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0日记选(26)大吃一斤的端午节 [原创]  

2011-04-27 16:26:19|  分类: 1970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八十年代末动手写回忆录的时候,就把“大吃一斤”列为一个专题,由于想不起“大吃一斤”的时间等具体细节,所以就搁置一边,不料一搁就是二十多年!如今翻开当年的日记,方才知道那次“大吃一斤”发生在端午节。

 

1970 .6. 2 星期二 阴转雨

早工是在东边耘禾。上午去新街上买米。总共32人,除去猪场1人、林场1人、食堂1人以及徐(开会)、徐(病)、潘(教书)、刘(外出)、陆、汤、董、金、沙【民工或回沪】,余20人;临时又通知班长开会,又除去刘、刘、桂,仅17人,要挑1400斤左右的米。而新街上仅有600斤米了,另外在张、程等力促下,买了60斤卷面,各人挑轻担回家。

【忆与议】

没有想到又一次出现到新街上买米的记录,在我的记忆中,来回二十多里路买米,确实有过,但似乎没有日记中反映出来的那么频繁。看来,是一个值得注意的“疑点”了,如果说1968年11月下乡后最初若干个月插队知青属于“商品粮”还说得过去,那么,到了1970年五六月也即插队已经一年又半的时候,仍然“买米不止”,究竟是什么原因?有待下一步整理日记时密切注意。

 

1970 .6. 5 星期五 多云

出工一天。早上拔“一晚”秧。上、下午在榨边耘禾。

1970 .6. 6 星期六 阴转雨

又出工一天,内容同昨。今晚吃油煎糯米饼。

1970 .6. 7 星期日 阴转雨

出勤一日,内容同前、昨两天。天气很闷,下午更热。5点半开始下雨,就收了工。衣服淋湿了,回家后换了全部衣服。

晚上徐传达公社会议精神。公社检查团的意见引起了某些人的强烈反感。于是“工分挂帅”“出勤第一”“突出政治落实到工分”等等的谬论都出来了。

后来讨论明日去新街上买米。决定明天张、张、程、汤(毛)、刘、刘、郭、桂、陆九个男生去挑米。其任务是700多斤米!其余人明天(足来)芋头田。

【忆与议】

回头看这一年的日记,发现自己对班里学习、会议内容等的记载较前一年减少。所以对一些只言片语的回忆也就搞不清楚了。此处“传达公社会议精神”、“公社检查团的意见”云云,可惜日记中没有较为详细的记录。只能估计是五月中下旬传达中央(70)26号文件(参见《1970日记选(24)从盼望到失望》)以后公社对知青工作开展了检查。其结果可能是要求插队知青多参加劳动、提高出勤率。但只有空泛的要求而没有可行的措施,引发知青不满。

 

1970 .6. 8 星期一 阴转有雷阵雨

今天是端午节,原准备好好休整一下,但并未如愿。

5点刚过,九个男生即出发去挑米,余则去芋头田。很快就完成了。早饭吃面,我一下吃了一斤。饭后宋提议去接他们挑米的。……在小坑?塘遇上他们。我接了张的担子。张说脚痛,挑不动了。于是我把这85斤米挑回家里,中间在大园、香山亭休息了两次。回家时,已是浑身上下湿透。马上去洗澡。

【忆与议】

回首一年前1969-6-16日记,有这样的记录——过几天就是我国人民传统的“端午节”了。老乡们正紧张地筹备着过节。我们班里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来度节。然而无巧不成书。今年中午队里一个小牛犊饿死了,我们仅以六角钱就买来了。(参见《农活虽轻松,知青不太平》)这说明,那两年的端午节,生产队都没有开宰吃肉!插队知青比不上当地农民还有一丁点儿剩余年货来打点端午节。1969年是凑巧吃了一头饿死的小牛犊,1970年用油煎糯米饼打了一次牙祭,又以面条“大吃一斤”来过节!

我们插队所在地云庄村有数以千亩计的油茶林,盛产茶油,所以,额定口油是每个人每个月9两!(当时上海居民每人每个月也不过四到五两食油。)所以,我们在度菜荒的日子里会有过“油炒盐”下饭。也可以把农忙期间生产队杀猪“犒劳”时难得的猪油留一部分“备荒”,遂有猪油拌饭的“奢侈”之举。端午节前夕油煎糯米饼也就顺理成章了。

云庄以水稻为单一的粮食作物,在云庄乃至新干县城更是一日三餐吃米饭,没有吃稀饭或稀粥的习惯!小麦面粉十分稀罕,知青中每逢有人外出“当街”(赶集)时,多要帮大家带些馒头油条之类回来,解解馋。那几年公社粮管所是对下放干部和知青供应一些照顾性质的卷面(冲抵稻谷口粮)。这样的卷面和下乡以前在上海吃的切面不一样。上海市区的粮店里每天供应刚刚从制面机上下来的含湿量颇高的新鲜面制品(学名:生切面,各地方言中又称水面、湿面、鲜面、活面等),并且可以一两为起秤购买。而那种卷面(学名:挂面,即以小麦粉为原料,经和面、压片、烘干、切断等工序生产而成)是大约20多厘米长、圆柱形包装、每包一斤(500克)的干制品,可以贮存很长时间。二者的口味当然以前者为佳,在县城制作的卷面就带些许酸味。即使如此,难得换一次口味,又没有什么美味佳肴,就以“量”充“质”,大吃一斤,也就“大快朵颐”“欢度端午”了。

  评论这张
 
阅读(527)| 评论(56)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