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0日记选(44)下乡两周年是这样度过的 [原创]  

2011-07-30 17:55:08|  分类: 1970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一年秋末初冬,知青在持续了一个多月的肝炎病魔突袭集体户之中迎来了上山下乡两周年。

1970.11. 4 星期三 晴

徐去新干检查。医生一见他两眼蜡黄,连肝功能也未作,就确诊为急性黄疸型肝炎,还开了准假一个月的单子哩。

1970.11.10 星期二 阴

费今天发烧。上午去小坑配了些药,但到晚上仍未退热。

1970.11.11 星期三 阴,傍晚起有小雨

郭下午感觉不舒服,傍晚又睡倒了,体温又有40℃。费也不大“乐观”,上午虽退了热,下午又有38.2℃了。真叫人担心。

1970.11.12 星期四 阴雨转阴

郭好了些。费有些不妙,上午退了烧,晚上又有热度了。

1970.11.13 星期五 阴

傍晚,费发烧至40℃。上午尚好,午后又发烧了,中饭也呕掉了。真急人的。晚饭后到×处要求打证明。×居然说“现在种麦,不开证明!”“你们生病关我什么事?”“你们上海人吃了饭不做事!”“晚上不开。站在这儿干什么?明天早上再说!”简直可以气爆肚皮。这是什么态度?                 

 1970.11.15 星期日 多云

天气寒冷,没有出工。费的眼睛已经发黄了,且心跳不正常,可能为肝炎和心脏病症并发。下午费决定去新干检查后返沪。

晚上有一部卡车进庄,马上要出去。是因为车子是江西钢丝厂的,去南昌运货,连长启祥之弟国财随便进来看望一下老家。章陪费连夜搭此卡车去新干了。因为日内无客车。

费曾找书记要求直接开证明返沪。书记硬是要他有了医院的证明才肯批准。他找支书开证明时坐在支书身边,支书一听说费是肝炎症状,竟连忙推开费,说“走开!走开!”费很狼狈,莫名其妙。在旁的徐还以为支书在开玩笑。谁知他说“这是真的,不是开玩笑的!肝炎传给我怎么办?”

1970.11.16 星期一 多云

费被确诊为急性黄疸型肝炎。医院已出具休假一个月的证明。费身无分文,乃由我明天去公社取来汇款借与之。

1970.11.17 星期二 多云

起床后帮食堂烧火。早饭后,于8:50出发,去麦斜。11:15抵麦市。取汇款15元。中饭买了半斤小回饼和2只苹果充之。乃于11:50出发归队,于2:20左右回到村里。晚上无灯。6:30就上床了。因为明天还要送费哩!

1970.11.18 星期三 晴

早上五点半多一点就起床了。费烧了几个鸡蛋吃了。我和章用糖水泡了些冷饭吃了。于七点半出发。于8点45分到新街上。有幸比较顺利地乘到客车。章送费到樟树。我与宋回来。

【忆与议】

当年知青集体户的肝炎蔓延,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十月中旬县革会就打电话通知“患肝炎者可予批准返沪。”(见《病魔突袭集体户》)但是到了基层就大打折扣。知青患病欲回沪治疗面对的是支书冷漠,恰好与支书女儿“出征一个月”时一家三口挥泪惜别(参见《一个月与一辈子》)形成强烈对比。

时间上又是如此巧合,两年前11-19我和这位插友一起离开上海下乡插队“干革命”,两年后11-19这位插友孤苦伶仃返回上海治病,等待插队知青的是,路费药费一概自费,没有丝毫福利。为什么同为城市中学生,却要承受如此天壤之别的“城乡差别”“工农差别”?难道这就叫“上山下乡干革命”“接受再教育”?正是如此残酷的现实,在不断地教育着知青。因此,也就不难理解当年知青为何与当地干部不能和睦相处,更不难理解数年之后知青“大逃亡”的根本原因所在。现在一些高唱“青春无悔”或者“年纪轻吃点苦无所谓”之类高调的人,不是根本没有切身体会,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痛。

 

1970.11. 4 星期三 晴

这些天来自己很烦躁,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自双抢结束、工分只评了6.8分后,心中就一直闷闷不乐。近来许多人接连回沪,思想波动更大。自己觉得,这中间内因——长期打算不足——是主要的,但毕竟还有外因作条件的。这就是队里某些干部把我们单纯作劳动力使用,甚至最好只劳动不取报酬,把我们当作包袱、负担看待,常常受到“歧视”,是会使人安心的吗?!我常常想,有些人的工分挂帅走到了“按酬付劳”的极端,我可不能这样呀!在劳动中也是尽力而为,拼命地上。像九月下旬修水库时和前两天割禾时,思想上是很革命的。但这终究是小资产阶级的狂热病和摇摆性一时带来的。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劣根性常常让私字挂了帅。所以,近来思想上的苦闷、情绪上的低落就是私字的病症!回忆、总结两年来的经历,凡是公字当头的时候,干劲就大,身体也好;凡是私字占了上风,干劲就小,身体也往往“差”起来了。思想领先真是对极了!

【忆与议】

重新阅读、整理这些日记,太有感触了。这些想法可谓下乡(11-20到达云庄)两周年之际的一次“思想总结”。虽然总体上还是处于无知蒙昧状态,尚未走出天真幼稚,但也确实产生了并增加着对知青“接受再教育”的困惑,出现了一些觉醒的前兆,不仅质疑知青究竟为什么难以安心,而且觉察到这不是知青单方面的问题,而是与诸多方面有关。当然,又颇像“原教旨主义”者,把希望寄托于正统、正确……。也就是以“左”批“左”。

对于那时候留下的以“左”批“左”的想法,没有必要遮遮掩掩,更没有必要拒绝自我否定。在那个疯狂而荒唐的年代里,的确会有许多符合那个时代要求的言行,常常有人就以这一点来为自己辩护,而不愿意否定自己的过去,还强调要维护“无私奉献的知青精神”的崇高与圣洁。对此,我不敢苟同。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人类社会就是在不断的自我否定中发展起来的。

 

1970.11.15 星期日 多云

徐今天从县里回来了。她问了我们打算什么时候回沪。她说,支书不大可能批准无病的人返沪了,因为已走的人太多了。徐说“68年11月时,支书在我们来以前,要去开会,开会前几次关照要把床铺等安置好,还亲自检查之后才放心地走了”。我们记得很清楚,68.11.20我们八班八个男生挤在五块床板上度过了寒冷的一夜!

今看到了前不久×的一封信。信上说准备返赣了。因为四个月不劳动将会使自己变成“老样子”。我觉得,这个人思想上常常“左”得很。难道上海是如此一无是处?!思想改造没有艰苦环境就不成了吗?!这是违反毛主席关于“内因是变化的根据,外因是变化的条件”的论断的。照×的说法,上海工人阶级岂不是不可设想的吗?那么上海不就成了一团漆黑、一无是处了吗?思想改造处处都可以,即使在繁华的城市中也是无妨的,或许还更艰巨些。南京路上好八连不是一个极光辉的榜样吗?所以,片面强调客观条件是不对的。我倒觉得返沪一次能学到不少东西。“问题在于善于学习”!归根结底,还是内因起决定作用!其次×说,他不愿意成为二流子。这种说法也不见得妥当。

【忆与议】

知青的想法是在变化与分化之中的,不可能一成不变,也不可能铁板一块。下乡两周年之际,知青对1968-11的感受就已经有差异了,有感激支书“悉心关怀”的,也有对“和衣而卧”耿耿于怀的。这是各自不同的处境与心境所决定的。在《插队落户的最初三天》中,我根据日记的记载,厘清了当年的实际情况是:连续两天,我们七个人挤在六块不到二尺宽的床板上,连衣服都没脱,熬过了寒冷的两夜。多少年过去了,我们这几个人都没有忘记那难忘的两个冬夜。永远也不可能弄清楚这件事的原委了,而越来越清楚的则是对上山下乡这场政治运动的本质的认识。

这天日记中,出现了下乡两周年之际对“上山下乡、插队落户,到艰苦环境里改造思想”的莫大怀疑。直到今天,“青春无悔”者仍然无法回答这样的问题:文革前十七年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我们的学校,培养出来的学生的世界观也是资产阶级的,所以必须接受劳动人民的再教育。既然工人阶级也是劳动人民,而且是劳动人民中间的先锋队。那么为什么不能让城里的中学生就近接受工人阶级的再教育,却要他们离乡背井、远走他乡、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呢?进而,既然是再教育,是学校教育的继续,那么究竟是什么期限呢?为什么又莫名其妙地把再教育变为“扎根农村一辈子”,还把在知青中招工招生说成是“拔根”,更把“拔根”“扎根”上升到“阶级斗争、路线斗争”的高度?如此这般的折腾,又怎么能对这样的“继续革命”理念与方法产生信任与信心?

 

1970.11.19 星期四 晴

今天是上山下乡干革命两周年,没有出工。因为疲劳,到近九点才起床。早饭后,书家信。午饭后直到晚上七时一直在食堂。为庆祝两周年,今晚上吃饺子。15个人共15斤面粉,30余斤菜。自愿参加制作。午饭后先烧了会火,后整理芋头。2点半起,郭、屠、刘、董、黄、胡、王、汤等九人一起做饺子,一个多小时就完成了。晚上大家都可谓“撑饱了”。晚上无灯,和郭与宝仔[老俵]吹牛皮至八点上床。

1970.11.20 星期五 晴

今天是11月20日了。来到云庄是两周年。这两年的生活经历是相当丰富的,一言难尽,感触最多的还是如毛主席所说的“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内因是变化的根据,外因通过内因而起作用”。插队落户固然是接受再教育的捷径,但终究是要依靠主观努力的。不是有人堕落成现行反革命吗?不是有人在车站、公路上拦路抢劫或敲诈勒索或聚众打架而被专政机关依法拘留甚至判刑吗?不是有小部分人思想颓废、以唱黄色歌曲、讲下流故事、抽烟酗酒为荣吗?当然这只是极小部分人。许多革命青年在毛泽东思想阳光雨露哺育下,茁壮地成长为革命事业接班人,光荣地入党、入团。这正反的事实正说明,思想的变化,世界观的改造,毕竟是内因起决定作用的。我自己之所以进步不大,主要的还在于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思想上认识不足,没有真正认识到接受再教育的根本意义。所以,在新的一年中,应当踏踏实实地真正地从一点一滴做起,活学活用毛主席哲学著作,改造世界观,在自我革命中,在三大革命中,争取能真正作出成绩来。

【忆与议】

下乡两周年之际的日记中,不乏以“左”批“左”的可笑与幼稚,但是用“内因—外因”理论来大胆质疑上山下乡插队落户,这在日记中似乎是第一次。

  评论这张
 
阅读(632)|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