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1日记选(27)秋收时节的困惑 [原创]  

2012-11-27 14:22:57|  分类: 1971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大禾”(方言发音:hai wo;学名:一季晚稻;简称:一晚)收割结束后不到一个星期,就开始收割“连作”(学名:后季稻;俗称:二晚)。在那个“以粮为纲”的年代里,首先追求数量,因为“连作”毕竟是在一块田里种了两季庄稼,所以“连作”的种植面积大大超过“大禾”,收割的时间也比“大禾”要长。当然就劳动强度而言要比双抢收割早稻时低多了。

 

1971.10.23 星期六 

早工在高坑(足耒)萝卜。上、下午在庙下割连作。我们组六个人自成一组,任务是744斤,上午即完成459斤,还存了一担,下午23刻就回到家了。洗衣后,搞菜园至5点。超额完成六十多斤。不知怎么搞的,膝、股关节突然疼痛起来,挑担很吃力,并且虚汗满头。实在使自己担心自己呀!

1971.10.24 星期日 

上、下午在庙下割禾,王因脚痛未来,五个人,上午就割了六担,仅差几十斤。下午割了四担。全天超额完成252斤!还收了早工,3点半到家。洗衣。

1971.10.25 星期一 阴有雨

早工搞木籽晒场。上、下午割禾。小汤摘木籽去了,故只有6个人。上午割了5担,下午仅162斤。到13刻就回来了,超额完成40斤(任务602斤)。因为下起雨来了,否则定要多割一些的。回来后,揩身、洗衣。

1971.10.26 星期二 (晴)多云

早工搞木籽晒场。上、下午割禾。上午即基本完成,挑回550斤,还存了二、三十斤。全天任务602斤。结果,到240分就回来了,超额完成159斤。回来后,给菜园挑了两担肥。洗衣后写给家里的回信。晚上小坑放映《英雄儿女》。我队大部分上海青年都去了,仅有八人未去:沙、费、屠和我及汤、黄、李、周。

【忆与议】

从上述几天的日记来看,由于知青在此之前的十来天收割“大禾”中“自成小组、独立作战”,很有“成就感”,所以,在收割“连作”中继续“奋勇作战、高歌猛进”。按底分确定的任务基本上有半天时间就可以完成,早早地“收兵回营”,走在回家的田间小道上,看到底分接近或达到十分的村民们还在埋头苦干,知青感到“扬眉吐气”“得意洋洋”。这说明当时那种生产管理办法是无助于从根本上调动知青积极性的,且不说“扎根一辈子”之类的高调了。

从日记的描述来看,当时也不是实行“多劳多得”“按劳付酬”,为了对付磨洋工的风气,想到了“定额管理”,但是又没涉及问题的症结所在,所以变成了“完成任务至上”“按酬付劳”,从大局和长远来看,显然是不利于生产和发展的。从日记的字里行间可以感到,我的劲头很足,对超额完成任务颇为兴奋,恨不得超额得更多些。但是,这只不过是心血来潮,一厢情愿,也不可能长久。

 

1971.10.27 星期三 多云到阴

早工挑柴未去。红色电波传来振奋人心的好消息,10.25晚上,26届联大以压倒多数(763517弃权)通过了阿尔巴尼亚等22国的提案,并否决了美日反动派炮制的企图阻挠恢复我国在联合国合法权利的提案,蒋介石的代表从此被驱逐出联合国。这是世界人民的胜利!云庄的上海青年亦为之欢欣鼓舞。

刘等班长下午去公社开会。故今天只有四个人割禾,底分19.6,任务为392斤。田是陷田,禾是死禾,很不景气,到下午31刻回来,仅超额完成30多斤。洗衣。在菜园松土。共1个多小时。后阅《参考》。晚上云庄放映《英雄儿女》及新闻简报71年第7号。大家是冒雨看完的。9点多映完。又与苏一起聊到近11点才睡。郜在今天上午回队。她回沪治肾炎已近一年矣!

1971.10.28 星期四 阴有雨

一天下雨,下午更大些。没有出工,尽管活儿很轻快(种麦、三光)。早饭前和上午翻阅了9月份的文汇报。对于苏昨晚所说的事情还不尽相信。晚上在队部观看了影片《铁道卫士》及新闻简报71/8号。这是第一次连续二天看电影。

1971.10.29 星期五 雨停转阴

今天没有出工(早工挑柴,上、下午搞三光)。几乎一天泡在复阅“参考”中。把5月、6月及7月上半月的都复阅了一遍。

1971.10.30 星期六 阴转多云

今天没有出工(早工挑柴,上、下午木籽)。又一天泡在《参考》中,把最后的半个月即7月下半月复阅完毕。赴公社参加青年工作会议的刘、周、徐午后返回。完全证实1027日晚苏所说之事为确凿可信。

昨晚说自今天起隔日办夜校。今天是第一次。我就没有去。这夜校纯粹是一个形式,谈不上有什么实际效果。

【忆与议】

这几天的日记隐隐反映出当年一种很复杂很矛盾的心理状态。“入联”是当年的一件大事,仅仅在几年前,1965-1-7印度尼西亚宣布退出联合国,在我脑海里留下了深刻印象,尤其是,我国总理随即提出建立一个“革命的联合国”!岂料,八个多月后,印尼“9-30事件”把印尼总统苏加诺赶下台。虽然报道说“印尼人民燃起了武装斗争的熊熊烈火”,但是很快无声无息。一年后,1966-9印尼重返联合国,“革命的联合国”成为泡影。紧接着,文革的造神运动又使我们这些青年人形成“世界革命中心”的幻觉,把建立“革命的联合国”的幻灭改变成了对“入联”的梦寐以求,以为可以从此大大推进“世界革命”了。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就在“入联”之时插友苏某带来上海正式传达“9-13事件”的说法,“世界革命中心”的“副统帅”居然会折戟沉沙。虽然已经在一个多月以前就开始从“敌台”听到有关的传闻,到1971-10下旬已经是到了“向全国群众传达”这一步(参见《9-13事件后的四步走” 》),但是,如此姗姗来迟反而觉得不可思议,所以在日记里留下了“不尽相信”的感受。还连续翻查过期的《参考消息》,试图找到事实的真相。当然这是徒劳的,直到四十多年后的今天,9-13事件仍然没有解密。

在那个时代,对来自“帝修反”方面的不利于我们这个“世界革命中心”的消息,更是视同洪水猛兽,严密封锁,于是各种各样的小道消息应运而生,还出现过不少令人啼笑皆非的传言。记得在1969-7人类首次登月之后,有关的确切情况在目力所及的报纸上没有看到正式的报道,却有一个知青传开了一则来自上海的十分“鼓舞人心”的“内部消息”——尽管“美帝”率先登月,但是我们也有飞船紧跟其后,对“美帝”的一举一动是一清二楚……。现在会对这样的梦呓觉得极为可笑,但在那个愚弄民众的造神时代则是十分正常的,自诩为“世界革命的中心”而不可一世、无所不能,正是无知无畏的夜郎自大。

  评论这张
 
阅读(598)|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