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0日记选(31)第二次参加双抢 [原创]  

2011-05-12 18:21:04|  分类: 1970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读四十年前的日记,许多储存在脑海深处的记忆渐渐浮出水面,思绪万千。

1970. 7.19 星期日 多云

早工未出。上午在东边割禾。双抢战斗是今早打响的。现在还是前哨战,大战、苦战还在后头。我班男生六人加上SY、JL、RX、ZX共十人,半天割了五担谷。下午在塘坑割草籽。男生六人加上李、潘两人共带回六捆“筷子”。

【忆与议】

双抢前哨战还是有一些公私兼顾的余地,知青带回的六捆“筷子”是指在山上砍来的灌木柴禾,细细长长的,适用于引火,是灶头每次生火时不可或缺的。

 

1970. 7.20 星期一 晴

早工在东边门口割草籽。上午和下午在东边割禾。上午十人,男生三人、女生两人加上SM、QX、GC、ZJ、KS割谷六担。下午八人,QX、GC未到,ZJ换FX,割谷四担半。

【忆与议】

从半天割谷的数量来看,人均只有半担左右,说明确实还没有进入大战、苦战阶段。

 

1970. 7.21 星期二 晴

早工在东边扯秧。上午在东边割禾。八人,男生五个、女生两人加上KS,割谷六担。下午2点半搞芋头地。近日某对打禾机“恨之入骨”,对这一新生事物彻底否定之,说得一无是处,一团漆黑,攻其一点不及其余,无所不用其极。为了能加40%的工分,竟可丢弃质量,浪费谷子?!

【忆与议】

日记中的恩怨之词,乃起源于当时脚踩的打禾机(脱粒机)缺少润滑油等维修保养,使用者费劲无比,引来众怒。而“加40%的工分”一说,使我想起了当年的工分簿。查查、看看、想想,回忆起当年的集体经济为了保护和提高社员的劳动积极性,真是煞费苦心。

当时一日三工,早工、上午工、下午工,按2:4:4的比例计算一天的出勤率和应得工分数。1970年春插之前一度作了改动——早、上、下的比例改为1.5::4:4.5,原因是下午的劳动时间比较长,往往超过上午,于是一些村民觉得有机可乘,就想方设法不出下午工,这样一来早上与上午的六成就划算了。针对这样的现象,生产队决定,压低早工的比例,从原来的两成降低为一成半,从而把下午的比例提高到四成半。

对于农忙季节的工分,也作了调整。1969年的激励办法是,春插、双抢期间是统一增加工分,即在底分上增加20%。此法延续到1970年春插,发觉如此作为的效果并不好,仍然是干多干少、干好干坏没有什么差别。于是到双抢期间加大激励的力度,把加分幅度增加到40%。结果还是没有什么激励作用,1970年双抢结束后总结经验教训,不得不把在副业生产上已经初见成效的“多劳多得”扩展到主业生产上。时过境迁,返顾这样的变化过程,忒有感触,对“大锅饭”的明显弊端是切身的感受和反感,对“大锅饭”的点滴冲击都不是轻而易举的。后详。

 

1970. 7.22 星期三 晴

昨晚分了组。经过摸彩,我、陆、李三人跟QG组。刘郭潘跟FX组,宋、沙、徐、屠跟QX、HD组。今天早晨在东边割禾。上午开始分组。QG组到榨边。李、陆和我及ZH组成一个禾戽组。铁骨矮没熟透,没有三百斤一日,一下午仅131斤。陆与ZH割,我与李打。一天下来,双臂很酸。

1970. 7.23 星期四 晴

今天在榨边。比昨天好不了多少。又打了一天禾,双臂更酸。左手手指也开始疼痛起来了。

干部到公社开双抢誓师大会。晚上开群众大会,宣布从明天起要完成任务。

1970. 7.24 星期五 晴

今天仍在榨边。有300、350两种不同的田。我们组割了近八百斤,超额十多斤。QG组超了一二百斤。FX组亦超了200斤左右。早上五点即起床,数第一。

晚上公社裴部长召开大队基干民兵会。宣读了中央7.21关于四届人大的文件。后又就双抢作了动员。

今天打禾一日。右手食指、无名指已破皮出血。

1970. 7.25 星期六 晴

仍在榨边。陆因割破了脚,去QG组踩打禾机。李、ZH和我三人一个组。除上午外,又打了半天多禾。今天更不行,双手痛得不行。左手食指被割了一刀,左手真是“伤痕累累”,咬着牙关挺了过来。臂酸已发展到痛了。早上五点多开始。完成任务,还超了三十多斤。明天可能无法完成,因田差又任务高。

1970. 7.26 星期日 晴

今天仍在榨边。ZH和李、我三人一个禾戽组。昨天吃完了“老本”,但今天早工与上午硬是完成了任务。下午本可完成,但没禾割了,还差四十几斤。榨边割禾基本完成。禾桶已回到仓库边听候新的分配了。手上用了昨晚费借予的指套,疼痛稍好些。

【忆与议】

记得当年推广矮杆品种,阻力之一是矮杆稻收割的时候弯腰的幅度大,几乎是紧挨地皮割稻,否则割下的稻杆太短,不便脱粒操作;阻力之二就是脱粒难,比高杆品种脱粒费劲得多,这是矮杆品种的特色之一。其中又以早熟的“铁骨矮”更为突出,稻杆又硬又矮。所以,人工甩稻更需要抓住稻杆使劲甩打,不要几天,手指皮肤就被磨破。插友中有家长具有先见之明,早早寄来保护手指皮肤的塑料指套,帮助大家度过难关。

这年7-24晚上传达中央7.21关于四届人大的文件。这在网络上一下子找不到相关资料。这也难怪,四届人大是十年文革期间召开的唯一一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从1970-3开始筹备,到1975-1正式召开,历时近五年时间!而理论上却是人大每五年换届一次。所以这本身就是极其不正常的,还发生了1971-9-13的副统帅折戟沉沙!可以想见,有关的信息资料,翻来覆去,何其多也,全部解密遥遥无期乎?

 

1970. 7.27 星期一 晴

因劳动力没有安排好,早工出得很迟。我们禾戽组四人把禾桶拖到牛门口下面。虫害极重,加上无心割禾,早工仅50余斤。上午在榨边栽禾。下午与陆两人在牛门口割禾,按任务还差二十斤左右。

1970. 7.28 星期二 晴

早工在东边栽禾。8:40收工。上午分配我们到扇的坑扯旱秧。天热心烦,上午仅扯90只,折1.5分。下午在乌坑扯,156只。某人应当问心有愧,暗中舞弊,少扯多数,以一作几,实在太不应当。早工扯了25只水秧,另挑了2担秧。

1970. 7.29 星期三 晴

早工在乌坑扯秧。心平气和,不紧不慢,扯了120只。某拼命加作弊,164只。从中作弊,这是什么作风?!

上、下午在榨边栽禾。因上午李、陆和我三人是从乌坑到榨边,去得较迟,社员不愿与我们一起栽,于是三人干脆另起炉灶,一日栽禾近3亩,基本完成任务。上午到1:30收工,下午又到7点半收工。

【忆与议】

当年按底分规定任务,也是难以解决“积极性”问题。如7-24日记中所说,小地名“榨边”的田块也不能一个样,按照品种、生长情况等因素,分别制定了每10个底分300斤、350斤两种指标。但也只能是一种大体合理的办法,如果斤斤计较到每块田的情况也有不同、区别对待,那是无法操作的。

可以耍些花头的是那年双抢的拔秧(方言称“扯秧”),规定的指标是每个底分60只秧把,由自己点数、报数,无人稽核。于是有人作弊,且很快成为风气,生产队不得不每天指定“算秧”者(专人点数字),杜绝作弊。后详。这些小事情上又说明了什么?私心?人性?

 

1970. 7.30 星期四 晴

早工和上午工仍在榨边栽禾。因任务不多,10:45就回到了家。下午到拿埠口割禾。陆、李、ZH和我4人,一下午割了三百多斤,超额完成任务。下午能超额完成是不简单的。但我感到身体开始有些无法支持了,下午打禾可谓有气无力矣。

1970. 7.31 星期五 晴

昨晚开了干部会议,班长们参加了。会上公社干部批评了云庄的低产,产量竟低于其他大队的最低产量;批评了没有发挥打谷机的作用,浪费严重;批评了在关键时刻犯了关键错误,虫灾严重,把责任竟归咎于QG(负责打虫药)一人身上。

早工我们四人在拿埠口割禾。公社柏主任、聂部长从云庄去拿埠检查生产,路经过们这儿,命令停止割禾,说无打谷机不准割禾,指出用禾桶打禾,每亩浪费达五十斤!我们执行了命令,挑谷回来,仅99斤!上、下午是灭虫。我与陆未去,休息在家。晚上队里开会,布置开夜工、增产节约等事宜。

【忆与议】

已经不记得那一年的水稻虫害是怎么一回事了。真是流年不利。1969年的早稻眼看就要收获,6-30一场山洪,损失惨重,减产四成!1970年又遇到虫灾,倒找到了替罪羊,负责打虫药的人!其实,那位副队长是个力大、听话、肯干的贫农子弟,然而缺乏文化知识,更难以胜任灭虫重担了。幸而没有深究责任。

现在想想,要把水稻产量搞上去,实在是个覆盖水稻生命全周期的“系统工程”,单单春季育秧插秧“早、小、密、矮”,再加上矮杆化,竭泽而渔式的施肥,就够了吗?防治病虫害方面的缺失,已经显现出来;收割环节的脱粒也没有提前做好应对措施。结果,能够帮助解决“脱粒难”的脱粒机没有配套跟上,面对人力甩打造成的严重浪费,公社干部的杀手锏是停工!没有脱粒机,不准割稻!

  评论这张
 
阅读(482)|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