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0日记选(21)潮起又潮落的转折 [原创]  

2011-04-09 14:44:58|  分类: 1970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一年的春插是下乡插队以后第二次参加春插,与上一年春插前传出削减工分(见《兴趣盎然换来一盆冷水》)相比,这年是春插前就加了工分(见《不要不安心,愈加不安心》),虽然只是把上一年削减的工分恢复到原先的水平,但多少得到一点安慰,而插秧技术上的“突飞猛进”仿佛是“一俊遮百丑”,所以,这一年在“顺境”中度过了春插大忙,而这种短暂顺利的表象的后面则是“潮起又潮落”。

 

1970. 5.13 星期三 阴有小雨

傍晚,费让我看了杨的来信。此信与往常来信不同,对我们提出了尖锐的批评。是迄今为止第一次收到味道不好受的来信。但我觉得应该感谢他。这对我是一种鞭策、鼓舞、促进。这与贫下中农在生产劳动在从正面来教育、推动、鼓舞、感染我们是相辅相成的。

1970. 5.15 星期五 晴

费也开始觉察到自己思想境界狭窄了。这是在上午洗衣服时说的。的确,杨的来信犹如一颗炸弹,引起了思想王国里的轩然大波。

【忆与议】

这是1968-11离开学校以后第一次与留城同学发生意见分歧。那位同学的坦率直言,恰好发生在我们处于顺势的时候,所以没有出现对立情绪。当然,一两年后,这种状况就“大为改观”了。插队知青的“情绪低落”、企盼回城,已经成为普遍现象,而个别当初留城的同学甚至包括个别去崇明农场不久就荣膺官爵的同学,仍然无法理解我们,继续用“大道理”批评我们,结果,曾经要好的同学终因“城乡差别”难以弥合、“话不投机半句多”而渐行渐远。真是验证了“存在决定意识”这句老话。

 

1970. 5.16 星期六 晴

今天出了早工和上午工:耘禾,在东边。二、三组栽禾完成,一组是远远落后,彻底失败了。昨天下午刘、郭、屠帮一组扯秧哩。下午,2点3刻开始缝被,4时完成。然后整理箱子衣物,并装了蚊帐,理了床铺。完成,已近吃晚饭时分。

上午耘禾时,我们班除宋以外的五个男生在一块,一边议论着目前云庄五七大军的状况。大家都感觉,目前风气不大好,作风问题在某些人身上很是明显,我觉得,像5月12日晚上刘以1.7斤打破张1.5斤纪录、5月13日中午刘创2.5斤纪录,以及愁情逸志,搞什么鸟笼之类的情形,正说明了目前五七大军中竟存在着多么荒唐、无聊、低级、庸俗的思想面貌,某些人思想空虚到了何等地步啊!这是一种危险的倾向。大家都认为,要拿起“小评论”这个武器来,开展一场灭资兴无的思想斗争!

晚上班长们开会。会上决定,食堂订报一份,建立学习制度。明天学习《青年运动的方向》。生活问题另行开会再议。

【忆与议】

那个时候发生的这种“吃饭比赛”,当事人至今也啼笑皆非。当年的生活实在是太无聊了。能够与之抗衡的只是“灭资兴无的思想斗争”,那个年代把慷慨激昂的政治理论当作“粮食、武器、方向盘”,可又有什么实效、长效呢?

 

1970. 5.17 星期日 晴

今天出工一天,在榨边耘禾。中午全体出动,搞四、八班芋头地。

关于抽上海青年去安福修铁路一事,今天流传极盛。据老周说是我大队7人,LX将带队前往。另外,我队要选20余名查虫员,70亩一人,检查防治稻螟虫。

原定今晚的学习,因大队召集班长开会而改期。关于修铁路,会上说,分宜至永新的铁路经过井冈山专区44里,土方170万,5月25日去一批。我大队7人,知青占2人……。割禾以后还要去一批。十一通车。我们这儿是因为人少地多,故抽人亦少。去向是永新。

【忆与议】

云庄当时是一个生产队,要按70亩一人的比例组织一支20余人的查虫员队伍。这样的记载验证了我脑海中多年来一直存在的关于云庄拥有1500亩水田的记忆。

把征集修路民工等同于知青上调,这样的误解似乎挺好笑,其实正好是一个重要变化的印记,即,知青已经从“干一辈子革命”的天真,开始向着不再安心转变。这是无法挽回的变化。次日(1970-5-18)日记中记下了更加值得注意的转折。

 

1970. 5.18 星期一 阴有雨

今天是有意义的一天。一些人从外面借来了一只照相机。今天云庄五七大军除陆、汤、金、董、刘、徐以外,共26人,在早饭后开始拍照,以留作纪念。在村口拍了几张集体照,然后各自寻找镜头拍照。张、张、程、沙、费、刘和我到水库上拍了几张。费、刘和我就回来了,余则到船仔背去了。饭后休息了会儿,又到村口把余下的几张都拍完了。近三点,陆公假回来,就是仅差了这几分钟啊!下午本准备写信,但因大家聚在一起,东拉西扯,没有写成。

【忆与议】

1970日记选(21)潮起又潮落的转折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这天拍摄的这张照片,的确珍贵,因为它是云庄村上海知青处于“鼎盛期”时留下的唯一一张“全家福”,仅仅四个月以后就开始了缓慢而漫长的“回城之旅”,据了解,1979年3月,云庄村最后一名知青离开了“第二故乡”。

 详见《

难忘的云庄知青集体——珍贵的1970-05集体照》。

虽然在日记中把这一天自诩为有意义的一天,可是,时隔四十年,又有谁能说得清楚它到底是哪年哪月哪一天?更不用说把照片保存至今的寥寥无几。所以,真正有意义的,必定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晚上食堂学习《青年运动的方向》,还读了去年5月4日中央两报一刊社论《五四运动五十年》。学习中,大家议论很热烈。但我觉得议论的内容不大对头。我们不能老是议论什么“接受再教育完了与否的界限”,什么“与工农结合与否的界限”及对贫下中农及其干部进行评头品足。我觉得,毛主席在这篇光辉著作中,对抗日时期的青年寄托了无限希望。在各个历史时期,他老人家对青年都寄托了无限的希望。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毛主席发出了“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号召,这是使党不变修、国不变色、人不变质的伟大战略措施,是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的百年大计、千年大计、万年大计。我们一定要安心在农村认真接受再教育,坚定不移地走与工农兵相结合的革命道路,在三大革命运动中千锤百炼,炼就一颗无限忠于毛主席的红心,一定要叫毛主席他老人家放心,一定要以实际行动来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

【忆与议】

初看这样的日记,觉得很陌生。记忆中留存的一些事情是可以被唤醒的,说明它们的的确确“牢记在心”了,而上面那样的情绪亢奋、斗志昂扬,却没有了记忆,说明它们不过是过眼烟云,很快烟消云散了,并没有真正留下深刻的记忆。

不知道当年当天是不是有人有意这么安排,在合影留念的当晚组织了这么一次政治学习。这一年这时候我尚未摆脱天真的“潮起”,而插友中开始显现出“潮落”先兆——值得注意的是,那是1970-5,出现了对“再教育”结束年限的大胆置疑!此时距离1968-12-21巨手挥动仅仅一年半。尽管现在会有一些“无悔无怨”者对此嗤之以鼻、不屑一顾,但是它终究是确实发生过的不可否认的历史事实,值得有关学者研究。

回想当年,在没有“全面阐述”指示真谛的情况下,就把千百万青年人迁徙他乡进行“再教育”的做法,恐怕无论如何也难以归类为现代领导方式。时至今日,四十多年过去了,这代青年人已经开始告别人生舞台,然而,对那个改变他们人生轨迹的“最新指示”的本来意图与真实含义,依然没有一个正式而透明的说法。

 

1970. 5.23 星期六 多云到晴

18号拍的照,软片已冲洗,可实在令人失望,大约只有三分之一是成功的,主要是因为三个不好,“天气不好、照相机不好、胶卷不好”。

【忆与议】

那年5-18拍的照片,五天之后有了下文。也没有人记得当时是这样的下文。除了“天气不好”属于“不可抗拒力”以外,照相机、胶卷怎么会都不好呢?永远无解。

  评论这张
 
阅读(764)| 评论(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