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且说五六十年代对地主富农政策的变异——从《纲要》说起 [原创]  

2011-06-27 16:37:58|  分类: 札记与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在网上查找重要的历史文献——《一九五六年到一九六七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当年一般简称为《纲要》或《四十条》或《纲要四十条》),很快就得知它有好几个版本——1956-1的草案,1957-10的修正草案,1958-5的第二次修正草案,1960-4正式发布。我把它们分别简称为《56草案》、《57修正草案》、《58二次修正草案》、《60纲要》。

本来我只是想确认一下当年不绝于耳的“跨《纲要》”口号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具体而言,就是当年把全国粮食生产分为三大区域,《纲要》对各个区域到底规定了怎样的目标值——何年达到何种亩产水平?不料,不读不要紧,一读吃一惊,把我的注意力引向了一个新领域。

最早面世的是《56草案》即1956-1公布的《一九五六年到一九六七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草案)》,见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ziliao/2004-12/30/content_2397284.htm。《56草案》不像后来的版本有大段的“序言”,而是让四十条内容开门见山。令我惊讶的是,《56草案》的第四、五两条内容大大出乎意料——

(四)对干过去的地主分子和已经放弃剥削的富农分子要求入社的问题,在1956年内应当开始着手解决。解决的办法是:(1)表现较好,勤劳生产的,可以允许他们入社,作为社员,并且允许他们改变成分,称为农民。(2)表现一般,不好不坏的,允许他们入社,作为候补社员,暂不改变成分。(3)表现坏的,由乡人民委员会交合作社管制生产;有破坏行为的,还应当受到法律的制裁。(4)过去的地主富农分子,无论是否已经取得社员的称号,在入社以后的一定时期内,都不许担任社内任何重要的职务。(5)合作社对于过去的地主富农分子在社内的劳动,应当采取同工同酬的原则,给他们以应有的劳动所得。(6)地主富农的子女,如果在土地改革的时候,他还是年龄不满十八岁的少年儿童和在学校读书的青年学生;或者在土地改革以前,他就参加劳动,并且在家庭中居于被支配的地位,这种人不应当当作地主富农分子看待,而应当允许他们入社,作为社员,称为农民,并且根据他们的条件,分配适当的工作。

(五)对于农村中的反革命分子,应当按照以下的规定加以处理:(1)进行破坏活动的分子和在历史上有严重罪行民愤很大的分子,逮捕法办。(2)只有一般的历史罪行,没有现行破坏活动民愤不大的分子,由乡人民委员会交合作社管制生产,劳动改造。(3)只有轻微罪行,现在已经悔改的分子,刑满释放表现好的分子,以及虽有罪行,但是对于镇压反革命立有显著功劳的分子,可以允许他们入社,并且根据他悔改的程度和功劳的大小,有的作为社员,摘掉反革命帽子,称为农民;有的作为候补社员,暂不给以农民的称号。但是,无论是否已经取得社员的称号,在入社以后的一定时期内,都不许担任社内任何重要的职务。(4)对于交合作社管制生产的反革命分子,合作社应当采取同工同酬的原则,给他们以应有的劳动所得。(5)对于反革命分子的家属,只要他们没有参与犯罪行为,应当允许他们入社,并且应当同一般社员同等待遇,不要歧视他们。

这就是说,在1956-1公布的中央文件里,曾经宣布过对农村里的地主、富农分子有把成分改为农民的政策、对反革命分子有摘帽政策,并有对上述人员的子女家属的政策。这些内容不仅在这个规划农业生产的文件中处于这么靠前的位置,而且还向全国公布过。可是,我插队那么多年从未听说过、看到过这样的文件内容,更在几十年里从来没有听说过哪里有过地主富农分子改变成分的事情。但愿此乃孤陋寡闻。

 

在《56草案》之后,有《57修正草案》,即1957-10公布的《一九五六年到一九六七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 修正草案(1957-10-25)》。见百度百科http://baike.baidu.com/view/1848692.htm与《56草案》相比,增加了序言,条文次序也有不少变动。曾经使我惊讶的第四、五条,被合二而一,且挪到全文的尾部,成为四十条中的第三十九条,其具体内容也有压缩与修改——

(三十九)改造地主、富农、农村中的反革命分子和其他坏分子,保护农村的社会主义秩序

过去的地主分子、已经放弃剥削的富农分子和农村中的过去的反革命分子,按照“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示范章程”的规定,根据他们的实际表现,可以由农业合作社分别吸收他们入社做社员或者做候补社员。不够入社条件的,可以由乡人民委员会交给合作社监督生产。对于这些人,合作社要分别情况加强教育和加强管理,并且要经常地教育社员和社外农民,提高警惕性,防止他们中间可能发生的破坏活动。已经成为社员的或者候补社员的过去的地主分子、富农分子和反革命分子,如果表现不好,并且屡教不改,是社员的,可以分别降为候补社员或者监督生产;是候补社员的,可以降为监督生产。如果有破坏行为,还应当给予法律制裁。        严禁赌博,取缔会道门活动。对于盗窃犯、诈骗犯、流氓分子、特务分子和各种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坏分子,都必须依法惩办。

初步比较,发现“改变成分”这一说法不见了,但仍然可以成为社员或候补社员。与此同时,不仅开始出现阶级斗争的火药味,如“改造地富反坏分子,保护社会主义秩序”、“提高警惕性,防止破坏活动”,更增加了“降级”的处罚措施。而对地富反坏分子的子女家属的政策则全然消失了。如果结合1956-1到1957-10这一时期国内外情况的变化,上述政策变化是不难理解的。

尔后1958-5的“第二次修正草案”,因为没有找到全文,所以不知道在这一方面有什么变化;1960-4正式发布的《纲要》,据说只是在修正草案上作了一个小改动。详见《偶读半个世纪前的“纲要四十条”》。所以,1960-4公布的《纲要四十条》里有关的“阶级政策”就是1957-10政策的延续。

 

附记:早在我下乡插队首次回沪探亲的1970年年初,我与父亲说起我在村里见到的斗争地主富农及其子女的情形。父亲告诉我,1965年前后他被派到上海郊县参加农村“四清”运动,看到过斗争地主富农的场面,想起了曾经读到过不少政策文件,其中有规定,地主富农可以改变成分而成为人民公社社员,但在实际工作中却没有看到过一个改变成分的实例,这是为什么呢?父亲向“四清”工作队负责人谈了这个疑惑,那个负责人回答说:“不要太书生气了。”父亲无语……。1970年听说此事,但没有条件也没有可能深入查询那个可以改变地主富农成分的政策文件。这件事也就慢慢淡忘了。近些年我整理知青日记,不时与父亲叙谈那些往事,父亲再一次提到他上述经历,但又记不清当年的政策文件叫什么,只是说可能是“土地改革法”吧。我上网找到了五十年代的“土地改革法”,草草浏览,没有看到“改变阶级成分”这样的说法,就把它暂时搁置一边了。没想到,现在会在搜索《纲要》的时候与之不期而遇,解开了多年来郁积在我心头的一个疑团——在比“土地改革法”稍迟发布的与“土地改革法”配套的《政务院关于划分农村阶级成分的决定》中就有“地主成分的改变”的规定!容当另叙。

  评论这张
 
阅读(547)|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