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网络让我回望云庄 [原创]  

2011-07-15 20:20:33|  分类: 红土地情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年半前,2008-12-15,我开博才一个多月,写下了《云庄,不乏诗意之外的不明白》,记录了三四十年前在“第二故乡”——江西新干云庄村插队留下的印象。

一年半前,2009-12-25,我开博一年有余,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但又在期待之中的事情——与云庄人在网络上重逢,写下了《相逢在网络》,在网络上实现了一个梦想,旧情续新谊。

一个月前,2011-6-15,在网络上邂逅了第二个云庄人,并且找到了更多的共同爱好——追寻云庄村的由来,解开云庄村的疑团。

想当年,我们知青在云庄村插队几近十载,对云庄村多少有一些了解,但碍于当时的环境、氛围、心情,留下了更多的不解之谜。如今,早已告别花季、年逾花甲的知青在聚会或电话聊天时,也会不时提起许多往事,时有奢望:有没有可能把那些谜团解开?

近年来,在网络上邂逅的云庄人,已然不是当年“并肩作战”的同龄人,而是他们的子辈甚至孙辈!是一批八十年代出生的“八○后”。我们知青离开云庄时,这些子辈孙辈尚未来到人世!所以,与我们存在三十多岁的年龄差距,然而,这样的年龄差距没有决然限制彼此的心灵交流。

知青们关注乡亲们的现状,问这问那,加之时有知青重返“第二故乡”,又有不断加入网络或电信联系的行列,发达的通信手段大大缩短了空间距离;“八○后”感到欣喜的是,当年的知青仿佛是本村嫁出去的孩子,一直关注着自己的家乡。

这些“八○后”的确是一代新人,借助于无边无际的网络,了解了广袤的世界,收集了致富的信息,期待着自己的家乡云庄有朝一日走向全国走遍天下。他们之中不乏在外省外地拼搏奋斗的,天生的思乡之情使他们看到有关家乡的信息而感到格外亲切。我们这些知青不禁回想起当年插队落户的无可奈何。两代人大抵相仿的年龄段,同样是离乡背井,但动机目的过程效果竟是天壤之别。

我作为知青中的一份子,从跨越时空的交流中发觉,“八○后”由于父辈们从来没有详细地谈到七十年代的事情而觉得十分新奇,因而愿意为他们叙说那个时代的稀奇古怪;与此同时,我重新唤起了对云庄历史的好奇。当年我注意到,云庄的许多农具上写有“天水云庄”的字样,但是没有人说得清楚,处于祖国东南一隅的小山村云庄与位于祖国广袤大西北的甘肃天水,这远隔千山万水的二者究竟是什么关系。当年曾经听说云庄历史悠久,还有族谱流传下来,但在“破四旧、立四新”“亲不亲、阶级情”“狠批封建主义宗族观念”之类的氛围中,断然不敢询问和谈论这些村史、家族史。而今“八○后”已经没有了这些思想禁锢,对自己家乡的历史充满了兴趣。

我终于知道了,我们知青曾经生活了多年的云庄村,真是一个具有上千年历史的山村!根据艾氏宗族源流的研究,云庄村的艾姓来自以中庸公为始迁祖的江西永丰艾氏宗族,中庸公是在宋朝(960年—1279年)的初期开宝七年(974年)由甘肃陇西郡经四川到江西的滑石滩(今永丰境内)定居。中庸公的曾孙辈中有一位均夫,于北宋元祐庚午(1090年)迁徙到新淦渐源,这就是云庄的起始!新淦在1957年更名新干,渐源则在云庄的艾氏族谱上沿用至今。云庄村已经具有920年的历史了!

我不禁想起了2005年我曾经到过江西吉安附近的古村——钓源,它也是北宋时兴起的一个古村落,真不知道那个时代的村名是不是有过以“源”命名的风气?由于钓源是著名文学家、政治家欧阳修后裔的聚居之地,历代都以欧阳修为荣,人才辈出,有贤臣良将儒士文人,也有远涉湘川贵经商的巨贾。在达官富商的精心营造下,到了清代,钓源成了显赫一时的大村,兴盛时有1500多户,人口数千。

反观渐源(云庄),没有这样的荣耀与辉煌,那么又有怎样的命运甚或厄运呢?从地理地形来看,渐源(云庄)远远不及钓源那样开阔延展,而是局促于偏僻山间一隅,没有纵深也没有腹地。从村子里的建筑来看,更没有可以追溯到明清时代的古董。现在从族谱中初步得知,渐源(云庄)至少在宋末元初经历过一次“丙子之劫”,究竟是1276年还是1336年,有待考证,但有一点是确定无疑的,正是在此期间,有整整一百余年没有修谱,而且还散失了十之八九。改朝换代,兵燹凋敝,造成社会动荡不安由此可见一斑。到了现代,自从1929年修谱之后,整整相隔了60年,到1989年才续修了一次。在此期间,也是叱咤风云,变幻莫测。千百年来,家族谱牒的兴盛或衰亡与社会大局的安定或混乱之间存在一定的正相关,这从渐源(云庄)的修谱历史中也可以得到佐证。

记得1968年冬天我刚到云庄不久,曾经听说要按上级指示编写村史,可是很快就无人再提此事,从此就“销声匿迹”了。现在想起来,在那个“阶级斗争为纲”的时代,即使把村史写出来了,也一定是写成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史”,涉及的人物也“无不打上阶级的烙印”,那种按照阶级理论和斗争哲学写成的村史能够反映历史发展的真实过程吗?那样的史书会有生命力吗?

借助于网络的联系与沟通,大大拉近了空间距离,建立起沪赣两地的忘年交,使我对云庄的历史、对插队期间的所见所闻,有了深入的了解和理解。也许,在偌大的华夏大地上云庄只是无名小卒,但是我还是觉得,回望云庄,如同一斑窥豹,令人感慨无穷……。

相关链接:

从修圳说起

连作是什么

水谷、冷谷及其它

1974年夏天的早稻收成明细记录

回想那一年年的“双抢”

回想那一年年的“双抢”(续)

我参与了一次“丫禾绝唱”

关于“丫禾绝唱”:应该是迟于1969年

回想那一年年的“双抢”·补遗1:禾戽

回想那一年年的“双抢”·补遗2:禾镰

回想那一年年的“双抢”·补遗3:脱粒机

 

  评论这张
 
阅读(1107)|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