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0日记选(20)第二次参加春插大忙(续完) [原创]  

2011-04-03 16:50:49|  分类: 1970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0. 5. 7 星期四 雨

早工从4点45分开始,6点20分收工。门口扯秧。上午7点1刻出工,12:45收工。下午1:45出工,7:00收工。均在乌坑栽禾。刘白天未出工。屠、郭、潘下午未出工,休息养神。据队长说,还要打4天早工,完成栽禾。

晚上五七大军部分班长参加了干部会议,传达了程政委在电话会议上的讲话精神。

【忆与议】

我注意到这些日记中留下了云庄村许多小地名,几乎涉及该村所辖1500余亩水田所在的山沟,根据当年农田耕作与管理中“先近后远”规则,大体上可以回想起那些小地名的远近关系。如果借助于网络上的卫星图(参见《鸟瞰云庄》),还可以把那些小地名逐步标注出来。如果再依靠QQ等交流工具,与有兴趣的同好一起,更有望实现神游云庄的梦想。

 

1970. 5. 8 星期五 雨转阴

早工从4点45分开始,7点收工。在门口扯秧。上午7:45出工,在乌坑栽禾。昨半夜起下大雨。雨量之大与去年水灾时差不多,幸而时间不长。但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灾难,许多已栽下禾的田里灌满了水,一些未栽的也无法栽禾。上午收工回家已12:45了。今天仅费、屠、郭、QX、BH、YS、CS、QF媳妇及我8人,栽了9担。吃过饭后即出工,1:30出工,在旧木坑栽禾,7:00栽完收工。今天下午比较轻松些,主要是今天气氛活泼些。

霉豆腐已全部吃完。晚上是吃胡的鱼。吃白饭的日子即将到了。有人建议去扯笋。但事实上这并不能根本解决问题,且很难扯到。在扯笋误工问题上又产生了分歧,在买不买菜问题上也产生了分歧。

农忙已基本过去了。一则早工越来越晚了,二则妇女大部分今天下午都去扯笋子去了。所以这种打早工可以结束了,打了反而是得不偿失。人疲倦了,工效降低了,近日来社员们栽禾速度已极大降低。

【忆与议】

持续十多天的疲劳战,知青在“人困马乏”的同时又遭遇菜荒,“扯笋”似乎是救急的方法之一。当地山上有一种直径约一厘米左右的细竹子。在《1970日记选(19)第二次参加春插大忙(续)曾经提到过,用它编织秧篓。平日里在山上捆柴或绑草,这种细竹子唾手可得,把它一剖为二代替绳子。除此以外,就是春季的嫩笋可以食用。虽然平时就地取材十分方便,但真要用它的嫩笋佐餐,又不简单了。之所以叫“扯笋”,就是说它可以像拔秧一样,在山坡上一把一把地“扫荡”,然而它是野生的,不可能像秧田那么就在村子附近,成片地人为种植,所以,不懂得这种细竹子生长的习性喜好,又没有对村子周围山林的熟悉了解,盲无目标地漫山遍野地寻觅成片的细竹林,既累人,更没效果。都是上了年纪的村民尤其是妇女才掌握其中的“诀窍”。

近日与“云庄人”(我在《2009-12-25相逢在网络》中邂逅)在网上QQ聊天的时候说起这种竹子和“扯笋”,这位八○后也是这样的感受,她说喜欢吃这样的笋,但是不知道哪儿山林里这样的笋多,所以每次上山收获不大。事过卌载,回想当年知青集体户打算“扯笋”度菜荒确实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所以在1970年以后直到“大回城”再也没有哪一年重提“扯笋议案”。

 

1970. 5. 9 星期六 雨

早上非常疲倦,身体也不大舒服。昨晚费给我吃了糖,竟不知其味!所以早工未出。(4点起床哨)

上午先在牛门口拔了一担秧,后去长坑仔栽禾。7点半出工时还出太阳。到近10点时,竟下起倾盆大雨。尽管小潘回家取了雨具,但终究还是淋得湿透。中午12:00回到家,又来了一次全身换。外套只能把前几天淋湿又晾干。但已有霉气的衣服重新穿上。下午大雨未止。没有出工。睡了一觉。大概是连日劳累,一下休息反不能适应,所以,休息后反觉不适些。

陆午后返大洋洲,5点半又折了回来,因新干又遭水灾,公路已不通了。据说照此大雨,云庄水库很危险。这两天已抽人工去采取了措施。

1970. 5.10 星期日 晴

4:45吹响了起床哨,在门口扯秧。上午在小塘坑栽禾。下午我们三组奋战小塘坑,到天黑终于全部栽完。大约7点半才回到家。

昨晚水库很危险。如果下雨的话就可能发生危险事故。大队干部守夜。大坝上已新挖了一条溢洪道。

1970. 5.11 星期一 多云

今天没有打早工。5点半钟出早工,在井边扯秧。上午到12:30才回到家,栽完了“船仔背”。下午在龙潭里栽禾。队里没有安排好劳动力,让我们栽禾的扯秧到6点钟才到龙潭里,致使没能完成任务。7:45才回家。今天身感不适,口中无味,头脑昏沉。估计是前天在长坑仔栽禾淋雨后所致。

1970. 5.12 星期二 阴雨

今天到6点多钟才出早工。在沙功背扯秧。上、下午均在路心仔栽禾。我们三组在挑应战中未能赢二组,但一组远远被抛在我们后面了。下午下起大雨,虽说披戴了雨具,仍无济于事,又一次淋湿了衣服。内衣尚可换干净的,但外套又只能将前几天湿了又晾干的衣服重新穿上。收工较早,6:45就回到家了。下午仅8亩余田。

栽禾终于基本结束了,明天我组栽秧田。组长QG、HD均同意我们男生集体休息。但是脏衣服一大堆。可谓“了不得、不得了”。晚些日子又得洗被子。又是一个“农忙”!

午饭后为食堂挑水3担。栽禾是迄今为止我受益最大的一次锻炼,应予充分、广泛的总结,以利继续前进。

【忆与议】

记得早在1969年11月的日记里就信誓旦旦地要总结下乡插队一年的体会,结果不了了之。半年以后又说要总结,只不过一时兴起而已。

 

1970. 5.13 星期三 阴有小雨

今天我们班男生集体休息。早上睡到7点多才起床。5点半左右就醒了,但没有能够再睡下去,睡不着了。早饭后给家里写信,此信从上月22日写起,至今尚未发出。写了会儿信,就躺在床上看《散文杂文选编》,至中午。午后休息了一会儿,2点多钟开始洗衣服。脏衣服实在太多,只能分批分期洗涤。

1970. 5.14 星期四 阴偶有小雨

我班男生今天又集体休息了一天。食堂今午饭又只能以猪油代菜。

1970. 5.15 星期五 晴

今天仅出了一个早工,在沙功背扯秧。我队今年栽禾之慢可谓史无前例矣。

早饭后看看日头蛮好,就决定继续洗衣服。8点半开始,到10点10分完成。洗完后取出了蚊帐,随便整理了一下东西,然后开始补衣服。午饭后补衣服至2点。然后拆了垫被,破了塑料袋。3点,再次去洗衣服。4点1刻完成。随后整理衣物和床铺等,到6点许。

【忆与议】

下乡插队后知道了“不栽立夏禾”的说法,就是在“立夏”这天(公历的五月五日或六日)之前完成早稻插秧。据查,1969年和1970年的立夏都是是5月6日。从日记来看,1969年在5月3日就“大功告成”了。而1970年居然直到5月15日才最后结束!这年春寒使开插推迟了几天,但这不是决定性因素,更何况从4月30日起还连续一个多星期增加了从凌晨三四点钟就开始的“打早工”!原因在于“密植”。在《1970日记选(17)无可奈何的种稻“缺粮户”中我定量地分析了“密植”与工作量之间的关系。听上去把株距行距缩减一两寸似乎没有什么了不起,实际上工作量成倍增加。而且从此以后“密植”还上升到“执行革命路线”的高度。由于没有什么增产的实效,不能不怨声载道,又不得不忍气吞声。

  评论这张
 
阅读(442)| 评论(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