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0日记选(27)也是讲究“投入—产出” [原创]  

2011-04-30 19:35:35|  分类: 1970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0 .6. 5 星期五 多云

出工一天。早上拔“一晚”秧。上、下午在榨边耘禾。晚上队里开大会,公布了昨晚评定的底分。此事早在今天早工时就已传开。主要有,桂、李、郭各加2厘(6.7、5.7、5,9),程加1厘(6)。

【忆与议】

下乡插队一年又半载了,知青的工分一直纠结不已,自从一年前调整知青工分以来,三十余人的工分在一年后只有稍许微幅变化。如今看来,插队知青与当地干群的这种利害冲突是无法避免的,纵然有多少上级文件、领导指示,也不会有神马作用,因为知青插队本身就不是一件合乎发展规律的事情。

 

1970 .6.10 星期三 阴

早工是拣石头,社员叫“没脑壳”,任务是150斤。我们均未去。上、下午在拿埠口耘禾。

【忆与议】

记得1969年已经有过这样的劳动安排。“没脑壳”是方言mo lao ko的谐音,一种近乎花岗岩的石块,在某些山沟里会有,捡回来作为修筑拖拉机机耕道的路基石。但是山里哪儿有这样的石头,就绝对是插队知青的弱项。如果盲无目标地到山沟里瞎跑乱找,个把小时的早工完全可能空手而归,既谈不上完成任务,更不可能有什么工分报酬。虽然当时还没有“投入—产出”的明确理念,但在实践中已经懂得,这样的“瞎起劲”实在犯不着!面对那样规定的任务指标,插队知青的直觉是,看起来“按劳取酬”,实际上处于不一样的起跑线上,所以并不合理,干脆就不出工。

 

1970 .6.16 星期二 晴

早工是大家都不大乐意干的撒石灰灭虫。一个早工撒了两担,先在牛门口,后在东边门口。待收工时,满头是白灰,衣服上也沾了不少光。故早饭后即与刘到河边洗了外套。

本来右脚趾上昨天搞了一处伤口,一夜发炎,加上石灰一呛,更是疼痛,故上、下午均未出工。

晚上开始举办我大队五七大军学习班。今晚主要是宣布了学习班程序。学习班要办两天。

1970 .6.17 星期三 晴

学习班从早到晚整整一天。早上学文件。上午,支书作了报告,回顾、总结了一年半以来五七大军工作。老胡作了补充。赵传达了专区第二次五七大军讲用会精神。下午分班进行总结。晚上,分班进行个人斗私批修。有贫下中农QX、QG参加。中午(足来)了芋头地。傍晚施大粪于芋头地。

1970 .6.18 星期四 多云

早上,先抄了五七大军出勤统计,继续进行斗私批修。上午评“四好”“五好”。云庄村评四班为“四好集体”。五好个人,我班评了李、徐、潘、郭、陆。下午,各班订措施,进行交流。最后由支书作了学习班总结。会后,学习班共青团员、正副班长会上宣布了大队五七领导班子,有老胡、LX、JL、徐、赵及六个班政治辅导员(云庄4、7、8班分别是JS、GM、QG)。傍晚搞芋头地。后洗澡、洗衣。

【忆与议】

与1969年日记不同的是,这一年我对学习或开会的内容似乎记录得少了。所以为期两天的学习班是什么主题,无从得知。从日记里的只言片语、字里行间,估计是结合学习5月份传达的(70)26号中央文件,传达专区五七大军讲用会精神。而抄写公布“五七大军出勤统计”,则说明重点可能在于抓五七大军的劳动出勤。其实就出勤抓出勤,并没有抓到根本的点子上。

 

1970 .6.25 星期四 阴转阵雨

一早起来,就感到浑身没劲。早工又是捡石头。每个工分40斤(45斤),没有去。上、下午到船仔背那儿耘禾,也没去。据徐说,日后将开始搞副业。另,支书说我班对有指标、任务的活出工最少。

【忆与议】

看来当时捡石头的进展并不理想,把硬性指标(早工完成150斤)改成了按劳计酬(40斤折合1个工分)。至于传说支书批评我们知青班不愿意干有指标任务的活。不知道原话如何,可能以讹传讹,也可能对知青缺乏了解。其实,插队一年半的知青最不愿意的是处于不平等地位。那年以至于以后的几年,即使是春插、双抢这样的农忙季节,由于是按劳计酬,知青有希望实现多劳多得、同工同酬,所以也会拼命干一番。看上去是“挑肥拣瘦”,实际上是反映了对合理报酬的向往与渴望。这也就足以说明插队知青出勤情况不理想的基本原因。

 

1970 .6.27 星期六 阴有雨

昨晚队里开有关生产的群众大会。今后利用早工和午间、傍晚业余时间搞副业,砍柴和割茅草。柴是100斤1.5分(10分700斤),草是100斤4分。不准利用出工时间。

1970 .6.30 星期二 晴

今天一天是割路基,100斤4分。男生除陆一人外,均未出工。

今天是6月30日,本月出勤22.8天。是否还可高些呢?这对我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上午为食堂挑水三担感觉比以前任何一次都要吃力。且左腰部时而感到不适。

晚上,在食堂收听了中央两报一刊重要社论《共产党员应是无产阶级先进分子》。10点半睡觉。

【忆与议】

这一年有一个“新举措”,把大家的业余时间也要充分利用起来。作为副业,最常见的就是砍柴,为集镇居民提供燃料。而割茅草则很少见。山上的茅草有许多品种,主要是“路基”。

“路基”是当地方言lu ji的谐音,意指长在山坡上的蕨类植物,属于比较低级的一门植物,在网络上有许多介绍。在我记忆里,它只用于铺垫猪圈、牛栏,继而作为农家肥。前些年在上海的花卉市场上看见过“路基”的身影,正好与在新干云庄打过交道的一个模样,市场上把它叫做“野鸡毛山草”。如果要完成100斤,工作量不是一点点,需要懂得“路基”在山坡上生长的规律,熟悉附近山坡上“路基”分布的情况,还有在称重方面的“诀窍”——挑选在背阴的山坡,割下饱含露水的“路基”,就可以在重量上占不少便宜。如果几个因素都不掌握,那只能在山坡上攀上爬下,而割不到几斤,所以这活儿被知青归入“拣瘦”之列。

随着插队知青对生产生活的了解逐步深化,自然也就愈来愈“实在、实惠”。纵然又有政治上新发布的重要社论出来,也无昔日那种浓厚兴趣,而是愈来愈淡漠。

  评论这张
 
阅读(512)|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