样的损失则在上、下午的“定额”割稻中补回来,真可谓“堤内损失堤外补”。

日记中的徐是位女知青,当时已经是生产大队的队委之一了,也是政治夜校的“主讲人”之一,可是偏偏政治敏感性较差,在传达关于9-13事件的中央文件的前夜还在组织学习“副统帅语录”。

  评论这张
 
阅读(731)|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