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1日记选(25)那年的国庆与中秋 [原创]  

2012-11-12 19:55:00|  分类: 1971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乡以后的第三个国庆节,是在一种异样感觉中度过的。尽管我早已从单管半导体收音机里得知1971-9-13的惊人事件(见《1971-9-13事件及其他》《我这样经历9-13事件后的四步走》),但是终究接受过多年“听…话、跟…走”的政治教育,所以始终不敢相信那是真的,更不敢在日记里留下什么记录。但是国庆节前后的异象使我忍不住“自我开禁”了。

 

1971. 9.30 星期四 多云,阴,夜雨

脚伤仍未见好转,令人心焦。下午阅报。后阅《斯诺访华文章》至晚。晚上收听广播,从7:30一直听到12:00以后才入睡。主要是等国庆社论。可是没有。

【忆与议】

从日记中看到1971-9下半月我不止一次翻阅过期的文汇报、参考消息等报纸,而对《斯诺访华文章》也不是第一次阅读(参见《1971日记选(17)第三次参加双抢(续)》),试图从中寻觅迟迟没有公之于众的惊人秘辛的蛛丝马迹。岂料愈来愈多的疑惑接踵而至,多年来国庆前夜必有的提前广播国庆社论竟然没有了,使我忍不住记录在案。

 

1971.10. 1 星期五 

今天是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的光辉节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二十二周年。身在云庄,心向北京,衷心敬祝我国各族人民的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寿无疆!祖国正迈着巨人的步伐跨进第23个光辉的年头,新的伟大胜利正在向我们招手,当务之急是“认真学习,弄通马克思主义”,永远坚定不移地跟着伟大领袖毛主席,直到共产主义在全世界实现!

男生中除沙、费、刘等和我之外,今天都出工去了。忆前年之国庆,和去年之国庆,以休息来庆祝来庆祝者甚多。国庆出工而不休息,未必是件坏事,但重要的是隐匿于这一现象背后的实质。我认为,目前云庄青年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政治学习问题,其次是个团结问题——后者近来似乎也突出起来了,连沙同刘之间也产生了很大的矛盾。如果不是孤立地、片面地看问题,那么就不难发现,云庄青年中产生的这许多问题,以“实事求是”为口头禅,自称“看破红尘”,是值得警惕的。这种种现象之产生,是不能以“没有什么东西去填补空虚”而“一言以蔽之”的。我们是处于阶级社会中,“每个人都在一定的阶级地位中生活,各种思想无不打上阶级的烙印”!主席的教导是我们时刻不能忘记的。现存问题的解决,也只有靠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

今年国庆,没有发表社论,也没有举行游行和国庆国宴,晚上也无焰火晚会,报上也没有刊登主席照片。所以大家都感到奇怪。

【忆与议】

国庆节日记的“开篇语”可谓当年典型的节日颂歌模式。但在空洞无物之余,也有值得回味之处。随手写下的豪情壮语“永远坚定不移地跟着伟大领袖毛主席,直到共产主义在全世界实现”,这在当时肯定是认为毫无疑义、百分之百正确的,但很少会仔细想想这样的说法是否真有道理——在伟大领袖有生之年就能在全球实现共产主义?还是因为真的出现了万寿无疆的神圣?……总之,在那个疯狂造神年代,已经没有独立而冷静思考的余地了。所以,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那天日记中犹如原教旨信徒般地议论知青集体户出现的现象,面对三年来知青集体户中空前的“内讧”等棘手的实际问题,只会鹦鹉学舌似的搬弄辞藻,神马“阶级社会”“阶级地位”“阶级烙印”……不一而足。类似的做法和模式至今不乏市场,足见造神流毒之深。

有趣的是,正是由于与此同时在“偷听敌台”,才会进一步敏感地发觉二十多年来国庆佳节居然没有国宴、游行、焰火等等怪异现象,并且记录下来。

 

1971.10. 2 星期六 

脚伤已有一周,毫无好转之兆。现在我对于物质的享受,特别是吃,是不大感兴趣的,且较以前更不感兴趣,于周围同学之中尤为突出。当然肚子也不大想享福。但这只是诸原因之最次的一个。对于有人从“瓜王”到“花生迷”,有人一次购肉数斤的“大派头”,有人幻想于个人自由而置大食堂于不顾,等等,我从心底里感到厌恶。看来对于我们云庄青年及食堂的担心并非是多余的。

1971.10. 3 星期日   (中秋节)

今天是我国民间传统的中秋佳节。此处比国庆节要热闹,杀了5头猪、1头牛。昨天下午,我们食堂就买了肉,统统划归各自处理。我和王XW走到一起去了。买了一斤酱油,烧了红烧肉,吃饭前还去买了半斤甜酒。这是我近三年来第一次想到喝酒。主要还是因为脚伤不见好也。

今天早饭也是和王吃肉,还剩下三分之一强。上午刚开始准备处置家里来信,就被沙叫了下去。一起筹备吃的还有王、黄、汤。中午是为了招待钟和孙。忙碌了一上午。吃饭喝酒共一个多小时。我竟吃了半碗甜酒还不醉,是我第一次喝这么多酒。吃饱喝足,时已1时许。钟、孙和我们聊谈少顷即回队。我回楼上休息。把今年的家信和弟弟来信处理了,但留下少许准备抄录了再处理。后来给家里写信,但心思集中不起来。晚上只吃了2两饭。饭后大部分男生在楼下门口路灯之下歌咏,却有人在室内大唱反调,搬出一些毒草歌曲对抗之。歌咏结束,我也快入睡了。

1971.10. 4 星期一 

今天仍不能出工,好像起了嗜睡的感觉。上午睡了近两个小时,到中午才起床。下午又睡了2小时之久。昨天中午招待钟、孙,晚上女生又招待回“家”的刘H等,余下不少菜,今天中午和晚上才报销了。中午在王XW处,仅4人,汤、沙、王和我。晚上又在显龙家,加了黄、王爱珍。两天来,吃上面的活动使我感到,以后再不能卷进此种漩涡,实在难以拔足而出呀!一则是自己经济搭不够,不能多吃人家,二则是在客观上与另外一部分同学造成隔阂,而更重要的是,自己思想上防线会因此逐渐放松,终会有全线瓦解崩溃之危险,于己、于革命都是损失。

桂连续出勤已百多天了,精神实在可嘉,然已积劳成疾,人的(肝炎)周期已到矣。当然,要把高度的革命干劲与严格的科学态度结合起来。但我目前缺乏的还是前者。

【忆与议】

中秋节到了,曾经的“革命化”激情荡然无存,空头的政治已经让位于实在与实惠,热衷于解馋、打牙祭成为风气,集体户面临着分解的危险(已经不止一次地在“吃肉”之时“各自处理”,在“卖猪”的时候要求全部分款到人)。而我的日记更显得充满了自我矛盾和无可奈何,既有清教徒式的处世观,又有乌托邦式的幻想,还有阿Q式的自我陶醉。

 

1971.10. 5 星期二 

已经连续十余天休息了。真倒霉。从早上开始补衣服,直至中午。坐在窗口,阵阵寒风,吹得头疼得很。下午睡了会儿。

1971.10. 6 星期三 

下午应民兵连长启祥之命,搞应征青年政审材料,一共是五个:冬生、何新夫、海根、富泉及一浙江人。只搞好前两人。最后者连材料都未调查好呢。

1971.10. 8 星期五 

因应征青年的政审情况不全,今天早上就和启祥去五队,向程佩苟本人了解。绕道二队到五队。早饭在钟那儿吃的。又到二队后,再去一队。还未到一队,就下起雨来了,且越来越大。向“上海人”借了雨具后才回队,已淋湿矣。午饭前把程的政审表、材料各制2份。下午把朱海根、邹水生、屈富泉四者的搞好,也近天黑了。

【忆与议】

每年冬季征兵之前整理应征者的政审材料,已经逐步成了我的“专职”。不过我始终没有胆量打听为什么不让插队知青应征当兵?

 

1971.10.10 星期日 

早工没有去。今天是近半个月来第一次出工。内容是在炉下(上)割一晚。和菊根、顺茂、添仔一起,扛了一架打谷机。经过努力,到下午4点半就回来了。底分是29分(包括早工),应割谷580斤,超额38斤。今天上午踩机子,多是一打二割。下午以拢杆为主。全队要算春桂组回来最早,是3点半。

晚上队里开大会,支书作形势、任务的讲话。后森茂读了国务院办公室第一号参阅文件,(上海)李子园大队勤俭办社的事迹。

1971.10.11 星期一 晴,大风

早工挑土砖,未去。上、下午割大禾。比昨天加了一个人:贱芽(6.8分)。任务是716斤。经过努力,下午2:45就回家了!超额完成20多斤。上午共割了6担,下午割了2担。上午仍是打禾,和贱芽合作。下午则以拢杆为主。这两天上午都挑谷一担,下午都是和顺茂轮流挑一担。

【忆与议】

此处的割禾是指收割大禾(方言发音为hai第四声、wo第二声),学名一季晚稻。继续采用按工分底分确定任务的办法,对于遏制磨洋工可谓“立竿见影”,但是从更广更深的角度考虑就难说了。

看到“国务院办公室第一号参阅文件”这样的称谓实在觉得新奇,但百度一下大吃一惊,至少在九十年代末还有这样文号的文件。究竟是什么性质的东西不得而知。

 

1971.10.12 星期二 

早工仍未去。上、下午在炉下割禾。今天的禾很差。上午勉强割到5担,每人一担。下午经过努力奋战,终于完成任务,超额了几斤!但回家已是510分了。前昨两天公社派人来了解周的情况,分别找董、汤、宋、王XW、王AZ等人谈话,并要他们各自写书面材料。

【忆与议】

日记中说到的周是个下放干部,原籍上海,大我们十岁左右的江西共大毕业生,属于干部编制。1968年秋末冬初下放到云庄,三年后终于有希望重新安排工作了,想不到还有那么一套调查过程,真是匪夷所思。此君后与插队在云庄的一位女知青结为秦晋之好。

  评论这张
 
阅读(769)|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