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我的一年间(1967-10~1968-11)·絮言 [原创]  

2012-01-06 13:14:18|  分类: 平民忆文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2008-12-25回忆41年前的1967-12-25,写了一篇《那一年的12-25夜》。其中简单地提到自己的亲身经历——“文革一来,跟着热闹了一阵上街游行报喜宣传之类,就感到无趣乏味了,成了一个‘逍遥派’。我在家闲得发苦之时,一位同学来找我,要我帮忙抄写‘大批判专栏’,我也就应允了。那大概是1967年国庆以后的事。”写下这一笔时,我一时想不起来,到底什么时候、又是什么原因,会促使我从1967年初冬开始置身于“大批判专栏”。

到了2010年初春,我根据从网上收集的当年重要社论等资料,初步解开了一年多以前给自己留下的谜团——1967年国庆以后促使我卷入“大批判专栏”的重要原因是,那年10-25有一篇号召大中小学生“复课闹革命”的社论发表了。详见我在2010-04-08写的《1967我经历复课闹革命》。

将近两年过去了,近来我又找到了更为直截了当的“史料”——1967-10~1968-11我的中学母校里一个“大批判专栏”的目录。那份目录得以历经45年而留存至今,也是由于当年我的一次“无心插柳”——记得“大批判专栏”出版了若干期以后,班主任老师指定一位同学(班级文革小组的负责人)收集所有底稿,锁在抽屉里保存起来,一般人难以接触。当时我只是“抄手”(只发挥自己的毛笔字特长,专司抄写,不负责组稿定稿),但我偏偏从小喜欢收集,喜欢前后比较,所以在实行专人保管的做法以后,为满足自己的嗜好,就自行其是,编制、“私藏”了一份“目录”,即在每一期“大批判专栏”张贴出去以后,记录该期的出版日期(即张贴日期)及各篇文章的题目。现在从这份目录中可以回忆起当时的不少情景,例如,最初的内容都是“转抄”性质,尔后开始出现“原创”——教师和学生写就的大批判文章,于是就记录了相应的署名。当然那些都是“造反派组织”的“革命化”笔名,现在也很难回忆起真人真事了。而当时从“转抄”到“原创”的转变,又折射出那段“复课闹革命”中的许多细节,于是,在慢慢回望那些“破烂纸”的时候也就深深陷入了对那段特殊历史的回味。

那份目录,用自己小学时代余留的双线练习本内页,记载了第1~57期“大批判专栏”的篇目,共有5张,总计10面,具体的起讫时间为1967-10-28~1968-11-15,前后整整一年有余。该“大批判专栏”有自己的名称——教育革命。为什么起这样的名字?不得而知。只记得那位来我家动员我去学校帮忙抄写大字报的同学告诉我,那是我们班级一些参加红卫兵造反派组织的同学和班主任老师等一起商定的出版“大批判专栏”的计划,但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需要一个能写毛笔字的“抄手”,于是想起了我在1966年夏天文革初期写大字报时表现出来的毛笔字写得又好又快的特点,所以就来动员我“不做逍遥派、争当造反派”,并讲明:组稿审稿、版面设计等前期工作均已完成,我去抄写即可。“大批判专栏”的大名也已经确定,就叫“教育革命”。相对于当年五花八门的小报、专栏的名称,这个名字叫得可真大真牛。当时我们已经一年多没有上课了,教育革命也应该有个说法了吧,该让我们回学校上课喽。我也想借抄写之机,先睹为快,早早知道教育革命到底怎么搞、以后的课怎么上。当然,后来的事实无情地粉碎了这种极为天真的想法。

至此,这样的回忆看上去蛮有道理,也顺理成章,我果真就那样“一蹴而就”地置身于“教育革命”了?我怀疑这样的回忆其实并不完整、并不全面。我想起了曾经从网络上看到过历年的人民日报。于是寻找到1967-10,并藉此回顾和感受那时候的大环境大氛围,感觉是,当时我不可能有超前的醒悟,而是自觉不自觉地“投身革命”了。虽然那时候我家是文革的“革命对象”,我属于“黑六类子女”,确实可以继续以此为理由做“逍遥派”,但是在那样一个超级革命化的时代不想革命还真难。还记得文革前参加学习共青团章程的小组,知道了“重在表现”的“阶级政策”,懂得了要积极主动“靠拢组织”,而此时正处于“大革命时期”,又是“造反派组织”主动找上门来,请我去“参加革命”,岂不是“天赐良机”?所以再当“逍遥派”并不现实,也不光荣,而是应当“投身革命”。

事实也确实如此。与那份“大批判专栏目录”在一起的“破烂纸”里,还有一些杂乱的散记,字里行间可以感觉到,我成为“抄手”后不久,大约在1968-2,就成为班级“红卫兵排”的一名“战士”了。此外有1968-8-14填写“红卫兵登记表”时留下的“文化大革命中的表现及对两条路线斗争的认识”一栏内容的草稿!这些“铁证”真令我有恍然大悟之感!当年自己是处于这样的状态的!近年来我在整理自己的知青日记时,总以为自己直到1968-11“自愿报名插队落户”的时候才“光荣加入红卫兵”的。现在看来自己的记忆也不是确凿无疑、准确无误的。

那些“破烂纸”是真实的,但是其中并没有也不可能完全反映自己的全部真实想法,即使如此,也使我能够比较真实地还原自己那一年间的经历,把自己在2010年写的《1967我经历复课闹革命》大大充实起来,具体地展示何谓“复课”、如何“革命”。这样的还原,使我这个不明就里就置身于革命的普通老百姓不能不深思:文革的始作俑者对教育革命真有可以操作的蓝图?文革的“司令部”对“斗、批、改”真有战略部署?文革中诸如“清理阶级队伍”之类的最新指示真是针对“一小撮走资派”?……时隔四十多年,回望自己留下的痕迹,回味自己的亲身感受,重读当年的人民日报,确确实实是别有一番滋味的“温故知新”。

是为序。

  评论这张
 
阅读(564)|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