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0日记选(45)知青又一次“批资反修”  

2011-08-03 20:35:07|  分类: 1970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尽管知青在“再教育”下有诸多不满,但自以为识字有文化,能看书读报,保留着相当虔诚的信仰,犹如“原教旨主义者”。这一年的农活中不时采用了“计件记工制”,知青也从中多少得益,但是多年深受“政治挂帅”“四个第一”等等的熏陶,紧抱书本与教条,又一次掀起小小的“批资反修”风浪。而在一年多以前的1969年春末,围绕着副业生产中的“包工”、多劳多得,知青就闹过一次(见《知青发起“批资反修”争论》),后来不了了之;在实际生活中“资本主义、修正主义”的“计件记工制”却在1970年“严重泛滥”,正说明了农村中那套管理方法已经遭到越来越广泛的或明或暗的抵制。可是,一些知青依旧天真幼稚地“唯书”“唯上”。

 

1970.11.11 星期三 阴,傍晚起有小雨

不少人都觉得现在没味道。论出工,什么都按底分规定任务,这种计件制度越来越使人厌恶,它根本不能唤起积极性,相反还促使个人主义的膨胀,对集体经济有百害无一利。要想明年实现“保八百争千斤”的目标,不抓政治思想工作是绝对不可能的。

1970.11.19 星期四 晴

队里某些人简直是走倒路。现在搞三光竟采用如同解放前资本家雇佣工人那样的办法:每坵田插上了号码牌,干部定好各坵田的工分。每人包一坵,搞完三面光,取牌向记工员上分。企图凭借此种方法来达到明年农业特大跃进,实在是南辕北辙!某些人的所谓“学大寨”,根本是背道而驰,根本违背大寨精神,是动摇社会主义集体经济基础的!

1970.11.23 星期一 阴有间断雨

昨晚屠去上工分,回来说耘连作的工分已决定,其小组中有人最高挣了15分一日。这是采用了这种办法:各小组若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就得底分;提前完成,则有加分;反之,则减工分。这是向包产到户倒退的一种反动!上海青年中,可推D、T两人最起劲了。心中可还有一点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决不能参加这种倒退向资本主义的勾当!作为一个革命青年,时刻捍卫、誓死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是神圣职责!

徐到公社开会回来说,她将此事向公社领导反映了,公社领导说要来云庄处理这件事,并说云庄的根子就是包产到户!这不仅使我想起刚来时支书曾对我们说,刘少奇的三自一包,云庄从未搞过。这岂不是赤裸裸的撒谎吗?!事实说明,包产到户云庄就曾推行过!

1970.11.25 星期三 阴有雨

队里某些人竟然还在危险的道路上“阔步前进”。昨天,支书亲自出马,检查质量,并也参与包工(定分)。下午,我还见FX、FF、FZ、GM几人兴致勃勃、安然自得地在定分哩!现在甚至连劳动小组都不分了,一片混乱的无政府主义状态;完全是从个人出发,愿到哪就到哪,愿什么时候开工就什么时候开工,收工也完全自由决定……一切都以“我”为中心了!一点集体生产的影子也没有了!这是为什么?为什么?!打倒“包产到户”!彻底肃清刘少奇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的余毒!

傍晚徐从公社回来。全省根据省革委常委会议建立八十万人的宣传队,狠抓基层领导班子建设。徐参加的就是这一宣传工作。因公社负责人另有事,晚几天再去。为时一个半月。她又反映了云庄包工定额事。支书抵赖,公社负责人公开点了名。拿埠也是此类事件,上海青年贴出许多大字报。……徐还说,支书在回队后向徐解释说,这是没办法,但也要看到干劲大,这是毛泽东思想……。真是一派胡言乱语。

【忆与议】

上述日记中留下了我的想法,但在当时最多在几个要好的插友中议论一两句,在公开场合是不声不响的,因为担心因言获罪、祸从口出。

在1970年争论不已的计件记工问题上,云庄大队的这位支部书记又一次显得“另类”:一方面,他看到了“大寨式记工”带来的明显弊端,而且坦陈搞计件记工制是出于“没办法”;另一方面,他又强调了计件记工制下“干劲大”,因而是符合毛泽东思想的。这种来自基层的智慧使我们这些知青屡屡感到吃惊。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刚到云庄不久时他对12-21指示的解读(见《另类解读12-21指示的一位“农村同志”》),之后又有“没有右,就没有左”的见解(见《大队支书一语惊人》)

 

1970.11.15 星期日 多云

晚上队里开会,由支书传达梅峰学哲学现场会精神。

1970.11.18 星期三 晴

午饭后,应老周之命,抄写毛主席哲学语录。至4点完成。

1970.11.19 星期四 晴

早饭后应老周之命书大字十七个“掀起活学活用毛主席哲学著作的新高潮”。

【忆与议】

几乎与批判计件记工制的同时,一个“活学活用毛主席哲学著作的新高潮”在神州大地掀起了。四十年后的今天,已经想不起这是怎么一回事了,上网搜索,看到“收藏热线”中有当年的“红宝书”——《毛主席的五篇哲学著作》,具体是指什么?只回想起了《矛盾论》《实践论》《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还有什么?求助于百度百科,才知道还有《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在中国共产党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的讲话》。至于为什么会在1970年掀起这样的“活学活用新高潮”,只记得它发生在1970-8~9举行的九届二中全会之后。在网上没有见到直接相关的资料,找到一篇《人民日报》1970-10-30社论《认真学习毛主席的哲学著作》。它一开头就说:“党的九届二中全会向全党发出认真学习毛主席哲学著作的号召。全国各报刊最近发表了不少工农兵学哲学的好文章。这些文章,运用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的基本观点,解决一两个实际问题,用通俗的语言,讲亲身的经验,给政治思想战线带来了新气象,推动着活学活用毛主席哲学著作的群众运动继续前进。”接着反复讲述了“为了巩固无产阶级专政,为什么一定要学习毛主席的哲学著作”。

当年这样的说法是迂回曲折地告诉民众,党内发生了危及无产阶级专政的两条路线斗争。公开见之于报章的说法是在全国开展“批修整风”运动,而内部传达的则是“批陈(陈伯达)整风”。如今许多文章书籍描写1970年九届二中全会全会以后那个时期的,也是聚焦在党内高层的斗争方面,尤其是从1970-9开始的批陈整风到1971-9的副统帅折戟沉沙,没有谈及面对基层与群众的活学活用哲学新高潮。所以,那段历史在我们这些过来人心目中依然显得诡秘莫测。

那样的“学习”到了基层,演变成了知青在农村生产队“批资反修”“学习大寨”的有力“理论依据”,这在那个年代也并不奇怪,“活学活用”就是取我所需、为我所用、大打语录仗的实用主义罢了。

 

1970.11.28 星期六 阴有雨

已下了一星期雨了。这种天气实在不愿出工。早上翻看《世界分国地图册》。近来伟大祖国在国际上的声望越来越高,外交战线上奏响了一曲又一曲毛主席革命外交路线胜利的凯歌,形势空前大好。

【忆与议】

在下乡的时候,我带去的书籍中有一本六十年代初期出版的《世界分国地图册》,那是1964年我考上初中以后,理出了一些小学时用的书籍报刊,到废品回收站换来一些钱,买了两本地图册。另一本是《中国分省地图册》。在那个无书可读的文化沙漠里,地图册是我百看不厌、浮想联翩的读物。

日记中记下的一早就看《世界分国地图册》,是因为我国外交有所突破,根据我的专题记录,短短一个多月里,就与四个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加拿大,1970-10-13;赤道几内亚,1970-10-15;意大利,1970-11-06;埃塞俄比亚,1970-11-24。

虽然日记里也在高呼“形势空前大好”,心底里却有许多不理解的地方——加、意都是资本主义国家啊,埃还是“帝国”呢,为什么要同这样的国家建交?“支援世界革命”“打倒帝修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就是到了今天,仍然没有见到一篇真正说清楚那次大突破的缘由的文章。

  评论这张
 
阅读(735)|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